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战百族苏苏逞威
    另外一边,秃头老者怀抱着小鬼拼尽全力逃走,一路破碎虚空早已不知出了人族圣都多远。

    怀中的小鬼有些搞不清状况,总是使劲地挤着头想要从老者佝偻的怀中探出脑袋,他只是一个劲的张牙舞爪闹个没完,秃头老者却是如同拎着一只小鸡般不为所动。

    又是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秃头老者自己都记不清楚这短短的百十个呼吸之间这是多少次破碎虚空了,本已是旧伤在身的他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哇的咳出一大口鲜血,身子狠狠地落到了地面,他再一次提起力气站起走了几步,背靠着一棵参天古树剧烈的喘息起来,一边喘着粗气还不时咳出些许血丝。

    他松开了拎着小鬼的手臂,看着怀中安然无恙闹腾个没完的小鬼,终于重重地松了口气。

    “乌龟,乌龟!你,大乌龟!”小鬼终于挣脱魔爪,顿时就哇哇叫个不停。

    疲惫的秃头老者甚至都没注意到小鬼的话里多了个你字,他开始闭上眼睛尽全力调息恢复起来,他的内心此刻极度的不安与自责。

    想自己活了这么多岁月,竟然为了活命利用一个小丫头,虽然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救下小鬼,可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竟然临入土的年纪了还做些混账事!

    数百个周天的灵气运转,也就是几十个吞吐之间,老者便是恢复了七七八八,以他的修为,加上特殊的功法和体质,基本上只要不被轰杀成渣,都有复原的可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老者扫视着周围古木蔓延的密林,又看了看小鬼,神色飞快的变换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许久,老者咬了咬牙,佝偻的背影看上去多了几分萧索。

    “我白某人虽说是贱命一条,但上不愧天,下不愧地,如今你这小鬼安然无恙,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不管那个小丫头,罢了,这东躲西藏的日子我也过够了,今夜,便做个了断吧!”

    秃头老者也不管小鬼能不能听懂,兀自在那里继续说到,“小鬼,义父今夜如果回不来,你记得千万不要乱跑,我会叫你父母来这里找你的。唉,你这小鬼可真会闹腾,这会不知道你那对父母急成了什么样子,再说一遍,不许乱跑,再敢乱跑义父回来一定把你屁股打开花!”

    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对自己前后矛盾的话语摇头苦笑,强大的神识再次弥漫开来,确定周围不会有什么危险,秃头老者一咬牙破开虚空不见了身影。

    呼呼呼……

    周围突然很安静,此刻正是深夜,呼呼风声吹得古木树叶簌簌作响,小鬼本来还兴奋地围着刚才秃头老者背靠的古木绕圈爬来爬去,异样的安静让他动作停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下一刻,小鬼竟然以一种让人不敢相信的方式就那么直立立的方式顺着数十米的古木爬了上去,他的身体仿佛生了根一般牢牢抓住古木慢慢向上面爬着,速度不算快,但也就数百个呼吸之间,就这么个路都不会走的小鬼已经爬到了大树腰身一个位置极佳的树杈处。

    小鬼停了下来,明亮的眼睛在黑夜中犹如黑曜石扑闪扑闪的盯着天边那头鲜红的月亮。

    他舒适的靠着树杈,难得安静地一直盯着天空,除了夜,便是月,妖艳的血月!不过三岁的小鬼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但他本能的很喜欢那月亮。

    “乌龟?”小鬼突然有些疑惑的扰了扰头,他突然看到盯着的天空出现两抹很是耀眼的星光,可是只会说乌龟的他话到嘴边就变了味。

    轰隆隆……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小鬼听到离自己很近的大树成片地断裂声,然后一阵剧烈的狂风直接将他连人和着靠着的三角树杈卷起。

    空中的小鬼感到一股股热浪拍打在脸上,然后他努力睁开的眼睛看到那两抹星光般的东西泛着幽幽光芒眨了眨,之后小鬼便感觉自己撞到了一片极其柔软的毛发上,再之后,他就很辛福地晕了过去。

    此刻正是深夜,若是有人在远处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定会震惊得无法言语,那是一道数十丈的高大兽影,那两抹星光般闪烁的东西竟是它的双眼,它奔跑间撞到了了一片片大树,跳跃间大地都随之震动,更让人奇怪的是,它的动作敏捷之中略微有些吃力,像极了奔跑了很久没有休息的样子。

    竟然是一只罕见的洪荒异兽,荒狼,一种可怕而强大到让人颤栗的恐怖存在!

    晚风呼啸,像极了夜的交响曲,长夜漫漫,唯独天际的那轮妖异的血月高悬。

    奔跑中的荒狼不时回头远眺,它疑惑地盯着天心的那轮血月,星光般的幽蓝眸子有恐惧和不解,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让它自己都感到莫名的肃穆。

    它突然有些释然,怪不得今夜它进入人族的疆域竟然没有遭到围杀,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它是洪荒异种世人眼中的可怕存在,但它同样是狼,天生对月亮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它心中惊疑不定,要不是自己修为高深,并且在看到血月的第一眼化为本体,恐怕以它如今伤痕累累的身体当场就会被威慑得无法动弹。

    威慑?它突然心神巨颤,它悠久到普通人根本不敢想想的寿命让它想起了一些尘封已久的东西。

    嗷呜!!!

