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 风波平有人来了
    众人眼神惊骇,看着那张普通的脸居然开始血肉模糊然后一点点脱落,最后露出了一张妖冶而俊逸的面孔,这个青年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声音不急不缓充满了魔性,眼神散漫却带着强大的自信,身形颀长但并不算健壮反而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宁风当即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能动弹,除了思维好像什么都被眼前之人剥夺,好可怕的人,宁风心中震惊不已。

    “我爱世人,所以神爱世人,既不喜欢打打杀杀,也不是要你们的命,不过我听说风家要举办葬礼,好歹也算我的邻居,我这个神一般的人总得意思意思,你们说呢?哦,不好意思,千里尸魂术有点麻烦,这具被我剥开的尸体太弱了,一时没注意。”

    他刚说完,宁风就发现自己能动了,瞬间,包括欧阳凝在内的七八人同时呕吐了起来,宁风也是遍体生寒,这家伙真是个变态,居然硬生生拉扯撕裂了原本的身体主人,然后他自己从里面慢慢钻了出来,奇怪的却是身上纤尘不染,其实力修为可见一斑。

    宁风比其他人的压力其实还要大,因为这个人刚刚已经当着他的面说过,他就是诸天九剑的后土剑主,也就是说是宁风未来必将面临的生死大敌,这样的人,他目前为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个偏执的疯子,他想起要做什么,就会不顾一切去达到目的,这是宁风对这个自称皇天的人的第一感觉。

    “你好像与他们不一样?”突的,皇天的身形出现在了宁风面前,凑过脸有些狐疑的盯着宁风的气海,双手间凝聚出土黄色灵力就要伸手探进去,一股莫大的危机感猛地让他的手顿了顿,皇天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宁风气海,许久后突的又是咧嘴一笑退回了原地,道:“你气海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桎梏着你,我不想惹上这种因果,所以你很幸运,因为我打算送你一场葬礼。”

    言罢,他的双手间灵力汇聚,周身气息恐怖绝伦,所有人再度绝望的看着他,宁风亦是心如死灰,他又动不了了,这让他很奇怪,这个皇天的修为气息看样子也就武王上下,可为何能让他身体无法动弹?他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甚至连当初六合宫少主羞辱他时都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他自信他能达到那种修为,可眼前的青年同样修为不算多高,手段却甚为高明,或者说诡异更为恰当,这就是真正的少年天骄吗,这就是九天剑选中的人的手段,他心中想着,原来老鬼并没有骗他,这个大陆的妖孽太多了,他能仗着断天剑的神兵之力越级打败对手,能运用乱古魔经疗伤恢复灵力,可这些都没有用,在面对同样手段奇绝,修为比自己高上一些的天才时,自己根本就没有施展任何手段的机会。

    宁风不甘心的等了很久,却是迟迟不见那青年动手,随即他就察觉到周身压力消失,听到皇天淡淡道:“算了,难得有个不正常的家伙,杀了好像怪可惜的,喂,小子,好好修炼个千八百年,然后找个机会把我干掉,神总是很孤独的,偏偏我还想死也死不了。”

    宁风听闻这话,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变态的想法真的不同于正常人,留下自己一命居然是为了让自己以后杀了他,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人。

    “作为代价,你们都要成为我的神仆,那个胖子,就从你开始吧。”皇天说完甚至都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这会儿胖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刚刚欧阳凝讲的事听着没趣,加上下午地窖里给一群人给弄得不许休息,刚刚就小憩了一会儿,睁开眼发现就有个陌生人朝自己探手冲过来,胖子随手摆了摆将他打推开,有气无力道:“行了哥们,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被推来的皇天在一旁愣了片刻,随即愕然的盯着胖子道:“你被我气息锁定了还能动?你……”

    胖子懒得鸟他,打了个哈欠眯着眼又靠在墙上休息起来,皇天恼了,手中包裹着尸毒一掌拍向胖子胸口,胖子嗷的一声站起来然后下意识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皇天的境界何其之高另外一只手运起尸毒就要通过胖子的这只手传进他的体内,不知为什么,皇天突然觉得很烦躁,就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但他随即想到,自己乃是天选之人,气运加身一路造化不断,不可能出现什么不祥才对。

