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停下脚步,乐戚用枪抵住地面,撑起了消耗不小的自己,右手反到感觉到疼痛的部位摸了摸,瞬间传来的伤口疼痛感又是让他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收回右手看了看,手指上已经沾了不少暗红血液,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下,若非有玄气层的热量,怕是得冻成了冰渣。看来方才的一击,他受了不小的伤。

    不过让乐戚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岩勤能够躲过自己的闪电玄技,不,应该说岩勤被闪电玄技击中却不受丝毫影响?当初,他是亲眼看见闪电玄技击中对方,只是后者并未如同当初的张平良那般被闪电的麻痹效果压制到动弹不得的情况,或者说根本不受影响。

    像是看出了乐戚眼中的疑惑,又像想要炫耀一般,岩勤又是缓缓走向了乐戚,停在了十米外,讪笑道:“乐戚,感到意外吗!你的底牌不仅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听了岩勤自以为是的炫耀话语,乐戚心中一沉,他竟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底牌?要知道,自己可从未在北大陆联赛上使用过闪电玄技,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看见乐戚面色凝重,岩勤感到心中的怒气都减少了太多!更是得意地说道:“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能够知道你从未使用过的底牌?!哈哈!那是因为,有人把你卖了!”

    闻言,乐戚心中冷笑,不过却是随意地说道:“哦?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有人把他的资料卖了。若非如此,自己从未使用过的底牌怎么会泄漏了呢!

    “看来你的人缘不是很好啊,也是,像你这种恶人,人缘怎么会好!”岩勤十分解气地说道。

    闻言,乐戚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自己倒成恶人了,不过也是,对一个永远以自己为中心的人而言,只要坏了他的事,那就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吧。这种人是不讲逻辑的,但不同冰玲珑的不讲逻辑,至少那个傻丫头的心地是十分善良的,她的不讲逻辑,虽然有些让他崩溃,但至少不会厌恶。但岩勤的不讲逻辑,让他感到十分厌恶。

    乐戚依旧平静地说道:“打听到这些,花了不少钱吧?”

    “不多,只是几枚千魂源而已!”

    “何必这么麻烦呢!你直接将千魂源给我,我也会就告诉你。哎,可惜了!”乐戚摇了摇头,笑道。他并未感到多少寒心。

    虽然自己的资料被别人卖了,但那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那些人根本算不得自己的伙伴,既然有人愿意出不菲的价钱买,有何不能卖的?对他们而言,也算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吧。虽然他自己不屑于做这种背后捅刀子的勾当,却也算能够理解。

    可是话又说回来,理解归理解,但要是被他找出那个人,想来,他也很愿意在背后捅几刀的,毕竟自己是个不吃亏的人。

    见得乐戚并没有受到多少打击,岩勤不悦地嘲讽道:“你倒是乐观!不过,我看你连底牌都没用了,还拿什么跟我打!”

    “拿什么跟你打?呵呵,一个玄技而已,想来你身上是穿了一身金属的乌龟壳吧?”

    乐戚微笑着说道,经过他的观察与一番思考,他大概是了解了岩勤能够防御自己闪电玄技的道理,后者应该是穿了一身的金属,或许不是铠甲,可能只是横竖交错的金属丝线,毕竟,联赛规则说明是不允许使用铠甲这类物品的,但若只是没有多少防御能力的金属丝线,应该不算犯规。

    被乐戚识破了自己的策略,岩勤冷哼了一声,说道:“是又如何,反正能够让你的雷属性玄气大打折扣!”

    正如乐戚所料,岩勤正是穿了一身金属丝线,一直联通到了鞋底,能够将雷电导入大地,那样,他的身体就不会受到雷属性的麻痹作用了!

    乐戚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你是这么觉得的?穿上一身金属乌龟壳,我的雷属性玄气就拿你没办法?若真是如此,只能说,你想太多。”

    “哼!你就嘴硬吧!这身金属丝甲,就是雷属性玄气的克星!等我把你打趴下,你就会认识到!”

    “不信?没关系,因为很快你就会知道,你这身金属,它会给你带来劣势的。”乐戚不怀好意地笑道,他已经想出了对付这身金属乌龟壳的办法,这个傻子不是说能够克制自己的闪电玄技吗?那就让他尝尝被击中的滋味吧。

    岩勤心中坚定,完全不相信乐戚的胡说八道,自己的金属丝甲,一定能够克制对手的雷电玄技,方才的交手,就是最好的证明,乐戚这么说,只是为了动摇他的信心而已!随即,岩勤再次提起弯刀,作出攻势。

    而乐戚,也是收起了轻视,眼前的岩勤虽然令人厌烦,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的确不赖。

    目光碰撞,一瞬间,两人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直接弹射而出。乐戚手中长枪向前破风突刺,枪尖银光一闪,发出一道一尺有余的锥形玄

    气攻击,带着狂暴的雷属性玄气,不偏不倚地正面迎上了一道烈焰红刃。

    “轰!”

