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败赤蛇客栈遇袭
    “小子,哪里走!”赤蛇大喝,拎着一把长剑就冲了过来,宁风不敢大意,没想到一愣神的功夫,这赤蛇就追了上来,不愧是封灵境界的强者。

    “小子,封灵境界和灵汇境界最大的区别就是灵识,所以说按照你目前的速度,跑是跑不掉的,除非你速度是他双倍以上,不然他灵识一开,方圆几百米你都没地方可躲。”

    宁风苦笑,先前还以为可以跑,这下连逃跑都落空了,要是在大山里,他有百分百的把握靠着复杂的地形把赤蛇玩死,可这里他也是第一次来,速度别说是赤蛇的两倍,就连全力施展速度都费力。

    宁风没了武器,只得从背后取下断剑,用尽全力挡在身前,强大的力道轰得宁风后退七八步,整个人更是重重地砸在了墙上,喉咙一甜差点咳出一口鲜血。

    “区区灵汇境界也敢在我赤蛇面前狂妄,真是不知死活,不过我倒是看走了眼,居然还是灵汇大圆满境界,怪不得小四和铁头不是你的对手。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隐藏修为的功法!”赤蛇笃定地喝到。

    宁风倒是有些诧异这家伙为什么一口咬定自己修行过隐藏实力的功法,他的实力之所以一般人看不透,完全是体质特殊的原因。

    这些年他劫道倒也收获了不少功法武技,可是老鬼严厉告诫过他,除非是最后一次冲击灵汇大圆满,不然决不能修行,他如今七个多月修为稳固,也着实无奈至极。

    “好,我认输,我把武器给你,你敢接吗?”宁风摆了摆手中麻布包裹的断剑,在赤蛇面前晃了晃。

    “有何不敢!”赤蛇哈哈大笑,他虽然狂妄实力也碾压宁风,但困兽之斗最是凶猛,要是这家伙先交武器,他也乐的省些灵力给宁风个痛快。

    “接稳了!”宁风笑得有些怪异,赤蛇也摸不着头脑,只当是绝望的笑容了。

    断剑入手,赤蛇突然脸色大变,这破布包裹的断剑到底什么材质,居然这么沉,他封灵境界的修为居然都一个趔趄。

    宁风嘴角微微上扬,他之所以会上黑风城买武器,就是这断剑近来很奇怪,只要一用灵力挥动它,它就重得不像话,而且像个无底洞一样,越是灵力越多它就越沉。这让宁风极为无奈,要是不用灵力,这断剑就是一堆钝了的废铁,毫无用武之地,甚至连那些魔兽的皮毛都破不开。

    宁风也奇怪,以前它虽然破旧,但却锋利无比,吹毛断发不过呼吸之间,如今这奇特的转变,宁风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就在赤蛇趔趄的一瞬间,宁风往后面的墙上一借力,犹如下山的猛虎朝着赤蛇扑了过去。

    赤蛇不屑的一笑,但马上又神色大变,目露惊骇的神色,因为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不了了,他努力释放出灵识,却是脑袋一疼,就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

    距

    剧烈的疼痛让他手一松,自己那把长剑也顺势脱手,宁风抓住空挡,接住正在落下的长剑,不偏不倚地朝着赤蛇砍了过去。

    赤蛇不愧是封灵强者,硬是躲过了致命一剑,但持着断剑的左手啪地落在了地上。

    失去一只手的赤蛇彻底慌了,不顾一切地落荒而逃,宁风本想斩草除根,但一想到那老人生死不明,要是遭了赤蛇手下的毒手那可就功亏一篑,于是便朝小屋跑去。

    几个腿脚快的红袍人看到这一幕,慌忙跟在赤蛇身后逃跑。

    “老鬼,这次多亏了你呀不然还真是悬!”

    “小子,其实你本不至于如此吃亏的,倒是我以前同你讲的太少,我休息一下,晚些再与你说。”老鬼声音有些虚弱,毕竟控制一个人的身体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宁风也不打扰老鬼休息,飞快的进屋,正好看到老人艰难的爬了起来靠在墙边,大口大口喘着气,周围是大堆的血迹。

    “老伯,你没事吧,来,我先扶你过去坐。”宁风说完扶着老人坐在了太师椅上,担忧的看着他。

    “小子,不是叫你滚吗,管什么闲事?嫌命长呀!”老头一边咳血一边冲着宁风呵斥 。

    “……”

    宁风无言以对,这老头当真倔得很,自己好心帮他也给一顿臭骂。

    老人说着说着也不了,只是一个劲的喘气,屋子里一下安静起来。

    “小子,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今天得罪的是什么人吗,你知道我又是什么人吗?”老人叹息一声,却是不骂了。

    “他们都是白蛇堂的人,我以前也是,所以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宁风依旧不说话,老人看了他一眼继续说到:“你不就是想要那边那把匕首和巨剑吗,好我送你了,赶紧拿上给我滚!”

