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误起冲突
    再说白起身上的镔铁铠甲,更是了不得,乃是王越的先祖所着之物,正好白起就要出征,而他王越也无心在上战场,留着也只能让珍宝蒙尘,索性就送给白起了。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当白起三人骑马走到大营门前大约五十米的时候,守营的士兵大声询问来由,开始例行检查。

    听到询问过后,还没等白起说话,他身边的典韦就率先引马上前一步,扯着嗓子对着大营的方向大喊道“陛下亲封五品偏将军白起特来述职”不得不说典韦的嗓门是真的大,距离他不远的白起和张辽,赶紧用手拍拍耳朵,好缓解一下耳鸣的症状,被典韦这么一喊过后,白起终于相信了张飞长坂坡上喝死一将的事情了。

    守营的小将也是被典韦的这一声大喝给喊懵了,不过毕竟是朝廷精锐啊,马上回过神来,对着守营门的士兵说道“快开营门是龑華回来了,我就知道他一定能当将军,这好家伙直接就是五品将军,连胜五级啊”

    不得不说皇甫嵩让白起来军营训练,还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两年半的时间里,白起和这军营里的大部分中层将领打成了一片,而且只有在军营之中,才能建立起可以托付性命的交情。

    说话间白起等人就已经到达了营内,进入营内后,白起这才刚下马,还没等他捆好缰绳,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主公啊,你可让我好等啊,这有了心上人就是不一样啊”

    听了这声音,白起就知道是谁了,定然是那不着调的曹操了,经过两年半的相处,白起在和曹操郭嘉二人建立了深厚友谊的同时,也彻底看透了这两个人,也正因如此,使得他们在白起记忆中的威严荡然无存,这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两个人一个是特殊女性爱好者,一个是酒鬼,人性的弱点昭然若揭啊。

    也正因为他们遇到了白起,曹操学会了收敛,而郭嘉也摘掉了酒鬼的帽子,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郭嘉这个杠精,又跟白起打了一睹,赌约就是一个剃光头,一个戒酒,当然了知晓一切的白起是不可能输的啊,要不然他才不可能用他的头发做赌约呢。

    就这样郭嘉告别了让他魂牵梦绕的美酒,为此他骂了白起好长一段时间,不过这戒酒就跟戒烟是一样的,只要你戒掉了,也就不想了,说来白起也是为他好啊,还不是为了让他多活几年。

    “孟德啊你这又在调笑我啊”转过身后,白起笑盈盈的看着曹操,他知道曹操肯定是因为三年前的那场赌约才这么叫的。

    “别啊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我曹操向来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你说呢奉孝”说着曹操还看向了身边的郭嘉,这郭嘉在之前,利用郭孝这个假名欺骗了曹操和白起,不过在那不久之后就被白起给揭穿了,为此郭嘉还挨了一顿混合双打,当然了白起是没有认真的,不然的话十个郭嘉也被打死了。

    一旁的郭嘉在听到曹操的招呼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拱手向白起行了一礼,然后庄重的说了一声“见过主公”。

    听到这一切的白起内心先是一乐,因为他可是征服了三国中最难征服的曹操啊,怎能不激动,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一个时日无多的人,即使获得了曹操的效忠又能怎样,还不如跟他一直真心实意的当兄弟呢。

    “孟德,奉孝,你我兄弟共同谋划天下即可,何来主公一说,况且还没到那一步啊”

    曹操和郭嘉二人在听到白起的前半句话时,面色不禁都是一变,这主从之分如果不明确的话,将来可是会出大问题的,不过在听到白起的后半句之后,异常聪明的二人就明白了白起的意思,互相给了对方一个会意的眼神后,就不提这件事了。

    “哼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也配我家阿满称你为主公?”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很破坏氛围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听到这句话之后,就连曹操在这个当事人,都很是疑惑的回过了头,看向了说出这句话的人,当然了白起听道这句话以后并没有放在心上,人家曹操好歹也是三国的大魏武帝啊,没有一两个忠心奉主的手下,白起才会感到奇怪呢。

    曹操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很是恼怒,一是因为他和白起的关系真的很好,再加上这近三年的时间相处下来,白起的为人也的确让他折服,所以现在并没有显现野心的曹操,也的确想要帮助白起成就一番事业,可这一点也并没有惹怒曹操,真正让曹操震怒的,则是内句阿满。

    总所周知阿满是曹操的乳名,而在古代哪有直呼乳名的啊,不熟的就会直呼其名,熟悉一点的也是会叫这个人的字,而直呼乳名可以说是一种十分不尊重的叫法,因为只有是长辈和发小才可以这么叫的。

    所以曹操正想回头训斥一番这个人,自己这好歹也是个将军,你这么叫我我不要面子啊,可这一看到说话的人,曹操就懂了,怪不得敢这么叫我,而且还这么大声音,就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这不就是自己带来军营的族弟曹洪吗。

    一看到是曹洪说的,曹操的面色也就缓和了下来,因为曹操也知道,这曹洪是在为自己说话,于是笑着回过头,准备给白起介绍自己的四位同族。

    “龑華,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四位就是我的同族,这位是我的族弟曹洪,我为他刚刚的出言不逊给你赔礼了,你白龑華可不能不接受啊,至于曹洪旁边这位略显沉稳的嘛,也是我的族弟名叫曹仁,他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将之才啊,他旁边的这两位就是夏侯兄弟,别的不说我这四位同族,可都是武艺高强的猛人啊”

    “果然”白起心中暗暗的说了一句,方才他的内心就已经有了猜测,毕竟这才是黄巾之初,曹魏的大部分将领都还没有投奔他,所以能够跟在他身边并且这么维护他的,也就只有他的着四位同族了,在听到曹操的介绍过后,也就印证了白起的猜测。

    “原来是孟德的同族啊,在下白起字龑華,能够结交三位壮士,也是我白起三生有幸,以后我们身为同袍,还希望可以精诚合作,共建功业”就白起个人来说,他还是很喜欢这四位曹魏的中流砥柱的,而且他们对曹操也是足够忠诚。

    “刚刚对不起了,一听到我家阿满尽然要拜你为主,我也是一时着急才口无遮拦,也幸亏你没有答应,要不然凭我们兄弟四人,你免不了要受一些皮肉之苦”好嘛这曹洪哪是口误遮拦啊,这简直就是没脑子啊,曹操才刚刚以他和白起的交情化解了之前的尴尬,还没过一刻钟呢,这曹洪又因为自己的这张嘴给自己惹了麻烦。

    听他这么一说,曹操就知道坏了,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可是知道白起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只不过他是万事不上心而已,可刚刚白起所说的一番话,曹操可是听出白起的结交之意了,然而曹洪却这样不给他面子,看来白起就要发飙了。

    白起在听到曹洪的话后,心里也的确产生了一些暴躁因子,不过还没等他说活,站在他旁边那嗓音犹如炸雷的典韦就喊了出来,对于这个直里直去的汉子来说,侮辱白起可是比之侮辱他都要严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