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章 行尸危师爷尸爷
    那身影蓦然转身,却是将徐六吓了一大跳,眼前这人面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目光空洞不带丝毫色彩,漠然无比的盯着自己,王五本想壮壮胆喝问他到底是何人,突的发现这人的脖颈四周似乎有液体在流动,因为天色暗淡他也瞧不真切,只是常年的军旅生涯加上他本人对血腥味的敏感,他立刻反应过来那分明是鲜血,于是……

    “哎,大兄弟,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也不坑个声呀,来来来,我扶着你,喂,老五呀,快出来看看,这里有个哥们受伤了。”徐六就是那种极其耿直热情的性子,见这人不说话,心说受了这么重的伤难怪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这些年也杀了不少人,虽说都是些侵略的天毒士兵,可那也是人命呀,今日就当替自己积点德做做好事。

    说着,徐六很是热情的上前将他一只手扶到了自己肩膀上,然后凑了过去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恶臭的血腥味,他心想看来受伤有一阵子了都有了不少死血了得赶紧了,于是又是一边吆喝着王五的名字一边想要搀扶着这个矮个子‘伤员’往破茅草屋走,可他往前挪了一步,却见这人没什么反应,突的就像是听到了极其沙哑的低吼声,他就注意到这矮个子‘伤员’突的踮起脚尖把头伸了过来,然后他脖子猛地一凉,像是有什么冰冷的液体滴到了他的脖颈处,徐六没来由的浑身一颤,心中默名有股寒意,便听到他摇摇头叹息道。

    “哎,大兄弟这是干嘛,我不就是想扶你进去看看伤口嘛,这还感动得哭了,行了行了,大男人哭哭唧唧的跟狼嚎似的难听死了,别叫了,走了。”徐六又是往前移了一步,见这家伙好像感激得就要把头探过来抱头痛哭,立马用空着的那只手将他额头抵住,无奈道,“算了,我真是服了你了,哎,你就这样抱着我吧,我把你带进去,老五呀,把油灯点上,叫胖大人醒醒,给这大兄弟看看伤口,这血还留个没完了。”

    话说师爷有晚上睡不着的习惯,加上这几天事情多就在他城主府办公的地方休息了,大晚上忙活了半天实在没有睡意,就如往常般跑出去打算在城主府院子四周溜达一圈,正感慨月黑风高杀人夜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墙角两个男人搂抱在一起,走近一看却发现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分明就是城主大人在霸王硬上弓嘛,他看着那个留着屈辱泪水的哥们很是同情,心中骂了老城主一百遍死兔子老玻璃,然后津津有味的看着城主大人在那施暴,突的那城主抱着的人倒在了地上,肖刚这时猛地转身扭头目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师爷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倒下那人脖子上不断往外留着的鲜血。

    看着自己的上司一步步靠近自己,师爷顿时傻在原地开始天人交战。我,漆河城师爷,已婚,享年,呸,今年86岁,现在慌得一匹,他来了,一步,两步,哎呀好羞耻,他居然咬我了……

    师爷变成了半人半尸,意识越来越模糊但就是留下来了那么一点,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一路流着血一路见人就咬,开始的时候跑的很快,意识越来越淡的时候走的就慢了,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将彻底变成行尸走肉,他心中很开心,终于要解脱了,他刚刚也想扬天长啸,为什么我会控制不住的咬死了那么多官差,还好,这一切马上就结束了,他仅存的意识这般想着。

    然后他莫名其妙的来了贫民区,看到外面挤满了和他一样的半人半尸,不过貌似他们都是真正的行尸走肉了,他个子矮小,于是挤了半天先甩开他们溜了进来,走着走着前面突然有了一道墙,可他眼底那墙就像是一个挡在他前面堵路的同伴,他一边不断的撞着一边在脑海里说,嗨老弟插个队,半天没反应,这时,他耳边突然就想起了许六的话,他仿佛一瞬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终于又能吃肉了。

    没想到的是这大个子很配合,嘴里叽里呱啦说些什么以他目前快变行尸的智商太具有挑战性,他顺着这人伸过来的手兴奋得低吼一声搭在他肩膀上,然后踮起脚尖想要咬过去,那诱人的肉香让他直流口水,虽然实际上流出来的是满嘴的血,可是这大个子太高了,他费了好大劲儿眼看就要成功,突然这人一只手抵在了他额头上,然后嘟囔两句居然拖着他就走,他整个矮小的身子就这么搭在了这大个子身上,于是,仅存一点点意识的师爷委屈的哭了,尼玛的,为什么。

