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二二章 半信半疑
    柴先生暴露和牺牲的原因肯定要查,但不是现在。

    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白玉严令手下,近日内不得外出。

    特别是方世齐的上线,那个姓闻的伙计。

    白玉这些人相信了?

    没有出现一丝偏差,一切都在按预计的轨道发展,让方不为心中大定。

    这些人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活动了。

    ……

    “怎么样,没露馅吧?”刚刚回到家里,方不为就被肖在明拽回了房间。

    他是怕方不为装的不像,露了馅。

    “一切正常!”方不为点头说道。

    假扮方世齐,对方不为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两个人本就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只是用化妆的手法,让自己看起来更老一些就够了。

    再加上是在夜里,灯光昏暗,别说是那个伙计,方不为估计怕是母亲第一眼也会认错。

    “心然来了没有?”方不为又问道。

    “来了,和他父母住在二楼!”肖在明回道,“大哥也同意我们的计划……”

    “那就好!”方不为点了点头。

    ……

    第二天天还不亮,肖在明站在方世齐家的楼底下,用力的敲着大门。

    他的身后,还跟着方不为和陈心然。

    “怎么了?”一夜未睡的方世齐顶着两只通红的眼睛,打开了大门。

    “进去说……”肖在明抓着方世齐的胳膊回道。

    ……

    “我暴露了……怎么可能?”方世齐惊的双目外突。

    “有什么不可能?”肖在明冷笑道,“雁过留声,人过留痕,你以为你是神仙不成?”

    方世齐惊疑不定的看着陈心然:“我没见心然外出过,特务是怎么联系上你的?”

    “你和上级联系的时候,有没有跟我们提起过?”肖在明质问道。

    方世齐哪里有心思跟他争辩,只是盯着陈心然。

    “我是因公负伤,蒙长官体恤,特命港城方面对我特加照顾……为避免我的身份暴露,一直都是暗中联络的……”陈心然回道。

    来港之前,包括对陈父的解释,也是方不为查到了了不得的大人物,陈心然才遇刺的。怕这些人狗急跳墙,所以才举家逃到了港城。

    港城的特务机构对陈心然暗中照顾一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方世齐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依然一脸的狐疑之色。

    前天才在商量去南洋的事情,自己都还没有决定好,今天就说自己出事了?

    这也太巧了吧!

    “我也是偶然知道这个消息的!”陈心然将一张纸递给方世齐,“我之前在特务处,主要负责电文收发。港城组的电讯人员业务不熟,所以我会时不时的会去为他们特训……昨夜在无意间,收到了这份电文……”

    方世齐还是不太相信。

    自从方不为来了之后,陈父把陈心然看的那么严,她是怎么偷跑出去的?

    方世齐半信半疑的接过了纸条,只是扫了一眼,就脸色大变。

    电文当中命港城特务组追查一位代号“柴先生”的地下党,并清楚的标明了那家药店的位置。

    柴先生这个代号,只有组织知道。

    还有,港城组的这份电文是从哪里发过来的?难道是上级出了问题?

    方世齐将那张纸攥成了一团,脸上阴晴不定。

    “我来的时候,港城特务组已暗中联系了他们收买的警察,准备对你进行搜捕……”陈心然又说道。

    “你准备怎么办?”肖在明冷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

    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反应是就地潜藏,等风声过去后,再伺机出逃,以及向上级汇报。

    但问题是,特务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做事的那家药店,顺藤摸瓜,难保不会找到这里来。

    这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你们马上走,越快越好……”方世齐沉声说道。

    “那你呢!”方不为问道。

    方世齐蠕动了一下嘴唇,没有说出话来。

    “等着被特务抓住,然后受不住严刑铐打,再把我们全部供出来是不是?”肖在明冷笑道。

    方世齐刚要说话,又被他打断:“别认为自己是骨头是铁打的,我见的多了……想想顾黎明,想想向春发,哪个的信仰不比你坚定,可结果呢?”

