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阳级贡献值
    当然,阳级长老为宗门做出了贡献,能够得到阳级贡献值,月级长老星级长老同样也在为宗门做贡献,理应也得到贡献值,所以,虽然贡献值前加了阳级二字,却不妨碍星、月级别的长老获得自己应得的那部分贡献值。顶 点 所以,月级长老每月也能获得半点贡献值,而星级长老再减一半,只能获得四分之一点阳级贡献值。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拿一本虚皇级别的功法而言,这是很多长老想要换取的书籍,毕竟,谁都想自己的子女成龙成凤。

    一百点阳级贡献值,一位阳级长老,若只靠每月固定大发放的一点贡献值,想要换取一本虚皇级别的功法便需要整整一百个月,接近八年半,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太长。

    再算算月级长老的,每月半点贡献值,那便是两百个月,十六年半,似乎有点长。

    最后看看星级长老,每月四分之一点贡献值,凑足一百点需要四百个月,足足三十三年有余!

    三十三年,人生能有有多少个三十三年!当然,若是勤快一些,为宗门多出点力,每月翻个倍,甚至是三倍,四倍,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星级长老、阳级长老每月能够获得相应的阳级贡献值不假,但他们本身的级别却进不了藏书阁第三层啊。

    怎么办?期盼自己侥幸能有一天突破到阳玄境,成为阳级长老?有一定概率,可实际上,相当一部分长老是终生都无法突破到阳玄境的。没什么奇怪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种天赋。

    这怎么办?星级、月级长老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积累了一两百点阳级贡献值,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那琳琅宗还不得炸了锅!谁给你干啊!傻子才给你白干呢!

    但实际上,琳琅宗在黑林帝国千年屹立不倒,反而愈发繁荣,显然是没有炸锅的。

    那么很容易得出两种可能,一:琳琅山乃风水宝地,盛产白痴和无私奉献者,而恰好琳琅宗星级、月级长老又都是傻子,或者心胸开阔的崇高无私奉献者;二:他们能够得到好处,贡献值不会浪费。

    显然,这个世界不会有那么多傻子,至少不会都集中在琳琅宗里。那么,只剩下可能二了,无论是哪个级别的长老,贡献值都能花得出去。

    聪明的领导层,绝不会亏待一心想要为宗门组织卖力做贡献的手下,因为那无异于饮鸩止渴。保障他们得到相应的利益,让他们心安,踏踏实实地为宗门组织做贡献,才是长久之计。

    所以,琳琅宗规定,阳级贡献值可以转让。这有什么用呢?自然是有用的,星、月级长老可以将贡献值转让给阳级长老,让他们代自己前往第三层,换取想要的东西。

    当然,想要让上层领导办事,还是得懂得做人做事,辛苦费嘛,还是少不得的。

    另外,阳级贡献值还可以换取一些别的东西,例如丹药之类,当然,这些东西的价

    格就便宜许多,个位数已经能够买到很不错的东西。

    琳琅宗的账房中,记载有每一位长老的剩余贡献值,而藏书阁第三层中,则记有所有阳级长老及以上宗老的贡献值,就挂在一面墙上,乐戚从后往前寻找自己的名字,倒数第二个,还真被他找到了,只见上面写着:

    ……………………

    “言无意:阳级贡献值1

    乐  戚:阳级贡献值1

    邢  尚:阳级贡献值123”

    想来这份名单是按成为阳级长老时间顺序排列的,不过这个排在他们之后的邢尚是怎么回事,一出来就有123点贡献值,衬得他们两个的1点贡献值很显眼啊……

    不过想了想,似乎又合情合理,别人都是从星级、月级一级一级升上来的,贡献值自然不是他们两个平步青云一脚直接从弟子跨上阳级长老的位置能比的。有一百多点贡献值,想来这位邢长老应该有点年纪了。

    随后,乐戚也不好意思呆在第三层,就那1点贡献值,连第三层最便宜的东西都买不到,更别提自己需要的了。还是早走为妙……

    ……………………

    晚风徐徐,拂动着屋外已经萌发新芽的柳树枝条,到处是一派平和宁静的景象。

    乐戚背靠外墙,随意地坐在屋檐下已经被打扫干净的木地板上,吹着晚风,看着树木随风而动,喝着今年刚出的春茶,很是惬意。

    有时候,乐戚想象着若是自己能够整日都如此般闲暇,喝着茶,吹着风,看着夕阳西下,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错吧。