    王五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好兄弟徐六的声音,猛地惊醒跃起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待徐六的声音再次传来时,他松了口气点燃了油灯,惊醒的宁风这时也清醒了过来,疑惑地看向外面,王五为难的看着死猪一般的胖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宁风听清了外边徐六的话,推了推胖子没什么反应,于是也只得黑着脸一脚踹了下去,胖子嗷了一声跳起来,大骂谁踢翻了他的饭桌。

    宁风和王五很是无语的看着他,这家伙做个梦未免也太投入了些,胖子也像是反应过来,尴尬又有些愤怒的盯着宁风,他知道,除了这位老大王五还没那个胆量,便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是要干嘛,嘿嘿,你们不是怕鬼吧,小样儿。”说完打了个哈欠,这时门外传来徐六郁闷的声音道:“老五呀,快帮忙开开门,我捡了个大爷回来,外面太黑也看不清,估计这人是晕过去了。”

    王五闻言连忙跑过去打开门然后让开路,徐六扛着师爷就进了房间,屋内虽然光线昏暗,但对比外面可就如同白天黑夜了,他还没说话,宁风、胖子,还有这时关了门回过头的王五都用手指着徐六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话来:“师……师……师,师爷!”,徐六愣了愣,心说他们这是怎么了,侧过脸看了一眼半扛半拖的家伙,耸耸肩无所谓道:“瞧你们吓得,不就是师爷吗?我也认识呀。”随即他突的呆滞了,又是飞快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然后猛地甩开扛着的人一脚飞了上去,退后几步颤声道。

    “尸……尸……尸,尸爷!”

    这时候师爷最后一口气也被徐六这一脚踢没了,彻底变成了行尸走肉,他猛地跃起,口中流着血狰狞着面目扑向了徐六,徐六哪敢大意,猛地取出大刀一刀劈了过去,却被师爷一手抓住,四人这时终于同时看清了师爷那露出的皮肤黑漆漆的恶心至极,粘稠的鲜血噗噗的四下留着,也不知道他这么久流的血是他的还是被他咬死咬伤的人的鲜血,他的整个脑袋都是血水,散落在白发之间甚是怪异阴森,徐六恍然,难怪他刚刚总觉得有什么液体时不时落到他的脖子和脸上,原来是血。

    他有些恶寒的摸了一把脖子和脸庞,心头也是庆幸不已,还好自己刚刚无意用一只手推开了这个家伙,没想到歪打正着救了自己一命,侥幸呀侥幸。

    徐六见自己的大刀被抓住顿时就急了,一声大喝顺势就要将师爷的这只手扭断砍下来,却见他的另外一只手抓了过来,他暗道不好,难道自己只能弃了武器保命?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王五见自己兄弟有难,也怒斥一声提着大刀杀了过来,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嗤喇声,师爷的两只手臂同时应声落地,随后二人大刀毫不犹豫的剁向了他的脑袋,就像是西瓜被敲烂,满地都是五颜六色,两人见他死透,这才转过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宁风听到脑海里老鬼对周围情况的描述,不由得脸色沉了下来,他看着众人沉声道:“今夜我们怕是走不出这漆河城了。”

    三人听完不由得大惊,疑惑地看向他,宁风叹息道:“我记得白天那死去的赵老头说过一句话,‘无月之夜。百鬼夜行’当时我没在意,以为他只是随口乱说,但亲眼目睹他死去时候的清醒模样,现在才意识到这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大家还记得‘三河鬼城’吧,我看这鬼城之名怕是和今夜的事情有关了,你们想,那赵老头儿快两百岁的年纪了,他知道的事情怕是不少,可惜当时我没有追问出来,哎,此刻满城都是活尸或者丧尸了。”

    胖子这会儿也突的一拍手,跳起来道:“对,我研究这尸毒几天了,主要特点就是黑暗传染能力强,发作周期因人而异,和温度光线关系很大,所以我在解药里用了神光草,这东西在我们那地方就是普普通通的灵药或者直接说就是野草,可这南川这等灵力稀薄的地方,基本上是不存在这种灵草的,高,这个送葬者实在是高明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