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 人吃人真相浮现
    钱家家主闻言突然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指着赵老头儿厉声道:“老东西,这几十年我对你不闻不问,想不到你还活着,看来我得手下没有好好照顾你呀,我说的对吧,岳父大人?”

    赵老头被两个少年搀扶着盘腿跪坐到了地上,语气平淡的回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同以往那般大事小事谨慎不已,忘了我之前告诉你的话了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若是不带着这少年在漆河城里绕来绕去,我又哪里有机会见上你一面,毕竟这里,可是你当初亲手杀死我女儿的地方,也是你废了我四肢的地方。”

    宁风闻言心中一动,怪不得他之前感觉那般怪异,原来这钱家家主竟然带着他走了不少弯路,果然是谨慎呀。

    “哼,你这老东西倒是了解我,不过那又怎么样,如今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四肢不能动弹的废物,难道还能大仇得报手刃了我?笑话!当年我能当着你的面让我的手下侮辱你的女儿我那可爱的妻子,今日便能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三个蝼蚁般的小子。嘿,你不是说什么为人要有慈悲之心吗,看看你的慈悲让你如何了?家破人亡,老无所养,如今连和你接触过的人也要死在你的面前,我就问你一句,老东西,气不气?”

    宁风听到他洋洋得意的说着自己做下的恶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世间竟还有这般丧尽天良的人,就算他因为某些原因性格扭曲了,可那也不能成为他祸害他人的理由,这个人,真的该死!

    赵老头儿一声叹息,闭上双目眼角出现了一抹泪水,女儿呀,你为何就嫁给了这样一个男人?

    钱家家主一声冷笑,扭头再次看向宁风,道:“小子,不管你出于何等目的,今天必须死!”言罢,短剑嗡鸣,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灵身,几乎同时朝着宁风和赵老头儿两个方向而去,宁风看着快速冲过来的灵身,眼神里满是战意,他如今灵武七重,仗着断天剑和几套功法,并不是没有能力与武宗强者一战,但心中焦急赵老头儿和两个少年安危,当下不在保留,一声低喝唤出了他那独特的剑形灵身,打算靠它拖住这钱家家主的灵身片刻,先赶过去救了赵老头儿三人再说。

    然而他脚步刚动,突的又停了下来,满脸震惊的看着冲向自己的那道正在不断消散的钱家家主的灵身,这……

    闭目的赵老头儿双目开阖之间,一道恐怖绝伦的威压让正狞笑而来的钱家家主位于他五部之处再也无法动弹,他七窍开始溢出鲜血,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的颤声道:“精神冲击,你的修为…为何……你……”然而话未落下突的轰然倒地,堂堂武宗四重的高手竟是一个照面被人无声无息的秒杀,这情景着实诡异了一点。

    宁风看到赵老头儿也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倒在了地上气若游丝,吓得不轻的两个少年慌忙扶起他,宁风也快步走过去运起木灵之力替他修补伤势,却听到脑海里老鬼一声叹息,道:“别浪费力气了,这老家伙死定了,可惜了,真的可惜了呀,哎……”

    宁风问他可惜什么了,老鬼缓缓沉声道:“他肉身修为越来越弱,可是精神修为却达到了武王巅峰,一步之遥,他就能进入武皇,他就能重新修复他的四肢经脉了,我说可惜了,倒不是他的天赋,而是这个老人心有死志,如今大仇得报,怕是最后的那口气也落下了,你纵然有起死回生之法,也救不了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呀,哎……”

    宁风听完也是一叹,看着赵老头儿许久说不出话来,木灵之力也停了下来,赵老头儿气息萎靡,盯着宁风央求道:“老夫大仇得报,死也能含笑九泉了,只是这两个小鬼心性单纯,还望少侠帮忙照顾一二,赵某感激不尽。”

    宁风忙道:“赵老放心,就算你不说,我原本也打算带他们去我风大哥那里,这些事无须担心,不知赵老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赵老头笑着摇了摇头,虚弱的扭过头,抓住小福和小贵的手难得慈祥道:“你们的父亲一辈子老好人,却因为我连累了他,我对不起你们一家,以后好好活着。”

    言罢,他突然目露精光,猛地抓住两个少年的手用力了几分,周身的灵力开始为两个少年筑基,两道能量团缓缓打入了两个少年的丹田位置,随即他满意的点点头,看着昏迷过去的两个少年,最后深深的看了宁风一眼,闭上眼睛的刹那脖子一歪没了声息。