    远方传来的狼嚎将它的思绪打断,荒狼神色一紧,它没想到它们居然来得这么快!

    它巨大的身体再次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只大到吓人的荒狼身上竟浑身是血,甚至很多地方的血开始变得粘稠,显然它受伤并不是因为刚刚这些大树刮的,而是之前便受到了重伤。

    我一定要为吾王保存下最后的血脉,哪怕是赌上自己的所有!

    荒狼在心中发誓,幽蓝的星光般眼睛盯着前方愈发坚定。它知道,自己或许时日不多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幼王跑的越远越好……甚至它都没有发现,它粘稠的血液染红甚至有些漆黑的毛发上,一截不规则的三角树杈牢牢地插进了它刚刚有些止住流血的伤口里,而在这中间,一个几岁的孩童一脸傻笑地抱住树杈陷入了昏迷……

    ……

    人族圣都,入侵的百族强者大多围绕着昏迷的人皇和苏苏一行人,但也有一些散修浑水摸鱼,一路烧杀抢掠,一时间,圣都乱成一锅粥。

    “年轻人,你好狂的口气!”一名半人半兽的高大强者对着苏苏大喝一声,双手紧握的巨斧对着苏苏当头劈下。

    苏苏甚至眉头都没动一下,刚刚还在左手的漆黑长剑不知何时已经贯穿了那名半兽人的身体,那半兽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苏苏,临死前表情极其精彩和不解。

    是的,他成了苏苏剑下第一个亡魂,周围突然安静,良久才传来几声苍老的叹息。

    苏苏的神色多了一抹凝重,他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相距自己数米的老者打量起来,老者周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魔气,他的样子谈不上德高望重但给人一种极其心安的感觉。

    这是一个可怕的老者!苏苏在心中对自己说,但是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盯着老者不急不缓地说到。

    “虽然不知道前辈是谁,但在晚辈想来,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是为了人皇而来吧!”

    老者诧异的看了苏苏一眼,这年轻人的语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肯定,这是一个极为自信的年轻人,老者心中暗道。

    “老朽来自魔族,确实不是为了人皇而来,只不过老友相邀,便顺路过来看看。”

    苏苏不可置否的一笑,盯着老者的双眼认真说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不想杀你这样的人。”

    老者并未反驳,他的身边突然又是一道颀长的身影,这人就像是一团迷雾,除了身高竟是让人丝毫看不真切,不是妖帝又是何人。

    妖帝想说什么,老者摆了摆手对着苏苏说道:“或许老朽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但拖住你一段时间却是不难,我能看出你拿出手中那把剑的时候才真正动的杀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不想看到百族强者枉死,他们活着,将来的那场浩劫我九天才会有希望,如果……”

    苏苏眸中闪过一道冷芒,他平生最反感的事情,就是有人在他面前动不动就黎民百姓天下苍生,尤其是在她离开以后。

    铿……毫无征兆的武器撞击声仿佛在周围强者的灵魂之中响起,他们骇然地盯着魔尊和那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终于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的可怕。

    二人闪烁的身影和剧烈的武器碰撞声持续了数息时间,又是一记硬憾之后,苏苏的身影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脸上有了些许潮红。被尊称为魔尊的老者同样退后数步,最后停在妖帝身旁,毫无征兆地吐出一口鲜血。

    百族强者大惊,竟然有人数息之间让当世强者魔尊吐血,这个年轻人未免太过可怕了。

    只有老者和苏苏二人才知道,刚才的交手不过平分秋色,老者吐血,却不是因为苏苏的出手。

    “多谢!”老者魔尊抱拳,周围人大是不解。难道刚刚那年轻人还手下留情了不成?这几乎是众人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老魔头,你没事吧”妖帝同样不解,暗中传音询问。

    “这个年轻人的事,我就不管了,今天我承他一分情,你这老怪物要是还当我是朋友,也别管他的事。”

    “为什么?”妖帝愈发不解。

    “他刚刚帮我解决了多年的隐疾,虽说是无心之举,但却是于我有恩,况且,况且……”老者犹豫了一下,斟酌着要不要说下去。

    “况且什么?”妖帝追问。

    老者一咬牙便说到:“况且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是当年你全盛时期或许还能有一战之力,如今,唉,我们都老了……”。

    妖帝脸上神色变化,握好又松开的拳头不难看出他此刻内心的跃跃欲试,但最后却化作无奈的叹息:“是呀,我们都老了!”

    苏苏不再看战意全无的两个老家伙,他凌厉的目光极快地扫视了周围一圈,似乎打算接下来该怎么做。也就在此时,被他唤作老幺的小山般的男子扛着人皇和他的两个同样昏迷的儿子慢慢出现在苏苏的身后。

    “小丫头没事吧?”这才是苏苏最关心的问题。

    “嗯,大哥放心吧,小天抱着呢。”高大男子回道。

    话音未落,苏苏和他同时骇然地回过头,与此同时,无数强者惊骇欲绝,天空中的血月竟然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无边的黑暗,让人绝望的黑暗!

    “糟了,小天出事了,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他如此暴戾?!”苏苏自语,如风的身影直奔而去,他真的担心,若是自己的女儿出了事,他说什么也不能原谅自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