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鬼影随危机四伏
    许久,风行军和风行天起身,收拾起阵亡将士的尸体,宁风和赵田坤帮忙,待他们埋葬好那一百多具尸体后,风行军疑惑地看着风行天,不解宁风二人到底是谁。

    宁风心中震颤,几百铁骑居然只找到了一百多具完整的尸体,可见战斗之惨烈。

    “小兄弟,你认识行云?”风行天看向宁风。

    宁风点点头,心中有了些异样的感觉。怕是这风行天早就赶到了这里,连自己和赵田坤的对话都听了去。

    可是他明明早就可以出手,偏偏要等到所有铁骑战死,他究竟在担心什么?居然要牺牲这么多忠勇铁骑的生命!

    想到这里,宁风甚至背心开始发凉,自己人他都能灭口,那自己和赵田坤……

    这倒是宁风情急之下,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风行天狠心不出手,是因为他不知道那些铁骑里会不会有那些幕后之人的卧底。

    他们是风家铁骑不假,可是同样是天风子民,且大多拖家带口,想要逼他们就范,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宁风二人却不同,他们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远离权谋之争,他们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没有谁会关心这样的两个人。

    “原来是行云的朋友,我是他二哥风行军,这是他大哥风行天,多谢两位兄弟帮忙!”

    风行军爽朗的抱着拳对着宁风和赵田坤致谢,宁风笑了笑,赵田坤却是面色突然一变。

    “天风风家的两位少爷?”他心中已经肯定了八分,只是没想到自己能亲眼见到这等人物。

    传闻风家有三子,幼子风行云八九岁就入了帝都做了质子,为人放浪形骸,在帝都王城名声极臭;次子风行军少年入伍,随父南征北战,十年间勇冠三军,杀出了赫赫威名;长子风行天为人低调,乐善好施,但听说是个无法修炼的废人,终日沉迷于琴棋书画,或者宴请各方才俊。

    如今看来,风行天不但不是废人,甚至修行天赋恐怖无匹,怕是纵观整个天风帝国亦或南川,都很难找出第二个。

    “两位朋友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风行天开口询问。

    一番交流,宁风道出了自己和赵田坤被蹄声吸引,然后赶过来的过程,风行天也告知宁风二人,风行云遇到了追杀,好在暗中有家族高手保护,至今没有丢了小命。

    但风父不放心,便派二儿子过来接应,风行天却感觉事情不简单,于是也悄悄跟了出来。果然,入了这流沙沼泽,风行军就遭到了大规模兽群围追堵截,最后被赶到了这片平原。

    却被暗中蛰伏的数千黑袍人暗算,自己也身中剧毒,所带四百余铁骑,全部战死,后面的,宁风他们也知道了。

    宁风心道果然,难怪这一路除了毒虫毒鼠,连一只高阶魔兽都没有,原来是风行军的缘故。

    “大哥,没想到那个人心肠如此歹毒,不仅追杀三弟,连我也伏击,数千人呀,他当真是好大的手笔!”风行军神色有些愤恨。

    “不,三弟的事,或许是那个人在幕后操纵,但你遇伏的事,却绝不会是他!”风行天略微沉吟,淡淡的说。

    “三弟逃出王城帝都,原因在于得罪了司马家,他正好借机除了三弟,然后将责任推给司马家。这样一来,他就能借机向父亲提出新的质子,也就是我!

    到时我到了帝都,他又会想办法慢慢削弱你和父亲在军中的威望,有我在他手中,你们怕是不答应都不行。

    那样一来,他的皇位便得到了巩固,而我风家,就只能死心塌地帮他卖命!”

    风行天说的很平静,没有人看得出此刻他在想什么。

    风行军听完大怒,破口便骂:“直娘贼,我风家三千多年替他皇家打天下守边疆,他们却时时刻刻想着下黑手!

    大哥,我看干脆回去后带着我风家铁骑策动兵变,反了这无道昏君!”

    风行天摇了摇头,拍了拍情绪激动的二弟,平静的说道。

    “自古皆如此,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皇家削弱对付我风家却又不除之,无非就是天毒在侧,他还要借助我风家铁骑帮他镇守边关。

    但是二弟刚才的话却是不智之言。须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皇家一统天风三千年,虽无开疆拓土之功,兴国安邦之策,但也是深得民心。

    而我风家便是以忠义立身得民意,策动兵变,便是不忠;先祖风凛有纵横剑之名,和皇家开国皇帝乃八拜之交,我风家策动兵变,就是不义;父亲自幼教导我们兄弟三人忠君报国,你若策动兵变,便是不孝;而且不管兵变成功与否,战事一开,便是饿殍遍地,生灵涂炭,这却是不仁!

