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目中无人张平良
    又是两天后,宗派大比第二阶段的第四轮比赛日程。比武场上,只剩下寥寥四人。

    而比赛规则,却是发生了不小改变,取消抽签决定对手的规定,而是由上一届的冠军势力挑选对手。换句话说,就是由皇室挑选对手,大玄者境比赛中,也就是由樊幻挑选对手。

    这个规定,有一定的道理,倒也说得过去。但为何会突然间改成这样,众人心中都不大清楚。或许是感觉此次宗派大比出现的黑马有点多,皇室感觉已经难以掌控全局?

    但既然皇室已经发话,并且自表面上看,规则仍算是公平的,谁是冠军,谁就有选择权,你三大宗派有本事也拿第一名,我皇室保证遵守规则。因此,也没人反对。

    规定一出,不用说,樊幻看了乐戚一眼,微微一笑,乐戚会意,也回了个微笑。

    随后,樊幻果断选取了锦华做对手。他要在最后的时刻对决乐戚,至于最终决赛剧本是否如自己所想,则完全不担心,他对自己有信心,也对乐戚有信心,输不了!若说有人能够打败乐戚,非他莫属。

    对此,当事人锦华却是一脸苦笑,虽然听闻了这个规则后,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樊幻不选张平良,就一定会选自己。

    而这两种结果,其实相差无几,樊幻强得离谱没错,那琳琅宗乐戚也差不多,无论自己碰上哪个,都讨不了好果子吃。

    他心中只得暗暗叫苦:樊幻身为三皇子,有个当皇帝的爹,自小从皇室长大,一出身就有大把灵药培养,估计又是打小有惊人天赋,被重点培养,有这样变态的实力,倒也说得过去。

    但你乐戚区区一个十几岁才迟迟进入琳琅宗的人,难不成从小也有这般待遇?不可能吧,要是有这等身世背景,还用得着去琳琅宗?可怎么也有这逆天实力,一点都不输樊幻的?

    樊幻那是有个虚皇境的爹,乐戚到底有什么!锦华越想越不透,怕是这乐戚真有什么背景?难道在琳琅宗里真的有哪位大人物是他爸爸爷爷?嗯,有可能。

    这话幸亏只是锦华在心中叫苦,否则,要让乐戚听到,怕是要笑疯,他乐戚有什么鬼背景?就是穷光蛋一个!否则,怎会到十七八岁还是玄斥境实力,不就是因为穷得没有修炼资源嘛!算起来,乐戚的年龄应该是要比樊幻长一两岁。

    因为,一般而言,十五六岁前,是炼体境,武者在这个时期需要打好基础,不能操之过急,而十五六岁,正是武者凝聚玄气阵,正式踏入武道的绝佳时机。

    至于乐戚,是十六岁之后才正式晋入玄斥境。倒不是说错过那个时机,武者潜力就会下降多少,只是相比同龄人,会慢一步罢了。乐戚一个人在外漂泊,对这一点似乎没有太多深刻体会。但若是换一个有对比的人,就会发现其中尴尬了。

    例如,张三家的孩子张小三与隔壁李四家的李小四年龄相仿,可是张小三因为某些原因凝聚玄气阵晚了李小四一年。而两人天赋又相近,从此两人的差距就逐渐显现出来。

    李小四一直压着张小三,你说张小三能不尴尬吗?明明和李小四年龄差不多,甚至还他大一些,却是要整天跟在李小四后头四哥长四哥短的,心里能不憋屈吗。对比多了,甚至真会怀疑是否自己的天赋真不如那李小四。

    但不管怎么说,乐戚正在追赶,或许现在只能追赶上那些天赋不好的同龄人,但他的时间还很充足,大玄者境追不上,那就魂锁境,魂锁境追不上,那就星月阳玄境,玄王境。要再追不上,那就…那就拉倒吧……他也没有那么强的欲望一定要追赶谁……

    “四强对决第一场,琳琅宗乐戚对战星玄宗张平良。”比武场上,突然想起了一个响亮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是监赛者。

    乐戚点了点头,第一场就是自己的比赛。但也无所谓,反正也就是两场比武,相差无几。

    快步走上比武场,对于这场比武,乐戚算得上期待,现在只剩四人,四个代表着黑林帝国大玄者境最高水平的人,实力必然不会差。对手张平良的名字他早有耳闻,传言是星玄玄大玄者境第一人。实际上,作为星玄宗唯一一个闯入四强之人,基本证实了这一点。

    几乎同时,张平良从另一断走上比武场。只是从他身上,乐戚却是感受到一阵不善的敌意与杀气。

    对此,乐戚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想不明白。自己似乎不认识张平良,更莫说可能得罪了他?可此人一上台便是流露出如此敌意?或者说,他这只是对方进入战斗状态的正常模样?摇了摇头,自己吃饱了撑的去猜想这些无关紧要之事做什么。

    没有表露出内心所想,乐戚照常战前自我介绍道:“琳琅宗乐戚。”

    只是没想到,张平良却是用略带寒意的语气说道:“你的实力,暴露得太早了,太张扬,可不是一件好事。”

    闻言,乐戚微微一愣,随后微微一笑,心想这张平良管得还真宽。不过却是不生气,依然随意笑道:“哦?是吗?”

