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一三章 翻译的身份 (求月票)
    “那个翻译的具体身份,已经查清楚了!”马春风又说道。

    这么快?

    方不为通知付会中调查前田的翻译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两三个小时而已。

    “根据你提到,他有可能是近期才从苏联回国这一点,我重点查了一下半年前,与那位一起回国的人员,结果发现,其中就有他……

    他叫黄宁……那位在苏联机械厂担任工程师时,黄宁就是其助手。再往前,两人曾一起在劳改农场改造,睡在是上下铺……”

    马春风所说的那位,就是蒋建丰。

    方不为眉头一皱。

    追随蒋建丰一起回国的这些人,全是上了各特务机构名册的,怕的是有苏联特工,以及地下党混进来。

    马春风手中不但有这些人详细的背景资料,连照片都有。

    怪不得马春风查的这么快。

    “在这之前呢?”方不为又问道。

    “再往前就更有意思了……”马春风呵呵笑道,“他和那位,还有王兴恒,是同一期去的苏联……”

    跟着马春风的冷笑声,方不为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了两下。

    “这个黄宁,也是地下党?”

    “暂时还没证据,不过正在查!”马春风回道。

    “他现在是什么职务?”

    “暂时没做安排……黄宁回国后,就回老家探亲了,估计是在等那位复出!”马春风回道。

    这样的死党,无人可用的蒋建丰自然不会放过,肯定会加以重用……

    套路是如此的熟悉?

    现任上海站站长王兴恒,原本也是地下党,组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排他跟着蒋建丰去了苏联。

    结果得罪了陈少玉,被迫回国,然后又被开除。

    之后走投无路之下,才加入的特务处,并将地下组织安排他接近蒋建丰的任务,向马春风和盘托出。

    马春风绝对是根据王兴恒的过往,怀疑到了黄宁的身份,更或者是怀疑到蒋建丰直接和地下党勾联在了一起。

    他这样怀疑并不奇怪。

    就是因为蒋建丰身上的红色烙印太深,委员长才让他回祖宅思31过的。

    这又扯到了地下党?

    再加上蒋建丰,宋家,美国、日谍机构……

    这还真是来开群英会了?

    但更重要的问题也出现了。

    抛开黄宁和地下党有没有关系不谈,他跟了蒋建丰整整十二年,称的上患难与共,风雨同舟!

    等于黄宁的脑门上,都已烙上了“蒋建丰”三个字。

    这样的人物,就算要参与,也应该是藏在最阴暗的角落里谋划或是指挥,为什么敢摆到台面上来?

    是蒋建丰失了智,还是黄宁太脑残,更或是有人刻意为之?

    有人刻意为之……

    对呀,太刻意了,就跟曲老板在鄞县,苏州两地,故意留下线索的一样,故意的引诱别人不由自主的往宋家联想……

    难道这个黄宁,也是对方故意丢出来当饵的,就为了让人怀疑蒋建丰?

    我就哔了狗了……

    方不为在心里大骂。

    自己好不容易让马春风相信了蒋建丰有嫌疑,到这会却发现,蒋建丰也是被冤枉的?

    这让自己怎么交待?

    马春风自然不知道方不为心里在想什么,只以为和自己一样踌躇:“案情越来越复杂了!关键是这个前田,身份太敏感,抓不能抓,放不能放……”

    “交给我吧!”方不为急切的说道,“正好我也打算,跟着他这只藤,摸出暗中的那只瓜!”

    谁都能看的出,前田已经成了这次案件中的中心人物,比曲老板还重要。

    查到前田是受谁指派的,自然就能知道,谁是清白的,谁是冤枉的。

    “也好!”马春风沉吟道,“你想从哪里下手?”

    “先跟住前田再说吧,又会有发现的!”方不为回道,“如果可以,我想把叶兴中调回来……”

    方不为又没三头六臂,自然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去调查,问马春风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叶兴中?”马春风疑惑道,“为什么不用冯家山,边从军?”

    “这两个一个沉稳,一个勇猛,但随机应变的能力,都要比叶兴中要差一些……”方不为解释道。

    其实这全是借口。

    只有叶兴中,才能相对做到对方不为忠诚。

    冯家山和边从军,首先是特务处的特务,接下来才是方不为的亲信。

    另外,方不为也想通过叶兴中,查一查这个黄宁是不是真与地下党有关。

    “我调还是你调?”马春风问道。

    叶兴中被方不为安排进了税警部团,正在跟着孙立人在上海打仗。

    “还是我来吧!”方不为回道。

    税警总团基本等于是宋家的私兵,他向宋家要人,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不用走那么多的程序。

    “好!”马春风应道,“前田我先派人跟着,他离开苏州时,我再通知你,你先将宋家这边安顿好……”

    前田说了些什么,迟早都会被宋家知道,马春风是想让方不为先稳住宋子闻。

    其实方不为已经在做了。

    “我明白!”方不为说道,“我现在就回医院,再见一见端纳和林顾问,另外,我想看看,前田给宋子梁带的那些东西……”

    “好,我马上安排!”马春同应道。

    半个小时后,前田交给钱大均的那口箱子,就到了方不为的面前。

    除了化妆品,还有两套旗袍。

    方不为盯着这两套旗袍看了好久。

    旗袍的外包装上,印着“苏红秀”三个字。

    上海滩有名的旗袍大师。

    阮玲玉,林徽英,唐瑛等名媛名星的旗袍,均出自她手。

    而张瑞香没成为宋夫人的御用裁缝之前,一直穿的都是苏红秀做的旗袍。

    这两套旗袍是给谁的,已是不言而喻。

    方不为已经震惊到麻木了,就算这口箱子里,有宋夫人写给曲老板,让他下毒毒死蒋建丰的信,他也不会奇怪了。

    他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拆开看了一遍,包括那些有可能是宋子梁买给宋夫人的化妆品。

    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毒药,没有只字片语。

    方不为最后才拿起前田重点点明,曲老板送给端纳女儿的那一管口红,连连冷笑。

    与他怀里藏着的有毒的那一支一模一样。

    bdshare();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