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夜落幕雁山事定
    众人见是宁风,开始咏颂咒语,施展治愈术替他疗伤,秃毛鸟和铁额暴熊都担忧的站在一旁。

    宁风害怕战斗太凶险,在刚进入破庙前就将铁额暴熊扔了出去,两只魔兽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可是一下来了这么多强者,只得偷偷的躲在破庙里。

    烟尘落尽,众人看向淤泥怪物的地方,却不见任何身影,地上只有一堆烂泥,铁额暴熊这小东西正鬼鬼祟祟的扛着断剑往宁风身边赶过去。

    众人疑惑不解之间,那黑衣人眼神中的震惊丝毫不减,但语气却很森然。

    “给我杀了那个昏迷的小子,你们五个一起上,其他人不要管!”

    黑衣人并不知道宁风是谁,甚至两人也只有今天夜里的半面之缘,但宁风击杀淤泥怪物的手段闻所未闻,不知道为什么,黑衣人总觉得这个小子将来会是自己和师傅的大敌。

    这种荒诞的念头让黑衣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抱着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人的想法,他决定将这种潜在的隐患彻底抹杀。

    另外五个黑衣人闻言不敢迟疑,全部朝着宁风出手,顿时几人恐怖的武技同时朝着宁风的方向而去,一路罡风阵阵,声势骇人。

    之前与他们交手的法刃佣兵团的干部哪里肯让他们得手,也各自施展手段替宁风挡了下来,再加上旁边一大群修为较低的成员助攻骚扰,一时间,五人虽然修为领先一大截,但短时间内也没讨到丝毫好处。

    黑衣人神色一动,握着宝刀朝着朱涛四人攻了过去,周身灵力包裹,气息也达到了巅峰,四人只道黑衣人要拼命,也不敢大意,各自施展开咒语,那体修的副团长也运起了锻体武技。

    却在黑衣人距离那体修不过半丈距离之时,黑衣人突然诡异一笑,将手中宝刀抛出,直直砸下眼前四人,自己则抽身后退,留下一道灵身和四人僵持。

    朱涛顿时知道上当,这家伙的目标居然是宁风,朱涛咬着牙,暗道一声卑鄙,但也知道想要再救援过去怕是为时已晚,心中不免替宁风这种手段齐出的怪人感到惋惜。

    那些感激宁风救命之恩的人合力布置起一道魔法护盾,却被黑衣人轻描淡写的破开,双手成爪速度不减地直抓地上躺着的宁风。

    秃毛鸟和铁额暴熊这下是真的慌了神,这个人类武修实在是太过强大,它们完全都没有办法抵抗。

    铁额暴熊急的嗷嗷叫,突然摸到了花裤衩上串着的小石子,顿时也来不及思考,一把扯了下来,握在手中,将尖锥一角对着黑衣人站到了宁风的面前。

    黑衣人嗤笑一声,不屑的移到了一下双爪轨迹,想要先将铁额暴熊扇死。

    那包裹着黑衣人起码五成实力的灵力一碰到小石子,就好像气球被扎出了一个洞,砰的一声整个手臂的灵力都消失了。

    须臾,黑衣人脸色变得惨白起来,手掌心传来了钻心的剧痛,他猛地收回另外一只探出的手臂,整个人霍的退后了十多步,眼神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铁额暴熊。

    铁额暴熊饶了饶头,顺手就将小石子藏在了头上,然后两个熊掌猛地一拍,嗷嗷大吼两声往前踏了一步,却不想黑衣人居然被巴掌大的铁额暴熊做出的这一系列动作吓得又是退后了数步,眼中的忌惮之色反而更重了。

    黑衣人心中惊惧,这魔兽好古怪,先是这体型明显就不是拥有四级魔兽气息的大小,然后手段也和宁风一样古怪,就那么伸出一只熊掌和自己碰了一下,自己整个人灵魂都被刺痛了一般。

    猛地,他脑海之中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这不是四级魔兽,而是一只可怕的七级或者更厉害的魔兽?他听自己老师提到过,只有七级往上的魔兽才能任意改变身体大小。

    四级魔兽不可能这么小,宁风也不是通灵师,自己一直都看着他,也没见他使用什么魔法卷轴召唤魔兽,那就是说这两只魔兽是通过精血缔造的主仆契约。

    可是……黑衣人又疑惑起来,这也不对呀,契约之后应该是魔兽和主人的实力同步呀,难道!他突然想起方家大小姐和刚刚那被抹杀的怪物的关系,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明悟。

    要真是这样,那么这一切都能说得通了,宁风这个小子之前一系列的古怪手段,其实都是这个小东西暗中在操控,它才是今夜隐藏在这里的最高食物链上的恐怖存在。

    一念至此,黑衣人再看铁额暴熊,目光就有些变了,嗯,看看这小家伙,还在扮猪吃老虎,如此多的强者混战,居然能泰然自若的抖着双脚,这一张熊脸怎么越来越红,难道它生气了?

