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四六章 触发任务
    老妈子至死都不承认,只说这是饰品,就连从什么地方买的,什么时候买来的,都说的清清楚楚。

    方不为又是一声冷笑。

    大户人家的仆人,也是识字的。

    就算不识字,家里懂得其中寓意的人,也会提醒她: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婆子,男人就守在身边,却戴这个东西,是会惹人嗤笑的。

    况且,问遍了于二君的其他随从,甚至是于秋水也称,以前从没见老妈子戴过这东西。

    于二君直接让保镖按住了老妈子,要把这东西塞到她嘴里的时候,老妈子才哭着交待了出来。

    和林仙如不一样,老妈子之所以被收买,是因为贪财。

    同样是一张上海一家报社的汇票,但只有五百英磅。

    收买他的人答应她,事成之后,再给她两千。

    到了此时,后怕之余,于二君对方不为的感激之情不知如何言表。

    没有方不为,他九成九,会步叶无相的后尘,说不定连条残命都留不下来。

    老妈子被押了出去,事后于二君会如何处置,方不为自然不会过问。

    “果然是无孔不入……”于二君脸色铁青,咬着牙骂了一句。

    “于老先生不必担心,只要有了防范,提前做好应对,自然能将危险降到最低……”方不为劝慰道。

    其实心底里,方不为也在后怕。若不是恰逢其会,他好巧不巧的也坐了这艘船,于二君等人想要活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知闻这里也要小心了!”于二君又得醒了一句。

    代表团的主要人物就他们三个人,叶无相已经中了毒,于二君也离中毒就差了一线,尹知闻这里,日本人也应该不会放过才对。

    “我带的人少,待会一查便知!”尹知闻郑重的回道。

    方不为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不单单是尹知闻这里,关键是船上,绝对还有隐藏的日本间谍,不然那个侍应生是怎么失踪的?

    这么大的行动,日本谍报部门肯定无比重视,方不为猜测,安排内奸是一方面,但日末人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这些内奸身上,绝对还有后续的手段。

    刺杀一个人好办,一次刺杀三个目标,还很有可能要将之前收卖过的内奸灭口,比如林仙如,比如刚刚这个老妈子。

    那藏在船上的日本人,就不会是小数目。

    这才是最让方不为担心的。

    他虽然脸上表现的风轻云淡,心中却凝重无比。

    当务之急,先是要将内奸查出来,不然到时候万一来个里外开花,就凭他和肖在明两个人,根本应对不过来。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刚刚要传唤下一位时,系统突然一响。

    “……触发任务,奖励道具:无线电接收发仪,直线距离五千公里,有效时间三十分钟……”

    什么意思,新任务?

    这玩意多长时间没有响起过类似的提示了?

    方不为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第一次是姚玉君得知他失忆,试图将他迷晕,准备发展他当汉奸的时候。

    第二次是查办司机案,利用关景言设局,见到姚天南和司机的时候。

    之后的上海案,江右良案,玄苦和尚以及因为和尚引出的内奸案,全都没有提示。

    看来系统将之前的所有案件全都归类为了一件。此次之所以提示,说明这次的案件与之前的基本上没关系?

    这么算也没有错,就连方不为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方不为没想明白,系统给他的这枚道具有什么用?

    前两次触发任务时,给的道具目的性很强,那这次给一枚同时具有收发功能,有效时间还增加了三倍的道具,是不是在提示什么?

    方不为一时想不明白,这会又在节骨眼上,他便想着等空闲了再研究一下。

    他又开始提审剩余的人员,快到天黑,才将所有的随从审了一遍,但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这也让恨不得将所有随从都丢下海的于二君和尹知闻大松了一口气。

    但方不为一点放松的心情都没有。

    三个主要人物,叶无相这里,林仙如已经成功得手了,好在药性不足,没有要了叶无相的命。

    于二君这里,暴出了一个老妈子,不过还没来得及动手。

    但为什么最后一个代表人物尹知闻的人,看起来都很正常?

    换位思考,自己若是策划此次事件的幕后人物,绝不会放任这么一个关键人物,活着到南京,成为国民政府用来自辩的借口。

    或许是自己因为掂离着系统突然发出提示的事情,从而疏忽了?

    就连于二君也生出了同样的疑心。

    “日本人为什么就单单放过了你?”于二君一脸不解的问着尹知闻。

    “我也在奇怪?”

    日本人没盯上他,让尹知闻很开心,“看来还是我影响力不够的原因……”

    不行,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将之前的心血付诸东流!

    “尹先生,日本人在叶先生和于老先生这里,都有布置准备关键时刻发动致命一击的棋子,而你这里却没有做任何安排,这与情理不合!稳妥起间,我建议将你的人员再审一遍,以免出现漏网之鱼……”方不为郑重的说道。

    尹知闻哈哈一笑:“放心,我名气没有于先生和叶先生那么大,等于是小虾米一只,日本人不会盯上我的……”

    “知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于二君正色的劝道。

    “好吧!”尹知闻摊了摊手,“也不能辜负了小友的一片好心!”

    他说着又是一顿,颇为好奇的看着方不为:“兄弟莫要怪我失礼,到此时了,竟然不知兄弟的名讳?”

    “在下姓赵,赵贤生!”方不为抱了抱拳。

    买票登船时都有记录可查,此时也没必要隐瞒。

    “先生?”尹知闻有些愕然,然后又赞了一句,“兄弟这名字起的好!”

    方不为一头的汗,尹知闻这是听岔了。

    他连忙解释了一句。

    改名这件事,还是肖在和起哄出的主意。

    他说肖在明既然是偷偷摸摸的跑回去,加个“走”字不就是刚刚好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