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风流债冤家路窄
    “局,什么局?”宁风不解道。

    “嘿,要不是我得到乱古魔经三样功法时,被那石壁之上刻下的我的名字吸引,我也就不会耐着性子将那么长的壁文读完,更不会知道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你小子难道就不觉得奇怪,为什么幻天帝如此可怕的一个绝世强者,九天大陆却鲜有关于他的记载?除了一些僻远的部落代代相传关于他的只言片语,除了极为稀罕的典籍文献野史提到了蛛丝马迹,世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么个人!”老鬼嘿嘿一笑,语气说不出的诡异。

    “难道他不是九天大陆的人,是其它位面打破桎梏而来?”宁风疑惑道,宁风因为迫切想要了解诸天九剑的秘密和自己的身世之谜,前段时间除了修炼,便是疯狂恶补一些大陆知识。

    当世很多名动一方的强者,有不少原本都不是九天大陆的人,而是其它位面打上来的。可是,自从幻天帝炼诸天九剑封印天地九道,九天大陆同其它位面的联系就被彻底阻断了,至少万年来,还没有听说过有其它位面的强者踏足九天大陆。

    “不,我敢肯定的说,幻天帝绝对是九天大陆土生土长的人,因为他对这片大陆有感情,你真的以为他没有实力颠覆大陆吗?我在他壁文上看到了他留下乱古魔经时候的绝笔。

    他说,乱古魔经、卧龙印、御兽决都不是他自创的功法,而是神魔大战时期的原始功法,大陆上流传的这三样,不过都是部分而已。

    他没有修炼这三门旷世神通,因为他不需要,他说,天下道法,皆是殊途同归,他用诸天九剑封天蔽日,并不是真的简简单单为了替魔君报仇,相反,他的根在这里,他不希望九天大陆的人总是循规蹈矩的参悟诸天九道,那样的话,大陆早晚会在浩劫之中沉沦。

    世人看错了他幻天帝,怨恨了他整整万年,可他依旧在壁文上写到,他想要的不是天下无敌,更不是只手遮天,他一直渴望一个盛世,天骄并起,大道争锋,每个人都能走出自己的道,而不是束缚了这些人无数岁月的诸天九道。

    他并没有写明自己到底是谁,身世更是一笔带过,可我总觉得,大陆之上之所以没有关于幻天帝的记载,极有可能就是他本人的手段,他故意抹灭了关于自己的一切。

    这么做,我之前其实一直想不通,可是今天和你讲了一遍这个藏在我心里多年的秘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现在似乎有些明白幻天帝的良苦用心了。

    他真的太强了,和他一个时代的天骄,是幸运,也是不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魔君一样身怀三族血脉,睥睨天下。幻天帝这么做,只是不想后人活在他的阴影里面,这是何等的胸襟,为了一个盛世的到来,不惜忍受万年的骂名,将自己辉煌的一生归于尘埃,或许就是所谓的书生还有雨神,他们都做不到这一步吧。”

    “那按照老鬼你的推测,幻天帝依旧存在?他并没有陨落!”宁风也终于明白老鬼的恐惧来于何处了,这么恐怖的一个人一直在暗中注意着大陆的一举一动,想想都手足冰冷,不寒而栗。

    “恐怕是的,不仅是幻天帝,我甚至怀疑魔君陨落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要不是如今的无法之城依旧悬挂着魔君的头颅,我甚至怀疑这也只是幻天帝部下的一个局。

    要知道,虽然世间没有幻天帝的记载,但是关于魔君女帝这对神仙眷侣可是记载相当详细。魔君就不说了,女帝白氏可是个狠人,她可是妖族当年的女皇,本身实力和号召力毫不夸张的说,就是把无法之城踏成平地也易如反掌,可幻天帝一出面说了些什么,女帝就默然离去,甚至连魔君的头颅都没带走,这实在是很有悖常理。”老鬼道。

    “这样说起来,那真是太可怕了,可你我不过是那种层次强者眼中的蝼蚁,他为何就选择了我们?”宁风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心中有个大致的猜测,不过目前没有什么证据,就先不说出来吓唬你了,等你以后多找到几把诸天九剑,再聚齐了我的四道魂身,我再同你说。还有,刚刚那几个南川院老头儿的对话,让我很不安,我觉得事情怕是不简单,你小子低调些,你那兄弟风行天的事情能别掺和进去就自个儿边上凉快去,你小子灵脉境界的实力,掺和到武王层次的争斗,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鬼说完,就没了声音,宁风知道,这家伙铁定又跑回去睡大觉了,只是他对老鬼的话很纳闷,我这还不够低调?我都快把脑袋贴着地面走路了,遇事就躲,遇到麻烦立马靠边站,可风行天的事儿真能不管?宁风自认还是做不出这等事的。

