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章 意境
    地下密室入口处,崇黑虎、庞笙与肖靖三人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黑虎堂精锐手持兵刃,蓄势待发。

    忽然,“咔嚓”一声,青石板开启。

    一种强大而恐怖的气息从密室内传出。

    下一刻,一道身影疾速掠出,挥动双掌,直取肖靖面门,快如闪电。

    这等速度,远非肖靖所能抵挡。

    与此同时,崇黑虎倏然而至,挡在了肖靖身前。

    “嘭”的一声,四掌相对。

    那道身影一击即退,站在地下密室入口处,一袭月白色道袍随风而动,仙风道骨,目光深邃而幽远,赫然正是上清太平宫前掌教李若愚。

    崇黑虎后退五步才稳住身形,脸色煞白,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见此情形,黑虎堂精锐皆大惊失色,赶忙退后三丈。

    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击得手。

    这时,于成龙与花飞客二人在前,朝天阙死士护着蒙放与司马长风之尸身紧随其后,已然走出地下密室。

    于成龙朗声道:“杀出去!”

    话音方落,李若愚挥动双掌,径直杀向黑虎堂精锐。他掌指间隐隐有无形真气凝聚,寒气逼人。掌风所至,一片黑色煞气弥漫,生命瞬间凋零。在他身后,尸横遍地,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于成龙舞动精铁双戟,身形变换,运使如飞,一阵勇猛之气自心间产生。双戟上隐隐有无形真气环绕,气势逼人。他率领朝天阙死士踏血而行,且战且退。

    李若愚一招重伤崇黑虎,其武学修为可想而知。

    在这等威势之下,庞笙与肖靖皆心有余悸,不敢出手。他们虽不知这老道是何来历,但是,他们心里清楚,于这老道而言,斩杀他们二人也只是举手之劳。

    肖靖冷冷道:“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黑虎堂精锐悍不畏死,杀向朝天阙众人。

    短兵相接,鲜血飞溅,不断有人倒下。

    终于,在李若愚相助下,于成龙率领朝天阙死士杀出了朝天阙。

    花飞客脸色惨白如纸,体内气血翻腾,终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李若愚身形一滞,竟似要倒下去。

    于成龙赶忙上前,抱起了李若愚的尸身。

    见强敌倒下,黑虎堂精锐士气大振,全力冲杀而来。

    蒙府管家万福率领蒙府七名亲信死士死死地堵在朝天阙门口,一时间,黑虎堂精锐竟无法越雷池一步。他朗声喊道:“老爷快走!”

    见此情形,朝天阙死士胸中豪气上涌,毅然决然地杀向黑虎堂精锐,一往无前,视死如归。

    蒙放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高声道:“今日能与兄弟们并肩作战,生死有何妨?”话音方落,他紧握丈二长枪,就要冲杀而去。

    于成龙一把拉住蒙放,沉声道:“蒙先生,你已身负重伤,绝不能感情用事,否则,兄弟们可就白白牺牲了。”

    花飞客望向蒙放,目光坚定,轻声道:“必须有人活下来。”

    蒙放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才放弃了鱼死网破的念头。

    之后,于成龙抱着李若愚的尸身,蒙放搀扶着花飞客,四人直奔上清太平宫而去。

    朝天阙前院。

    肖靖问道:“大哥,要不要去追?”

    崇黑虎轻叹一声,缓缓道:“此行目的已然达到,没必要去以身犯险。”

    那老道虽已倒下,但余威犹在。

    朝天阙门口,双方各不相让,以死相拼,不死不休,惨烈异常。

    万福身中数刀,倒在了血泊中。

    蒙府七名亲信死士也倒下了。

    朝天阙死士被尽数斩杀。

    同样,黑虎堂精锐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终于,尘埃落定,一切又归于平静。

    庞笙微微皱眉,若有所思。

    崇黑虎随口问道:“四弟,你在想什么呢?”

    庞笙沉吟道:“在朝天阙内连一个女人与孩子也没有发现,着实有些奇怪。”

    崇黑虎微微点头,轻叹道:“如此说来,他们应该早有准备。”

    肖靖沉声道:“金国新任西路兵马大元帅还未到,连将军府也没有得到消息,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庞笙淡淡道:“这燕山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可怕得多。”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长安城一战,他深有体会。

    崇黑虎微微点头,沉声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传令下去,带上已故兄弟尸身,尽快离开这里。”

    庞笙与肖靖二人领命而去。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黑虎堂一行人在官道上打马狂奔。

    忽然,马蹄声戛然而止。

    崇黑虎望向一片树林,高声道:“朋友既已到此,何不现身一见?”

    话音方落,一声轻哼从树林里传出。

    不多时,一个锦袍男子打马走出树林,手提日月双锤,高大威猛,气势逼人,正是完颜古哥。

    与此同时,数千金国骑兵从四下涌来,将黑虎堂众人团团围住。

    崇黑虎脸色微变,朝完颜古哥微一抱拳,沉声道:“完颜将军这是何意?”

    完颜古哥淡淡道:“崇堂主觉得呢?”

    崇黑虎正色道:“在下不知。”

    完颜古哥轻笑道:“崇堂主可要想清楚了。”

    崇黑虎沉声道:“莫非完颜将军是要替燕山出头?”

    完颜古哥随口道:“不然呢?”

    崇黑虎正色道:“黑虎堂敢去剿灭朝天阙,绝非意气用事,还望完颜将军三思!”

    完颜古哥冷笑道:“那我今日所为也绝非意气用事。”话音方落,他挥动日月双锤,打马朝崇黑虎杀去。

    一刀一剑同时出鞘,庞笙与肖靖二人立刻挡在崇黑虎身前。

    与此同时,数十黑虎堂精锐手持兵刃,迎向完颜古哥。

    数千金国骑兵面露兴奋之色,不断挥动手中弯刀,欢呼呐喊声此起彼伏。

    下一刻,短兵相接。

    完颜古哥挥动日月双锤,上下翻飞,刚猛霸道,斩杀黑虎堂精锐如同砍瓜切菜,毫不费力。

    这一战,只是单方面的屠杀。

    片刻间,数十黑虎堂精锐死伤殆尽。

    完颜古哥手提日月双锤,似笑非笑地望着崇黑虎。

    崇黑虎神情凝重,一言不发。

    庞笙与肖靖二人紧握兵刃,蓄势待发。

    完颜古哥淡淡道:“今日之事,还望崇堂主时刻谨记。下一次,我必然血洗黑虎堂,鸡犬不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崇黑虎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

    之后,完颜古哥打马直奔朝天阙而去。

    数千金国骑兵一声高呼,紧随其后。

    马蹄声渐渐远去。

    肖靖这才问道:“大哥,完颜古哥究竟是何用意?”

    崇黑虎轻叹道:“完颜古哥绝非有勇无谋之辈,是我小觑了他。”

    肖靖又问道:“那他为何放过我们?”

    崇黑虎沉吟道:“他本就没打算杀我们,只是想让我们知道,将军府之威严不容亵渎。出手杀死那些兄弟,只是给我们一个教训。”

    庞笙轻叹道:“完颜古哥与燕山本就不是一路人。完颜洪烈已死,他们之间必然会有一战。”

    之后,崇黑虎、庞笙与肖靖三人望了一眼遍地尸体,一阵悲伤与凄凉之感涌上心头。

    来时精锐尽出,声势逼人。

    回时,只剩下三人。

    如此代价,真的值得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有些事情,非得失所能衡量,非真性情者所能明白。

    有些事情,非得失所能衡量,非真性情者所能明白。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