    他将尸毒通过胖子的手掌轰向他的体内,胖子突的舒服的一声大叫,皇天猛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颤抖指着胖子道:“你你你,你的身体为什么全是诅咒,我我我……”

    皇天是真的快哭了,世上居然还有这等人,身体居然是由千万诅咒凝聚而成,他的尸毒算个屁,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胖子没事,他倒是被好几种诅咒给缠上了,他狠狠的看了胖子一眼,突然就破墙而出,是的,两个少年家里压根就没窗户,一心赶紧消除诅咒的皇天什么也顾不上就想着赶快回到伏尸岭。

    胖子狐疑的看着破墙而出的皇天,心说这傻子谁呀,不会给我刚刚那一巴掌打傻了吧,哎呀坏了,得赶紧去给人家道个歉,他立马就追出去冲着皇天在空中的背影吼道:“喂,那哥们,你等等我呀!”

    皇天闻言吓得魂飞魄散,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胖子了,一个全身都是诅咒的人几乎将他的能力完全压制。他也是忽略了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境界,若是他不动用尸毒和他的那些诡异手段,兴许抬抬手就能将胖子揍成猪头,却是自以为是的想要炼制尸傀,结果自食其果身中诅咒,也只能说他这诅咒中的有些冤枉了。

    胖子追了一会儿实在追不上,只得垂头丧气的回了茅草屋,见到众人都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便疑惑的看着宁风问道:“宁老大,你们怎么了?我知道没问清来由打人不对,可我刚想追上去道歉他不给我机会呀,我也没办法呀。”

    众人惊为天人的看着他,沉默许久之后宁风才道:“算了,这件事先放放,不管他今天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当务之急是救司马兄妹,凝儿妹妹接着说。”因为欧阳横的关系,宁风这个妹妹倒是叫得很自然。

    “他们被困在了伏尸岭,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正打算返回皇城王都将这件事告诉父亲大人还有司马爷爷,糟了,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呀。”欧阳凝焦急道,想到刚刚那个坏人才出现,那他吃了瘪跑回去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小艺姐姐他们?

    宁风定了定神安慰道:“没事,刚刚那人脾气古怪让人难以捉摸,他若是想要大家的命早就出手了,想来司马兄妹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样吧,我看跑到皇城王都一去一来时间也不短,干脆你们绕道去风之城找行天大哥帮忙。”

    “这倒是个主意,风家有风家军,听说他们近来在重建,可风家大少爷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帮我呀。”欧阳凝倒是心思细腻,想了想道。

    “放心,风大哥肯定会帮忙的,你就只需要将来龙去脉说一遍就好。”宁风笑着道,欧阳凝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便道:“难道你们不和我一同前往吗?”

    宁风点点头郑重道:“我们还有点事,必须留下来,就不陪你一道去了,纪大哥,你带上四个弟兄好生照顾欧阳小姐的周全,到了风之城与风大哥说说我们的情况便好,若是到时候我们没能按时回去,也叫他们别担心。”宁风对着那叫纪同的伍长说道,纪同抱了抱拳大声应了下来,欧阳凝也知道宁风他们留下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也没纠缠就带着人和纪同他们几个离开前往风之城,欧阳家的人可不是区区一个钱家惹得起的,所以他们进出城门丝毫没有阻碍,相当而言,宁风他们本就怀着心思,算是钱家的敌对面,身份又来历不明,自然进出城不敢大意。

    “你们两个小家伙以后怎么办,今晚的事情是瞒不住的,死了那么对人,最迟明早就会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不安全了。”宁风对着两个少年道,他本来刚刚就想让他们跟着欧阳凝去风之城,但觉得还是应该问问他们自己的打算,加上他存了私心想要留下他们帮忙照应,毕竟这漆河城宁风他们自己人生地不熟。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宁风也知道今天发生的事对他们平静的生活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一时间没有主意也在情理之中,便道:“这样吧,后面我们的事情处理完你们就同我一道回风之城吧,嗯,风大哥府上也没几个帮忙的,应该不会拒绝才对。”

    见两个少年点点头,宁风也笑了笑,胖子这时候正要开口问宁风到底留下来有什么事,那靠着墙假寐的赵老头儿突然睁开眼说道。

    “有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