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八章:告别
    五天后。今天是前往帝都皇室的王者山脉的日子。清晨,太阳升起已经有一个时辰。

    按照长老们的吩咐,乐戚等人早早地便前往内门的出口处集合,等待带队长老的到来。之所以不在内门出发,则是为了绕过内门布置的虚空护宗大阵,护宗大阵是永远不会被关闭的,它敌我不分的,除非你有玄王境的实力,否则,你就得乖乖从门口绕出去,否则,你就是躺着,也别想出去。

    虽说是清晨,但前来送行的人仍然很多,本来参赛的人就不少,再加上送行之人,竟是让得内门不太宽敞的门口显得拥挤。

    乐戚人缘算不错,莹儿和卡娜肯定是会来的,小姑娘不用说,她是巴不得乐戚不去或者是自己跟着一起前往,自然会来相送。

    卡娜也算是乐戚不可多得的朋友,关系还有点说不清楚,来自同一个青山镇,同一个猎豹突击团,随后又一起来报名参加琳琅宗,一同进入外院,再一同进入内院,还是进入同一个势力青龙会,平时走得颇近,也算是有缘得很。

    要说他们仅仅是朋友关系,乐戚自己都不太相信,但若说是再进一步,乐戚又感觉好像还有相当的距离。乐戚感觉有些吃不准,他知道卡娜是个聪明的女子,说话圆滑,这谁知道她是不是礼貌性的表现亲切呢,或许她就是这种随和的性格也说不定,对谁都一样,自己若是冒昧询问,若真是误会了,麻烦就大了。所以,还是任其发展的好。

    “乐戚哥哥!你比完赛要赶快回来哦,莹儿在这里很无聊的。还有还有,你一回来第一时间就要来找莹儿哦,然后要带我去吃好多好吃的,去很多好玩的地方玩!这是哥哥答应莹儿的,可不许反悔!”莹儿语气中充满不舍,她无法阻止,也不想阻止乐戚去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宗派大比,因为她也知道这是好事,这是极大的荣誉,但小姑娘毕竟还是一个半大的小女孩,不舍在所难免。因此,她只得通过憧憬乐戚回来后会带她出去玩的美好情景以及回想以往的经历而得到快乐的感觉。

    其实莹儿都不大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依赖乐戚的了,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第一次遇见他就没有生疏感,一点也没有对陌生人的畏惧,反而就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好人,迷迷糊糊地想要亲近他。但是小姑娘现在也不愿去想其中的缘由,她觉得这是冥冥中注定的,小姑娘可管不得那么多。

    听了莹儿的话,乐戚笑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好好!回来带你这个贪玩的馋猫好好玩,好好吃!”

    就在此时,一个略显陌生地声音传来:“舍妹生性调皮,这些日子多得乐兄照顾,玲儿不胜感激!”

    这个声音的传来,让得乐戚转过头去,发现说话的,正是莹儿的姐姐楚玉玲。乐戚一时愣住了。

    看见乐戚的惊愕,楚玉玲并未显得尴尬,反而笑吟吟地说道:“哦,我还未自我介绍,难怪乐兄迷惑。 ”

    说罢,她轻轻牵起莹儿的手,将莹儿拉到自己身边,笑着说道:“我是莹儿的姐姐,叫楚玉玲!说起来,我与乐兄也是有过一面之缘呢!就在我家里!”

    “哦,我想起来了,你好!楚小姐!”乐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仿佛是方才才想起她,赶紧礼貌性地答道。

    乐戚的表现,让得莹儿疑惑,大眼睛圆溜溜地看着乐戚,她心想:奇怪,明明就在几天前,乐戚哥哥还认出姐姐来的,怎么今天就忘了?

    虽然感到奇怪,莹儿却并没有说些什么。

    “呵呵!既然乐兄与舍妹熟悉,那你也不要称我为楚小姐了,若是不嫌弃,直接叫我的名字玉玲吧!”楚玉玲笑说道,她那双白皙的玉手,还在轻轻地抚摸着莹儿的头发,仿佛她们一直都是这般的亲密无间。

    “呵呵,乐戚算是初次认识楚小姐,若是唤你的名字,恐怕还是不合适的。若是让他人听了,不免让人认为乐戚是轻浮之人,也必然惹得小姐的护花使者一阵羡慕与记恨。”

    乐戚婉言谢绝了楚玉玲的提议,他现在有些搞不清楚后者想要做什么,但从先后两次见面的态度转变可知,此人必是有些势利之人,这样的人,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为妙。

    当然,乐戚也不会说得太直白,一则,她到底是莹儿的姐姐,且不说她到底待莹儿如何,但从莹儿的表现来看,她也不算讨厌自己的这个姐姐,那么,小姑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其二,这次宗派大比,这楚玉玲是其一,这一个月内,估计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表现出什么来;这其三,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敌人,至于是否虚伪,乐戚已经没有看得太重了。

    不得不说,乐戚已经过了白痴愣头青的年纪,或者说,他也被这个复杂的社会所同化了吧。乐戚自己都不否认,他已经学会了虚伪,他不否认,有时他自己,就是个虚伪的人。或许是过早独立,这近十年之中,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有真诚待人的老实人,有虚伪狡诈的伪君子,还有很多有的一腔热血、见不得伪恶丑的所谓正直勇敢青年。

    乐戚的天性也有此偏向,最初的他,何曾不是如此,一个满腔热血,眼里见不得伪恶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正直之人。

    可是,他慢慢发现,他没有这样的本钱,他没有这样的本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需要实力的,仅凭一腔热血,成不了事,最多是把自己给搭进去,夺得个无人知晓的正义之名,以及家喻户晓的傻子之名。

    现实与内心的矛盾,让乐戚开始质疑自己心中的那一腔热血,他发现那是一条难以行得通的道路,伸张正义,竟是一种奢侈,是强者才能拥有的权利,弱者,是没有这个权利的。

    当然,那一群被世人嘲笑为白痴愣头青的人除外。按理说,在乐戚理性的眼中,他们应该是愚蠢的象征,可是不知怎的,乐戚却是发自内心的敬佩这样的人,他们做了自己不敢做敢事,他们勇敢,即便他们是那么的愚蠢。

    这几年过来,乐戚知道,自己的内心中,是存在阴暗与麻木的,自己早已经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变成一个坏人罢了。

    每每见到弱小被欺凌,乐戚都要想清楚,自己有没有能力管,想得通透了,才敢出手。乐戚总是自嘲说道:也不知,这有条件的正义,还算是正义吗?或者说,这仅仅是为了抚平自己那有些波动的心,全是为了自己罢。

    …………

    乐戚竟是想得有些出神,直到卡娜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乐戚才缓过神来,微微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

    再说了几句,乐戚便见机结束了交谈,找来个借口带着莹儿走到一边。

    “小丫头,刚才,我见你姐姐和你关系不错的样子,平日里她也是这般吗?”乐戚说话间,轻轻瞥了一眼远处的楚玉玲,又看向莹儿。

    莹儿听了乐戚的问题,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停顿了片刻,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额~,哦哦,挺好的,姐姐对我挺好的。”

    乐戚听了,叹气地摇了摇头,随即目光直视小姑娘的眼睛,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被乐戚的目光直视,小姑娘一时有些闪躲,不敢对视,也不知是有些发虚,还是怎的。

    乐戚收回目光,随意地说道:“我知道了。”

    莹儿看了看他,有些迷惑,似懂非懂,也不知道他是知道了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