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7章 吓死人宿命之敌
    场中,约莫还站立着百人不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断手断脚的尸体,显然这交手没多久就死了不少人,可见双方的战斗之激烈,而抵抗着被包围在中间的只剩下六个人,其中那女子穿着法师服饰,容貌俏丽,衣服上染着不少血,却不是她的而是那些将她保护在中间的随从们的鲜血。

    “小姐,你快跑,不要落到他们手里,不然……”几个仆从大吼,那女子却突然哭出了声,呜咽道:“你们别管我,快跑,你们修为高能跑掉的,都怪我没用,走到这里想休息,不然李伯他们也不会死,呜呜……”

    月光暗淡,宁风倒是看不真切这女子模样,其实他也不在意这些,只是这女子的哭声好像似曾相识,这让他心中一动,但来不及多想,早已有黑衣人杀了过来,宁风对着众人道:“救人,胖子你与我拖住那个家伙。”

    宁风一指领头的黑衣人,胖子会意,二人带头袭奔而去,身后老兵们取出弓箭开始掩护二人,同时各自分散开来寻找射击位置。

    断剑入手,宁风右手腾的燃起火焰砸向身前一人,左手灵印下一刻出现,轰在了另外一人身上,这伙人修为普遍都在灵脉,倒是和宁风他们随行的普通士兵差不多,但也有十多个灵武强者,那黑衣人头头更是武宗二重的修为,宁风经过月余的修炼和境界的稳固,修为已经沉淀到了灵武七重,同时他的灵身也几乎成型,正寻思着有机会找人练练手,却一直没有合适的对手。

    那黑衣人舍了原先就要被他斩杀的那被围里面的一个灵武境界巅峰的老人,目光狰狞而兴奋的提着剑朝着宁风袭来,那眼神看得宁风心头直跳,这分明就是野兽才会出现的眼神,这个人有些不对劲,宁风对自己说道,胖子突的冲在前面挡下了那黑人人头头,但下一秒立马就被踢飞了回来,宁风赶紧把他在空中接住,踉跄十余米才稳住了身形,宁风心中骇然,难道说武宗强者的蛮力这么大,还是说这人是体修?宁风刚刚可没看到那黑衣人头头动用灵力。

    “没事吧?”宁风扶着胖子站好然后松开手问道,胖子摇摇头然后凝重的低声道:“宁老大小心,我们好像又碰到了白天的那个*烦,刚刚我抢在你前面,就是觉得他身上有股尸毒的味道,这家伙是活尸,还有着自己的意识,但他身体的皮肤大半已经尸化了,怕是很难弄死他了,你小心些,最好不要被他伤到,我现在还没搞清楚这尸毒怎么传播的,你打他头试试。”

    胖子说完,替宁风拦下了几个冲过来的灵武境黑衣人,一时间也打得难解难分。

    宁风盯着黑衣人头头看了许久,见他面无表情但眼珠子却在动,俨然并不是个死人,而且宁风并没有嗅到腐尸的味道,但胖子的话他还是信得过的,心说就算你是活尸又如何,难道你的身体能够扛得住大陆十大神兵之中的诸天九剑的锋利?

    宁风不在迟疑,也主动运起虚神幻靠近黑衣人头头,黑衣人僵硬的脸庞突的扯出一抹狞笑,手中的剑劈向迎面而来的宁风,宁风身体微侧,用断剑轻轻一挑他的长剑,另外一只手握成拳轰向黑衣人头头脑袋,黑衣人却是同样反应不慢,一仰头另外一只手挡在自己侧脸就避开了宁风的拳头,随即宁风就脸色大变。

    原来那黑衣人忽的就将挡在侧脸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宁风手腕,力道越来越大让宁风忍不住闷哼传出了低吼声,他被扣住的左臂忽的一道灵印闪烁,接着力道轰向了黑衣人头头仰着的后脑勺,因为二人身高差不多缘故宁风此刻距离他很近很近,那黑衣人像是感知到了危险,猛地就用力将宁风甩开,同时一脚踢向他的腹部,这一下宁风倒是没躲,提着断剑在空中翻腾两下就落到了地上,他轻轻的咳了咳,抹着嘴角的血丝眼中神色也愈发凝重起来。

    果然胖子没有猜错,这家伙真的是半尸半人,刚刚宁风的断剑挑了他长剑之后顺势就脱手而出,而他的左手则是抓住断剑抹向黑衣人头头的后脑勺,不过这家伙也是果断,猛地转身一跃就将宁风甩开并背对着宁风提了他胸口一脚,可宁风的断剑却是实打实的刺进了这家伙的上身,那种入骨的感觉宁风绝对不会察觉错的,可是却没见到这家伙半点痛楚,更没有一滴血丝出现在断剑之上,宁风的心情之沉重可想而知。