    “小兄弟,你这是?”四皇子早就看到了宁风,他可还惦记着宁风那个强大的师傅呢。

    宁风心想,这或许就是物极必反,自己越是想要低调,偏偏找上自己的人和麻烦就越多。

    比方说之前朱伏的那个事情,明明惹事的是冷染,自己只是表个态站个对,偏偏报复就找上了自己,虽然宁风也知道,多半还是朱伏那家伙欺软怕硬,在新生会比之中看到了冷染惊人的实力,这才将气往自己身上撒。

    这个四皇子也差不多,别看现在对自己还算客气,可刚刚看到自己站在风行云旁边时,那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机岂能瞒得过宁风,这种人,还真是两面三刀反复无常,眼底从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利益。

    宁风甚至懒得搭理他,就那么低头站在风行云身后,吹着口哨,一副你丫是谁的表情用眼角余光瞥着四皇子。

    “小子是你!”何进到底对宁风印象深刻,一眼就认出来了宁风,当初遇见欧阳凝,就是这小子让自己脸上不好看,可惜,那一箭没能杀了宁风,不然也不会见到这个蝼蚁般的小子。

    宁风看到何进,也是眼神一闪,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个何进当初仗着修为高,估计也是为了显摆自己的骑射之术,竟是想将那巨虎和宁风一箭同时射死,这等视人命如同草芥的家伙,宁风自然忘不了一箭之仇。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何进倒没将宁风当做仇人,只当做微不足道的蚂蚱,比原来的蝼蚁蹦得高了些,他添油加醋不屑的同四皇子讲了讲当初的事,四皇子立马知道自己受了骗,脸上顿时青一片紫一片,身边的世家公子们都知道四皇子这是生气了。

    “好狗不挡道,四皇子,这话连天毒过来的畜牲们都懂,您不会不知道吧?”

    风行云瞟了一眼侧翼晕倒在地上的天毒帝国一行人,然后指了指吓傻了的天毒太子满是笑意地说道,四皇子长袖之中的拳头攥紧了几分,咬着牙,双眼怨毒之色一闪而逝,恨声道。

    “风行云,你我的账来日再算,今天,算你运气好!”四皇子说完双手一挥,然后带人过去搀扶天毒帝国使团的人,剩下的人也噤若寒蝉,老实的让开了路。

    是的,今天的事情并不是偶然,四皇子对风行云了解得很透彻,甚至连他大概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都猜到了,所以他故意约了天毒太子来羞辱风行云,没想到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更没料到的是突然出现了一系列强者,偏偏还正巧与他们三方人相遇,这事情就有些让四皇子郁闷了。

    风行云挫了四皇子锐气,心情大好,带着宁风一行人到了预订好的酒楼,宁风再度同步臻讲了一遍他母亲的嘱托,听得步臻眉头紧蹙,风行云也感觉事情不简单。

    几人商量一番,决定明日一同前去天风学院同长老商议,风行云倒是直接推脱了,众人也表示理解,因为整个皇城王都的人都知道,风家长子最近就要返回皇城王都参加文武会了,风行云作为弟弟,又最是崇拜自己大哥,岂会有不留下来迎接风行天的道理。

    酒过三巡,胖子和步臻都称不胜酒力,先告辞回了天风学院,冷染也说自己有事,然后就离开了,幽一句话没说,静静的跟了上去。

    于是,偌大的一个房间,最后就只剩了宁风还有风行云。

    “宁大哥,我早就说你不是普通人了,看吧,这么短时间,就进入了天风学院,还名列新生榜第三,我风行云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呀!”

    风行云最近烦心事很多,心里不痛快,喝酒喝的相当频繁,所以此刻也有了几分醉意。宁风也看出了这点,所以刻意用灵力化解了酒力,冷染几人都离开了,自己当然不能喝醉了,不然谁来照顾风行云?

    “不过呀,宁大哥,这世上也有不少我看不透的人呀……”风行云脑袋摇摇晃晃,看着对面的宁风只觉得似乎一下有三四个身影,不禁咧嘴一笑,醉了,醉了好呀。

    “谁?”宁风顺着他的意思问道,伸手想要夺过风行云嘴边的酒杯,却被风行云一把推开,然后自己一饮而尽,突然揉了揉眼,盯着宁风后面的倩影大声道。

    “她!就是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