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一章 安之若素
    冷眼旁观的马春风越想越不对劲。

    他马春风的手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又什么时候这么没用了?

    凭车庆丰一个宪兵团长,别说是在方不为手里,就算是对上高思中和苏民生,也不可能让他把人抢走。

    而且这几个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

    也没跟上来,也没找自己汇报,更没有像吕开山这样跑来跟谷振龙告状。

    再想想江右良,咬着牙自杀,最后不但没死成,还弄得半死不活,痛不欲生?

    要说方不为抓到江右良之后,第一时间不搜身,打死马春风都不信。

    这是特务处抓捕犯人的标准程序,就是普通的队员也明白。

    更何况现场还有高思中和苏民生在,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按车庆丰的说法,人被方不为抓到后,再到他把人抢到手,中间隔了很长的时间,那方不为在干吗?

    转过头再看看车庆丰,人确实抢到手了,可下场呢?

    谷振龙气的就差要他的命了!

    这就是抢功劳抢来的结果?

    怎么越想越像是方不为在中间捣了鬼?

    马春风心里一咯噔。

    这事真要是方不为做的,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

    但越想怎么就越觉的畅快呢?

    看着谷振龙气的脸上充血的模样,马春风心里跟吃了蜜似的。

    让你跟老子抢人!

    看着跟一条死狗般的车庆丰,谷振龙觉的自己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如果车庆丰不去抢人,不管江右良落到方不为手里,还是吕开山手里,都绝不可能会发生让江右良服毒的事情。

    谷振龙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看到吕开山脸色煞白,像是大白天撞了鬼一样。

    吕开山呲牙咧嘴的盯着正挨打的车庆丰,车庆丰每闷哼一声,吕开山脸上的肉就会抽一下。

    吕开山越害怕,脑子却越清醒。他发现,自己的思维自出生以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敏捷过。

    原来方不为不单是要坑来抢功的人,更是想把特工总部和车庆丰一起给坑了。

    多亏了田立成。

    当时要不是田立成劝他,就算火拼不起来,江右良也不会这么快被车庆丰带走。

    没有人注意,江右良会一直忍下去,中的毒肯定会比现在更深。

    那样一来,吕开山也逃不脱如车庆丰现在一样的下场。

    怪不得方不为会躲那么远?

    他就是做给谷振龙看的:江右良中毒,都是宪兵和特工总部抢人才耽搁的,和他特务处没任何关系。

    看吕开山被吓的丢了魂一样,谷振龙就算再蠢,也知道这中间有问题。

    “你他娘的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老子?”

    谷振龙咬牙切齿的问道。

    吕开山猛的惊醒过来,迎上了一脸铁青的谷振龙。

    谷振龙正找不到地方发火呢,自己走的哪门子的神?不是上赶着送上门了么?

    看看已近昏迷的车庆丰,吕开山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必须得把谷振龙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挪开。

    对了,刚谷振龙说什么?

    自己是不是瞒着他什么?

    吕开山心中一动,计上心来。

    狗日的方不为,狗胆包天,老子看你待会怎么圆?

    “卑职在想,方不为抓到江右良都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就不知道防着江右良自杀?这是办案的基本程序啊?”

    吕开山状似疑惑的说道。

    马春风一声冷笑:“车庆丰说过了多长时间,就过了多长时间么?你怎么敢保证他不是为自己开脱而信口开河?”

    这一点马春风早发现了,不过他也没想明白。

    但方不为敢这么做,就肯定有让谷振龙找不到漏洞的借口。

    不然高思中和苏民生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谷振龙心里猛的一震。

    吕开山和这事没多大关系,他也只是为特工总部和贺清南着急。

    可想想吕开山来找自己的时候那般慌张的模样?

    他方不为怎么就敢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到现在都不露面?

    而且吕开山说的也很有道理。

    都是特务机构,特务处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难道是车庆丰说慌了?

    谷振龙扭头一看,才发现副官和两个士兵已经停了手,而车庆丰已经被打的昏了过去。

    副官也知道谷振龙是在气头上,所以没有敢真的打断车庆丰的四肢。

    但人真的是活生生的被打昏了。

    “拖下去!”

    谷振龙一声怒吼,“把李三河给我叫上来,再派人给我去找方不为,还有特务处的高思中和苏民生……”

    车庆丰虽然昏过去了,但还有一个亲自抢人回来的宪兵营长在,谷振龙不怕问不出实情来。

    副官应了一声,快步的下了楼。两个士兵抬着车庆丰跟在了后面。

    刚刚到医院大楼的门口时,副官正好迎上了方不为,后面还有高思中和苏民生。

    昨晚上谷振龙去特务处,副官自然也在。而且就是他负责的内层警卫,所以认得方不为。

    “方组长!”副官低呼一声,“司令有请!”

    方不为是一直等到特务处的队员集合完毕,才离开的玄武湖。

    到了鼓楼街口的时候,叶兴中才对他说了谷振龙带着马春风和吕开山去追车庆丰的事情。

    听到谷振龙出现的这么及时,方不为心中暗喜。

    如果所料不差,谷振龙说不定能亲眼看到江右良吐血的场景。那样一来,车庆丰不死也得脱层皮。

    方不为倒不是很着急,但高思中和苏民生却不敢大意。让方不为安排着刘成高将队员带回本部,他们三个开着车,顺着谷振龙离开的方向追了下来。

    那个时候,谷振龙早到医院了。

    方不为一路打听,装模做样的追到了医院。

    路上的时候,方不为就想到了,不管是车庆丰为了减轻责任,还是吕开山为了给特务处下绊子,事后肯定会在谷振龙面前搬弄事非,牵扯上自己。

    方不为一路上就等着谷振龙的人来找自己呢,一直等到他进了医院。

    这速度也太慢了!

    方不为暗诽了一句,跟着谷振龙的副官往楼上走。

    刚走到楼梯口,就碰上了抬着车庆丰下楼的两个士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