    随即,他眼中就是一道精光,目光灼灼的盯着黑衣人头头的脑袋,这家伙的弱点,看来就是脑袋无疑了,宁风心中笃定自语道,沉声一喝又是提着断剑冲了过去,但这次他留了个心眼,卧龙印结出的左手里悄悄运起了雷属性,他记得老鬼以前说过,这种阴暗的东西都天生惧怕火属性和雷属性,眼下这家伙半人半尸,怕是也起不了多大威慑力,但用来自保却是再合适不过。

    那黑衣人头头突的望着宁风桀桀怪笑起来,笑声直听得人头皮发麻,宁风唯恐迟则生变,断剑未到,一记剑气先斩向黑衣人头头,凌厉而恐怖的气息饶是黑衣人头头脸色也是变了变,惊声道:“你这般年纪能用出剑气本就是天方夜谭了,为何这剑气还如此凝视,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之前只注意到这少年血气旺盛,因此兴奋不已,若是主人得到这副血肉,修为定会大为精进,指不定心情一好就会提前给他尸毒丹的解药,那他也能早日脱离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少受些折磨,不曾想这少年也不简单,他的灵力凝实而沉稳,招数刚中带柔,虽说有不少瑕疵,可他诡异的身法竟是让自己素手无策,于是他便动用魔音功想扰乱少年的心智,让他慌乱之间无法专心对付自己的招式,他自信以他的修为和这副刀枪不入的不死之躯,宁风这种少年天才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但让他恐惧的是,这家伙居然居然能如此娴熟的运用剑气。

    这不符合常理,尤其是他这剑气太诡异了,凝实得就好像不是剑气,好像是实体的一把剑,等等,黑衣人头头木然的呆了呆,这不是剑气,这是灵武之境独有的灵身,于是他震惊的大吼道:“不可能,你的灵身居然是一把剑吗,你你你……”

    这太颠覆他的认知了,若是宁风灵武境界就凝聚出的灵身是把武器,那他武宗的凝气成兵又修行什么?他有些凌乱了,觉得自己今晚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这个错误的人极有可能要了他的命!他盯着宁风手中那把被火红色包裹的断剑,再看了看虚幻在其上方的那道灵身之剑,眼底是难以掩饰的恐慌和忌惮,他突然想起来主人无意间告诉过他们的话。

    “这世上除了我,能杀死你们的人可能还有八个,区分他们身份的唯一方法,那就是他们拥有寻常人不会拥有的能力,就如同神一般的我。”

    一念至此,黑衣人头头再无战意,大吼道:“你们过来,同我一道对付这个人,其他人不要理会。”他才不是想要对付宁风,而是想让这些手下替他争取时间逃跑,他现在的唯一念头,就是感觉离开这个少年,然后向他的主人汇报:主人,您宿命中的敌人出现了,他现在还很弱很弱。

    其实,黑衣人头头的修为正常情况下是根本无惧宁风丝毫的,就算宁风能杀了他,也定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可出于对主人的崇拜的尊敬,他内心深处本能的对宁风产生了惧意,他是主人的宿敌,主人高高在上宛如神祇,我等凡人岂会是他的对手的对手。

    一种很可笑的想法,但细细想来真的让人遍体生寒,这是信仰,对一个人的信仰,可见他的主人又是何等恐怖绝伦的人物。

    宁风诧异的看着他神色一变再变,最后居然盯着自己的目光出现了惧意,眼神很是闪躲,就像是突然之间他变成了老鼠自己成了猫,这让他很是纳闷,心说我生气的样子很可怕?用断剑剑身照了照摇了摇头,随即目光一肃扬剑就冲了过去,眼下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今日不杀这个半尸人后患无穷。

    那黑衣人头头将宁风的断剑越来越近,恐慌的甚至忘了运起灵力抵挡,只是双手护住脑袋拼命的往前面跑,宁风一剑刺下,断剑将他头颅破开,那奔跑的身体继续往前跑了数步,然后轰的一声到底,宛如小山崩塌一般声势浩大,宁风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今夜的打斗好生诡异,这个人为何前后变化那么大,他到底在怕什么?

    黑衣人头头是宁风杀死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他其实是被自己内心对其主人的崇拜变成了对宁风相应的恐惧,他是被自己吓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