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大肥鱼神秘魂体
    “大家快来看看,那莲河边好像有什么古怪!”一旁的秀儿突然盯着莲河方向大声喊道,几人同时望过去。

    果然,莲河方向一片片昏黄的光晕煞是耀眼,光柱冲天而起,将两岸风景点缀得朦朦胧胧,仿在梦中。

    “走,我们过去看看!”苏沐雨最是喜欢热闹,她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加上本身深不可测的实力,自然好奇心大起,说完便拽着秀儿小手就往那边跑。

    宁风和欧阳横对视一眼,只得无奈跟上,去了也算满足一下好奇心吧,不去,天知道待会会发生什么事。

    四人先后赶到莲河,此刻的十里莲河,百花齐放,在月光下争香斗艳,好似人间仙境。

    两女早已看得如痴如醉,欧阳横这个喜欢山水的公子哥见猎心喜,居然拿出纸笔画板在一旁用心的勾勒起来。

    宁风也很是享受这恬静安谧的气氛,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其中一朵白莲。

    他看到莲花好像在动,像是有清风徐来,有几只耐不住花香的毒蜂从远处飞来,停在了那莲花上,似乎很迷醉。

    然后,宁风突然看到那白莲轻轻一晃,那几只毒蜂就仿佛没有出现一般,丝毫不见踪迹。

    宁风的大脑咔嚓一声,整个人突然清醒,再看自己,发现乱古魔经居然又是自动运转开来,只是这一次,危险从何而来?

    宁风大脑飞快地思索起来。按道理讲,毒蜂采蜜都是白天,因为它们需要太阳光线指路;其次,荷花吸引飞虫,是因为本身丰富的花粉,但这大晚上十里莲河居然所有莲花同时散发香气,倒有些耐人寻味了。

    宁风的目光渐渐凝重起来,这里,怕是相当的不简单,还是提醒一下欧阳横他们。

    吼……

    宁风刚刚转身,突然就听到铁额暴熊厉声的大吼声,它偌大个个头居然在打颤,一张熊脸上满是恐惧,双掌不断的拍打着自己铁疙瘩一般的胸膛,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一旁的秃毛鸟更干脆,铁额暴熊一声大吼后,它就嗖的一下躲到了铁额暴熊身后,然后小鸟依人般的收起羽翼,惶恐不安地盯着莲河方向。

    宁风心有所感,再次将头扭了回去,只见那河中心的白莲居然全部在慢慢靠拢,水面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一条鱼尾腾的伸出水面,约莫一丈,可以想象这即将露出水面的怪物体型绝对不小。

    宁风抓向断剑,然后又松开了手,目光有些奇怪,这气息怎么就是三级的魔兽呢?

    那条搅动河面的怪物彻底露出了身形,宁风双手毫不犹豫,快速的运起灵力,左手掌火,右手化雷,两种灵力属性飞快交错,在周围迅速打下一道道灵印。

    三级高阶魔兽?宁风还真有些纳闷,瞧瞧你把四级魔兽吓成什么样了,除了个头大点还真没看出哪里吓人了,宁风心里想到。

    宁风灵印布置完毕,再度于双手间运起御兽决,那河中怪物的确个头很大,似鱼非鱼,背上有肉翼,尾部漆黑的鳞甲包裹着一根毒针,面目可憎,实在让宁风犹豫了好久才下定了决心用御兽决。

    丑归丑,这一身鱼肉想来还是不错的,先抓上岸再说,权当练习御兽决了。

    宁风近百道灵印刚刚命中河中的怪物,灵魂深处似有所感,一直奇妙的力量将他和那大鱼联系起来,还没来得及高兴。

    苏沐雨忽然一声轻叱,翩若惊鸿般抽出佩剑,跃到空中将那佩剑当棍使,一剑敲到了那大鱼脑袋上,然后一侧身宛如游龙般的将那刚刚露出水面的怪鱼一脚踢到了岸边。

    “就是你这条大肥鱼坏了本小姐的兴致,一脚踢死你真是便宜你了!”

    一旁的秀儿和欧阳横深以为然地重重点头,铁额暴熊也跑过去朝着大鱼的尸体狠狠踹了两脚,可怜这么一只三级高阶魔兽,在河底睡个觉,半夜起来冒个泡,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翘辫子了。

    宁风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好想哭,那感觉就像刚刚死了亲娘,难受,愧疚……

    然后,宁风当着三人两兽的面,哭成了一个泪人,他走到那大鱼旁边,也学着铁额暴熊踹上了一脚,没想到,这一下哭得更加伤心。

    几人表情很是精彩的望着他,倒是欧阳横第一个问了出来。

    “宁风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宁风一把抱住欧阳横,悲痛欲绝地踹着大鱼,伤心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难受,你们赶紧把这大鱼拖走埋了,看着它,我就想哭。”

