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9章 无月夜百鬼夜行
    宁风自然不知道这些,和胖子等人汇合后,因为亲眼目睹了钱家家主这大毒瘤被除掉,心头也是畅快无比,见左右没有肖城主的人影,也没多想,带着一行人回了两个少年的住处,计划明天一早就去城主府告辞离开,如今距离风行天宴请四方为他父亲举办葬礼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也要开始往回赶了,至少说这两个少年是必须先带回去了,想到这,他突然对着什长道。

    “赵大哥,你看这两名少年昏迷了这么久不见苏醒,我看这样如何,你与其它兄弟先行一步,去城主府借些马匹先带他们回风之城叫药师看看,如今这漆河城乱成这般,怕是找不到医师了。”

    什长立马摇头道:“大人,这如何使得,我们的职责便是保护二位大人的周全,哪能我们先离去?”宁风闻言笑了笑劝道:“赵大哥,咱们相处这么久了,对我和这死胖子的实力难道还信不过?风大哥正值用人之际,你们回去带带新兵岂不是更好,而且你看,这漆河的钱家都倒了,我们哪会有危险呀,赵大哥放心,我与胖子明早去城主府辞行之后就去追你们,咱们还不一定谁先到呢。”

    什长听宁风这么说倒是犹豫起来,他知道宁风这个提议主要是为了两个少年的安危,加上宁风和胖子这段时间的种种手段,他们也知道寻常人根本不是这两个年轻人的对手,心想也是,如今的漆河城算是没了钱家,山贼也被赶跑了,剩下的就是些重建工作和抚民了,再说宁风或许还有什么话要警告那个肖城主,的确他留下来才能更好的保证漆河城主不会说一套做一套 ,不过什长最后还是开口道。

    “大人,我们先走也可以,不过我得留下两个兄弟跟着,不然大家还是一起走吧,这两小子死不死关我门什么事。”

    宁风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也就笑道:“那好,你挑两人留下来,其他人现在去找师爷要几匹快马赶紧出发,晚了这两小子出事了我可就真的对不起死去的赵老了。”

    “王五,徐六,好好照顾两个大人,出了什么意外为你们试问!”立刻有两个魁梧汉子出列高声道:“赵哥放心。”

    目送着他们离开,宁风见胖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胖子哪会不好意思,当下就道:“宁老大,先前你说你亲眼看到钱家家主死了对吧,可是后来回去时又发现他尸体被人带走了,对吧?”

    宁风点了点头疑惑地看向胖子,胖子左右看了看,突然神秘兮兮的小声道:“那段时间里,你消失了,肖城主也消失了,你说那人会不会是他?”

    宁风眼皮一跳,旁边的王五,徐六也吓了一大跳,宁风盯着胖子道:“倒是有可能,可他要钱家家主的尸体干嘛,总不至于变态到对一具尸体泄恨吧?”

    胖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的说道:“哦,我只是随口说说,只是觉得那老家伙今天前后的态度落差太大,有些怀疑,对了,尸毒的解药我弄出来了,喏。”

    宁风见他拿出一黑一白两粒药丸,不由得疑惑的看着他,胖子嘿嘿一笑,道:“这黑的是我提炼出来的尸毒,我试过了味道不错,来,大家也尝尝?”

    宁风三人立马直摇头,满头黑线的看着他,感情这位爷研究解药的方法是以身试毒,还真有些魄力,不过宁风随即就想到了他的体质,尸毒算个毛,难道还能比世间规则和那些诅咒更可怕?

    “这白的是解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不管中毒多深都能立马治好,不过小爷没材料了,就炼出了一颗,你不是说那谁谁中了尸毒吗,咱明早离开的时候送给他正好。”

    宁风闻言也是一喜,这漆河肖老城主虽然为官胆怯,但这么多年倒还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十官九贪,估计剩下的就是他这种货色了吧,难得难得,稀有资源可不能因为尸毒丢了小命,况且重建漆河城少不了他从中出力,胖子这赠药也算是一举多得了。

    四人休息一番,临近夕阳时分,城主府突然有人来请他们去赴宴,宁风想了想便答应下来,席间众人相谈甚欢,城主肖刚好像又恢复了早上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一个劲儿的表示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日后一定要替漆河百姓谋幸福,宁风席间用眼神失忆了胖子,胖子有些蛋疼的取出那两枚丹药道:“肖城主,这是我提炼出的尸毒丹和解毒丹,要是以后有谁中了尸毒,需要先服用半个时辰这尸毒丹,手心出现硬皮才能服用那白色的解毒丹,切记,一定要等到手心出现黑色硬皮才能服用解药!”

