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九八章 九死一生(求月票)
    出什么事了,难道真让谷振龙给说中了?

    方不为顿时支起了耳朵。

    但钱大均的声音太低,方不为又站在最后边,所以既便他耳尖,也只听到了“夫人”两个字。

    夫人?

    钱大均口中的“夫人”,只可能是宋夫人。

    宋夫人怎么了?

    “哗啦……”委员长抓起桌子上的荼盏,重重的摔到了地板上,白瓷碎了一地。

    方不为一抬头,看到委员长的脸色紫的跟猪肝似的。

    谷振龙心里一颤,回过头来看了看方不为。

    真出大事了?

    马春风低着头,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片,暗暗心惊。

    “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要是再抓不到人,以后就不用再来了……”

    委员长罕见的没有骂人,但语气阴沉冰冷,眼中透着慑人的凶光。

    抓人?

    委员长说的只可能是黄浚。

    “你说!”委员长一指钱大均。

    钱大均定了定神:“早间,宋夫人同顾问端纳乘车,去上海前线慰问。一个小时前,车辆行至苏州效外时,遭日军飞机轰炸,小车冲下路面,冲入河中侧翻,所幸夫人无大碍,只是断了三根肋骨……”

    宋夫人逃过一劫,一方面是运气好,一方面是宋夫人的司机临危不乱,反应快。

    看到轰炸机的时候,宋夫人的司机就发现了不对,一度将车速提到了六十码,飞机丢下来的炸弹全都落了空,只是将路面炸了几个坑。

    以这个年代小车的性能,把脚踩到油箱里,小车都不一定能跑到六十码,等于司机将小车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

    轰炸机上的炸弹丢完之后,宋夫人所坐的小车依然安然无恙,轰炸机转为用机枪扫射,打爆了小车的右后轮胎。

    司机在背上挨了一枪的情况下,硬是用三个轮胎,又飞驰了近五里,看到了河中的一座石桥后,毅然冲了下去。

    虽然小车最后侧翻,但好在冲进了桥洞,日本军机看刺杀无望,才掉头返回。

    至此,宋夫人才算是逃过了一劫,只是摔断了三根肋骨。

    顾问端纳摔破了头,所幸受伤不重。

    两人都被送到了苏州医院。

    但后车上的护卫和随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车身被打的跟筛子一般,三个警卫加一个司机无一幸免,被打的血肉模糊,连谁是谁都分不清了。

    谷振龙和马春风面面相觑,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方不为也是一脸的懵逼相。

    宋夫人差点被炸死?

    这绝对是日军得到了宋夫人出行的情报,有目的刺杀。

    要知道,现阶段,上海战场还是国军占据主动,日军的后援部队大部分还在海上,上海就没有几架战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知道了具体目标的行程,日本人不可能会专门分出一架战机跑到苏州来轰炸。

    就算要炸,炸的也只可能是苏州城,跑效外来干嘛?

    委员长将此事和黄浚泄密联系到了一起,那就说明宋夫人出行到上海慰问,黄浚应该是知道的。

    方不为刚想问一句,证实一下,但又想到自己的身份不对,索性闭了嘴。

    他往前凑了两步,站在谷振龙的身后,轻轻的碰了一下谷振龙的肩膀。

    谷振龙冷不丁的抖了一下,转过头,使劲的给方不为使着眼色。

    方不为一头雾水。

    怎么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方不为眼皮一跳,瞬间明白,谷振龙联想到了那张纸条。

    怎么可能?

    方不为指了指手腕。

    谷振龙低头一看,方不为的手指落到了左腕的手表上。

    对啊,时间对不上!

    那张纸条一个多小前才送到日本领事馆,就算领事馆当时就给上海发了电报,上海的日军制定了战机刺杀计划,但飞机从上海飞到苏州,也要时间吧?

    而宋夫人受伤是在一个小时前,时间根本对不上。

    谷振龙暗松了一口气。

    主要是宋夫人差点被炸死的消息太过惊骇,谷振龙一时情急,失了往日的冷静和睿智。

    他这还算好的。

    马春风到这会都还没回过神来,脸色白的如同冬日里的雪地一般。

    上海站和苏州站是干什么吃的?

    这么大的动静,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传过来?

    “去备车,去苏州!”委员长一指钱大均。

    几人脸色大变。

    万一日军的战机去而复返呢?

    钱大均,谷振龙,还有马春风,三个人硬着头皮劝谏了一番,总算是劝住了委员长。

    “伫在这里做什么?”委员长怒火未消,看谁都不顺眼。

    谷振龙使了个眼色,三人同时退了出来。

    不是说好还要问问委员长,黄浚是不是还参与了什么机密会议么,谷振龙把这一茬给忘了?

    还有,至少也得问一问委员长,黄浚是如何知道宋夫人的出行计划的?

    “蠢货!”谷振龙骂道,“委员长正在火头上,他哪里会管时间能不能对的上?”

    方不为眨巴了眨巴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谷振龙。

    意思是只要一说纸条的事情,宋夫人遇刺这口黑锅,肯定会背到自己头上?

    谷振龙又冷哼了一声。

    好吧,看来委员长确实有这么不讲理的时候。

    谷振龙是怕自己遭了池鱼之殃。

    接下来,只能想办法尽快查清那张纸条上是什么内容了。

    “你又是怎么回事?”坐到车里,谷振龙又问着牙齿咬的咯咯直响的马春风。

    马春风的表现和方不为简直是两个极端。

    方不为表现的浑不在意,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好像和他没一毛钱关系似的。

    但马春风却像是儿子被人杀了一样。

    “前几日,我还向委员长禀报过,命上海特区及华东区各站,密切注意日军动向,一有异动,便会马上汇报……”

    马春风咬牙回道。

    方不为心里一跳。

    幸亏委员长盛怒之下,没有想到这一点,不然马春风惨了。

    那么大个飞机,又不是苍蝇,一看就知道是往南京这边飞来了,上海区的特务就没看到?

    还有,轰炸机在苏州城外丢了十几颗炸弹,苏州站的特务是聋子不成?

    宋夫人都被送到医院一个小时了,苏州站的特务都没有只字半语的情报发来。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