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章:八强晋级赛
    第二天清晨,阳光如期唤醒了睡梦中的乐戚,虽然昨天喝了不少,但乐戚的酒量还是可以的,只要心中记得比赛的事,他便能够准时准点的起来。

    一番洗漱过后,乐戚便去皇室的食堂吃了顿丰盛美味的早餐,随后直奔比赛地点,耐心等候第二阶段的第二轮比赛,八强晋级赛的到来。这也是北大陆联赛资格赛,只要赢了这场比赛,北大陆联赛的参赛资格就能稳稳当当落入手中。

    对于这场比赛,乐戚有信心,只要不遇上樊幻,或者其余十四人中还有隐藏得很深的黑马,但应该不会出现苦战的情况。当然,他也不会因此大意,十六强中,剩下的都是各势力中最优秀的参赛者,值得好好一战。

    但处境不同,人的想法也不尽相同,乐戚樊幻心中不希望两人现在就有一战,但其他参赛者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望着最好这两个非人类般家伙在八强晋级赛撞在一起,否则,自己等人,谁撞上谁死……

    上午四时半辰,比赛时间来临,所有参赛者均是准时到达。出于公平,与第一轮规则相同,第二轮比赛的对手同样是抽签决定。

    这次,乐戚抽到蓝二号签,而樊幻,则是拿到红六号签,令众人失望,两人没有对上。不过,对于两人而言算是好事,几乎稳进八强。

    而乐戚的对手,抽到红二号签的武者,是一名炎武宗弟子,名为武朗仕,他在炎武宗大玄者境也算数一数二的人物,即便不是第一人,也差不得多少。

    但当知道对手是乐戚后,武朗仕感觉一下没了底,前者与星玄宗的月莉对战的比赛,他全程观战,发现那场战斗中,乐戚完全凭技巧在战斗,没有释放玄技,而所施展的实力,也根本没有超过月莉,但却赢得很轻松,几乎没有悬念。

    武朗仕心中不禁自问:自己的实力,会比那星玄宗的月莉强吗?或许强上一些,但若是与之对上,绝对不敢打保票一定能掌控全程,满场追着她打。对于即将进行的十六晋八比赛,他感觉,自己胜出的机会不大。若想取得胜利,必须在比赛一开始就全程把握战斗节奏,不给对手主动进攻的机会。若是乐戚依旧如上场对战月莉那般进行防守,或许自己会有不小机会。

    只是,武朗仕的美好愿望落了空。

    比赛刚开始,乐戚并未如上次对阵月莉那般被动防守,反而一上来,便是主动发起凌厉攻势。

    乐戚手中挑起银枪,一身雷芒闪烁,八处重要部位即刻爆发出强劲玄气,气势直接超越了对手,这一场比武,关乎北大陆联赛资格,他不允许任何人挡路。

    见乐戚一出手便是爆发出惊人气势,武朗仕顿感不妙,原本以为前者会像上一场比武中先防守再进攻,不曾想到,却是准备直接进攻。

    这不公平!凭什么对上月莉就是防守,到我这就直接进攻!但这话武朗仕不敢说出口,难不成自己还能当中质问乐戚:你怎么回事,这完全是差别对待,我要求公平对待,你应该先防守等我先行进攻……

    要是这话说出口,那自己的脸也别要了……

    没点办法,武朗仕像是吃了死老鼠一般绷着个脸,计划落空,唯一希望消失,只得应战。

    武朗仕的武器少见,是两把弯钩,钩呈扁平状,钩身部位为双刃,在阳光照耀下,不时闪烁寒芒。

    看了一眼,乐戚心中初步得出判断,自己有距离的优势,两到三米的区域内,对方将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而自己却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外,适合进攻。

    手中长枪斜挥,执于身后,乐戚也不迟疑,双脚一个用力向后蹬地,身体便立即前倾,向着武朗仕暴冲而去,步伐沉稳有力,迅速拉近距离。

    不过眨眼间功夫,乐戚已经来到距离对方不足三米位置上,随即,握枪左手猛地向着前方的身影斜斜挥动,带着手中闪耀着银光雷芒的长枪劈斩而去,锋利的枪尖嘶吐着嗜血的玄气 枪芒,划破空气,直挑对手的脖子。

    武朗仕看见眼前极速突进的身影与耳边传来的破风声,当下顾不得惊讶乐戚不输于风属性武者的速度,手中弯钩立即横握于手,弯钩朝外,连忙用钩挡住斜劈而来的长枪。

    “锵!”

    弯钩不偏不移,准确无比地挡住长枪的尖端,发出不规则刺耳金属碰撞声响。

    反应迅速,由于长枪仅是一部分枪尖与弯钩相碰,乐戚晃动长枪摆脱弯钩后迅速抽回了长枪。

    一击未果,乐戚感到正常,稍稍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左手握枪贴近了自己的右肩,长枪往后绕过肩膀,左手银芒再盛,正在蓄力,与此同时,脚步再次向前迈进,身体略微前倾,左手带着长枪狂暴横扫而出,在身前划出一个半径长近三米的银色圆弧,直接劈向武朗仕,若是后者不走,此次攻击距离,可以直接扫过他的身躯。

    武朗仕大感不妙,立刻向后撤了一步,同时手中弯钩再次格挡,以抵挡乐戚的进攻。

    “锵~~”

    弯钩处再一次惊险成功拦截下乐戚扫来的长枪,只是在武器相撞时,武朗仕脸上明显抽搐了一下,因为,长枪所带来的反震力量,几乎要让他握不住手中的弯钩,若非咬牙坚持,恐怕已是连人带钩被扫飞出去,乐戚的力道,蛮横至极。

    但即便如此,武朗仕也不愧为炎武宗大玄者境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不可能甘心被一直压着打,此时乐戚长枪有至少有一尺穿过弯钩,正是不可多得的近身机会,他也不是什么被打两下就畏怕的怂货,这样的机会绝不会放过。

    只见武朗仕拖动与长枪相接的弯钩,反而缠绕上了乐戚的长枪,让后者一时不能随心所欲地挥动长枪,同时他整个人栖身上前,快速举起另一把弯钩,就要给乐戚狠狠一击。

    见此情景,乐戚就要挥动长枪格挡,却是发现手中的长枪一时被对方的弯钩给缠上封锁,一时不好调动,只得往自己的左后方躲闪,多少借助长枪靠近枪柄处的部分进行格挡。只是一时间,武朗仕攻击不断,乐戚又被困住长枪,不好展开防守,只得不停躲避,以躲避进攻的弯钩。

    观众席上,黄锦瞧见乐戚面临的场景,感到不免有些焦急,心中打鼓,小声嘀咕道:“这老乐,平时挺能打的,现在怎么被人倒追着打?”但他并不算特别担心,与乐戚进行过不少次数的战斗,黄锦清楚后者的战斗技巧袭击,应变能力超绝,也不知道是反复锤炼了多少次,即便自己前头占据不小优势,仍是打不倒他。

    比武场上,一个主攻,一个主守,看似是主攻一方的武朗仕占据一定优势,在压着乐戚打。可其实,并未完成多少实质伤害,乐戚手中长枪虽然一时被缠绕,难以灵活调动。

    但不要忘记,武朗仕同样被困住了一只手,他不好调动,也不能调动,否则将自行解除了对长枪的封锁,再次回到不利的起点。并且,此时的他还要一心二用,既要时刻留意那封锁的长枪,避免脱离掌控,又要发起进攻,很不好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