    宁风不得不对胖子刮目相看,席间这么多人,要是明说这肖城主中了尸毒,其他人定然对他惊惧,胖子却说如果以后,不仅替当事人的肖城主保留了脸面,又不会破坏此刻的气氛。

    肖城主笑着接下,心中却是警惕起来,难道说这些外来人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眼神一寒,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听说宁风他们明早就要走,神色间出现了刹那的慌乱,不过他掩饰的极好,一场酒席双方相谈甚欢,宁风等人答谢了他们安排的客房,随口编了个理由便 回到了落脚的破茅屋,宁风见胖子愁眉紧锁,不由得关好门好奇问道:“怎么了,明早要走,难道你小子还舍不得?”

    胖子想了想,道:“我刚刚在把丹药递给他的时候悄悄的放出了一道木属性灵力进入他的身体,我们药师历来就是因为木属性灵力温和兼容而得名,他倒是没有察觉,可是我探查他身体后却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宁风也皱眉追问起来,王五、徐六也疑惑地看着他,就听胖子道:“他身体里有两种毒,一种的确是尸毒,还有一种却是近日才染上的,是一种变异后的尸毒,他好像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宁风一阵愕然,随即便道:“那他岂不是没救了?”哪知胖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也不能说没救吧,他若是按照我说的那般先服了尸毒丹,再服用解药,原本的尸毒是能够根治的,新的这变异尸毒感染不严重,给我几天也能给他根治,可我总觉得这老小子不会听我的话乖乖服用解药。”

    宁风笑了笑,道:“想多了吧,你,他身中尸毒,按照他那贪生怕死的性格,哪会再得到解药后不立马服用的?”胖子却是摇了摇头,叹道:“宁老大呀,你们有这种理所应当的想法,那是建立在了解我的医术的基础上,可他不知道呀,试想,这世间有几种解药在解读前先要服用毒药的?他能信才有鬼了,哎,算了,他不信我也没办法,等死吧嘿。”

    宁风三人这下才是真的变了脸色,这的确很有可能呀。

    而同样脸色很难堪的,还有此刻城主府里待在自己房里的漆河城主肖刚,他轰走了夫人和小妾,盯着手中的两枚丹药不屑的笑了,切,想唬我,当我肖刚是三岁小孩,先吃毒药再次解药?荒唐!我叫你先把头砍下来你还能接回去吗?他恶狠狠的将两枚丹药装进了瓶子里扔到了地上,然后一脚踩上去碾成了齑粉。

    他猛地抬起头,嘴角一动夸张的笑了起来,然后一步步走出了房门,看到那暗淡而没有月亮的天空,他突然有种茹毛饮血的冲动,既然你们可能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替我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吧,而死人,永远是最能保守秘密的存在,他咧嘴一笑,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双眼睛之中满是猩红。

    入夜,宁风渐渐有了睡意,至于胖子,睡得跟个死猪一样,怕是此刻千军万马袭来也吵不醒他了,王五也在休息,徐六则在外面守夜,因为一个人守夜实在无聊,他也有了困意,眼皮直打架,心想这样可不成,于是就想着去对面那口井里打点水洗个脸回来继续,还有两个多时辰才和王五换岗,还早着呢。

    洗了脸,徐六顿时就精神了不少,往回走着走着就想哼哼小曲儿,突的见到数百米开外有光影掠过,他此刻站在阴暗的角落,倒是不担心被发现,可他又不确定那边到底有多少人,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观察了许久,他竟是发现那身影移动得好慢,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见丝毫月色,周围也是阴沉沉的,他直觉背脊发冷,心说或许是看花了眼,还是先回去再说,摸回了破茅屋门口,突然看到一矮小男子身形模样的人背对着他在那墙边撞来撞去,他心中好奇又有些害怕,不过心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难道这大晚上还能碰到鬼不成,便大辣辣的几步上前拍了拍那人肩膀道。

    “喂,哥们,撒尿去那边,这户里还住着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