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章 奇居离六合隐王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青年躬身的方向看去,他们实在是太震惊了,森罗的王难道一直都在他们身边?风行云背后的人影动了动,宁风看着冷染,他记得很清楚,冷染说过他来自森罗,那这个人绝对是冷染无疑。

    “借过借过,请大家让一让,小启,使点劲,听那老伯说呀,过了这皇城王都,没多远就是咱们六合之地了。”

    忽的,风行云愕然的让开道,背后一锦衣年轻人在前,一高大仆从在后,推着一辆四下敞开的马车,上面躺着的赫然是拉车的老马。

    “公子呀,你说老二哥这次能不能挺下来呀,您看看它如今这模样,没精打采的,都好些天了。”

    那高大的年轻仆从随口道,这主仆二人倒也奇怪,丝毫没有尊卑礼数,就像是寻常朋友一般随意交谈,甚至那身后的高大仆从推得累了,还背抵着马车,就那么边挪动边休息起来,前面的那锦衣公子也丝毫不在意。

    “还不是你这小子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天风帝国的马匹都是良驹,非要带着老二哥过来配种,这下好了,种没配成,老二哥倒要翘辫子了。”

    那锦衣公子一说起这个就来气,瞪了瞪身后的高大仆从就恶狠狠的骂道。

    “我说你小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就出去散散步,回来就看到老二哥躺在马棚里口吐白沫了,整整十四匹发情的母马呀,这谁顶得住呀,你丫的还往马槽里下药,我真的很佩服你。”

    躺在马车上的老马一听,也眼泪汪汪的看着高大仆从,心说,我都这么大把岁数了,可经不起你这么玩呀。

    “对了公子,你为啥不要我把那群母马也带上呀,搞不好其中就有个一两匹怀上了呢,咱们这样走了,是不是有点傻呀?”

    高大仆从摸了摸脑袋,有些憨憨的一笑。

    “你脑袋里是装的棒槌吗?还敢带上那群母马,没看到咱二哥都躺几天了吗,还带上,你不会没看到那群母马看向老二哥那一双双贼亮贼亮的眼睛吧,怎么,有想法,要不你来配种?”

    “嘿嘿,这种事儿哪能轮到我呀,少爷威武,少爷您来。”

    “我来你个大头鬼!额,这位大哥,看着有些面熟呀,嗨呀,你不就是上次那个我散步的时候耍帅掉湖里的那个吗?真巧呀。”

    锦衣公子面如冠玉,一头长发有些凌乱,面容有些憔悴,但双眼之中满是光彩,嘴角是温和的笑意,从他的言行基本上也能看出,他的笑发至内心,和很多表面上笑得如沐春风的笑面虎不同,这是一个内心非常坦荡的人。

    “是你呀,怎么样,上次我提的建议考虑的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陪我去外面闯闯,佣兵可是很好玩的。”

    躬身的青年闻言抬头,看到是锦衣公子眼底立马就是一亮,他们见过面,而且就在皇城王都郊外的玄天湖,至于锦衣青年口中的那句,说自己为了耍帅掉进了湖里,青年只是笑了笑,他修为何其恐怖,别说掉进湖里,就是将整个皇城王都倒悬过来,只要他不愿意,身上也不可能沾上一滴水渍。

    “好呀好呀,公子,你不正想去外面游历一番吗?我看这家伙挺厉害的,要不咱们就顺路一起吧,家主大人不也叫我们千万不要回去吗?”

    高大仆从闻言直点头,恨不得替自己主子答应下来,他太清楚自家公子这次回到六合之地会面临什么,那是整个家族都只能仰望的存在。

    “我也想,可是不行呀!小启,公子我随心所欲活了这么多年,也该为家族分分忧,也是时候给她一个答复了。”锦衣青年苦涩的笑了笑。

    “可是公子,六合宫不是咱们可以抗衡的,至于媚儿小姐,您不是都躲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干嘛还跑回去呢,我相信媚儿小姐她也不希望你这个时候回去的。”高大仆从劝解道。

    “说你小子傻吧,你也不是真的傻,但要说你不傻吧,说话也不好好动动脑子。公子我能不知道六合宫不好惹吗?可是你小子好好想想,半年前咱们离开家族的时候,那些家伙是怎么说我的,烂泥敷不上墙,废物,一个没有感情的混蛋,他们骂错了吗?当然没有,我一直以来不都是这么个形象吗。”锦衣公子自嘲的笑了笑。

    “可公子您明明不是废物呀,您身负旷世奇学,有经天纬地之才,不就是不能修炼吗,书生原来不也是个修为低微的普通人吗,可他的奇门遁甲可是让整个海族三千年都翻不起风浪呀。”高大仆从愤愤不平道。

    “嘘,你吼这么大声干嘛,没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吗,低调,低调。”

    锦衣青年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将周围的人那些异样的眼光放在心上,这些年里,他见过太多太多异样的目光,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他也走不到今天。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要是半年后我侥幸还活着,我就让这家伙去投奔你,不过咱俩先前说好了的,我可是二当家,做你的军师,不然我可不答应!”

