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夜葬天魔主九霄
    妖帝疑惑地看向魔尊,神色之间满是询问,老者魔尊眉头紧皱,像是努力在回忆什么,片刻后凝重地冲前者摇摇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这暴戾的气息肯定是我魔族真魔血脉的气息无疑,但我却分辨不出是哪一种,这几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个深不可测的人族强者,一个巨灵族的体修,一个拥有我魔族真魔血脉!”

    “你都分辨不出?!”妖帝有些震惊。

    “他的血脉很可怕,而且极其复杂,但却又不是混合后的真魔之血,看来我倒是孤陋寡闻了。”魔尊叹息,又继续凝重道。

    “如此滔天魔气,看来人族那些老家伙也要被惊动了,只是我魔族这次怕是要背下这黑锅了 ……”

    另外一边,快速赶到的苏苏盯着浑身黑气弥漫,紫发银瞳*着上身的青年男子,眉宇间闪现出浓浓的担忧。

    一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正嚎啕大哭,她很害怕,一向如同自己大哥一般的小天叔叔怎么突然变成了恶魔一般。

    “大哥,小天这是?”巨人般男子同样担忧地看着双目血红,但面庞上明显剧烈挣扎而扭曲的青年男子。

    “糟了,小天朝小雨扑过去了,大哥,你先过去带走小雨,我把小天拦下来。”

    二人的默契可算罕见,苏苏根本未做思考,一把抱起吓得嚎啕大哭的女儿,小丫头就像是惊涛骇浪之中漂泊的小舟找到了避风港,紧紧地抓住自己父亲,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另一边,巨人般的男子挥动着大象般粗壮的手臂撞向同样极速掠来的紫发青年,滔天魔气与灵力包裹的巨大手臂在半空对碰,以二人为中心,几乎席卷方圆数十里的大地都剧烈颤抖了数息时间。

    圣都无数强者相顾骇然,那些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幸存者更是大脑停止了思考,这可是有着无尽岁月的圣都,周围不知道被历代人族先贤大能布下了多少惊天大阵,能在这种情况下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这对拼的两人说是人形巨兽也毫不为过。

    烟尘弥漫开来,苏苏快速地寻找起自己两个兄弟的身影,他不希望任何一个出事。

    紫发青年魔气更甚,巨人般的男子使劲摆了摆有些颤抖的右手,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曾经听大哥说起过魔化后的小天强的可怕,当时自己一笑而过,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如今看来这何止是可怕,简直就是一尊魔神!

    作为一代杀神,苏苏的感知力不可谓不快,他瞬息之间便发现了嘴角带着邪魅笑容,周身魔气笼罩的小天,也看到了右手微微颤抖,五指间隐隐有血丝渗出的巨人男子。他的心下一沉,知道再拖下去恐怕会相当不妙。

    他看看一旁地上昏迷的人皇,怀中熟睡的女儿,一咬牙也顾不得人皇的生死,点了他几处大穴,片刻后人皇霍地睁开了双眼。

    “为什么?”人皇盯着苏苏。

    苏苏将怀中的女儿递了过去,语气有些飘渺地说道:“我之前将你打晕,是因为你心有死意,现在将你弄醒,是因为我兄弟处境不妙,至于你的生死,我并不介意,但我想你这种人应该是恩怨分明,现在先替我照顾一下我的女儿,此事之后,咱俩互不相欠!”

    人皇不再言语,扭头看着自己两个悲痛昏迷的儿子,心中有些抽搐。他何尝不想二子真龙腾空,纵横九天十地,但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今日不当众废了二子,恐怕整个季家都会跟着陪葬,他的嘴角被自己咬出了血丝,但他恍若未闻,只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苏苏看到再次分开的二人,他察觉到巨人般的男子居然开始喘着粗气,正要出手拦下失去理智的小天。

    突然,远方数十道强大的气息不断靠近,当先一人便如尘封已久的旷世宝剑,锋芒遮天蔽日,连空气都满是凌厉的味道。

    魔尊和妖帝对视一眼,微不可查地朝对方点了点头,百族强者死伤过半,但剩下的这些无不是见多识广之辈,就算圣都其它地方趁机烧杀抢掠的散修亦或强盗,此刻都有些手足无措。

    “是他们,是人族的隐门!”有强者惊呼。

    “这下怕是要掀起百族大战了,隐门的老怪物都是些墨守成规的老顽固,恐怕今日之事不会善罢甘休!”

    “那又如何,难道人族真敢树敌百族?”

