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败三人异族雨神
    “鬼,你听我们大家讲了这么久,也和大家说说你的的故事吧,怎么样?”

    季云看到老头儿有些心不在焉,似乎神色有些落寞和自责,猜想应该是自己等人的事情,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对于鬼魅二人,季云还有苏沐雨一直将他(她)们当做家人,两个老人就像是凭空出现到了他的生活中。

    虽然鬼魅从来没有什么甜言蜜语或者亲密的举动,甚至鬼的样子很落魄,魅的样子丑陋不堪。

    但季云和苏沐雨总觉得他们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个老人交流的很少,但彼此间一个眼神,就会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便是默契。

    季云很尊重他们,虽然他们都叫自己主人,他们陪着轮椅上的自己走过很多路,到过很多地方。

    季云问过他们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死心塌地,因为季云的记忆里三人并没有任何交集,老头儿和丑妇人都只是笑笑,却是闭口不言。

    这是他们唯一一次不听季云的话,很奇怪,但季云尊重他们,所以十多年来再也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但季云真的对鬼魅的来历很好奇,所以他看到老头儿心事重重,希望他也能说出来。

    老头儿摸了摸头,咧开嘴露出大黄牙笑了笑,很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没有故事,简简单单,一个帅字贯穿一生。”

    众人大笑,并没有注意到丑妇人的异样,又碰着杯聊了起来。

    宁风和风行天他们心里放心不下,不敢喝多了,怕待会出现什么变故,毕竟这是幽冥之森。

    老头儿却是唯一一个喝醉的,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喝醉的,因为他的修为很高,巧合的是,幽冥之森压制了他的境界。

    他心中郁闷,一直举着杯对着一个方向喝闷酒,丑妇人拦了他一次,他没理,只是抬头看了看季云,又独自喝了起来。

    “哈哈,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去给爹娘上柱香,毕竟我活得这么混账,还好,他们都没事……”

    老头儿喝多了,脸色很红,一边说一边流着泪,然后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老头其实还有意识,他很想放声高歌,可是他怕……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尘世如潮人如水,人生不胜一场醉。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丑妇人,嘴角有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

    四皇子还有天风学院的一行人,都在争抢突然出世的弈天弓,场面很混乱,因为除了他们,还有为数不少的散修。

    天色渐晚,一夜之间却是死了很多人,鲜血染红了大地,洒满了苍穹,魔兽群出现了,那只淤泥怪物也出现了,武修开始三五成群突围,四皇子等人也很狼狈。

    幽冥之森很大,各处都在混战,因为这一夜间出现了好多宝物,雁山镇派出的人也多了起来。

    一处高高的山峰上,书生席地而坐,他的对面,是一个嘴角带着笑意的男子,他很年轻,嘴角的幅度很小,眼神很随意,一身黑衣,一头凌乱有致的头发。

    “老师,我们不去救小雨他们吗?”

    季渐蓝低着头,立在那人身后,看向男子的目光很尊敬,甚至有些崇拜。

    黑衣男子没说话,只是饶有兴致地盯着书生道;“前辈怎么看?”

    书生笑了笑,替苏苏还有自己各到了一杯茶,回头看了看身后被打成了猪头的年轻道人,刚刚到嘴的茶立马喷了出来。

    “老头儿,给点面子,爷爷打不过那老家伙,你好歹也得帮我出出气吧。”逆羽揉了揉肿起来的眼睛,吸了口凉气,哼哼道。

    “你打不过,难道为师就打得过了吗?上次你跑到魔法师公会总部大楼楼顶做了什么,这么快就忘了?居然还敢胡乱撒野。”

    书生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小徒弟。

    “老头儿,骂人不骂娘,揭人不揭短,不帮就不帮,提那档子破事儿干嘛。”逆羽愤愤道。

    “咳咳,大哥真乃神人也!”季渐蓝一听,顿时对逆羽佩服得五体投地,捂着肚子憋得表情极为精彩。

    “你师傅死了?笑得这么开心!告诉你,咱俩那场架没完,等我伤好了也将你丫的凑成猪头。”逆羽一瞪眼。

    苏苏咳嗽了一声,抬头看了逆羽一眼,表示自己就在这里。

    “行了,快去叫你大师兄给你上上药,我还没怪你办事不力呢,说好的带回十个八个徒弟呢?你这小子尽爱说大话。”