    这两个人叛变的经过,在党国高层并不是什么秘密。

    方世齐阴着一张脸,沉吟许久后才说道:“我要去看一看!”

    肖在明与方不为微不可查的对了个眼神。

    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好!”肖在明霍然起身,“我派人保护你,旦有万一,会先送你一程……”

    看着肖在明的背影,方世齐脸色青白。

    方不为心中暗暗好笑,脸上却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父亲不必担心,舅舅说的只是气话……”

    “不,他是认真的!”方世齐摇了摇头,咬着牙说道,“真要有了万一,不用他动手,我会自己了断!”

    ……

    一个小时之后,天色刚刚发亮,扮做货郎的方世齐和方不为,一人挑着一根扁担,到了湾仔。

    他们还没走到药店的那道街口,就看到了大量警察的身影。

    警察真的在搜捕?

    方世齐定了定神,还试图往前靠两步,看一下警察到底是干什么的时候,方不为拦住了他。

    顺着方不为所指的方向,方世齐看到不远处的墙上,贴着几张崭新的通缉令。

    这是画师照着方不为画的,在方不为看来,方世齐这一张最多只有五分像。但方世齐越看却越是心惊。

    通缉令上不但有“柴先生”的代号,连方世齐到了港城所用的化名都有。

    警察迟早都会根据这个追到现在的住址。

    另外一张有些模糊,但方世齐还是认了出来,就是那个伙计无疑。

    现在还早,通缉令底下暂时没人围观,但有两个警察把守在那里。

    “走!”方世齐扯了一把方不为。

    看父子二人转过了街角,肖在和从暗处钻了出来,朝两个警察挥了挥手:“撤!”

    两个警察撕下了通缉令,然后手忙脚乱的脱着身上的警服……

    其他的警察都是真的,就只有这两个是假的,这样做的原因,只是因为通缉令只能让方世齐看见。

    方不为挑着扁担,跟着方世齐,又到了昨天他放置过情报的那处废宅。

    离具体位置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方世齐就让方不为停了下来,一个人进了巷道。

    方不为心中暗笑。

    自己不但知道情报放在哪,连上面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

    十几分钟之后,方世齐空着两只手出来了。

    自己真的暴露了。

    而且还牵联到了组织。

    组织在留信当中提到,不但是港城,就连广州的大街小巷,全都贴的是他的通缉令。

    上级已命港城方面就地潜伏,并命方世齐,想办法尽快出逃国外。

    港城他是万万不能再待下去了,国内更是不能回。

    方世齐惊恐之余,也暗生疑窦。

    自己没干什么啊,竟能劳动国党特务机构对自己发出这么大的阵势,就差全国通缉了。

    而且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只能往国外逃?

    但信上面的接头暗号确实是真的。

    方世齐有些疑神疑鬼。

    想联系组织求证,暂时肯定是不行了,只能先逃出去再说。

    “怎么样?”方不为看着一脸凝重的方世齐问道。

    “得赶快走……”方世齐回道。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

    下了这么大的力气,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让方世齐松了口。

    “小舅已经托人去订船票了,下午就能动身!”方不为又说道。

    怕夜长梦多,更怕方世齐突然开了窍,怀疑到方不为身上,肖在明连夜就让肖在和去安排了。

    方世齐只是点了点头。

    他出来的时候,在原地留了纸条。但南洋那么大,连他也不知道会在哪里落脚,到时候怎么和组织联系?

    ……

    等父子二人回去的时候,全家上下都已收拾停当。

    不但方世齐被惊的不轻,就连方不为也被吓了一跳。

    至多也就两个小时而已,家里人的速度这么快?

