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四四章 送行
    陈超很想顶一句:你这话说过不止一次了,可结果呢?

    但他怕谷振龙骂他。

    方不为第一次怀疑到齐振江的时候,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但转眼就被打了脸。

    轮到陈浩秋,也是如出一辙……

    接下来又是杨虎……

    再下来又是复兴社和邓有仪……

    陈超甚至有些怀疑,陈群之后,是不是还会冒出来下一个人物?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要先控制住!”陈祖燕说道,“陈群真要是当了汉奸,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了……”

    “陈群是一年多前去的职……”马春风沉吟了一下,又猛的抬起头来,“他任警察厅长的时候,正是同妙和玄苦声势正隆之时……”

    其他三位的脸色同时一变。

    两年前的同妙和玄苦,专门在南京拉拢国党高官。也正是同妙和玄苦在南京的时候,出了有名的陈群倒蒋案,谁敢说这起事件当中就没有日本人的影子?

    “通知方不为,立即动手,但注意,千万不要弄出动静来!”谷振龙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向委员长汇报!”

    陈群虽然去职,但在国党中的影响力依然不低。

    真叛变了,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反过来,要是抓错了,放起来更麻烦。

    谷振龙计划先密捕,留几分余地出来。

    “你们这边也别闲着,即刻密查陈群的亲信,稍有问题,就地密捕!”陈祖燕又对陈超和马春风说道。

    这两人刚要起身,陈祖燕又不放心的并交待了一句:“注意保密,宁可放过,也不能打草惊蛇……”

    陈超和马春风重重的点了点头。

    玄苦引出的内奸案,给他们留下的印像太深刻了。

    “密捕?”陈浩秋看到南京发来的电报,“意思是一点风声都不能走漏?”

    “好办!”方不为冷笑道,“制造点意外就行了……”

    为了不让青帮怀疑到他的身上,方不为还特地让马春风发来了一份即刻命他回南京的电报……

    听说方不为要走,杨虎立刻吩咐手下,在警备司令部摆下了一大桌酒席,专门给他送行。

    方不为的身份有些敏感,杨虎也没叫别人,就只有他和杜月生。

    “真是可惜啊……”杨虎看着方不为,一脸的失望之色,“本来还想与方兄弟好好叙一叙……”

    按理来说,以杨虎的身份和地位,能给方不为一个好脸色就不错了,但方不为发现,杨虎对自己是真热情,

    方不为也能看的出来,杨虎对自己不是一般的好奇,更有几分结交之意。

    陈浩秋真没说错,与江湖人物混久了,杨虎也真的把自己当江湖人多一些。

    “什么时候走?”杜月生惊讶的问道。

    “今晚凌晨……”方不为回道。

    怎么这么急?”杜月生更奇怪了,“这案子还没查完?”

    按照方不为的说法,这起案件不但有日本人在暗中操纵,更有一个熟悉上海的实情,熟悉青帮,熟悉杨虎,也熟悉特务处的中间人。

    到现在为止,方不为还没查出这个中间人,也没有查到能直接指证日本人的任何证据,却急着要走?

    看这两位有些不信,方不为又拿出了马春风发来的电报。

    “不走不行!”方不为叹了一声,“南京方面刚刚查到,这案子竟然和我有关,处长命我,即刻回宁,配合调查……”

    即便房间里没外人,方不为也刻意的压低了声音:“竟然是处长身边的人出了问题……”

    马春风有多谨慎,这两位再清楚不过,此时听到特务处本部也出了内奸,杨虎和杜月生既好奇,又震惊。

    “具体详情,处长也没说……”方不为苦笑道,“只有回去才知道!”

    杨虎和杜月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方不为要是真把李无病的名字说出来,这两位反而会怀疑,既便方不为年轻不懂事,但马春风是干什么吃的?

    方不为这是在提前做铺垫,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陈群无故失踪,杨虎和杜月生不一定就不会怀疑到此次的案子上,也更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但要是自己能让这两位生不起怀疑自己的念头呢?

    至少得暂时让这两位相信,陈群是真的出了意外,而不是被特务机构绑架了。

    从哪一辈论,在杨虎和杜月生面前,方不为都是后辈,所以他表现的很是谦恭,也更加豪迈。

    当酒拿上来以后,方不为直接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换成了海碗,花雕也换成了高梁烧。

    一碗一斤,一人一碗,杨虎,杜月生还有陈浩秋都还没有来得及端起酒杯,方不为便是三碗下肚。

    别说杨虎和杜月生,就是稍知底细的陈浩秋都看的直呲牙。

    整个上海滩,谁敢说连干三碗高梁烧,还能站着说话的?

    今天真是见着了!

    三人都能看出方不为的醉意,但至多也就是刚刚上头的样子。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豪饮。

    方不为硬是拿着高梁烧,和杨虎等人的花雕对碰,一杯都没少喝,直到最后把自己灌到了桌子底下。

    看方不为醉的跟一堆烂泥一样,怎么叫都不醒,杨虎才用力的甩了甩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站起身来,摇了摇方不为面前的酒坛。

    五斤的酒坛,竟然空了?

    就是头牛也醉了。

    杜月生也暗暗的咂舌。

    “司……司令……”陈浩秋咬着舌头,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我是不行了……还请司令安排兄弟……送不为上车……”

    为了演的更逼真,陈浩秋是真喝醉了。

    “我也不行了……”杨虎看着杜月生,“你去安排……”

    刚看到方不为敬酒的架势的时候,杜月生就知道,若不留力,他也是钻桌子的命,所以到现在,就数他最清醒。

    “好!”杜月生应道。

    因为赶的太急,已错过了蓝钢快车,只订到了普通专列,而且还是快凌晨的时候才开动。

    等到了南京,至少也上上午时分了。

    杜月生甚至想着,方不为可能等明天到了特务处之后,都不一定能醒过来,说不定还会吃马春风的一顿排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