    “……”

    苏苏强大的感知将周围这些人的话一字不漏全听进了耳朵,他突然有些愤怒,这所谓的隐门好高的姿态,如今的圣都都乱成一锅粥,死伤更是不可计数,偏偏这些人迟迟不出来阻止。

    “何方妖孽,竟敢跑到我人族撒野!”一声惊天厉喝携带着风雷之势滚滚而来,百族强者看到这一幕个个神色古怪,苏苏却是勃然大怒。原来来人竟是一句话不问,扬剑便是斩向魔化的小天。

    滔天魔气仿佛来自九幽,早已神志不清的小天笑得更加邪魅,他单手抓向来人风雷涌动的惊天一剑,黑色的夜仿佛一片死寂。

    “封魔六义,归墟!”来人一袭青衣,手持阔剑,重重地砸向小天。

    苏苏看到小天周围的魔气居然慢慢被这一记剑招炼化,剑势却是丝毫不减直逼小天,这一剑要是刺实在了,怕是小天便会殒命当场。

    苏苏施展开潜行幻影,小刀牢牢握在手里,几乎下意识地出现在魔化后的小天身前,用小刀迎向阔剑,青衫青年有些慌乱,他只是想斩妖除魔,可不想滥杀无辜,但剑势已成定局,他有心收手却已经来不及。

    阔剑擦着小刀向上偏了一偏,苏苏和青衫男子心中同时一松,但下一刻,二人如坠冰窟,只感觉周身都是冰冷的寒意。

    青衫青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只抓住阔剑魔气包裹的手臂,苏苏也直觉不好。甚至不给二人反应的时间,魔化的紫发青年一脚将青衫青年轰出,手持阔剑剑尖的左手一把夺过阔剑,在身后两手交接,右手握住阔剑剑柄,声势不减地朝着苏苏脖颈处狠狠劈下。

    “大哥!”巨人般的男子大喝,此刻的他遍体鳞伤,这一声大吼又是几大口鲜血咳出。

    苏苏知道避无可避,缓缓闭上了双眼,双眼开阖的刹那,天际无边的黑暗之中再次出现一轮妖异的圆月。

    铿……金属碰撞的余声经久不衰,修为稍弱的竟然在这声波之中口吐鲜血,修为较高的也是头脑发涨,整个人难受无比。

    阔剑声势渐去,苏苏用小刀刀背挡在脖颈间的匕首竟然末入了三分之一,他脖颈间的鲜血仿佛不要命的哗哗流了出来。

    “葬龙渊,夜葬天!”苏苏大喝,另外一只手从绑腿上再度取下一柄小刀,迎向了紫发青年的第二击。

    “万载浮,踏天途!”苏苏再次爆喝。

    铿……阔剑一分为二,剑尖死死地陷入地下,剑柄和半截剑身从紫发青年的手中脱落,飞向天空不知所踪。

    “诛神墓,遇苏苏!”紫发青年魔气逐渐涣散,眸中出现了迷茫。

    “妖魔人,一念成!”紫发青年轻轻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他的眼眶有些湿润,看向苏苏的脖颈之间血肉模糊一片,他的内心满是懊悔的自责。

    “大哥,对不起。”夜葬天扶住苏苏。

    “到底怎么回事?”苏苏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立马又询问起来。

    “小雨的脖子上多了一块玉佩,我看到那块玉佩,不知为何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一种揪心的痛,仿佛那块玉佩就像是我至亲的血肉炼制的一般。”他说完,自己也是一愣,随即陷入了沉思。

    苏苏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夜葬天的搀扶下来到小丫头和人皇的身边,他发现人皇同样凝重地盯着这块玉。

    “你知道这块玉的来历?”苏苏问到,人皇点点头又摇摇头。苏苏不再逼问,抓起玉佩在手中仔细观察,他惊异地发现这玉佩之中有一股莫名力量,竟然缓慢的修复着自己女儿的暗伤,他心中大喜,女儿的伤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块疤。

    “前辈,您没事吧?”却是之前那个隐门的青衫青年靠了过来。

    “死不了。”苏苏没什么好脸色,他对这家伙不问缘由的做法很不满意,但又实在不好责难,这青衫青年一看就是久隔人世,江湖经验不足,本性倒也谈不上坏。

    “晚辈乃是剑天当代传人帝一,不知前辈名讳?”

    “苏苏。”苏苏有气无力的回道,实在不想搭理这家伙,于是指了指远方的虚空淡淡说道,“你同伴也到了,快过去吧。”

    “前辈这你可就猜错了,我们剑天中人向来独来独往,入世亦是一人一剑,他们都是往生还有鬼谷的人。”

    苏苏对这些人都没什么兴趣,指了指地上的断剑,有些戏谑地盯着帝一说道:“喏,你说你们都是一人一剑行走天下,如今你剑断了,还不赶紧回去重新拿一把?”

    帝一也反应过来,悲戚仿佛死了亲娘的哭腔大的吓人:“啊,我的断天剑!死了死了,这下师傅和长老们非要将我大卸八块不可!”

    他说完有些幽怨的看着苏苏,直看得后者脊背发凉,吓得心虚的扭过头去。

    帝一做事毫不拖泥带水,捡起剑尖破开虚空便离开了,这让苏苏对那所谓的剑天有了些许改观。

    然而周围那些百族强者包括刚刚到来的往生,鬼谷的强者,均是惊疑不定地盯着苏苏。

    断天剑,名列诸天九剑之一,竟然被人劈成了两截,那么,眼前这名为苏苏的家伙到底有多可怕?!

    苏苏因为流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嘴角也有些干瘪,是的,他渴了,飞快的扫视着周围,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一个黑袍笼罩的家伙身上,他看到,那家伙手中正攥着一个大大的水囊,似乎有些犹豫,眼睛骨碌碌的转个不停,但看向的却一直是异端审判团几位高层的方向。

    “又是一个马屁精!”苏苏心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