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七一章 侦听信号
    和齐振江商议了一番之后,方不为让刘处长专门调来了一辆可以连接发电机的油轮,以便可以为大功率电台供电。

    怕被货运站的管事怀疑,方不为没有从河运码头走,而是特意绕出了上坊门才上的船。

    船上人不少,除了齐振江带的手下之外,还有谷振龙特意给方不为派的警卫。

    另外还有刘处长。

    有两个比较面熟,方不为仔细一看,不就是那天在特务处的校场,和自己交过手的警卫么。

    看到方不为的第一眼,四个警卫就站了起来。

    没等警卫敬礼,方不为先抱了抱拳:“有劳几位兄弟了!”

    其中军阶最低的也是中尉,不比方不为差多少。

    “方组长客气了!”领头的警卫回道。

    他们是真的佩服方不为的身手。

    而且临行前,谷振龙交待的很清楚,方不为要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们也别想活命了。

    警卫头子不明所以。以他们的身手,保护方不为?

    司令怕不是在开玩笑?

    只有刘处长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几个人,就是谷振龙派给刘处长,用来看守方不为的。

    谷振龙的命令是:方不为到哪,他们就跟到哪,寸步不离。

    到了此时,刘处长已经羡慕的说不出话来了。

    船开的不慢,但载重量不低,所以很是稳当。

    雨虽然没有停,但河面上的雾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过了东山镇,方不为便将眼前的景色与脑海中的画面叠合到了一起。

    等船开到牛首山河分支的时候,方不为毫不犹豫的让船拐了进去。

    又开了十多分钟,看到不远处再次出现的分支,还有将军山的时候,方不为停下了船。

    他敢保证,这个地方离管事和会计停船的地方,误差不会超过十米。

    说不定自己潜下去,还能把手枪找回来。

    接下来,就要看齐振江的了。

    等船停稳之后,再次从方不为这里确定了最终位置,齐振江快速的安排着电讯人员。

    齐振江此次足足带了六部电台。其中有五部电台全都是短距离接收波段的类型。专门用来侦测就近范围之内的电波。

    这里离南京内城至少二十里,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信号干扰。

    齐振江总共派出去了四组人,分别派往不同的方位,离船至少两里之外。

    这四部电台,接受距离最远只有十里,如果李凤年对外发报,哪部电台能接收到,说明李凤年就藏在哪个方位。

    还有一部,接收距离稍远一些,主要用来侦测前期信号。

    最后一部,是齐振江专门用来联络的。

    “问一问总部,四海公司和码头有没有动静?”等齐振江安排好人之后,方不为又问道。

    “刚刚来电,各处一切正常!”齐振江回道。

    那就说明李凤年还没有和手下联络过。

    因为是阴天,天黑的时间比往常至少要早半个小时,方不为看了看西边,离天黑也没多长时间了。

    除了用来和总部联络的那部电台之外,其余五总电台一直没有动静。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以后,齐振江有些沉不住气来。

    他刚刚才问过总部,四海公司和货运站的几部电话,整个一下午都没有通话。而这两个地方的侦听电台,也没有接收到任何有用的信号。

    “方组长,你确定听到他们说是赶天黑之前,老板会回电?”

    方不为没有回答,而是回忆着当时两个人说话的语气。‘

    会计有些不情愿,管事则有些不耐烦。

    方不为悚然一惊,不会是管事因为被会计缠怕了,故意说出来的托词吧?

    看方不为神游天外,齐振江有些不高兴。

    为了省电,所以没有开灯,船舱里漆黑一片。最多也就是借着电台指示灯上微弱的灯光,能看到对面的人的轮阔。

    但旁边的刘处长却听出了齐振江话语当中,不耐烦的情绪。

    “干好自己的事情!”

    刘处长和语气很是不满,齐振江哪能听不出来。

    他敢置疑方不为,但对上宪兵司令部的少将处长,却不敢反驳半个字。

    “不急,等等再说!”方不为沉声回道。

    李凤年指派发送和接受情报的人,肯定是这个会计无疑。管事最多也就是协助。方不为不觉的管事会拿这种借口搪塞会计。

    再一个,宪兵团和警察调查科的人马全都到了指定的位置,只是自己一声令下,就会将这方圆十里围个水泄不通,所以方不为并不是很担心。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船舱内专门负责侦听的发报员突然一声低呼:“有信号”

    刘处长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问一问其它四部,看哪一部也收到了信号!”方不为冷静的下达着指令。

    居中联络的发报员快速的转换到了提前约定好的频率。

    电台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分别收到了两组约定好的电波。

    “是西南两组!”齐振江一听波段就知道。

    方不为迅速的打开手电,拉开了地图。

    只是扫了一眼,方不为就知道李凤年藏在哪了。

    终于抓到李凤年的尾巴了。方不为兴奋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货运站的管事和会计之所以开船出去发报,唯一的原因便是怕在城内发报,会被特务部门侦测到。

    但李凤年却不用担心这一点。

    怕是谁也想不到,他会藏到这么荒凉偏僻的地方。

    而且还有关键的一点。

    李凤年肯定要定时和日本间谍总部联系,需要发送电报时所使用的电台,绝对不是电池能够供足电量的,所以方不为推测,李凤年发送电报的地方,绝对是通电的。

    西南两个方向,十里之内,唯一通电的地方,就只有东善桥镇。

    而东善桥镇就连着牛首山,正是藏人的好地方。

    “命特务营,移至牛首山西南两侧一里之处,命赵世锐尽快跟进,移至东善桥镇一里之外,注意不要打草惊蛇。”方不为下令道。

    方不为不敢让围山的人靠的太近。

    等电台上了船,方不为让船员顺着河道继续往下开。

    牛首山河不偏不倚,正好流向东善桥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