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三章:回归本源
    乐戚闭目,仔细感受发现,那一颗菱形光斑连着丝丝七扭八拐的折线,顺着折线感应,可以发现它们迂回通达全身。m.显然,这些如同树根一般的神秘丝线,正是遍布全身的灵魂脉络。

    这些灵魂脉络,有粗有细,长短也不一样,不时,光芒从魂玉中传导而出,一折接一折地接连闪烁,富有玄奥的节奏,十分奇妙。

    人体的控制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身体之内的神经,它们由大脑控制,这一种控制方式,无论是否为武者,无论实力如何,都是存在的,也是大部分人的主要控制方式。

    而第二种,则是通过灵魂脉络进行控制,与第一种控制方式不同,灵魂层面的控制,与武者自身的灵魂强度有直接关系。毫无疑问,灵魂强,则控制能力强,反之,灵魂弱,则控制能力弱,甚至,当武者的灵魂强到一定程度后,这一种控制方式,甚至能够占据主导地位,从而使对身体的精细控制成为可能。

    按照功法中的方法,乐戚一直观察着脑海中的源魂玉,心无杂念地想着它,也感应着它。

    可是,时间如水,持续的流逝。但效果,却并不理想。乐戚如功法所说的去观察它,心里想着它,也的确能感应到它,但就是无法进入其中。

    嗯,怎么没有效果?乐戚心中不禁感到疑惑,原本平静的内心,再次有了波澜,冥想的空灵状态,都是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

    乐戚是个多疑的人,对所有的事物,都抱有至少几分的怀疑。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避免地开始怀疑《电决》中记载的方法是否正确,自己需要仔细思考,即便是以半退出冥想状态为代价。

    乐戚在心中自语:按照《电决》所述,我也算做足,但为何始终无法进入魂源玉之中呢?

    观之,想之,感之,可入之。乐戚心中再次回想口诀,这几样,自己都做足了吧?虽然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至少有一两个时辰了。照理说,若是顺利的话,自己的意识早应进入源魂玉之中。

    可事实呢?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除去刚开始的时候,稍微有点感觉之外,再也没有一点要进入其中的征兆。

    难道这本功法有问题?《电决》本就来路不明,是琳琅宗一位宗主机缘巧合之下从万雷谷带出,又是残缺,连封面都没有,会不会其中出了些问题?

    但很快,乐戚便是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想,当初,据那镇守藏书阁的洪秦老前辈所说,的的确确是有武者凭借此书,至少修炼到了月玄境,体内玄气输出达到了同境界武者的三倍之多!既然有人能够修炼到月玄境,这就说明,《电决》所记载的不假。

    其实,《电决》能够被认定为虚皇级别的功法,自然是不可能有假,否则,只能说那位宗主怕是瞎了眼睛。

    而至于为什么乐戚按照其中的记载,却迟迟无法进入源魂玉之中,其实还是他的心不够静。像乐戚这样的人,从来都带有很

    强的目的性,如同现在,也是如此。

    即便他认为自己已经进入了空冥状态,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因为,在内心的更深处,一个十分强烈的、想要进入源魂玉的念想在时时刻刻刺激着他那准备进入空冥状态的心,反而是无法达到目的。

    说起来,这种情况倒是和失眠有些相像,好比一个失眠的人,他想睡觉,却又因为心中有“想要睡觉,自己要睡觉。”这个念想,乃至是执念,无意识又不由自主地反复刺激,最终导致无法睡觉,失了眠。

    但乐戚也不是个笨人,思考了片刻后,倒是有所领悟。

    根据《电决》中的记载,想要进入源魂玉,先要让内心保持平静,摒除杂念,随后观之,想之,感之,便能可入之。

    可是,何为入之呢?意识进入源魂玉?这个说法,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细思却不妥。

    意识最本源来自灵魂,灵魂之本则是魂玉,换句话说,灵魂是意识意念的最初源头,那必然的,一个人的魂玉先有了一个灵魂波动,随后,这个人才有了相应的想法或者说念头。

    那么,可以这么认为,魂玉,正是意识所在,意识本就在魂玉之内。抽丝剥茧地说到这里,再次回到最初《电决》中的说法:“意识进入魂玉”,似乎就有些问题了。

    但绕了半天才发现了这个问题,又有什么用呢?

