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6章 斩尸将再次汇合
    宁风气息一凝,断剑由直刺顿时变为横劈,他知道这百年尸将的灵智不低,因此攻击的是它的脑袋,要的便是让它大意轻敌。

    那百年尸将果真上当,它见宁风一直躲闪心中本来还担心这人类故意拖延想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早已大怒暗叫人类狡猾,它此刻正在燃烧尸丹的力量,知道这样下去势必会导致之后出现一段时间的疲软期,在这之前要是不能碾碎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它既不能达到在手下面前立威的目的,甚至还有陨落的危险。

    却见这时眼前不断灵活躲闪的人类突然站定与它硬碰硬起来,它当即厉吼连连传达出自己的兴奋,心里却在冷笑宁风的自以为是和不自量力。

    僵尸的进阶除了吸收同类的尸丹以外,吞噬人类的血肉或者刚刚死去的活人的尸体,往往获得的尸魂之力更加恐怖,能成长为今日的百年尸将,它自然屠杀过不少人类武修,在它的印象里,这些人类贪婪而又自以为是,打着它们尸丹的主意,却是很多人连它们尸丹的位置都不清楚。

    不同等阶的僵尸尸丹的位置也是不一样的,宁风其实并不知道,老鬼所讲的尸丹在心脏处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老鬼本身境界高,他的魂力虽然只有全盛时期的很少的一部分,但是毕竟不同于低境界武修的精神力,他能一眼看出这百年尸将的内丹位置,这其实就像是很多以前修为通天的人,突然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一个废人,但他却依旧不平凡,为何?因为他虽然境界跌落,但眼光还在,一个高手和一个修炼入门新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同魔兽一样,低等级的僵尸很难孕育出自己的尸丹,一百只尸兵里面能有一只拥有那都算大概率了,十只尸卫里面有一只拥有,也已经相当了不得了,而它们尸丹的位置并没有固定,不过这其实无关紧要,低阶的僵尸不想像百年尸将往上,防御力可怕,除了在它们的尸丹位置打主意,你要想硬碰硬打败它,那可无异于登天,就好比此刻的宁风,拿着削铁如泥的断天剑,即使境界上低了一截,但是硬是伤不到这百年尸将分毫。

    哐的一声金属碰撞声,却不是武器之间的对拼,而是宁风的断剑实打实的劈在了这百年僵尸的头颅上,宁风有些愕然,然后快速的用卧龙印挡住百年尸将刺向他脑袋的骨刺,仓促之下随手而出的一层卧龙印自然无法挡住如此霸道的一击,他左臂护住脑袋被一脸打退了数丈之远,想起刚刚的情形,不得不对这百年尸王的肉身的坚韧程度重新估计。

    他先前佯装攻击着百年尸王头颅,并且暗中发力打算在这尸将稍稍分出尸灵之力的刹那回抽断剑偷袭它的心脏处,却是不曾想这百年尸将压根就没有护住它脑袋的意思,任由宁风的断天剑劈了上去,即使如今的断剑破损威力大减,可它依旧是诸天九剑之一呀,依旧是大陆上罕见的神兵利器呀,偏偏这百年尸将硬生生用脑袋顶住了,宁风虽然也知道自己修为低下使不出神兵的威力,可心头还是极不平静了,他有把握刚刚的那一下就算是换了一头正常的四级魔兽,也能一剑给它脑袋劈个疤出来。

    再次吃了亏的宁风招式上越发小心起来,开始在心中摆正心态,他吃亏其实很正常,以前都是和魔兽打和武修打,本质上,这僵尸可是彻彻底底的另外一种生物了,它的手段还有生命力对目前的宁风来说都是问号,除非修为远远压制直接无视里面的差别,不然就免不了受点伤换教训长经验。

    相对的,百年尸将就越发的兴奋和轻敌了,认定了宁风也是那种不了解它们尸丹所在的无知武修,它那骨刺之间的红色光芒更加刺眼几分,包裹在周身的红色光芒相应的却是弱了不少,显然,它能同一时间调用和控制的尸丹之力有限,攻击和防御并不能兼备,既然知道了宁风不明它的弱点,又见自己两击之下这人类都只是受了点轻伤,吐了点血,却又没伤到深处,灵智极高的百年尸将自然知晓那是自己的攻击还不够霸道,当下它就要以雷霆手段快速镇压宁风。