    二弟呀,此等不忠不义不孝不仁的不智之举,以后切不要提,免得惹祸上身,着了他人的口舌!”

    不止风行军醒悟过来,就连宁风赵田坤这两个局外人都对风行天一番言论佩服不已。

    风行天淡淡一笑继续说道:“而伏击二弟你的人,倘若我没料错,定是那毒师无疑!毒师自称当年百毒候的关门弟子,深知兵法韬略。

    恐怕他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的死,激我风家猜忌皇家,策动兵变,和皇家拼个你死我活,他才好坐收渔利,顺势挥军一举夺下天风!”

    风行军听完一阵后怕,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急忙说:“大哥,我们还是赶紧去寻三弟,要是行云出了事,那可就不妙了!”

    风行天点点头,突然指着那巍峨的宫殿对着几人说道。

    “你们看到那里了吗,近来大山里异象叠生,源头就在那里,就因为它,不知道多少人枉死在这流沙沼泽。”

    宁风心中一动,心说难道不是老狼爷爷肉身变故引起的?他看向风行天,却见风行天眉头越皱越深。

    “那棵树是越来越聪明了,居然学会了利用人类武修的贪婪,制造出这等幻境,赚取武修血肉,吸收天地灵力,滋补自身!”

    “风大哥,何出此言?”宁风不解道。

    “那座宫殿只是一道幻化的虚影,这流沙沼泽数十年来不断吞噬灵力和魔兽,人类武修血肉,范围越来越大,却都是幽冥森林里面那株妖树搞的鬼!”

    众人心惊,尤其是赵田坤,他本就住在幽冥森林山脚,尤其知道那甲子树的厉害,多少年来,无数强者为了续命踏进幽冥森林,极少有人能取得寿元果实甚至一片叶子。

    想不到如今那妖树竟然会设局,几十年前就布局了流沙沼泽,这么一想,简直可怕!

    “我先带行军去找行云,宁小兄弟,你们二人也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记得,千万不要靠近平原了,我的冰霜之力,再过不久也会灵力耗尽,到时候,又会出现各种蛊惑人心的幻像。”

    宁风点点头牢记在心,目送风行天和风行军离开,他知道风行军身中剧毒半刻也拖不得,带上自己二人只是耽搁时间罢了。

    “风家儿郎,当真人中之龙啊!”赵田坤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赞叹。

    宁风也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对着赵田坤说道。

    “赵大哥,我们也快离开这里吧,风大哥肯定不会骗我们,等到这寒冰化水,或许真有什么危险,我们还是赶紧回到流沙沼泽,绕些路寻找出去的路吧!”

    二人最后看了一眼那巍峨的宫殿,转身踏着冰面离开。

    夕阳时分,宁风二人坐在地上靠着一棵不大不小的树木歇息,这一番赶路,他们也算有惊无险。

    “兄弟你看,我这探宝盘好像发现什么天灵地宝了,在这转个不停,指着东南方向!”

    赵田坤突然指着手中的灵盘惊喜的对着宁风说道,宁风闻言好奇的看了过去,果然那灵盘转动之间,耀眼的光芒针尖对准了东南方向。

    “咱们歇息片刻后,就过去看看吧,要真有宝物,或许吸引的也不只有我们,或许其他人也会去夺宝,到时向他们打听一下消息,或许兄弟你也能尽快找到出去的路,找到你失散的兄弟!”

    宁风之前告诉过他,自己一行百人遭到狼群袭击,慌乱中走丢了自己的兄弟小狼,只是赵田坤怎么也猜不到他这小狼兄弟真的是狼……

    但是赵田坤的话也没说完,其他人会去夺宝,那他的同伴极有可能也会去,他没说,宁风却是心中明白。

    宁风和赵田坤静静地歇息恢复着体力,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周围潜藏着的滔天危机!

    宁风二人身后三丈开外的一棵大树下,探出一个四不像的脑袋,头颅像狗头,脸如马脸,整体看上去如同蝙蝠,因为它的身后有两米多宽的翅膀。

    它的后腿,又细又长,像极了鹤腿,但是末端又有如同马蹄的结构,前爪似虎,分开的指头还有锋利的指甲,轻轻地抓着大树。

    它那可怕的血红色眼睛却没有看着宁风二人,而是看着对面那大树之后的另外一只怪物。

    那怪物眸中绿光,看着像人却又像猿,身体极为高大,约有近一丈身高。

    皮肤粗糙,如同石头般黑黢黢的,毛发黑中泛红,双手巨大,却只有三指,长长的黑指甲,看上去力量可怕。

    两只怪物互相提防,不时看向宁风二人,却是在宁风二人身后跟随了不知道多久!

    天空中,偶有雷鸟掠过,惊声怪叫,嘶声吓人,地上,宁风和赵田坤丝毫不知危机四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