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6章 别样的决战
    阿廖沙各种嚣张的羞辱着此人,说实话,他们现在的做法,跟华夏军队的作风还是存在很大的差别的。

    林松发现,钱东路他们似乎想要试图去制止阿廖沙,但是最终却被林松拦住了。

    林松知道,这一次北国队员在行动中,损失是最惨重的,他们对这帮南亚人心怀怨愤,都是很正常的。更何况他们的军中向来就没有什么优待俘虏的传统。何必要去跟他们找麻烦呢?

    眼看着阿廖沙似乎已经尽兴了,就听见阿廖沙走了过来,递给林松一只伏特加小酒壶:“来吧达瓦里西,我们已经可以提前庆祝了。”

    林松楞了一下,没有说话,阿廖沙微微皱眉:“怎么了?我的朋友?”

    冯磊直接走了上来:“得了吧阿廖沙,你装什么傻,军旗的归属,现在我们应该有一个结论了。你是怎么想的,是我们双方拉开距离,再来一场,还是?”

    阿廖沙长叹一声:“我说,我们是邻国,也是朋友,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吗?第一名的荣誉,我们分享不就行了。”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老外,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一定会吃惊的要死。谁都知道,华夏人喜欢和平,不喜欢纷争,为了和平,他们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出很多吃亏的决定。

    但是这一次,居然是华夏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的坚持分出一个子丑寅卯来。而北国的人则在争取双方和平解决问题的可能。

    此时此刻,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有点凝重,北国小组,华夏小组以林松和阿廖沙两个人为界限,分开站成了两队,这两队人的表情都很复杂。

    就在不久之前,大家还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现在居然就站在了对立面上。

    “阿廖沙,你想好了吗?准备怎么做?”冯磊说道。

    阿廖沙看着这一幕,忽然之间哈哈大笑:“我有办法,我有办法决定军旗的归属!而且不需要让我们双方开战。

    毕竟在这种地方,开战唯一的价值,就是可以去探听对方武器的情况,理论基础,存在的问题等等。

    但是我们双方从一开始就是联军,行军宿营都在一起,我们已经很清楚对方的撒手锏有多厉害了。

    所以,我们双方开战,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总得有一个,区分开一二名的方式吧。”冯磊说道。

    阿廖沙笑了笑,直接拍了拍自己的酒壶、

    几分钟之后,就在半山坡的平台上,南亚士兵的遗体已经被清理掉了,严格来说是被北国士兵直接从半山坡上扔了下去,阿廖沙,林松两个人坐在一只弹药箱的两边,而这只弹药箱的上面,摆着两只银质酒壶。

    片刻之后,王祥军拿了两只绿色的水壶放在弹药箱旁边:“全都是五十四度的五粮液,这次我就灌了这两壶。”

    “不着急,我们还有!”柯察金说着,就指挥两个北国士兵,将另外一只看上去像是弹药箱的东西放在了地上,打开之后,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就连林松都无奈的苦笑一声:“我说你们出门打仗的时候,还真是随身携带者这些东西的啊。”

    “说句不开玩笑的话,伏特加能给我们提供的战斗力,绝对不比波波沙小!”阿廖沙笑着说道。

    “开始!”双方队员同时大喊一声,阿廖沙跟林松两个人,直接端起弹药箱上面的酒杯,一仰脖子就直接喝的一干二净。

    “再来!”阿廖沙大声说道。

    “来就来!谁倒下就老老实实的留下军旗!”林松说道。

    两个人迅速来了四五轮,很快林松就感觉到了一阵不胜酒力,很显然啊,阿廖沙他们这帮家伙,几乎是从小在伏特加里面泡大的。这些人对于酒精的抗性,的的确确是要比华夏人强了太多。

    眼看着林松已经有些晃晃悠悠的了,这时候旁边的王祥军上前一步:“换我来!”

    “你来就你来,我一个人就能撂倒你们华夏全队人!”阿廖沙骄傲的说道。

    王祥军哼的一声:“你有本事先喝倒了我再说!”

    说着,两个人也是对着来了三四轮,这时候,才看见双方都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

    旁边的华夏士兵们都看傻了,以前大家经常聊天,就说国内哪个省最能喝,说着说着,要是没有办法达到意见统一,索性就直接趁着休假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用实践去检验真理。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部队上的这伙兄弟们喝酒跟喝水没有什么区别。然而现在,这帮北国毛子兄弟们的酒量,实在是让大家有点震惊了。

    最终,阿廖沙跟王祥军两个人拼到了最后一步,几乎是同时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谢尔盖直接让两个士兵拖走了阿廖沙,走过来说道:“我第二个来,别说我们欺负人,你们华夏队现在剩下的人数比我们还多两个呢。咱们就看看哪边先全趴下!”

    这时候,华夏小组的队员们,就露出了忧心忡忡的神色,嗐,刚才这帮北国的毛子老哥说,要用喝酒来决定军旗最终的归属。

    说实话,大家也真的不想打了,更何况刚才一路上并肩作战,现在就算是大,还真是有点心理障碍。

    能够用喝酒这种方法来决定胜负,其实还算是不错的。但是知道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这帮毛子在耍鸡贼啊!

    他们的酒量,实在是领先了太多!

    眼看着第三轮开始,张飞宇上去跟谢尔盖对拼,俩人打开了王祥军带来的一壶五粮液,咕咚咕咚的灌下去,没多久张飞宇就直接一脑袋栽倒了。

    林松无奈的一笑,轻轻地摸摸雪狼的脑袋,就开始在脑海中慢慢默念起来乾坤吐纳之法的要诀。

    这种乾坤吐纳之法的核心,就是调节身体新陈代谢的节奏,方式,乃至于程度,很快,林松就感觉到自己出了一身汗,之前的酒意,已经顷刻之间全部消失了。

    “哼哼,毛子老哥,是你们耍鸡贼在先,那就别怪我了!”林松笑着自语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