    自然是有用的。 由此可以推测,所谓意识进入源魂玉,很可能只是意识回归本源罢了。

    不要将源魂玉当作一个非我的物体,亦不要用寻常通过视觉(即便是闭上双眼,但人依旧习惯以视觉画面的角度看待那原本不属于视觉的感触)进行观察感受。感悟束缚灵魂本身的感受,顺着意识那丝丝缕缕若隐若无的牵连前往更深层,或许,就会体会到,自己就是魂玉,魂玉就是自己,至此,操控魂玉分离,就如同平常操控身体一般容易。

    而至于为何正常人按照功法中记载的方法进行,也能够达到同样的状态,乐戚猜测,应该是他们能够做到心无杂念,没有干扰,久而久之,意识无处可去,最终殊途同归,意识回归本源,达到“入之”的效果。

    想到这里,乐戚轻轻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对突破魂锁境的了解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其中的神秘,又是少了几分。

    如此,想要突破,也就不那么困难了吧,乐戚大约有了个底,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放平心态,乐戚持续几个深长呼吸,鼻中吸入的生之精华芬芳在体内荡漾回绕,令人愉悦放松。而周围的杂音,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暗淡,最终消散,那位于双目之间的菱形光斑,再次变得耀眼夺目。

    不过此次,乐戚却并未如先前那般完全按照《电决》进行突破,不再刻意从视觉的角度感受源魂玉。

    鼻中的气息的吸吐与身体和谐律动,同时,乐

    戚的神识,也在这律动中非刻意地感受着灵魂的阵阵波动,追溯回源头。

    虽然不明显,但可以隐约感觉到,每一次呼吸,那灵魂的波动,都会变得更为清晰些许,那从同一点被无声震荡而出,如水波一般平滑,又如闪电一般瞬息而至的波动,其中细节,逐渐被自己所察觉。

    灵魂波动似乎也在缓慢增强,一点一滴地累积强化,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了无比清晰的地步。而乐戚也是感到,自己的灵魂意识,竟然有一种变得凝练的感觉,就仿佛聚在了眉心中央一点之中,周围的一切,也是变得光亮,不过,这光亮却不似之前那般耀眼,反而柔和了不少。

    此刻,乐戚终是达到了意识回归本源的状态,自己就是那源魂玉,源魂玉就是自己。或许,是因为心境已到,他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突兀,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回归本源的意识,乐戚感觉自己的灵魂感应像是敏锐了数倍,顺着由源魂玉几乎与丝缕微毫意识同时发出的纯白光芒波动,能感受到以往从未体感应到的或者说无法清晰感应到的细小灵魂脉络。

    密密麻麻,丝丝缕缕,相互交织成人体形状那般极度繁杂的立体灵魂脉络结构,其中数目,或许应以亿计。

    不得不惊叹,人类的确是自然的宠儿,一种无比复杂的天生优势种族。就灵魂脉络的复杂精妙程度而言,恐怕没有其他任何一种种族能够与人类,即便是妖族中如同龙族、凤族等几个屈指可数的超级种族,至多也只能勉强持平甚至是低于普通人类的水平。

    随即,乐戚心态平静,以本源的角度感受着源魂玉,从中发出的每一个波动,都没有漏去,也不会漏去,仿佛,或者说,现在,他就是源魂玉,的确,他本就是源魂玉。

    循序渐进,已经完全熟悉了源魂玉的乐戚,准备进行最关键的一步,分离源魂玉。将合十为一的源魂玉一分为十,分别嵌入身体十个关键部位,完成魂锁境的突破。

    源魂玉作为世界上最神秘莫测却又真真切切存在的物质,自然不可能如同掰橘子瓣那般使用物理的方法,灵魂层面,需要灵魂层面的方法,意念,便是那双无形的手。

    聚精会神,乐戚尝试操控源魂玉分离。此时的感觉,有些奇特,明明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而不可思议,却又不感到格外违和,虽不说如臂使指,也算摸得着门路。

    慢慢地,乐戚意念集中,要将源魂玉一分为二。鼻中呼吸深长,眉头微邹,眉心处,似有起伏波动,他正在尽最大的努力将其分离。

    不过,虽然意念能够触动并控制到源魂玉,而后者也的确在他的想象中向左右两边有不同程度的拉伸波动,但却是富有弹性一般,始终达不到分离的程度。

    久攻不下,乐戚原本平静如水的心境,出现了些许波澜,稍微变得紧张。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变化,他停止使用意念分离,放缓节奏,再次调整呼吸,平复了波澜,才是继续进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