    铁额暴熊被武宗强者注视,顿时心中慌得一匹,双脚不受控制的打着颤,一张脸憋得通红,乖乖,你这算什么眼神?俺好歹血脉也不低,你他娘的干嘛看着俺的眼神这么暧昧,想玩人兽情未了?

    铁额暴熊一瞪眼,心说兽可杀不可辱,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居然觊觎俺的美色,铁额暴熊心一横,心道死就死,就朝前猛地迈了一步,再看这黑衣人,居然在对着自己笑,铁额暴熊顿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立马都倒退了数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黑衣人见到铁额暴熊猛地踏上前一步,以为它就要出手,心中就有了畏惧之意,立马取下黑巾,然后堆满了笑容讨好的看着铁额暴熊。

    却见铁额暴熊也同自己一样后退了数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黑衣人出道这么久,还是除了自己师傅之外第一次被吓成这样,他打算立马离开这个地方,至于方家,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后退着,不时忐忑的看一眼铁额暴熊,正瞧见后者一只熊掌摸着脑袋,整个身体微微在颤动着,好像正在蕴育什么神通。

    啊切……

    铁额暴熊猛地打了个响鼻,吓得黑衣人转身就跑,铁额暴熊擦了擦鼻子,抬头时却不见了那黑衣人的影子,顿时就纳闷不已。俺打个喷嚏,至于这么嫌弃吗……

    其他五名缠斗的黑衣人见自己老大落荒而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也立马追了上去,那位大人都走了,他们也自然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和他们争斗的法刃佣兵团干部们自然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这几人实力恐怖,能拖到现在已经不易,要真把他们逼急了,怕是要付出不小代价。

    方家家主将一切看在眼中,顿时眼底一片绝望,他眼中出现了一抹疯狂,大吼一声轰的一声在混在的人群里自爆了识海。

    赵家家主正和他对峙,因此首当其冲,被炸得浑身是血,躺在地上气若游丝,显然大魔法师的自爆非同小可。

    而且,武修自爆的往往是气海,对同样是武修的对战者造成的物理伤害反而不算致命。但法修没有气海,在他们成为魔法师之后,修炼的一直便是精神力,也就是他们大脑之中的识海。

    那种恐怖的爆炸造成的精神冲击,根本就不是寻常武修能够抵挡的,因为识海爆炸时,产生的百分之九十都是魔法伤害。换句话说,赵家家主受到的便是内伤,至于浑身鲜血,那其实对武修而言并不致命。

    但精神遭到冲击,灵魂受到创伤,想要治愈何其艰难,老鬼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而抵挡魔法师自爆识海的方法,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那就是不给他自爆的机会。第二种,那就是阻止不了的话,便可以像抵挡武修气海自爆一样,用对应的法系防御灵气抵御。

    但精神防御灵器很罕见,尤其是那种高品质的,也就只能看个人的机缘造化了,市场上流通能够买到的,能够起到的作用都不算很好。

    第三种应对方法,那就是提高自己本身的精神力,但这一点对武修来说很困难,因为法修本身的修炼就偏向精神力,武修想要在精神力方面压制同等级的法修,难度可以想象。

    巨大的自爆声响起,除了赵家家主重伤倒地,周围的人同样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炸得受伤不轻,不光是赵家的强者,也包括了方家的强者。

    “方通已死,降者自行离去,反抗者,我朱涛一个不留!”

    朱涛实在不想再看到两家继续拼杀下去,顿时运起灵力朗声说道。方家的强者见大势已去,都四下看了看,但却寻不见一块完整的方通的尸骨,只得三五成群的黯然离去。

    赵家的强者也赶紧跑过去扶起赵家家主,然后朱涛亲自出手,替他稳住了伤势,剩下的人开始收拾起战局。

    这一夜,就在破庙之中,代表了雁山镇最大的两个世家终于结束了几百年的恩怨,结果是,方家败,赵家胜。

    至于以后的雁山镇会如何,虽然私下议论的人没有明说,但大家都能想象得到,赵家的崛起将势不可挡,方家,或许总有一天会消失在雁山镇。

    自古成者王败者寇,方家圈养怪物的事情后来也被朱涛亲自作证传了出去,但凡遭到过淤泥怪物偷袭的家族,对方家也恨之入骨。

    有人说,赵家能胜,是因为和雁山镇的土皇帝法刃佣兵团交好,也有人说,这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方家会有这一天,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他们都不会知道,奠定赵家一夜胜利的,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