    缓缓起身的青年脸色一喜,这家伙真的答应了?那可太好了,当初就是这家伙随便在湖边摆弄着石头,没想到竟让自己着了迷,差点当场进阶引来了雷劫,这可是个潜力无限的军师呀。

    “一言为定,佣兵天下的军师位置,我虞子鸢就只认你居离一人。”

    “既然如此,你丫的还不过来搭把手,你的军师快要累死了!”锦衣公子道,青年一愣,立马招呼左右,同时自己也跑过去推马车,一主一仆远远跟在后面小声议论。

    “公子,你真的答应了?”

    “放屁,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答应了?”

    “你不是说你要去投奔他吗,还要做二当家来着?”

    “对呀,二当家在六合之地也能做呀,不就是挂个名头吗?至于投奔,你仔细想想,我好像是说的半年之后我还活着,就让你去投奔他,难道我不是这么说的?”

    “你……公子,你怎么能这样,转手就把我给卖了。”

    “哎,放心啦,这家伙脑子不好使,你过去最多也就当牛做马鞍前马后混个十年八年,死不了,看看,公子对你多好,下半辈子都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

    “……”

    “团长,军师大人他们的话……”虞子鸢和两名手下在前面推着,以他们的修为,压根就不需要动用其它手段,就能将周围的风吹草动悉数听进耳朵里。

    “无妨,哈哈,你们是不了解你们的这个新军师,这家伙是个很有趣的人,放心吧,他说了答应我,就一定会来森罗助我。”虞子鸢轻声一笑,也刻意压低了声音。

    “可是,团长大人,少主大人还没有接到呀,我们这……”另外一人这时候也担忧的开了开口。

    “这件事就不用你们担心了,我与少主自幼相识,他不喜欢热闹,我们消息带到就可以了。”虞子鸢回头看了看冷染的方向,正好此时冷染也盯着他们的背影,二人眼神在空气中凝视片刻,短暂到没有一人发现就各自低下了头,宁风发现,身旁的冷染突然低头笑了。

    “团长,还有一件事,天风皇家大摆文武宴,听说这次的主角可是咱们上次出任务遇见的行天兄弟,要不要帮帮忙?”刚开始说话的人突然再次开口。

    “行天兄弟呀,这家伙可真不简单,上次咱们碰见他才武宗不到,这一年不到,居然都能擒杀王座了,前途不可限量呀。”

    另外一人也附声道,语气中满是惊奇,听得出来,他们与风行天很熟悉,很明显,风行天与他们肯定有过一段不菲的交集。

    “我知道兄弟们想帮行天兄弟,可是这里是南川,森罗的佣兵,擅自插手南川内部的纷争,可是会挑起两大州域的大战的,你们看那四个家伙,哪一个弱了,他们还只是南川院的人,其它的神秘势力都还没出现呢。”虞子鸢缓缓道。

    “可是,可是团长,咱们上次被困在大阵里面,要不是行天兄弟冒相救,哪还有兄弟们今天呀,此等大恩,如同再造,岂能不报呀团长!”两人异口同声道。

    虞子鸢沉默了,他何尝不想帮风行天,这次来皇城王都迎接冷染,他就刻意打听了风行天的情况,那是他们整个佣兵团的恩人,他虞子鸢能成为森罗几千个大小佣兵团的佣兵之王,如果没有当初风行天的舍身相救,没有那场绝境之中的造化,会有他今天?

    答案是否定的,风行天仅仅认识他们数天,还被一伙人刻意孤立观察他是否别有用心,可当他们遭遇险境被大杀阵困住的时候,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的风行天一句话没说,用他灵武境界的修为历经千难万险救出了他们,不说这份恩情,光是这份胸襟,就足以让他们这群刀口上过日子的热血男儿羞愧到无地自容了。

    “好,架可以不打,但行天兄弟的场子得有人撑,你们两个,待会吩咐几位弟兄,叫皇城王都外面的兄弟,都给我尽快赶过来,我就算是吓,也得吓得这小小的天风皇帝不敢对行天兄弟动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