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四五章 偷人
    方不为是被青帮门徒抬进小车里的。

    为了表示对方不为的尊重,杜月生派上六辆车和二十多号门徒护送方不为,加上方不为自己的二十多号手下,一道车龙浩浩荡荡的开进了上海火车站。

    看方不为的样子,已纯粹没了意识,软的跟一滩泥似的,是被肃谍股的几个队员抬上了月台,又抬上了火车。

    送行的青帮门徒不知道方不为的具体身份,但能看出来杜月生对方不为的态度,所以一点都不敢怠慢,直到火车开动,才离开了火车站,回去向杜月生禀报。

    车厢里的乘客对方不为的身份都很好奇,醉成一滩烂泥不说,还有那么多的手下护卫?

    这一列火车,是从上海站出发,下一站便是上海西站。等快到的时候,方不为咕囊了一句,好像是要上厕所。

    等被扶回来的时候,同车厢的乘客都没有察觉到,刚才的醉鬼,其实已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出上海西站,方不为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一个队员。

    “十哥在车里!”队员接过了方不为手里的行李箱,低声说道。

    十哥就是叶兴中。

    “目标现在在哪里?”坐到车里后,方不为又问道。

    “之前在福星大酒店,宴请了恒社的一帮大佬……刚被送回来!”

    恒社这个名字,还是陈群起的,他也是建社元老,与这些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熟。

    陈群是以计划另建新校,筹集经费的名义请的这些人,但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图。

    本来杜月生也在被请之列,但被杨虎拉来,给方不为送行了。

    陈群的这场酒,喝的比方不为的那一场时间还长,也是刚刚才被人抬回来的。

    “喝醉了?”方不为问道。

    叶兴中点了点头。

    “天赐良机!”方不为冷笑了一声。

    为示清廉,陈群就住在学校里,但身边一直有四个青帮门徒充当何镖。

    对方不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等方不为赶到南市,已近一点多了,街人已没有几个行人,偶尔会经过一两个醉鬼。

    大部分的商铺都关了门,只有两三家酒楼还亮着灯。

    “通知变电站的兄弟,断电!”车停下之后,方不为给叶兴中交待道。

    叶兴中下了车,跟专门待在暗处,负责传信的队员说了一声,队员顺着街角的阴影,消失在街口。

    两三分钟之后,听到变电站的方向“啪啦”的一声暴响,附近酒楼的灯突然一灭。

    “变压器打火了?”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喊,也不知是伙计还是客人。

    想要整条街都停电,其实很简单。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根干木棍,把变压器上的林克,也就是接触器捅掉就行,是个人都会干,过程不会超过一分钟。

    方不为为了让停电看起来更像意外,让队员拿了木棍,挑了一断铜管,搭到了变电站的主线路了。

    主线路短路起火,变压器上至少会被烧掉两三样零件,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好的。

    这比捅了林克更难修,也更不像是人为破坏。

    没了电,街上看起了更亮了。

    今天是九月十六,正是月圆之夜。

    方不为尽量沿着建恐的阴影,走到了学校后墙翻了进去。

    说是教员宿舍,其实是一幢红砖小楼,是陈群专门为自己修建的。

    小楼有三层,只有一个出入口,一楼专门放了两个保镖守卫。

    另外两个贴身保镖,都和陈群住在三楼。

    方不为猫着腰,围着小楼转了一圈,顺着墙角,徒手爬上了三楼。

    根据窗户的大小和方位,方不为判断陈群应该住在一间向阳的房间呢。

    方不为攀上窗台,静静的听了一会。

    里面两个声音,打呼噜的应该是陈群,另外一个呼吸频率很平稳,而且是和陈群睡在一个床上。

    方不为猜测,应该是陈群的女人。

    他先脱了皮鞋,放到了床台上,然后又猫着腰,轻手轻脚的潜入房间。

    掀开窗帘的时候,方不为趁着月色往床上扫了一眼,发现除了陈群之外,确实还躺着一个女人,而且他白天还见过,就是那位姓刘的秘书。

    怪不得那位王科长当时见到这个秘书时,隐隐有些巴结的意思。

    秘书没喝酒,睡的肯定浅一些,方不为最先对付的便是她。

    方不为一手捂着秘书的嘴,当秘书突然惊醒,看到床前站着一个黑影时,方不为一拳就砸到了她的后脑。

    秘书的头枕在枕头上,除了“咚”的一声轻响,再没发出任何的动静,

    就连睡在旁边的陈群只是哼叽了两声,连身都没翻,更别说醒过来了。

    方不为侧耳听了听,外面的保镖应该没有听到,就算是听到了,也以为是陈群或秘书无意间发动的响动。

    方不为又潜到门后,仔细的听了听保镖处在什么位置。

    要想将陈群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去,必须得将秘书和这两个保镖也一并解决掉。

    强攻不可能,不然方不为也不用这么小心了。

    能被杜月生选出,派来专门保护陈群,这两个保镖肯定有过人之处,警察性肯定比常人要高,而且他们今晚并没有喝醉,想用对付秘书的手段对付这两个,根本行不通。

    方不为微微一沉吟,心里便有了主意。

    他先是将秘书挪下床,移到窗根下,用窗帘遮了起来。

    然后又跳到床上,用脚轻轻一蹬,陈群就被蹬了下去。

    地板是木制的,人砸在上面,响动有些大,陈群当场就痛呼了一声。

    “什么响动?”外间的一个保镖问道。

    “好像是陈先生掉下了床……给我手电,我去看一看!”另外一个回道。

    陈群虽然醉的厉害,但自己掉到了地上还是能感受出来的。

    他嘴里骂了两句,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方不为伸脚轻轻一勾,陈群又摔了下去。

    “哎哟……”陈群刚刚摔在地上,闷响和惨呼同时发出的时候,方不为如同灵猴一般的翻下床来,一掌将陈群砍晕,又飞快的翻了回去,用被子将自己盖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