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四章:对决血月门
    内门公共比武场上的一个次级场,外围集聚了界限分明的两方人马,一方人马,胸前佩戴着一枚精致的血色深红缺月,透着一股邪异。

    而另一方人马,胸前则佩戴着另一种徽章,青色的盘旋巨龙,一双使用红宝石切割而成的双眸闪闪发光,显得栩栩如生。此时此刻,两方人马,正目光不善地对峙着。

    这两方人马,正是血月门与青龙会,而今天,正是乐戚应战血月门的日子。

    “张理事,怎么这件事青龙会也要插手吗?这可是正常的挑战!”血月门门主柯狮有些不悦地说道。

    “这件事,青龙会不会插手,只是做个见证而已。但是,前些日子,乐戚已经加入了我们青龙会。加入青龙会之前的事,我们管不了,但加入了我们青龙会,就是我们的兄弟,谁想动我青龙会的兄弟,得先掂量掂量,能不能动,后果背不背得起!柯门主,你说呢?”张哲毫不留情地警告道。

    听了张哲的警告,柯狮重重地哼了一声,但却没有反驳,血月门与青龙会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青龙会,他惹不起,只得选择低头。

    比武场中央,站立着两位年轻男子,同样手持长枪,一柄为乌黑的钢枪,另一柄则是木质长枪,两人正是乐戚以及血月门挑战之人柯景,血月门门主柯狮的弟弟。

    乐戚打量着对手。令他意外,他的对手,面前的青年,和他年纪相仿,或许,比他还要年轻。知道乐戚晋级大玄者境后,血月门没有换人,如此推断,此人突破竟是在自己之后,但从他毫不掩饰的玄气波动来看,他竟然也达到了大玄者境第二阶。

    “你竟然也突破了第二阶,不简单。”柯景淡淡地说道,似乎对乐戚突破第二阶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与重视。

    “彼此彼此。”乐戚同样是风轻云淡地回答道。

    “看来,你很有信心。那,就让我将你踏在脚下!让你知道,血月门,不是什么人都敢得罪的!”柯景面露诡异地狰狞,阴冷地说道。

    “多说无益,等你做到再说!战吧!”乐戚没有理会柯景的挑衅,从容不迫地说道。

    “好,我成全你!”柯景横握长枪,迅速调动玄气冲向全身玄脉,爆发出强烈的淡青色玄气,是风属性玄气!只见风属性玄气迅速覆盖在他的身上与长枪之上,玄气层少有的平滑规整,犹如一层薄薄的隔膜,竟然将身体与空气分隔开来。

    乐戚不示弱,已经晋阶的他,自认为玄气储量与输出速度绝不输于同阶之人。同样猛地调动玄海中的玄气冲向周身,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银色耀眼的雷电层,在阳光之下,竟然隐隐盖过了天空的光线,宛如披上了银色的铠甲,引人注目。手中的钢枪,亦是雷芒跳动,犹如一柄光枪,握在光之骑士的手中。

    下一瞬间,两人同时动身。脚下猛踏地面,震得碎石惊动,手中长枪挥动,锋利无比的枪尖直逼对方要害,势不可挡。

    说是迟那时快,半个呼吸间,两人的距离便从相距十米之遥缩短到不足三米,并且正在飞速接近。就在此时,枪尖已然碰在一起,长枪相互卷绕,宛如一条银龙与一条青龙相互纠缠,想要突破对方的防御进行攻击。青色与银色玄气对碰,没有狂爆的声响,只有无声的较量,相互消耗。

    最终,乐戚手臂一紧,全力将柯景的枪压下地面,动弹不得。此时,两人已经面对面不足一米的距离。乐戚反应迅速,突然抬起右手,夹带雷霆便猛地朝对手轰去。柯景见势,并不慌张,左手握拳,带着浓郁的青色玄气对轰而去,竟是后发先至,击中乐戚的银拳。

    拳头撞击之处,顺着手臂传来骨骼碰撞的闷响,野蛮的力道,令得两人皆是一颤,却是咬牙坚持,谁也不肯退缩半步。

    乐戚手臂上的银色雷属性与柯景手臂上的青色风属性,犹如两个实质能量漩涡,相互碰撞,相互挤压,却是谁也无可奈何得了谁,一刚一柔,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

    眼见一击无果,只能是徒作消耗,两人像是很有默契,同时抽身后退。但随即,两人再次发动攻击,速度更加迅速,就犹如两道魅影,闪烁着移动,留下一道道不同颜色的残影。期间,不断传来金属与木质碰撞的沉闷声响与四处散射的银、青色玄气。

    “那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强了?不是说二十天前他才刚刚晋级大玄者境吗?”柯狮看见乐戚与柯景斗得势均力敌,很不满意地严声说道。这与他知道的情况很不相符,从乐戚爆发的实力,他已经晋入第二阶,而且绝不是一般的第二阶武者能够做到。

    “门主莫生气,这乐戚在一个月前的的确确还是玄斥境第九阶,只是不知怎的,就突破到了大玄者境第二阶。但门主不必太担心,柯景的实力您最清楚,现在,他的实力还没有完全释放,若是使出全力,那乐戚一定不会是他的对手的。更何况,柯景还有底牌没有使用出来呢!”一名站在血月门门主身旁的男子恭敬地说道。

    柯狮继续看了看比武场上,柯景并未落下风,反而凭借风属性攻击迅速的特点,略微占据优势。紧皱的眉头,才悄悄舒缓开来。

    而青龙会这边,却是有些急躁。有青龙会的成员议论到:“乐戚不会输吧,怎么隐隐有种被柯景压制的感觉?”

