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 听密谋山贼乱军
    “小人姓张,朋友们都叫我张一二,地上这几个都是我的同乡,我们五个都是黑月城附近村落的人。

    本来我们都是村里的青壮,换做往常我们也不会出来干这种勾当,可这几月战事吃紧,前不久风家军更是大败,天毒帝国的大军就横冲直撞的进了各大城池。

    虽然两国很多年前就约定战乱不祸及百姓,但真正打起仗来,谁还顾得了那些条条框框,而且两方大战,流匪乱军就越来越多,他们有的是临阵脱逃的败兵,有的是狐假虎威趁火打劫的强人。

    数天前,就有一伙打着风家军旗号的家伙到我们村子骗吃骗喝,最后还觊觎村子里的女人,幸好我们几个即使打猎赶回,加上我们五人也算有点修为,才将他们赶跑。

    本来是好心放他们一马,没想到却给村子子带来了*烦,就在前天,他们纠集了更多党羽来村子劫掠,也不知道我们运气太好还是太差,正好碰上了另外一伙强人同时盯上了我们小村庄。

    双方交涉失败大打出手,我们就趁乱从村子密道带着村民们跑了出去,现在全村几百口人都挤在一个我们原来祭天的山洞里,虽然屯了些粮食,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无奈之下,我们兄弟五个也索性落草为寇,学着那些歹人干起了这劫道的买卖,不过两位少侠明鉴,我们都没有杀人害命,不听话的最多教训一顿,还请两位大人看在几百口人的性命上,放我们回去。”

    宁风和冷染对视一眼,将信将疑,虽然这个自称张一二的汉子表情神色不似作假,而且声情并茂,这会儿讲话的功夫头都快磕破了。

    “你先起来,这是四枚丹药,喂地上的四人服下,调整一下带我们去你说的那个山洞,若是发现你胆敢欺骗我们,到时定要你生不如死。”冷染寒声道。

    那张姓男子闻言大喜,慌忙接过冷染手中的丹药让地上哀嚎的四人服下,然后一个劲的感谢道。

    “多谢两位少侠不杀之恩,请随我兄弟几人来,也就几里路的距离,若小人先前的话有一句胡说,定然死于乱刀之下。”

    宁风同冷染跟着五人,走了数里路,脚程很快,进了一片树林,领头男子突然停下,然后鬼鬼祟祟的先东张西望一番,宁风和冷染皱了皱眉,以为他有什么阴谋诡计,那大汉也怕宁风二人误会,慌忙解释道。

    “二位少侠勿疑,只是事关我村子几百口人的性命,不得不仔细检查一番,要是被强人们盯上,我们兄弟五人就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这时候,其他四人也同时冲领头的大汉点了点头,后者见状神色稍缓,走到一棵大树后,在那树干齐人腰高出用力一推,顿时就有滚石之声传出。

    宁风见五人在前面带路,突然问道。

    “你们几人就不怕我们两个也是歹人,到时候引狼入室可就悔之晚矣。”

    几人脸色变了变,还是那先前领头的大汉最先回过神来,他摇摇头小声道。

    “不,你们不会!先前我们冒犯在先,你们本可以直接将我们杀了,却很有耐心的询问了前因后果,可见你们心地善良,而且定然是有所计划;其二,你们俩个忙于赶路,虽然表情从容,但看得出你们并不识路,此去黑月城一共有三条路,你们选的却正是麻烦最多的一条,所以你们定然是外来的武修;其三,你们年纪轻轻,修为却极其可怕,想来背后应该有大家族或者大宗门撑腰,象牙塔里出来的天骄,大多也是为了历练,不至于和我们这些小人物为难。”

    宁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虽然这个家伙说的不全对,但也不是个不动脑子的蠢人,不过既然他帮自己二人杜撰了一个身份,索性就顺他的意思来。

    “你说的很对,不得不说,你们运气不错,换了其他人,哪里还有你们小命在。”

    宁风二人跟在他们身后入了山洞,却是漆黑一片安静不已,这时滚石声再响,洞穴被关闭的瞬间被火光照亮,入眼处空无一人。

    宁风和冷染正欲出手,就听到大汉道。

    “二位别急,这么小的山洞怎么可能容纳得下几百人,请随我来。”

    原来是别有洞天,宁风和冷染走了片刻,看着眼前开阔的空间感慨不已,果然是鬼斧神工,居然能在山洞里面再打出一个数十丈方圆,丈余高低的洞府,右手边还有一口井,这些人也不简单。

    宁风正看着那些同样看着他们的几百双无辜迷茫的眼睛的时候,头上一个大网突然落下,将他和冷染困了起来。

    冷染作势要取弯刀大开杀戒,宁风冲他摇了摇头,神色不变的盯着带他们来这里的大汉,没有说话。

    “大家别怕,这两位小兄弟不是坏人,小包,赶紧叫兄弟们把网收起来。”

    大汉急忙道,然后走过去在一个弯腰驼背须发皆白的老人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那老人抬头看向和大汉同行的四人,问了句真是这样吗,四人齐齐点头,还说了冷染递给他们丹药治疗的事情。

    “放了他们吧,小包子。”老村长苍老的声音传出。

    “可是张大哥,他们知道了我们藏身的秘密,要是出去泄露了可怎么办,再说,既然能够随手拿出四枚神丹替你们疗伤,可见他们身上定然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张大哥你们为了村子,这两天四处劫道,这送上门的肥羊岂能放过?”

