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一二章 栽赃
    老天没让方不为失望,十一月一日上午,震惊中外的刺杀事件如约发生了。

    王兆名身中一枪,被送往了医院。

    陈碧君当众质问委员长:“蒋先生,你若不想让汪先生干下去,直言便是,何必取他性命?”

    委员长面皮涨成紫色,却无言以对。

    因为连他自己也怀疑,是不是手下那个王八蛋错解了自己的意思,擅自下手。

    不但陈碧君这样的想法,参会的国党元老和中坚力量不这样想的实在没几个,包括谷振龙和马春风。

    王兆名被送往医院之后,委员长当既召来各特务头目质问。

    他怀疑是几大特务门策划的,不然杀手怎可如此轻易的混了进来?

    委员长一边质问,一边大骂。

    但问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承认,包括他之前最信任,此时最怀疑的康泽。

    康泽现在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训练班的班主任,兼任南昌行营别动总队的队长,校长由委员长亲任,专门负责培训反共意志坚定的军官。

    说白了,就是委员长的铁杆团,只要与委员长不对付的所有人都要反。

    而康泽此人极度仇恨王兆名,不止一次在私下坦言,王兆名和改组派是党国最大的毒瘤。

    委员长怀疑是康泽派人干的。

    康泽大呼冤枉,指天发誓,声称与自己无关。

    委员长又怀疑到了陈祖燕。

    陈祖言也不止一次在私下予他进言,称王兆名是党国大患,危胁甚至在共党之上,不除此人后患无穷……

    陈祖燕自然极力否认……

    没人承认,就不等于不查了,委员长考虑来考虑去,怕还是自己的亲信下的手,没敢独用哪一部,命几处特务机构联合侦办此事,由陈祖燕主事,限期一周破案。

    调查主力用的是特工总部。

    委员长认为,不管是谷振龙,陈祖燕,陈超,马春风,包括贺中寒,邓有仪,康泽这些复兴社主干在内的一帮特务头目,因为全都力主抗日,都不待见王兆名,下手的可能性极大。

    也就贺清南的调查科和特工总部还算本份,一心一意的反共,没出过幺蛾子。

    但贺清南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特别是与马春风的积怨由来以久,如果没人监督,不给马春风上点眼药水才是见了鬼,所以委员长才派了陈祖燕主事。

    陈祖燕固然也不待见马春风和王兆名,但至少能领会自己的真实意图,知道哪头轻哪头重。

    委员长最迫切的便是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他甚至让王兆名的老婆陈碧君全程参与侦办调查。

    方不为哪里能记住这么多的细节,更因为还在船上,连刺杀会不会如期发生他都不敢保证。

    发不发生是一回事,但方不为觉的自己要不做点什么,实在对不起自己这个穿越者的身份。

    上船之后,方不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一夜,利用系统,研究出来了一套极为隐密的电报暗码计算公式。

    想来想去,方不为还是没用周大师的这本著作当整套密码底本。

    周大师已经成了南京特务机构榜上有名的人物,方不为不想让他牵扯过深。

    虽然这本书很有可能被日本人用来当过收发电文的密码底本。

    只要是市面上流通过的文字资料,哪一本都能被拿来当做密码本,与著作人并无关系。

    方不为就是心理上有点过不去。

    他用的是与上海地下组织第一次联络时的那一本《三国演义》。

    除此之外,系统内部就只有整版的《二十四史》多一些,再没有扫入过如此多的资料。

    《二十四史》要用来和地下联络,不能暴露,不然可能会被温玉庆破译出部份电文。

    方不为也没想用几条电文就把此事栽赃给日谍组织,他只是想把水搅浑。

    国民政府有的是精明能干的人物,不会看不出这几份电文有栽赃之嫌。

    起码谷振龙,陈祖燕,陈超,马春风这四个人就骗不过去。

    王亚樵是别想摘出来了,方不为也没这个本事。

    就算躲过了这次,就凭他时时刻刻都想着暗杀委员长,还天天挂在嘴上这一点,最后也逃不过慷慨悲壮的结局。

    而且事实也确实如此。

    方不为记得此次调查只是查到了王亚樵的徒弟华克之身上,而对王亚樵,贺清南只是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

    调查不尽人意,受委员长暗命,贺清南最后栽赃给了共产党,称共产党与铁血锄奸团勾结,刺杀的王兆名。

    在此期间,数百无辜者被捕,遇害者上百,华克之最后看不下去了,才在刺汪一周年之时,写了一篇《告全国同胞书》,在上海散发,还特地寄给了委员长,算是还原了刺汪的具体经过。

    第一目标就是委员长,朝王兆名开枪,是孙风鸣不见委员长踪迹后的无奈之举。

    此事和共产党也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而华克之也是七七事变之后才加入的地下党,成了胡月明的手下。

    方不为的本意,也只是想在委员长及一干妥协份子心里埋下一根刺,让他们对日本人产生猜忌。

    等设计好之后,方不为又检查了一遍,很是满意。

    公式不算太难,但破解起来绝不容易,就算是温玉庆,明知道密码母本是哪一本,想要反推出公式,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

    还得露出点破绽来。

    十月三十日,离开上海口岸的第二天,方不为先用之前朝日洋行用过的那套密码发送了一条电文,大意是计划照常实行,但联络密码要即时更换……

    这套密码温玉庆早就知道,甚至破译出了日谍机构针对谷振龙的“斩首行动”。

    方不为当时也见过,还特意的翻了翻,全部扫描到了系统里。

    第二条电文,方不为又发送了具体的计算公式,但没有提到密码底本是哪一本。

    第三条,方不为又用《呐喊》做为底本发送,内容只有四个字:《三国演义》!

    这本书还在特务处,齐振江正拿着他反推之前截获的一些疑似日谍机构用来联络的电文,看有没有可能得到一些情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