    宁风瞧见这般变故,心中顿时明悟了这家伙的打算,深吸一口气,斜着身子踩到了一块突起的不大的石头上,他整个人刚刚顺势跃起,先前垫过的那石块便是嗤的一声炸裂变成了齑粉,见下方火光四溢,一股莫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尚在空中的他急忙运起断剑挡在身前,只听轰隆一声,宁风整个人又是倒飞了出去,这次连他手中的断剑都被高高抛起,在空中不断的画着剑花,最后嗤的一声插进了地面,落在了百年尸将三丈开外。

    宁风真的没挡住吗?当然不是。他是故意这么做的,既然这百年尸将忌惮他的断剑,宁风干脆给它一种错觉,那就是刚刚它那突如其来的一拳让他招架不住,他顺势抛了断剑,同时卸去百年尸将拳力的同时还借力往后抽身急退,空中少年身影就如同断线的风筝,轻飘飘的不断往后倒飞,但若是细看,就能发现他目光专注,眼神沉着,双手正在不断的运起卧龙印,左手是火属性,右手是暗淡不少的雷属性,然后是融合,再然后是催动二层卧龙印……

    百年尸将眼见宁风被他轰飞,连那把让它心惊畏惧的断剑都被打飞,心头大喜过望,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朝着宁风落下的地方奔去,沿途大地轻颤,枯叶碾做尘埃,火光好似流光掠过,直奔宁风而去。

    假装踉跄而起的宁风见它的身影离得越来越近,猛地抬头双目陡射出凌厉的剑芒,他右手将融合完成的卧龙印猛地拍向不足他一米之遥举着骨刺发着刺耳怪叫的百年尸将的心窝,瞧见那骨刺犹带着森森火光逼他面门而来,当下也不敢大意,卧龙印一抛出,左手猛地一抓身后靠着的不大的枯木树干,入手是一手的枯黄树皮,他整个人却是顺利错开身形,随后俯身自高大的百年尸将胯下穿过,在地上接连翻滚,纵身一跃提起了距离他刚刚位置数丈远的断剑,入手便是纵剑意的心境,反身隔空一剑,一道凌厉剑芒挥出,火光之中带着风雷之势,斩向了刚刚才遭受宁风卧龙印重创已然露出了尸丹位置的百年尸将后背。

    林间突然传出惊天动地的凄厉嘶吼,宁风皱着眉捂住了耳朵,却已然将断剑扔了出去,锋芒过处,百年尸将最后的挣扎也徒劳无功,断剑分毫不差的将他钉在了那棵枯木树上,位置正好是它尸丹所在,它口中犹有余音,却是越来越弱,最后背对着的宁风的那双燃烧着幽红色光芒先是变成暗淡的绿光,最后一点点熄灭,脖子一歪,当场去世……

    宁风见耳畔声音消失,纵身几个箭步便是跑了过去,然后用脚抵着百年尸王的身体,费了不小的劲儿才将断剑拔出,仔细一看才知道为什么,原来顺带拔出的还有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尸丹,正被断剑刺中了中心,几乎快要被贯穿成两半,若不是那枯树树干挡着,十之八九便是一剑穿心。

    来不及细看,宁风霍的抬头周身再次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双眼灼灼的扫视着那些躁动的尸兵还有尸卫们,它们对宁风害怕不已,但看到那枚被宁风收起来的他们老大的尸丹,灵智不高的它们眼红了心动了,若是炼化了这尸丹,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小僵尸都能得到莫大好处,可宁风的气息太可怕了,虽然十多名尸卫有些意动,但想起他们的老大刚刚被这人类抹杀的经过,它们又变得迟疑起来。

    却在这时,密密麻麻的尸群后方开始躁动起来,三道极是恐怖且生机强大的气息不断靠近,尸群彻底的混乱,它们开始逃逸,再也不敢打宁风手中尸丹的主意,因为他的同伴来了,而且气息比起他还要恐怖,它们虽然灵智不高,但缺少领袖的统领本能的就是想到逃命。

    宁风终于神色缓和了下来,擦拭了一番断剑然后背在了背上,冲着司马家三兄妹笑了笑,便是向大树上的徐六叫道:“想什么呢,快下来,别发呆了,我们得赶紧走,天知道待会还有没有更可怕的尸群扑过来。”

    别说是目睹了全过程的徐六震惊的无以复加,就是刚刚才赶到的司马家三兄妹也个个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宁风,司马家老二更是颤声道:“宁风…宁风兄弟,这……这只百年尸将是你刚刚杀的?”

    宁风笑着点头,心说自己也受了伤呀,斩杀这百年尸将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轻松,不过他也不好解释,这种事情,不解释那是谦虚,解释就是掩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