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八章:黄莽
    今天,算是琳琅宗外门最热闹非凡的日子,不输于当初的入门考试火爆程度。所有外门弟子汇聚一堂,目光充满火热与兴奋,望向那白玉般的比武场,心情激动不已,仿佛,双眼已经见得内门无尽的灵丹妙药在闪闪发光,晃眼招摇!

    高台上,一张无比巨大的榜单悬挂,方正榜单无半点泛黄,平面洁白如玉,左右边角挺拔,没有丝毫因为庞大而卷翘弯曲。白纸之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半大工整黑字,笔迹清晰有力,苍劲如松,乐戚凝神隔空仔细观看,发现上面有无数的名字,点了点头,这应该是比武对决的名单。

    白纸之上的字并不算大,站在不远处的比武场上望去,甚至就如同蚊子般,但对身体经过玄气长期改造与强化的武者而言,看起来却并不困难。

    顺着金色榜首向下仔细阅读,不多时,乐戚便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乐戚--黄莽

    没有太过在意自己的对手,并不完全因为自己突破了大玄者境所带来的突飞猛进实力,只要不是碰上太过强劲的对手,一般而言问题不会太大。也因为棒单上除却一个名字外,再无半点其余价值的信息,乐戚无法通过一个名字读出对手的信息,只得作罢。

    比武场次为上午场十二号比武场第五场,即今天上午,第五场,预计算排在中间的场次。

    比赛已经开始,宽阔的比武场之上,寥寥分散站着数十人,身上闪烁着各种颜色的光泽,爆发出强横玄气波动,明显可以判断,这些人都达到了大玄者境,能够调动自身雄厚的玄气加持发动更具威力的攻击。

    内门弟子资格考核第一天,首先进行的是大玄者境弟子间的激烈对决。而为了满足玄斥境弟子想要观战这场激烈角逐的热切要求,琳琅宗决定让玄斥境弟子的考核延后,允许他们观看,从中学习获益。

    此刻的比武场四周已被里外三层围得拥挤不堪,观众席上人头涌动,不仅仅是座位上,连过道也站满了人,四万外门弟子将中央的比武场围得水泄不通,就连比武的弟子也只能缓缓在人群中艰难挤进去。

    大玄者境武者间的较量不是玄斥境武者能比,一拳一脚,一刀一剑之间,均会爆发出强横的玄气波动,绚烂无比,从观看席上望去,整个比武场犹如一场五彩缤纷的玄气烟火盛宴,具有无与伦比的观赏性。不时,某个比武场上有武者释放出强大的招式,打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便会惹得观众一阵嘶吼般的喝彩声与雷鸣般的掌声,场面十分火爆。

    “下一场,乐戚对决黄莽!”

    十二号场上传来了监考者洪亮的声音。

    到我了么?倒是挺快的。乐戚笑着摇了摇头,本以为自己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自己的计算有些失误了。但提前进行比武,并不会影响到自己。

    乐戚灵活地摆动着身体快速从人群中挤出,轻步踏入比武区域,神情自若,并没有多少紧张姿态,反而心中隐隐有些兴奋。他真正与大玄者境武者交手的次数不多,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以往实力不足,即便交手,也是输面大,一场看不到胜利希望的比武,没有多大意义。但此次不同,自己已经突破到大玄者境,实力更上一层楼,更是成为一名大玄者后的第一战,意义不言而喻。

    视线探出,仔细打量着已经上台的对手,黄莽,人如其名,的确长得粗莽,满头深黄色的短发寸立,身高将近两米,一身的肌肉就如同一头蛮牛一般呈现块状鼓起,两条粗壮无比的手臂上提着两个巨大的铁锤,却显得平静轻松,仿佛没有多少重量一般。

    乐戚眼睛微眯,心中有了初步判断,根据自己的推断,此人应该是一个力量型武者,以力量为优势。那么,这场战斗,或许速度便是自己的优势,当然,自认为拥有比别人更多玄气容量以及开启了全身隐血玄脉的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力量会比对方小多少,硬拼也不见得要吃亏,但乐戚做人做事,总不会拿己之短或者说平凡之处去硬拼对手的长处,没有必胜的把握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没有必要。

