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6章 三个小时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面,做点什么,效率如何,很有可能会决定瑶寨全体村民的命运。

    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整个雪狼小组和被解救出来的四个边防部队的战士,也并没有闲着,大家在林松的带领下,准备了大量的物资材料。

    说实话,很多人在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牙膏,白糖,杀虫剂,橡皮筋,棉线,口红,钢管,打火机……我的天,老大你是要干什么?开杂货铺吗?”赵虎一脸的不解。

    林松笑而不语,招呼着大家一起动手,将这些东西进行进一步的处理。至于处理过程,就更让人一头问号了。

    等到这些东西处理完毕之后,两个被派去统计迁徙意向的边防军战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林组长,我们已经跑遍了整个寨子,大家听说能逃离这些毒贩的魔爪,他们表示都愿意跟我们一起走。”

    “那就别耽误时间了,所有人兵分两路,你们几个人去协助村民准备撤退,雪狼小组的,我们做一下最后的布置。”林松说道。等到这番布置结束之后,四个边防战士也刚刚协助寨子里面的村民,完成了迁徙的准备。

    瑶寨深处深山之中,绝大多数的家庭基本上都处于赤贫状况,家里连能够傍身的现金都没有多少,更遑论什么金银细软。

    一番收拾,多数人不过就是带了几件还算得体的干净衣裳,若干米粮,肉干之类可以在路上果腹的东西,外加一些草药,柴刀,蓑衣之类的应用之物。

    眼看着大家已经收拾完毕,林松赶忙将所有人集中在一起,指着前方的山路:“出发!”

    整个瑶寨,不过区区几十户人家,现在集体迁徙,男女老少加在一起,也就是百十人的样子,但是这百十人在山中穿梭起来,就显得非常庞大,极为显眼。

    林松面色凝重,长叹一声:“这样的一支队伍,别说是雇佣兵的侦查员,就算是个普通人,也可以轻松发现。而且,这样赶路太慢了。”

    赵虎苦笑一声:“以前我小时候,我们村唱大戏,刘玄德携民渡江。那时候我们还说,这样的拯救黎民的大英雄,也就以前能出了。

    现在看来,咱们倒是成了刘玄德了,咱们也唱了这么一出携民渡江啊。”

    林松冷笑一声:“刘玄德携民渡江?哼,他不过就是想给自己多保留些许的民众用于统治和补充兵员。曹操攻打新野,打的是他刘备,人家什么时候屠杀过百姓?

    把这样的人跟咱们相比,那是辱没了我们这些人民子弟兵。”

    钱东路苦笑着说:“不不不,咱们比你说的还要高尚。咱们是华夏人民子弟兵,现在都已经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协助外国的居民逃亡了。”

    “行了别贫嘴了,你们现在还有心思说笑。”张飞宇皱着眉头说。

    林松直接说道:“行了,不用太担心,我已经有计划了。咱们得加快速度,同样,也得在路上继续做点工作了。”

    就在林松跟战友交流的同时,黑影雇佣兵,以及毒贩集团,已经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瑶寨之前。

    看着空无一人的瑶寨,这里的匪徒们顿时大怒,他们感觉自己几乎是收到了非常严重的侮辱一样,顿时就直接冲入了瑶寨。

    没错,对于这些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同样也完全没有什么‘悲天悯人’之心的武装毒贩来说,他们有的时候并不是在逐利行事,而只是在单纯的发泄。

    之前被林松他们偷梁换柱就走了四个华夏边防部队的战士,他们需要发泄心中的郁闷,而瑶寨,就是他们发泄的对象。

    这帮人直接冲进瑶寨,开始大肆打砸。他们原本以为,寨子里面应该还剩下一些胆小的,没有逃走的老弱妇孺,这样的话,他们还可以在这些人身上发泄自己的情绪和**。

    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寨子里面真的是空无一人,甚至连一点值钱的财物都没有,这个时候,这些人的心态顿时就崩了。

    “砸!他妈的全都给他们砸光!我还不相信这帮人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那咱们就直接毁了他们的家,给他们什么都不留!”

    命令传达之后,整个寨子都充斥着这些癫狂丑陋的家伙,大约五分钟之后,第一波报应就已经降临了。

    在村头的一个房间里面,忽然之间传来了砰地一声,当其他地方的匪徒赶来,才发现他们的同伙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张脸已经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眼看着性命垂危,完全无法进行医治。

    旁边的人就皱着眉头说道:‘他们难不成在这里还藏了**?’

    没有人说话,这时候,一个黑影雇佣兵组织的成员走了进来,看了一眼之后皱着眉头:“这个蠢货活该这么死掉。”

    旁边的人楞了一下,就听见雇佣兵说:“人家不过就是用最普通的生活用品,组装了一发**而已。

    人家料定了,这个白痴一定会在房子里面暴力打砸,所以就在这里安放了压缩罐和易燃物,被破坏之后,瞬间失压的压缩罐将可燃物喷射出来,旁边的这跟棉线,还有这块石头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一个最原始,最简单的点火装置。”

    众人看过来,顿时就发现,这条棉线,上面好像涂抹着什么油脂一样的东西,放在鼻子下面,还闻到了一阵香味。

    “不过就是一支廉价的口红,涂抹在棉线上,就可以掩盖棉线的色泽和轮廓,放在暗处几乎可以让这根线隐形,在有的地方还能起到固定的效果。

    哼哼,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些人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有办法了。”

    “他们昨天救走的,可是华夏边防部队的人,您说会不会,他们自己也是军人?”

    雇佣兵闻言,顿时皱眉,的确,这种情况真的是大有可能,他赶忙说道:“不要再疯了,撤出去,一把火烧了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