    “不行,这大肥鱼坏了咱们的兴致,埋了不解气,你们几个别愣着,赶紧动手,将这家伙烤了!这可是蜂尾鱼,听人说味道好着呢。”苏沐雨第一个不答应了。

    宁风一听,觉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就这么埋了也太可惜,干脆烤熟了吃掉。

    宁风一边流着泪一边亲手料理了自己契约的第二只魔兽,他不知道原因,就是伤心,倒是苏沐雨一边吃着一边慢慢打量着宁风。

    “我知道了!小子,你是唤灵师对不对,刚刚是不是和这大鱼完成了契约?”苏沐雨一拍宁风受伤的大腿,笑得更加开心了。

    宁风心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只得忍着痛龇牙咧嘴的问道。

    “算是吧,那又怎么样?呜呜……”宁风一口咬着鱼肉一边痛哭落泪。

    “哎呀,兄弟你是唤灵师呀!”一旁的欧阳横突然跑了过来,神色有些怪异的解释,“唤灵师和魔兽签订契约后,魔兽死亡,主人就会难过不已,要是好生安葬还可以减轻一些伤心感,可兄弟你这……”

    宁风闻言,霍地起身,将剩下的大半个鱼头拖着就走进了树林,片刻后再出现,宁风果然感觉好受一些。

    邪门,真邪门!宁风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随便和魔兽契约,宁风看了一眼偷笑的秃毛鸟,便用眼神威胁,示意了一下火架上残留的鱼肉,意思不言而喻:再笑,那就是你的榜样!

    然而,在河岸有说有笑,互相打闹的四人两兽都没注意到,那河中刚刚被大肥鱼拨开的莲花再度浮出了水面,甚至连最细微的角度都没有偏移,除了那纯洁的白色看上去有些妖冶……

    “小鬼,抬头看看天上,这地方古怪的紧,我在断剑里都遍体生寒,不知道你们哪还有闲心呆在这里。”

    宁风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分明是老鬼阴恻恻的声音,语气很虚弱,也有些戏谑。

    “怎么了?老鬼你不要紧吧!”宁风赶紧关心的问道。

    “问题很大,不过我要再不醒,沉睡的魂识都快被这个地方的东西吞噬殆尽了!”老鬼轻轻地说道。

    “什么?难道不是那条大肥鱼在作怪?”宁风一惊,抬头望向天空,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

    天空中,无数玄奥的符文在涌动,一张血红色看不清面容的大脸正朝着下方缓缓压下。

    宁风抬头盯向那张脸的一刹那,只觉心神巨颤,双目仿佛失去了焦距变得空洞起来,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如遭雷击,嘴角开始溢出血丝,身体居然不听使唤。

    “醒来!”老鬼一声大喝,在宁风脑海中便如晨钟暮鼓,让后者回过神来。

    “那是什么?这种感觉,我为什么似曾相识,老鬼,那张脸到底是人是鬼!”宁风在脑海之中同老鬼沟通,说是疑惑不如说是震惊。

    “那是魂体,怨恶滋生的仇恨体,你有熟悉感,是因为几年前我叫你去流沙沼泽帮我采魂花,遇见的那种威压便和这种东西很像,小子,这下棘手了!”老鬼语气很凝重。

    “它到底什么实力?相当于武者哪个层次?可有什么弱点?”宁风急忙询问。

    “它没有实力,却是至强者也不愿沾惹的存在,它是不祥,是人的本性,你我皆在六道之内,心中都有七情六欲,所以,我们这种人是杀不死它的!”老鬼一叹,语气有些飘渺的继续道。

    “世间不是每个人都是书生,身在红尘,心在大道,功名不改本心,富贵不忘初衷。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活佛,以情入道,遁入空门,斩尽人间因果,背对苍生。

    唉,好在,这东西存在的年月不算太久,也就几百年的光景,我们只要知道这千百怨念里面,哪个是它的本源,也就是怨念最重的,灭了它,其它的自然就成了孤魂野鬼。”

    “本源?那我该怎么找?还有他们几个,我要不要提醒一下?”宁风听得一知半解,看了看还没察觉的苏沐雨等人,在脑海中询问道。

    “他们,你就别叫了,告诉你,要是可以,离那个漂亮的小女娃远一点,她很可怕,她的身体里封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她应该早就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一直没说,千万别起了色心,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鬼答非所问,反而郑重地交代宁风小心苏沐雨,老鬼其实没说完,他总感觉那个小女娃看起来很面熟,她体内的那股能量也让他感到害怕,惊悚,还有一丝莫名其妙的熟悉。他觉得应该是自己魂识太过虚弱,感应错了,这世间这么大,怎么可能遇见那个王八蛋的后人,老鬼安慰着自己。

    那个男人,是他的噩梦,也是让他这么惨的罪魁祸首,虽然,那个男人貌似也是受害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