    张平良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哼。乐戚,你不要太狂了,别人说你有樊幻一般的实力,你便以为自己真的无敌了吗?”张平良面带些许怒气,原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以远超星玄宗的第二名的实力,他甚至能够想象到,本届宗派大比决赛的主角,将是他与皇室第一人,赢得属于自己的辉煌时刻。按照自己设想,他才应该是那个万众瞩目的人,即便最终输了,也是莫大的荣誉。

    可是,乐戚在测试中的惊人表现,让得事情发展完全偏离了他的设想,前者备受关注,而他这个星玄宗第一人竟然被人渐渐淡忘!这突变的一切,让高傲的他如何甘心接受!他发誓,一定要让乐戚败在自己的手下,让众人知道,谁才是那最终拥有资格进入决赛挑战皇室的人!

    功夫不愧有心人,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半决赛中对决乐戚。他要在此彻底击败乐戚,强势进入决赛,用实力为自己正名。

    他绝不相信,乐戚真有传闻中那般强悍,他也不相信,一个从三大宗派出来的人,真会强到堪比自小从皇室资源堆中长大的樊幻,顶多与自己的实力相差无几。至于说乐戚的爆发力可以超越大玄者境,达到魂锁境的程度。他认为,那只是蛮力罢了,在自己基本达到魂锁境级别爆发力和风属性的绝对速度面前,不值一提。他有信心,无惧乐戚!

    听了张平良的话,即便如乐戚这般淡定之人,心中依旧不免生起一丝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感到好笑。对他而言,张平良这样幼稚言语其实与傻子没什么区别。狂傲,沉不住气,容易被激怒,语言一点逻辑性都没有!

    乐戚嘴脸微微上扬,摊了摊手说道:“我狂吗?我有说我无敌吗?还是说,你的内心已经有了畏惧,把我想成了无敌。”他乐戚算不得什么坏人,但也绝非善类。别人已经指着自己鼻子挑衅,再不反手给他两巴掌清醒清醒,那他乐戚可真就是傻子了。

    张平良一听,心里怒火更甚,根本没有丁点认知方才是自己先挑的乐戚,反而认为乐戚此刻在赤裸裸地挑衅自己,面色变得铁青,冷声道:“哼!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有几斤几两!”

    闻言,乐戚更是觉得好笑,不禁连愤怒都少了几分。感觉,就像是一个语言中毫无道理逻辑的傻子在骂自己,人是很难真正对一个傻子生气的,充其量觉得他是真傻而已。

    不得不说,乐戚不时也是很恶趣味,遇见这种情况,一般会顺从傻子的奇怪思路接下去,因为,相比于从争论中取得胜利,他更喜欢用清楚明白的结果给出响亮的一巴掌,打得那傻子荡气回肠余音缭绕。

    乐戚假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应和道:“正好,我也想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战吧!”

    这次,张平良没有再说什么,只见他浑身泛起深青色光芒,风属性玄气紧紧凝聚在张平良身上,如同一层光滑而凝厚的梭衣,仿佛融入了周围空气中一般。

    乐戚眼眸微缩,聚焦于张平良身上的风属性玄气层,暗暗点了点头,这张平良心性傻是傻了点,但实力却丝毫不容小觑。从那玄气层的凝聚程度能够看出一二,后者对玄气的控制程度已经不错。之所以能够得出结论,是因为那玄气层已经初步具备魂锁境武者才能做到的玄气护甲的雏形。

    玄气护甲,是指武者将身体表面散发出的玄气凝聚成护甲的形态,起到攻防一体效果的特殊玄技。玄气护甲作为魂锁境与大玄者境武者的标志性差别之一,也是魂锁境武者修炼灵魂力量后的一个重大应用。

    而之所以将玄气护甲归为一类玄技,是因为玄气护甲需要武者按照一定方法修炼凝聚而成。当然,这也是句废话,若玄气护甲只是一团杂乱无章的玄气随意积累在身上,那除了厚上些许,岂非与大玄者境的玄气层没有任何本质区别?能顶什么用!

    真正的玄气护甲,防御力至少是玄气层的数倍以上。两者间的巨大差异,主要源于玄气护甲内玄气的章法规律运转,而非玄气层那般分散杂乱。当然,玄气护甲的作用不仅仅如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