    两道玄气攻击相撞,发出银红相间的光彩气浪。站在旁边,都能感受到那处传来的暴躁能量。

    然而,两人并未受到影响,均是顶着气浪,冲向了对方,枪光刀影,带着夹杂跳动的雷弧以及能够扭曲周围光线的炙热一次次的对碰,发出不小的玄气轰鸣声与震荡的金属碰撞声。

    一枪挑开劈向自己手臂的弯刀,乐戚立即施展折步后退,与岩勤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经过一番正面战斗,乐戚知道岩勤实力并不比自己差,这样打下去,只是拼消耗罢了。不过,最后一场比赛,若是以这样方式结束,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微微一笑,是时候该利用那身金属乌龟壳了!

    玄海再次调动更多的玄气,浑身玄气阵法运转加速,霎那间,乐戚身上的气势又强了不少。腿脚按照折步的玄脉疯狂输入玄气,乐戚施展折步快速移动起来。

    见状,岩勤不敢大意,亦是爆发出更为强大的气势,一直对乐戚怀恨在心并时刻关注着仇人的他自然清楚后者这种诡异的身法,不仅快,而且能够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变向,十分难缠。

    不像冰翰有防御力惊人的冰铠守护,他身上穿的金属丝甲,可经不起一两枪。因此,岩勤不敢站在原处以不变应万变,只能被迫施展身法玄技,快速移动起来。

    乐戚心中冷笑,这傻子战斗起来倒不算傻,知道对付折步最好的方法是不断变换位置,保持不陷入被动。但不巧的是,跑起来,更合他意。

    虽然施展了身法玄技,但岩勤也不是太怂,方才自己才说要把乐戚打趴下,现在却被对方追着跑,面子有些挂不住,因此,在观察可一段时间后,岩勤主动发起了进攻,不过,却也不敢停下脚步。

    高速移动中,在有意为之下,两人的移动路线不时交汇,那一瞬间,免不了打斗一番。乐戚的折步虽然有些打折扣,但依旧诡异多变,多次能够绕到对手的侧面,发动攻击。

    但说来也巧,每次他占优势,却都是绕到岩勤的侧面,而长枪,也只是向着地面横扫,想要斩向后者的腿部,却是均能被岩勤迅速后跳躲了去。

    就这般一来二去,两人交手了数十次,即便其中多数是乐戚占优势,但算得上有所成效的攻击,却几乎一次没有。而岩勤,也从最初的惊慌后退变得十分熟悉,碰到相同的状况,想都不用想,几乎就能条件反射般地安然后退,抽身离去。

    相反,稍有劣势的岩勤,少有的十数次进攻,却是取得了不小的效果,在乐戚身上留下了四五道伤痕,更是让得他心中更是自信满满。

    岩勤心中得意:哼!什么诡异身法,还不是被自己给破去!又是更为频繁地主动进攻。

    而此时,乐戚的嘴角却是诡异地扬了扬,心中默念:差不多了。在战斗中自信上了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而另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以对手不变为前提的条件反射……

    意识一动,调动体内玄气再次注入握枪的左手手臂,慢慢发出银色光芒,不过这次,乐戚却并未积累太多,仅是上一次的五分之一左右。

    岩勤见了乐戚的动作,轻蔑地笑道:“故技重施!”明知自己身上的金属丝甲能够防御他的雷电攻击,还不死心,看来,乐戚已经技穷了!想到这里,岩勤更是愈发迅猛,直直对着乐戚发动冲锋。

    见得对手主动发起进攻,正和乐戚心意,依旧不动声色,保留着左手手臂上积累的玄气,凭借着折步的迷惑性与诡变,他再一次取得此次交锋的优势,仍旧是施展折步绕到了岩勤的侧面,还是如同往常般挥动长枪对着后者的腿部扫去。

    岩勤感到毫无意外,经过数十次相同的情况,他条件反射般地便是向后跳,准备如往常般脱离此次战斗,再次寻找进攻的机会。心中十分鄙视乐戚,同样的招式都快用烂了!

    然而,就在岩勤自以为是,刚刚双脚跃起的时候,乐戚却是突然释放了原本积聚在手臂上的玄气,这一刹那的时间,那失去灵魂束缚的玄气犹如雷龙出海一般,顺着手臂直奔手中紧握的长枪,长枪立刻雷光一闪,在一声雷鸣声中,便是发出了一到快得肉眼无法跟上如同银龙一般的折形闪电。

    那道闪电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即便是三拐两折,依旧是不偏不倚地正中距离枪尖不足一米正在空中的岩勤!

    闪电以极快的速度击中了依旧在心中嘲讽乐戚的岩勤,顿时令后者感到浑身抽搐,肌肉不住的自主颤抖,尤其是脸上,原本还带有些许嘲讽的笑容,此刻更是被电得嘴都有些歪了,显得格外滑稽。

    这一瞬间,岩勤被电得连脑子都不好使,他想不明白,为何穿了金属丝甲的自己,依旧会被对方的雷电攻击击中,明明之前是可以防御的!