    那被叫做小包子的年轻男子并没有松开大网,反而拽的更紧,看向宁风二人的目光满是贪婪和杀意。

    “不行!他们只手间就将我们五人制服,却不辱不杀,这是侠义,送丹药替四位兄弟治伤,这是恩情,恩义不能忘,小包,赶紧放人!”

    大汉摇头语气反而坚定下来,老村长也欣慰的点了点头,身后的几百村民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来。

    小包子犹自还在犹豫不决,这时只听嘶啦一声,大网尽数被化作灰烬,宁风将掌间的火焰熄灭,冷染则扭头目无表情的盯了用渔网困住宁风二人的几个青壮。

    “这……”

    一时间,数百人挤在一起的山洞居然鸦雀无声起来。想想也是,这几百人里就之前带路的大汉修为最高,但也只有封灵八重,宁风一样扫过去,整个村子里的人达到封灵境界的也才四人,还要加上带路的大汉,难怪他们会如此震惊。

    “两位少侠,小包他不是有意……”

    大汉慌忙跪下,帮之前想要杀人灭口的年轻人求情,宁风不待他说完,就将他扶了起来,淡淡一笑道。

    “都是为了生活,我理解,之前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我叫宁风,那是我朋友冷染。”

    宁风很快就和村子里的人打成一片,经过和众人交谈,他也知道了这些村民目前的情况,有家不能回,有力不能使,只能在这山洞里等死。

    “我们的村子,被第一伙强人给占了,第二伙强人也一直不甘心,两伙人就在我们村子附近火拼了好多次,那领头的头目都是灵脉境界的强者,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抵抗,哎……”

    大汉说道,宁风和冷染被村民们一顿招待,虽然大家都满是其乐融融的笑意,可宁风知道,这怕是他们几天的口粮了,顿时和冷染对视一眼,都有了出一把力的念头。

    “张大哥,有劳你给我们带带路,我们两兄弟跟着去看看情况,或许能想到什么办法。”

    大汉犹豫片刻,然后跑到老村长耳边说了几句,叫上了几个腿脚利索眼神机灵的年轻人,带着宁风朝他们的村子赶去。

    “两位少侠,前面就是木石村,那强人人多势众,虽然两位少侠身手不凡,但那为首的贼人却是实打实的军人,久经沙场,出手狠辣无比,我们待会看看情况就好,别和他们起了冲突。”

    宁风点了点头,一行六人再次动身,只是这次明显速度慢了许多,大汉本就是村子里的人,一路上有惊无险,顺利的摸了进村子,几人躲在草垛后面,外面的情况㛑一览无余。

    “豪哥,那伙山贼又来了,说是要和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您看,要不要将他们赶走?”

    一小弟低着头向长凳上坐着的一个刀疤男子禀报道。

    “赶走?为什么要赶走,你去叫二傻安排三十个身手好的兄弟躲在草垛里面去,然后你去将那伙山贼请进来,待会我要是起身了,就叫二傻他们动手!”

    刀疤男子身披破旧的甲胄,表情凶狠,眼底一抹厉芒而过。

    片刻后,七八个衣服杂乱,红巾抹额的山贼出现了,为首一人表情很是嚣张,手中扛着大刀,见到长凳上的刀疤男子,哈哈大笑,也没管其他人的反应,自顾自就坐了上去,然后将大刀往地上一插大声道。

    “吴豪,吴将军,好久不见呀,上次给你那一刀可养好了伤?”

    刀疤男子眼底一抹杀意一闪而过,但面上却毫无表情的冷硬道。

    “我给你的那一枪可是捅了个不小的窟窿吧,你养的怎么样了?”

    山贼头子脸色也变了变,二人同时回头看向对方,然后同时大笑起来。

    “说吧,今天来又想干什么,你应该知道,你灵脉五重的修为是奈何不了我吴某人的!”刀疤男道。

    “打打杀杀多没意思,我这里有一桩大买卖,就看你有没有胆量答应了!”山贼头子眯着眼缓缓道。

    “哈哈,我吴某人沙场拼杀半生,能活到今天,还有什么事情没胆量去做?说吧,什么事,要是一般的事情你也不会想到我吧。”刀疤男又说道。

    “自然,寻常的事,有好处我都是自己做了,可这次事情太大,但我实在禁不住那诱惑,来找你之前,我就已经联合了周围五六个山头的山贼头目,本来是不想找你,但你的实力我还是认同的……”山贼头子道。

    “行了,啰里啰嗦的,到底是什么事?你和其他几个山贼头目都还没把握?”刀疤男不耐烦道。

    “是呀,这次的事情,我看你或许真的没胆量答应!”山贼头子故意讥讽道。

    “说!”刀疤男有了些怒意,就欲起身。

    “你用的是长枪,也就是说,你曾经是风行军将军的部下,对吧?这次,我们要下手的对象,就是风家大军,怎么样,你敢吗!”

    山贼头子看刀疤男目露挣扎之色,顿时表情更是不屑,还故意轻笑了一声,刀疤男子哪里受的了这般羞辱,顿时就重重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有何不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