    宁风有些感伤,心想这里既然是他大仇得报的地方,不如就把他埋在此处吧,忙活了许久,宁风埋了赵老头儿的尸体,行了礼,踢了一脚钱家家主的尸体,叹了口气,心想就让他暴尸荒野也算罪有应得了吧,于是扛着晕倒的两名少年缓缓走出了竹林。

    “老鬼,那钱家家主到底是怎么死的,精神冲击真的有这么恐怖吗?”一边缓缓走着一边在脑海里疑惑地询问着老鬼,老鬼想了想,片刻后道:“正常来讲,只差了一个大境界的话,没有肉身修为只靠单纯的精神冲击是很难一击必杀的,不过你刚刚也看到了二人的距离,猝不及防之下,别说这钱家家主武宗四重的修为,就是武宗巅峰的强者,怕是不死也要变成个白痴,对了我刚刚好像发现那附近还有个人躲在一旁,刚刚被你打断忘了说。”

    “什么!”宁风大惊,老鬼居然连这么重要的发现刚刚也不说,现在离开这么久折返回去那人还不跑了,但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宁风还是扛着两个昏迷的少年展开虚神幻跑了过去,赶到时哪里有什么人呀,他本想质疑老鬼,心说这等时候你还有心思捉弄我,但随即他就是脸色大变,因为,那被宁风丢弃在一旁的钱家家主的尸体不翼而飞,他走过去一看,连渣子都没留下一点,周围血迹也没有,那就直接排出了尸体被魔兽吃掉或者叼走的可能,唯一的真相就是有人用储物法宝收走了尸体。

    宁风目光闪烁着道道光芒,脸色很难堪,在眼皮子底下被人带走了钱家家主的尸体让他情何以堪,而且既然暗处那人没有选择出手就证明他的实力不会太高,就算强过自己也定然极为忌惮自己,可是这人若是和钱家家主有什么仇怨,盗走他尸体又有什么用,所谓人死灯灭,再大的恩恩怨怨也就一笔勾销了,难道又是一个变态,要考鞭尸来发泄仇恨,宁风不由得很是恶寒的想到。无奈,宁风只能再次上路返回漆河城,这件事怕是个谜了,还是先同胖子他们汇合吧,宁风心想。

    然而宁风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他以为的鞭尸已经足够恶心,此刻距离宁风几里开外的一处山岗的一个山洞里,肖老城主肖刚一剑捅死了山洞里的那只二级魔兽烈焰虎,然后将钱家家主的尸体放下,他凝神看了许久,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人就这么死了,但先前那一幕却是做不得假,可是我怎么办,他突然看着钱家家主的尸体抱头痛哭起来。

    肖城主猛地脱去上衣,露出了那惨不忍睹的半边漆黑色难看的尸斑死肉,他中了尸毒,眼看他自己也要变成活死人了,他怕死,他也不想死,为了自己中尸毒的消息不走漏出去,他亲手杀了他最信任的几名亲信,然后杜撰改编了当初那件事的真相,他们的确和钦差去了伏尸岭,不过他并没有半路折返,那是唬小孩子的,武王在侧他有机会跑吗?

    可是他很幸运,他带着几名亲信活着回来了,可是几人都中了毒,他们都怕死,于是商量好一起保密,并且调查如何才能解除这尸毒,后来查到钱家家主曾经也中过尸毒,他家里养的活尸便是当初为了解自己尸毒的试验品,最后他成功了,他终于解掉了自己的尸毒修为还提升了不少。

    于是,肖城主杀了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他想,活人哪能守住秘密,死人的嘴才是最牢靠的,他谋划了好久,一直计划着活捉钱家家主逼问解药,可钱家太强了,他没有把握,直到宁风等人出现,他才不管你是真是假,只要是对付钱家的人,那便是当大爷供起来又如何,能解自己的毒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可千辛万苦得到的却是一具尸体,肖城主好生绝望,他想起了钱家家主之前做的那些事,喝人血吃人肉,他想想就觉得生不如死,他并不是下不去手,而是觉得那般活着好生痛苦,他受够了,他盯着钱家家主的尸体,心想,既然他曾经服用过解药,还成功了,那么他的肉,他的血……

    于是山洞中,一生吃人无数的钱家家主死后也被人连皮带肉嚼烂咽下肚里,肖城主满嘴鲜血,眼里闪着幽光,洞中偶有光束照过,映在他那腐肉之上,好不让人毛骨悚然,背脊发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