    恍惚间,他一时似乎不清楚自己每天艰苦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一个不聪明的问题。

    …………

    夜已深,乌云遮挡了那一轮皓月,大地一片昏暗。房间之内,乐戚盘腿而坐,床上放置着两个玉瓶,其中一个瓶塞已被打开,散发出浓郁独特的清香。

    一切如同上次那般布置完毕,经过数日修养的乐戚,今夜准备再次尝试突破。虽然这几天内,他并未从藏书阁中找到相关的记述,但经过一番思考后,也并非一无所获。

    首先,最显而易见的一点,上百本功法都说突破中出现的短暂疼痛是正常的,那么基本可以得出,他估计就是那万里挑一不正常的幸运儿(倒霉蛋)。

    其次,还有一点稍微需要思考得出的结论,不少功法都有所提及,魂玉分离的一瞬间会出现短暂的灵魂疼痛,可以忍受,是正常现象。对,就是那句最令他头疼的一句话。

    但细细分析,其实这句话中含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那便是魂玉分离的瞬间,是应该出现灵魂阵痛的,这是正常的。虽然他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可以忍受的程度,但至少这个现象出现的时间,还是正常的,只是程度稍微大

    了那么一“小”点,就那么一“小”点而已,问题不“大”呀!

    乐戚再次如同上次那般,轻闭双眼,调节呼吸,慢慢使心境变得越来越平静,意识顺着遍布全身各处的灵魂脉络与其中传导的灵魂波动往更深层次的本源追溯。

    在这个过程中,周围的一切,渐渐被淡化,最终从他的内心中自然而然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灵魂波动变得愈发强烈,而承载传递波动的载体脉络逐渐变得清晰,那亿万缕细小灵魂网络,被一阵阵带有微弱光芒的波动所点亮又暗淡,奇异至极。

    不久,乐戚的视界变得愈发光亮,他再次达到了意识回归本源的状态。

    此刻,乐戚的视界依旧只有一个,换句话说,上一次的突破,已经被一分为三的源魂玉不知在何时已经重新融为了一体。

    并没有太过担忧需要重来一遍,因为,上一次的突破过程中,之所以耗费了大量时间,原因是意念力量的强度不足,无法将紧密结合的源魂玉分离。

    但根据黄锦当日所说,加之他所阅读的大量功法介绍,意念力量的改变并不会如同源魂玉那般初始化,它的强化,几乎是永久性的。如此,若无意外,此次分离魂玉,一分为二乃至二分为四的难度与耗费的时间,应该会大幅减少,当然,前提是别再吐血昏迷。

    意念集中,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乐戚驾轻就熟地控制着源魂玉向相反方向延伸。

    而位于眉心之内的源魂玉,仅仅是不足十次,便是形变到达了极限,无声之中,突然分离。

    依旧在源魂玉分离的一瞬间,乐戚感受到那熟悉的源自灵魂层面的疼痛,识海内轰鸣。只是此次,明显要比上一次减轻了不止一个层次。感到一阵的晕眩后,便是很快地缓过劲儿来。这样的疼痛程度,似乎真的降低到了可以忍受的正常程度。

    乐戚仔细感受两块一分为二的子魂玉,说来也巧,它们的模样和大小,似乎与上一次基本相同,一大一小的。他心想,难道是经过上次的分离,有了记忆效应,魂玉之间的结合已经变得更为松散,连疼痛,也减轻了不少?不过,既然是一件好事,自己也不必多想。

    魂玉继续使用意念控制着那块较大的魂玉拉伸变形,这一次,虽然不如一分二那般轻松解决,但依旧是不足百次尝试,便成功令其分离。

    魂玉分离的瞬间,乐戚的脑海中又是一阵强烈的晕眩与刺痛,不过,像是真如他所料那般,那源自灵魂层面的疼痛程度,的确下降了许多,或许比之上次一分二的程度,还要弱上几分。

    对此,乐戚心里总算松了口气,这感觉才对嘛,自己运气向来都不会太差,连彼岸花这种逆天的好东西都能得到,区区分离个魂玉,怎么可能难得倒他呢!

    小坎坷,小厂哦而已,这不已经被自己解决了,根本不足为惧!俗话说得好,神关上了一扇门,好歹还留了一扇窗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