    原来在肖在明和陈父的要求下,众人除了金银细软之外,连衣服都没有多带几件。

    除了陈心然,其他女眷都不知内情,惊慌失措之下,自然是自家男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房子的事也不用担心。

    小舅妈的叔公,是湾仔的乡老,还是港署的太平绅士,自然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等安排好各家,分批前往海港后,肖在明又把方不为拉回了房间。

    “首尾怎么处理?”肖在明低声问道。

    “那个探长交给我!”方不为回道,“就是陈伯父那里……”

    “这个你放心!”肖在明说道,“这些人都是大哥的心腹,不然也不会跟着他从几千里之外来港城。”

    说到这里,肖在明顿了一下,看着方不为,神色复杂的说道:“这话本来不能跟你说,但我怕你以后吃亏……

    你这位岳父,可不是善茬。这些人虽然不至于被灭口,但到了南洋之后,这一辈子是再别想出来了……

    还有你父亲,到了南洋之后,我也决定交给大哥看管……你可莫要因此生怨!”肖在明又提醒道。

    方不为摇了摇头。

    方世齐贼心不死,正好需要这么一位强有力的人物来压制。

    “我本来是想等他到南洋之后,告诉他实情的!”方不为说道。

    “等一等吧!”肖在明沉吟道,“闹了这么一出,再加上之前上海的事情,你父亲肯定知道低调行事。等他缓过了这一阵再说。如果他不生枝节,好好的做个富家翁,自然不用多此一举。但要再有胡乱生其他心思的苗头,再让他死心也不迟!”

    方不为点了点头。

    上一次从上海脱身一事,就已经让上级对方世齐生了疑心。这还没过多久,他竟然又假死了一次?

    再加上方不为对港城组织连番折腾,要让上面知道这事和方世齐有关系,他就是浑身长满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方世齐也不是蠢人,知道内情后,肯定要想一下后果。

    ……

    方不为把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了码头的渔船上,华人探长如约而至。

    看到插在渔船顶上橹杆上的白飘带,探长嘴里咒骂了几句,又左右扫了两眼,看到附近的船上全都有人在忙碌,便让两个手下留在了岸上,自己则跳进了船舱。

    拿黑钱办黑事,探长自然不敢让手下知道。他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带了两个心腹。

    方不为从前到后的举动太诡异了,探长不得不多了个心眼。

    掀开布帘,探长看到船蓬里只有方不为一个人的时候,才放下了心来。

    “兄弟,老哥我可是全按你安排的做到了!”探长放下了帘子,看着方不为说道。

    “探长放心!”方不为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沓美金,递给了探长。

    这么爽快?

    探长顿时起了疑。

    几千美金可不是小数目,方不为竟然一点讨价还价的迹像都没有?

    探长拿起美金,一张一张的看着。

    他是怕方不为糊弄他。

    钱还没有数完,探长只觉脑袋一蒙,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

    等了快半个小时,还是不见探长出来,两个手下嘀咕了几句,又喊了两声。

    船蓬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个手下大惊,拨出了手枪,跳进了船舱。

    里面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探长没有提,两个手下也不知道他来里干什么,更不要说他见的是谁。

    探长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对于这样的祸害,方不为一点都不会手软。

    花了那么多的钱才上的位,探长自然不是脑袋被门板挤了想做好事。

    外国人不敢惹,华人探长自然只能把主意打到同胞身上。

    栽赃陷害,敲诈勒索,甚至是草菅人命,都只是家长便饭一般。

    方不为估计,要是知道探长死了,港城的华人至少会大放三天鞭炮。

    ……

    算是运气好,肖在和订到了当天的船票。

    上了船之后,方世齐还在暗暗生疑。

    他直觉这件事情有问题。

    时间太巧了。

    但方世齐更想不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将事情设计的这么巧妙。

    直到邮轮开动,他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冥思苦想。

    方不为来了两次,都被方世齐以身体不适为由,给支了过去。

    方不为只能长叹一口气。

    时间太紧,计划漏洞不小,能做到这种地步,都已经是极限了。

    也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如肖在明建议的一般,彻底决了方世齐的后路。

    但方不为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已经折腾的够呛了。

    临走的时候,方不为很想着留点什么弥补一下,但怕白玉等人因此怀疑到方世齐身上,最后索性做罢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