    “黄莽,大玄者境第二阶!”洪亮的声音从乐戚对面传来。

    “乐戚,初晋大玄者境!”既然对方自报家门,乐戚也礼貌性地回答道。

    “比武开始!”见双方已经做好准备,监考者当即宣布开始比武。

    单手握住钢枪,乐戚松懈神情逐渐收敛,但并未着急进攻,只是盯着黄莽,想让对方先行出招,摸清弱点再动手不迟。

    果然,王莽似乎真如其名,没有什么招式,抡起两个大锤,迈着沉重的步伐便直直冲向乐戚,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简单而粗暴。

    乐戚却是有些疑惑,难道真是个傻大个?黄莽的力量加上那一对大锤的重量,毫无疑问这一锤的攻击力无比强大,可以想象,就是皮糙肉厚的大蛮牛正面挨上一锤,至少也是重伤。但与人对打却不太实际,威力无与伦比,却打不中对手,那和没有威力有何区别?

    并不打算硬接,乐戚双腿微屈,身体微微后倾,待得黄莽的大锤携带强横的威力砸来,乐戚便提前后跳了出去,身形轻巧地闪出大锤攻击范围,轻易避开了黄莽的攻势,但黄莽似乎并未放弃,凭借自身蛮横的力量,立即挥动了第二锤。接踵而至的大锤比之第一锤快上了些许,但间隙时间依旧充足,乐戚轻轻落地后,并未停留,侧身折线再次跳出大锤的攻击范围。难度并不大,估计着换个人也能避开。

    黄莽动作稍稍停顿后,继续重复着之前的招式,反复的两锤进攻,砸得地面轰隆闷响不断,却连乐戚的半片衣袖都未碰到,后者依旧在从容不迫地折闪躲避着,而前者却已有些喘气,如此下去,乐戚怀疑不用出手,对手便会自行耗死自己。

    为了闪躲得更得心应手,乐戚索性将长枪立于自己身后,照他看来,这傻大个估计很快就会消耗完自身的玄气,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

    黄莽似乎也很配合,一直在卖力地发动一次次单调而重复的进攻,一捶接一捶,巨大的消耗已经让其开始喘着大气。

    黄莽手持大锤,看架势,依旧是那两大锤的攻势,乐戚习以为常,没有出多大的力气轻轻跳出大锤的攻击范围,轻松躲过两锤的进攻,习惯性等待下一次的进攻。

    但,就在此时,乐戚看见黄莽嘴角微微上扬,敏锐地觉得不妙,却没来得及多想,后者猛地借住大锤下砸的惯性,一个后空翻,竟然以锤为中心,庞大的身体聚势于半曲腿部肌肉,飞速向乐戚砸了过去!

    心中悸动,由于先前轻敌,乐戚已经将钢枪立于身后,眼见来不及抽抢阻挡,只得用另一只手横档于身前,硬挡了黄莽充满力量的一记鞭脚。

    携带全身惯性力量的腿击狠狠抽在手臂之上,乐戚感觉手臂霎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就像被一头蛮牛踹了一脚般。没有时间理会,乐戚立刻借势快速向后蹬部撤离,并在空中将背后长枪重新横在胸前。

    但显然,黄莽精心隐忍如此之久,不惜消耗自身大量玄气,就是为了等待这一次绝佳进攻机会,绝不可能只有这一脚。只见其瞬间爆发出更为强盛的银色玄气,后空翻落地后没有丝毫的停滞,立刻以自身下盘为轴,夸张弧度抡动着一把携带着雷芒的大锤破风向乐戚砸去,速度之快,与其庞大的身型毫不匹配。

    乐戚一惊,再次纵身后跳,惊险的与大锤相差毫厘地躲开了,但仍然被雷芒轻微击中,幸亏他自己的玄气属性亦是雷,所以并无多少影响。

    然而,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甚至还没有落地,打破常规的,第二把大锤没有继续砸去,反而直接被黄莽重重地甩向乐戚。

    砰,没有悬念的,仍在空中无法变向的乐戚被大锤狠狠地砸重胸口,即便有钢枪抵挡了一部分力,但依旧被砸出数米之远,踉跄倒退,双腿强行支撑着身体没有倒地,却也被那一捶砸得不轻,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鲜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