    宁风这下动了,拿起巨剑和匕首绑在了身上,老人也不看他,等着宁风自己离开。

    宁风在屋子里一番寻找,老人也不拦着,心里想着反正自己也活不了多久,这小子喜欢什么就都拿走好了。

    折腾半天,宁风才找到一堆纸板和一些麻绳。

    “小子,你想干什么?东西也拿了,剑我也送了,你把我绑在身上做什么?”

    “你的灵晶在哪?”宁风随口问道,老人随手指了指,宁风过去不多时就翻出一大袋东西,也没看就套在了老人头上。

    “小子,你不会这么缺德吧,抢了我的灵晶还要把我送去领赏钱?”老人说道。

    “大伯,省点力气吧,老实呆我背上别说话,天黑我带你摸出城。你这伤都是些皮肉伤,死不了的!”

    老人将信将疑,却是不再说话。

    宁风背着老人在一个来人稀疏的巷角躲了约莫三四个时辰天色才黑了下去,背着老人就想离开黑风城,却不想城内灯火通明,大批的守城军和三五成群的人在寻找什么。

    “怎么啦?”老人见宁风来回犹豫不前,不解的问到,几个时辰相处,二人也算对对方有了一些了解。

    “应该是我白天教训一个叫什么孙大少的人,这会满城的人都在寻我。”

    “孙家大少?你小子倒是不简单,孙家的人也敢动,那可是除去城主府外黑风城实力最强的势力。”

    “那现在怎么办?要是我一个人倒是能逃出去,背着你就没可能了。”

    “你大可放下我这老头子自己逃命,谁求你救我了?”老人倔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我不是这意思,张老伯,我是看您老江湖经验丰富,向你请教呢。”宁风苦笑,只得赔不是。

    “你小子也知道呀!如今出城倒是艰难,不如先投个客栈,住上一晚再说,这夜里乱跑,不是贼人也给说成是贼人了。”

    “好!”宁风点头,很快就在附近一家客栈开了房,再讨了些外伤药后就跟着小二入了房。帮老人简单包扎后,宁风也算知道这老头子的底细了。

    张横空,黑风城相邻的二级城池巨石城白蛇堂的人,原本也是帮派里实力靠前的高手,修为更是恐怖的灵脉境巅峰,地位也是白蛇堂八大副堂主之一,好事没做过,坏事倒是做了不少。

    他有一个天赋不错的儿子张順,机智过人,平日里也很得白蛇堂老大的赏识,虽然当时只有十五岁,却也办事得力,深得一众大人物器重。

    可就是这么一个少年,偶然发现白蛇堂老大在修炼什么绝顶功法,顿时起了歪心思,趁着整理之际偷走了功法卷轴。

    白蛇堂老大发现后震怒,并且点名要张横空大义灭亲杀了自己儿子,不然就两人一起杀。张横空找到儿子,却实在下不了手,于是便一起逃跑,后被白蛇堂老大半路拦下,废了他一身修为,张顺将功夫卷轴塞给老爹,并将其推下了瀑布。

    上天保佑,张横空大难不死,但他血海深仇难以忘怀,于是隐姓埋名重新做人,并且重新开始修炼,这十多年过去,也才堪堪达到了灵汇九重。

    宁风听闻不禁叹息,却是无话可说,这老头落得如此下场确实可怜,但他以前同样杀人无数,好在浪子回头,儿子死后便重新做人,也算不得太晚。

    “小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知道自己复仇无望,但我绝对不会把功法给那个心术不正的男人,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功法的下落,我会把这件事烂在心窝里,直到我死的那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放弃,可见那功法的诱惑力了!”

    “行了,伤得虽然不至于要了你的老命,但也不轻,少说两句,早些歇息,明天我出去察看一番。”宁风扶老人躺下。

    “小子,我年近半百才得一子,却死于非命,大仇却终身难报,我恨呀!你只要答应我,帮我杀了那白蛇堂老大,铲除白蛇堂,我就告诉你功法的下落!”老人突然坐起,目光灼灼的盯着宁风。

    宁风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思考片刻才说到。

    “老伯,你就别说笑了,当初你灵脉巅峰的修为都给废了修为,何况是我区区灵汇?您老人家还是躺下好好休息吧。”

    宁风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房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躺在床上思考一天发生的诸多事情,最后苦笑一叹,困意顿时涌了上来,眼皮也开始打架。

    “小鬼,有人来了,在房顶,小心些!”老鬼的声音传来。宁风猛然惊醒,困意全无,却不敢乱动,思考着会是哪方的人。

    孙家的?还是白蛇堂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