    也在这一瞬间,早有预谋的乐戚显然不想给岩勤思考的机会,折步施展,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依旧处于麻痹抽搐状态的岩勤,抡起长枪转了一圈便是夹带着破风声狠狠砸在了毫无防御招架的岩勤肋骨之上,这一棍的力度,让得手握长枪的乐戚都感到有些震手,银色长枪以高频率振动,发出低沉的嗡鸣声。

    手握长枪的乐戚尚且如此,那被长枪砸中胸肋的岩勤,更是觉得自己被一块重达千斤的物体砸中,那一下他仿佛有种自己都被打得变了形!骨头传来了清脆的断裂声,而他,也像是炮弹一般被砸飞了出去。

    岩勤身体如同水漂一样狠狠地在地上弹了两次,又是摔了个跟头,最终若非及时消除了雷电带来的麻痹感,连忙用手撑地,才避免了脸着地!

    然而此刻,一身白雪的岩勤本能地感受到危险,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狼狈形象,赶忙想要抽身离去。直接是如同蛤蟆一般用手弹起了自己。

    只是,乐戚怎么可能给予对手喘息的机会,岩勤还未站稳,前者又是一套凌厉的攻势下来,逼得岩勤战斗,只是,完全在乐戚节奏中的后者,直接处于彻底的劣势,原本就受了些伤的岩勤,几十回合下来,更是伤痕累累,其中腹部右侧的伤痕,更是切出了一个大口子,不住地滴着鲜血。而不知何时,乐戚的左手手臂,又是闪烁着纯白光芒。

    来来回回,乐戚又是顺势向着岩勤的双腿扫去。而后者,却依旧是毫无长进地条件反射般向后跳去,想要退出乐戚的攻击范围。

    可是,就在双脚不经思索地起跳的一瞬间,岩勤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刚刚自己不正是这样,被乐戚打得肋骨都像断了几根的吗!这一瞬间,岩勤真想狠狠地打自己一巴掌!

    没有任何意外,在岩勤后悔与恐惧的目光中,乐戚又是发动了闪电玄技。

    闪电折出,再次准确无误地击中离地的岩勤,又是一阵熟悉的肌肉抽搐与不能动弹。

    此次,乐戚没有使用长枪,直接是折步近身,右手按在了岩勤的胸前,猛地用力向着地板砸了下去,这一下,砸的后背着地的岩勤更是弹了弹。

    而当事人岩勤,在砸落的那一刻,感觉胸口像压了万斤巨石,让得自己喘不过气来,随即头部也是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视线一晃,感觉天旋地转一般,看东西都有了重影。

    而此时,乐戚直接一把掐住了岩勤的脖子,像提一只死鸡般把后者提了起来,微笑着问道:“怎么样?我说你的金属乌龟壳会拖累你吧?现在你信了吧?”

    也不等被提得脸红脖子粗的岩勤回答,乐戚直接蓄了一个更为耀眼的闪电玄技,额外送他一次体验闪电的机会,而此次,岩勤由于被乐戚的左手接触没有金属丝甲防护的脖颈,双腿拖地,直接是被近距离地电了个通透,连头发都是根根竖起,才被乐戚放了下去,如同一只死狗般彻底没有动弹。

    乐戚下手有分寸,能把岩勤电晕,却至少还有一口气,不过这一次,若是没有什么逆天的疗伤药物,恐怕后者得躺个一头半个月了。

    至于自己的闪电玄技为何能够击中身穿金属丝甲的岩勤,其实道理并不复杂。金属丝甲对闪电玄技,并非因为它能够隔绝电,也不是因为能够储存雷电,而是因为它能够将雷电导入大地,基本不经过岩勤的身体。因此,只要等待对方离地,再削减闪电玄技的威力,那么,金属丝甲便无法将雷电导入大地,同时,它还成为雷电攻击的最理想目标。

    当然,未能导通几乎能够无限制接纳雷电的大地,被雷电攻击的目标岩勤能够接纳的雷电是有一定饱和程度的,效果打了不少折扣,但近距离多少弥补了这一点。

    随即,乐戚看向了监赛者,微笑问道:“这场比赛,是我赢了吧?”

    看了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岩勤,境界达到玄王境的监赛者心中都不由一颤,心中感叹这小子下手真是果断凶狠,一个机会,就能把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种抓住机会的能力,连他都有些佩服。随即,他也是宣布道:“第四场,黑林帝国乐戚胜,晋级十六强!”

    在众人的惊讶目光下,乐戚淡定地走了下来,并没有多少欢呼声,许多观众,都是被乐戚的心狠手辣感到一丝害怕,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排斥感。

    对此,乐戚并没有在意那些目光,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罢了。他做事,虽然也会在意他人的目光,但更重要的一点,他只做内心认可的事,若两者只能选一,不会有一丝犹豫,必是后者。因为他做事的第一准则便是: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就像今天这般,对一个两次三番挑衅自己、骂自己是低等贱民的傻子,即便这个傻子已经倒地,架一把枪就能让监赛者宣布自己获胜,他依旧选择了给予后者印象无比深刻的近距离闪电玄技,因为不这么做,他的内心告诉他,自己会很不爽。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