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章 就这样多了个师兄
    昆仑子不顾自己身上的强势,在黄富清的挽扶下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激动的看着我问到“不知你是我昆仑派哪位高人前辈所授的高徒?”因为在当下昆仑派里,还活着的昆仑硕果只有两位,而这两位都不在昆仑山内。而且也已经二三十年没有露脸,不知是否还在世。所以他认为眼前这年轻人很可能就是那两位硕果的其中一位传人,所以才有此一问。

    我被他这一问也有点心虚,如果否认他的问题,我也解释不清楚我这昆仑功法如何而来。我总不能告诉昆仑子是现学现卖的吧。别说他不信就算信了,也会麻烦不断。要知道一个门派的古武绝学可是被视为珍宝。我能看一会就能学好而且还比他们修了几十年的都好,那就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了。如今我只能硬着头皮,却又不屑的对他说到“原本我也无需和你解释什么,但是看在那点渊源的份上我就说几句我师傅他老人家不许我在外行走时打他的旗号,也不让我对别人说起我的师门,所以你问的这些问题我无法帮你解答。”

    昆仑子一听我这样说,脸上也略带失望,不过一想到那两位师伯的古怪脾气,这也完全符合他的作风。他心里就更加确定这个年轻人就是他其中一位师伯的传人。那此人就是他师弟了,既然如此以后也不愁他不帮我解决那些问题。想通了这些,昆仑子才开口说到“既然你师傅不让你说,那我也不再勉强追问。只是如此一来你也算是我昆仑派门人,我们师兄弟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说完昆仑子吃力的笑了几声。

    我心里却被昆仑子的话雷得不行了,我怎么就成了昆仑派的人勒,而且还和你这老头是师兄弟?可是心里却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而且我心里也盘算着不如将错就错吧。否则再解释的话也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姥太爷他们也走了过来。自然也听到昆仑子的话,他更是高兴的说到“没想到我家这小子还和你是师兄弟,那我们可是亲上加亲了。怎么样?你的伤没有大碍吧?”看着昆仑子问到。

    昆仑子此时的内伤的确不轻,那是因为他强行的施展《叠浪拳》第九重所造成的恶果。此时他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也只能硬撑着说到“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口上说的轻巧,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的内伤轻则要在床上躺上个一年半载不能动武。重则,伤到根基,哪怕是境界都有可能掉一个段位。一想到这里,心中原本寻回这个师弟的喜悦也减了不少。

    在场也只有我知道他的内伤有多重,因为我的透视眼能清楚的看到他的经脉损伤极其严重。心里却盘算着,我的丹田之气能修复自己的经脉受损。不知道能不能修复别人的呢。要不要拿这个便宜师兄来实验一下呢?

    姥太爷让旁边的人群散去才说到“富清,把你师傅扶到我屋里休息。有什么等下再说,去拿两件衣服给你师傅换洗。”然后又对着我说到“你也去换身衣服吧,你母亲还在那边等你。一会你整理完之后再过来我这边。”

    我撇撇嘴没说好,就走向母亲那边。

    淑贤看我走过来,也欢快的迎上来挽着我那裸露的胳膊。深怕我着凉了,把我的臂膀紧紧抱在她怀里。感受到她那胸前那软绵绵得肉垫,我心神也荡漾了一波。

    父母亲看我没受到任何损伤也放下可一直揪住的心,温和的对我说到“你们快去换件衣服吧,别着凉了”

    我两走后,大哥也带这一家子进了屋。父亲才对母亲说到“这个儿子真是越来越神秘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能耐,我这个父亲却对他一无所知,现在真的一点都看不透他了。”

    母亲却没有在意的说到“这有什么,孩子大了就有自己的天地。难道你想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之下。现在我儿就很好,顶天立地。这才是男子汉还有的活法。”

    父亲也自豪的说到“你说的对。最少他现在也让你重回黄家,让你一直耿耿于怀了二十几年的心病去掉。我没有为你做到的事情,我儿子却做到了。那也证明是我能干才生了这么一个干儿子。对吧老婆?”

    母亲白了一眼父亲说到“就你脸皮厚,这也要逞个能。快进屋吧,外面冷死了。”

    父亲乐呵呵的应到“对,快进屋。别让我老婆大人冻着。”

    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套衣服从房间里出来。我看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发呆,我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听到我的声音淑贤才回过神来应到“没什么,只是感觉来到京城后,看到的听到的和在江市的完全不同。需要点时间来消化”

    我走到她身边坐下搂着她,让她靠在我怀里才说到“老婆,你也知道你老公不是一般人,遇到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是一般的事情。但是你要相信我,不要再有任何顾虑,把你那霸道总裁的本色拿出来面对我们以后的困难。不要轻言放弃,不离不弃。”

    淑贤用她那柔软无骨的小手与握五指紧扣着说到“这一辈子能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爱你我至死无悔,又怎可能轻言放弃。还有,我要澄清一件事,我不是霸道总裁。”说完另一只小手准备摸向我腰间那最软弱的攻击点。

    这一招我可是吃过不少了,女孩子这一招可是杀伤力极强。我赶紧抓住她那小手使劲抱着她说到“我的好老婆,你不是霸道总裁。你是纯情小绵羊,你放过我吧。那次被你掐得淤青都还没散嘞,现在又来?还让不让人活。你再这样我告诉我妈去了,就说你欺负她儿子。”

    淑贤撅着小嘴说到“妈才不会帮你。她已经和我说了,以后你欺负我就让我告诉她,她来收拾你。哼,登下我就去好状说你欺负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