    有人不同意道:“别瞎说,我怎么看不出来呢?现在明明是势均力敌。”

    “这就是今年应邀加入青龙会的人?怎么只有这点实力,才大玄者境第二阶,该不会是靠关系得到这个宝贵资格的吧?”有人看见乐戚如此平平的表现,不满地讥讽道。

    “那到没有,你们是不知道,上次,就不久前,乐戚可是跟黄理事的弟弟黄锦大战了一场,结果你猜怎么着?乐戚那是大胜!一柄长枪指着黄锦不敢动弹。那时乐戚还是大玄者境第一阶,那黄锦,可是第二阶。”有人为乐戚打抱不平,当天比武,他就在场,完整的看完了整场比武。

    “不会吧?黄锦我认识啊,他竟然也输了?他可是大玄者第二阶的实力,若是爆发起来,普通的第三阶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甚至可以和第四阶的武者打个平手。你是不是亲眼所见?反正我不大信。”有人知道黄锦实力的人质疑道,说一个大玄者境第一阶的武者能越阶打败黄锦,他不信。

    “就是,我也不信!要是乐戚能够以大玄者境第一阶的实力打败黄锦,那岂不是说他能爆发超越第四阶的实力,现在还至于如此?”有人附和道。

    很多人没有见过乐戚的实力,都是不太相信他能有什么实力。这也很正常,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张哲听了议论,有些不耐地说道:“好了,乐戚那场比武我在场,乐戚确实胜了黄锦,那时他的的确确是第一阶的实力。现在乐戚在比武,不仅仅代表他自己,同样代表青龙会,你们很希望他输吗?输了,你们脸上很有光,是吗?”

    此话一出,那些议论的人都是闭嘴,张哲说的对,乐戚输了,自己不也得跟着丢脸么……

    比武场上的两人,听不到他们的评论,正在酣战。两种不同颜色的玄气正在猛烈的碰撞,每一瞬间的撞击点都是不同,两人的位置移动更是无章可循。

    攻击的武器,并不止手中的长枪,掌劈拳打,脚踢膝顶,肘部,肩膀,甚至是手指都是他们凌厉的武器。

    乐戚一个急退,令得柯景一记追风枪落空,破风声呼啸。柯景反应同样迅速,一枪未中,并为急着收枪,反而猛踏地面,暴冲而出,继续追向乐戚。

    乐戚仍在后退,那紧逼而至的枪尖就犹如一条毒蛇,带着狰狞的毒牙想要咬向自己,容不得停下脚步,只得继续向后倾斜着身子后退。

    但这样的姿势并不适合快速移动,很快,身上覆盖着光滑风属性玄气层的柯景迅速逼近,而空气在他身上的玄气层上轻松流动,仿佛并未有多少阻碍。

    看着枪尖与自己的距离正在明显的缩短,乐戚眉头微皱,显然也是察觉了柯景身上的玄气层并不仅仅是起到保护的作用,似乎还能有效地减小他移动时身体与空气的阻碍,让他更加迅速,是风属性玄气的作用吗?

    容不得乐戚多想,柯景的枪尖已经距离他不足一尺,躲无可躲,乐戚迅速将枪尖往后顶向地面,而自己则是以长枪为支撑向后下腰,躲避攻击。

    然而,尽管乐戚已经最快的做出回避,但柯景的枪还是从他的肩膀处擦过。锋利的枪尖,划破衣裳,划过他的皮肉,带起一丝鲜红的血色,让乐戚吃痛。

    但现在乐戚管不了这些,咬牙强忍着肩膀上的伤痛,乐戚抬脚踢在了柯景的枪身之上,强行向上偏移了枪的攻击方向,中断了他的攻击。借此机会,乐戚手掌猛拍地面,借助反向的作用,整个人站起身来,随即用力蹬地,退出了柯景的攻击范围。

    柯景见状,并没有穷追,停下了攻击。看着乐戚肩膀上的整齐伤口,讥笑道:“哈哈!看来,用长枪,就当配合风属性!你的枪,太重!太慢!”

    乐戚没有理会被鲜血染出一条血痕的肩膀,反而不置可否地笑了,说道:“是吗?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看见被自己长枪所伤却仍然没有丝毫畏惧的乐戚,柯景略带讽刺的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