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0章 疯婆子
    金**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老王则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叫什么?小吴是吗?恭喜你,你中大奖了。”

    吴猛顿时就让说的一个哆嗦,林松站在旁边都看愣了。好家伙,甭管是什么刀山火海,吴猛从来都没怂过,但是老王这句话真的让这家伙打了一个哆嗦!

    吴猛支支吾吾的问道:“我说老哥,这疯婆子到底什么人啊?”

    老王低声说道:“这里是**勋的宅子,刚才那个疯婆子,是**勋的老婆。”

    吴猛诧异的看着老王;“**勋的老婆?你不是说什么**勋这个家伙富可敌国,而且什么政商不分家,是韩南国一等一的有实力。怎么老婆居然是个疯婆子?”

    老王赶忙摆手:“你小声点!别让人家听见了。我这么跟你说吧,家家一本难念的经,富人也有富人的烦恼。

    总之你们好自为之,我会定时来跟你们联系,当你们‘出外勤’的时候,也可以主动到工友之家来找我。

    记住,在这里做事情,打掉牙齿和血吞!别忘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说完之后,老王就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很快,林松等人就被金**带去了‘工人宿舍’,一个院落中不起眼的低矮房子,里面潮湿闷热,巴掌大的一点地方居然放了四张架子床!

    最终,林松被安排做园丁,赵虎被安排当给宅子里面送货和打扫的杂役。而张飞宇因为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被留下来当夜班保安。至于钱东路,则因为‘贼眉鼠眼’,直接被踢了出去。

    林松苦笑:“东路,你先回去,正好我也不放心雪狼自己呆在工友之家,你回去之后帮我好好照顾雪狼,一方面也当我们和老**间的联络员。”

    当然,吴猛成了他们几个人之中‘最有前途’的那一个,成功的靠着‘太太’的垂青,成为了他们当中唯一一个可以**红楼的‘男仆’。

    新的环境,林松没有贸然行动,而是用了一天左右的时间来熟悉这里的地形,还有人员情况。眼看着到了次日的傍晚,林松在花园打扫的时候,吴猛假装不经意一边,从他的身边缓慢经过。

    “红楼里面的情况怎么样?”林松问道。

    “这栋楼的安保外送内紧,整栋楼全天候无死角监控。而且每一层楼里面,都有一个小型的警卫室, 每个小时他们就会巡逻一次,几乎完全没有破绽。”吴猛低声说道:“而且直到现在,**勋都没有露面过。不能确定他是否在家。

    另外要着重提的一点是,这栋楼的顶层是**,别说是我们,就算是金**也从来没有上去过。走廊是通往顶层唯一的通道,但是同样也是二十四小时有人守护。”

    说到这里,林松还想问两句,但是却听见**勋的老婆已经在喊吴猛了:“吴!你过来!我有事情让你去做!”

    吴猛低着头快步走开,林松则在自己的心里打定了主意,必须要想办法**红楼,查清楚这里到底有什么问题。

    很快就到了晚上,林松翻身坐起来,几个战友也坐了起来。

    “好在就咱们几个人住一个房间,要不然我行动还真不方便。”林松说道:“你们留在这里,今天晚上我一个人行动。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不用想办法保我,尽量和我切割保住自己。”

    说完,林松就离开了宿舍。穿过一片花丛,就来到了红楼下方。

    红楼里面已经处在了无死角监控的情况之中,林松没打算硬闯,索性就沿着红楼的外墙,靠着上面一点点的凸起,硬是用手指扣着砖缝固定身体,慢慢的爬向了顶层。

    来到顶层,林松缓慢挪动,生怕惊动了下面那些巡逻的夜班保安,最终林松来到一个天窗旁边,试着用手推了推天窗。

    谢天谢地,这个天窗并咩有锁死,林松很轻松的就推开了天窗。探着脑袋看了片刻之后,林松才放心的钻了进来。

    这是一个非常宽敞的阁楼,只是这里的陈列,倒像是一个卧室的样子。林松感到有些奇怪,向走了两步之后,却听见了一阵微弱,但是很清晰的哭声。

    这个哭声让林松感到有些意外,林松一边隐藏自己,一边循着声音走过去,趴在一善红木门的门缝上面,就看见在这扇门里面,居然是一排床铺,哭声正是从床铺上面传出来的。

    “别哭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有人在抱怨。

    “我……我想回家。”一个女孩子说道。

    “回家?我们哪儿有什么家?我们都是孤儿,我劝你还是认命好了。”另一个女孩子说。

    林松皱着眉头,心里无比迷惑,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这么多女孩子,还说自己是什么没有家的孤儿,她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这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哼,你们都以为自己还是父母的小宝贝吗?我们的父母早就已经被榨干,被压垮,变成行尸走肉了。

    他们用我们来偿还债务,让我们变成**勋的**,那就做好**的本分,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他!要不然我们会一辈子成为笼子里面的金丝雀的!”

    林松听明白了,合着这些小丫头,全都是让**勋给抢来的!

    韩南国自称是什么文明国家,但是这个国度里依旧实行着标准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勋不会像地主黄世仁一样明抢,但是却能够利用自己的财力,势力,轻松的将一个普通家庭的经济摧毁,让他们负债累累,最终**着用女儿来还债。

    从这一点上说,他和黄世仁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但是这时候,哭泣的女孩子哭得更加伤心了:“为什么?韩南国不是文明国家吗?为什么要让我们变成**?我想回去,我想上学!我不想呆在这里……”

    忽然之间,对面的那个房间的另一扇门,被凶狠的推开,林松看见一个老女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