    逆羽一听书生的话,顿时就讪讪一笑,转身灰溜溜的离开了。

    “你真不担心你女儿?那可是幽冥之森,至尊之下谁能安全离开?”书生盯着苏苏问道。

    “我二徒弟在那里,还有个人也在,我很放心,不过待会会去看看的,前辈不会以为我真是来喝茶的吧。”苏苏笑道。

    “这个自然不是,修行不看年数,你我平辈相交即可,前辈这称呼我可受不起。”书生也笑了笑。

    “好,道兄,我来是想请教你几个问题。”苏苏正色。

    “请讲。”书生也认真了起来,能让杀界界主疑惑地事情,怕不会是小事。

    “道兄知道雨神这个人吗?”苏苏的表情有些凝重,对他口中的雨神很忌惮。

    “知道,一个同你一样的妖孽,他是十万大山另一头异族的领袖,也是异族数百个大小部落唯一的王。”

    书生的语气也有些忌惮,隐隐还有些佩服。要知道异族部落间,同样兵戈不断,这个雨神能够一统异端,可见其手段通天。

    “我和他交过手了,就在大约半个月以前,确切的说,应该是我们,和他交过手了。”苏苏的表情有些古怪起来。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胜负如何?”书生难得的有些好奇。

    “我,阳神,隐帝三个人联手,完败!”苏苏叹了口气。

    “什么!你和那两位,三人联手也打不过雨神?那他岂不是武力独步天下了!”书生震惊了。

    “不不不,我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武力方面都能碾压雨神,可是我们联手却输了。”苏苏摇了摇头。

    “那这是为何,难道你们三人出现了矛盾或者隔阂?”书生开始不解起来。

    “说出来有些丢人,也不怕你笑话,雨神这个人修为应该不算恐怖,但却在智商上碾压了我们三人,自始至终,我们都没和他照过面,但我们都受了点小伤,实在是憋屈至极,哎……”苏苏纠结了片刻,才无奈苦笑道。

    “这……”书生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要知道苏苏能够在短时间里迅速崛起,然后虎踞百万里雪川,可见他的城府心计绝对不容小觑,阳神和隐帝都是一方霸主,能和苏苏成为朋友的人,难道会是头脑简单之辈?所以书生一时间的确不知道怎么对答。

    “对了,还有一件事,也就是我找你的原因,我听说北海海族出了一个叫雨落的年轻人,破了你的七杀剑阵,被海族拥立为北海雨王,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就是雨神的后人?”苏苏沉吟片刻继续道。

    “雨落这个人我见过了,就在你两个徒儿来之前不久,确实不凡,没想到回去之后就破了我的七杀剑阵,按照你之前的话看,我们算是不谋而合,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想到了雨神这个人。”书生道。

    “除了这个,我还想向你打听一个势力,千城之城不知道你了解多少?”苏苏话锋一转。

    “若是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绝不会回答,你问的话,我有责任让你知道,因为你要找的那个人,就在千城之城。”书生有些意外,没想到苏苏这么快就发现了一些事情。

    “什么!你是说,她?一直都在千城之城?我十五年前遇到的那群女人背后的势力就是千城之城?”

    书生没想到苏苏反应会这么大,居然一下站了起来抓住了自己脖颈下的道袍,眼神也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你先冷静一下,其实就是今天你不来找我,过段时间我也会去杀界找你的,因为有人拜托了我一件事。”

    书生见他放开了自己,也知道刚刚他是情绪激动,想起她对自己说的事情,也很是同情眼前的男子。

    “对不起,刚刚我失礼了,还请道兄告诉我详情。”苏苏歉意道,但眼中的急切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

    “千城之城的主人,是当年有大陆第一美女之称的女帝白氏。很多人传言说她万年前就和魔君一起死了,但少数知道一些秘幸的人,都知道她其实还活着。

    她手下的千城之城,门内只有女人,没有一个男人,这股势力很强。

    而拜托我事情的女子,是女帝之下,千城之城的二把手,也就是如今名义上千城之城的第一人。

    她说,十五年前,她和女帝一起在空间裂缝里救了一个貌美女子,可是她失忆了,因为她的修为很低,没死在空间裂缝里面,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奇迹了。

    前不久,我那老友找到我,叫我转告你,去一趟太初风雪顶,具体什么事情没有说,只是说是一个女子的事,我也听闻杀界界主一直再寻自己的妻子,所以猜想她就是你要找的人。”

    书生说完,看向苏苏,后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才恍然大悟道。

    “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想起了十五年前,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神很漠然,当时我还以为她还在怪我,原来是失忆了。大恩不言谢,我不久后就出发,不过有一件事想拜托道兄,希望不要推辞。”

    “但说无妨。”书生一笑。

    “想要我命的人不少,仇家也很多,我走之后,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我那小丫头,烦请道兄收留她些许时日,我寻到了她母亲,就来南川院接她。”苏苏诚恳道。

    “这事情简单。”书生点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