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第 90 章
    沿着岗坡,洛神不停地往下滚。

    草片割她露在外的娇嫩肌肤, 草丛里的大小碎石, 硌她不断碾压而过的四肢和身体。

    阵阵疼痛。

    但她已是完全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只能闭着眼睛, 越滚越快,仿佛就要滚下一个无底深渊。

    就在天旋地转,痛苦不已之时,突然, 下坠之势停住了。

    她仿佛撞到了一堵墙。

    这堵墙坚实、浑厚, 终于终结了她的痛苦。

    接住她的,是李穆的双臂和他的胸膛。

    她被他接住了。头发凌乱, 面色苍白, 衣衫也刮破了口子, 露出半片留有刮擦伤痕的雪白肩膀, 模样凄惨,狼狈不堪, 慢慢地睁开眼睛, 和他对望了片刻,才仿佛终于回过魂来, 颤着声唤了句“郎君”, 眼睛一红, 两手攥住他衣袖, 人便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哭了。

    心痛和自责,如刀般绞着李穆。他紧紧地抱着她, 亲她沾着草屑、被草锋亦划了几道细小伤痕的额头。

    侯离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望着早不见了小白虎的那道岗坡,顿脚,转头看向李穆抱着他夫人安慰的背影,等了片刻,实是等不住了,小心地走了过来,陪着笑脸,用他生硬的汉话说道:“恭喜李刺史,顺利救出夫人。敢问夫人,方才那头小白虎,你是如何发现的?”

    洛神这才惊觉近旁还有旁人。急忙松开手心里还紧紧攥着的郎君衣袖,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低头擦去眼角残余泪痕。

    “是……你?”

    她抬脸时,侯离突然瞪大眼睛,指着洛神,张口结舌。

    那日那个弹奏胡琵琶的少年乐师,实是给他留下极深印象,眉目至今想起,眼前依旧宛然。是以一看到刺史夫人的那张脸,虽一男一女,装扮亦大相径庭,却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惊诧万分,呆住了。直到看到李穆脱下外衣,迅速裹在她肩上,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才回过神,慌忙低下了头。

    洛神知他认出了自己,朝他点了点头,算是认下,随即勉强定住心神,道出方才和那小白虎遭遇的情景。

    她是心有余悸,惊魂未定,侯离听了,却欣喜不已。

    他豢养猛兽,手下有精通驯兽的兽师,自己也是擅长此道。方才远远看到那头不过才四五个月大的小白虎,不但毛色稀罕,且高睛阔颌,宽肩劲足,一眼便知,日后必是兽王,心中立刻便起了捕捉之念。

    听洛神讲了和它对峙的经过,更是两眼放光:“我养过不少幼兽,却从未遇过如此灵通之物。若能抓到它,加以驯养,日后听我驱策,其余虎豹,不要也罢!”

    他先前见那少年乐师,惊为天人,向李穆讨要不成,方知是李穆之人,也只好作罢。只是心里,未免还是有点遗憾。

    今日方知,原来不是男子,而是女子。非但如此,更是李穆夫人。

    这些日,随在李穆身边苦苦追寻,亲眼见到他为寻回妻子,不眠不休,自己还怎敢再存半点别念?连多看一眼,也怕是冒犯,说完了话,躬身,便匆匆离去。

    那边一个随从也赶来向李穆请罪,说是被那几十个鲜卑武士以命缠斗,一时脱不开人,竟叫那慕容兄妹趁机逃走了。方才终于杀尽武士,其余人已去追了。

    天已黑。李穆心知想再追上,已是希望不大了。

    虽心中余恨难消,但见妻子面色苍白,和侯离说完了几句话,便似用光全身气力,颤巍巍地站立不稳,知她急需休息,命先行安顿,就地过夜。

    帐篷支起,一火静燃。

    李穆知她多日受惊,手脚额头,又皆有擦伤,更是怜惜无比,怕累了她,虽分开多日,却也没要她的念头,只仔细地替她上了药,随即抱她躺了下去,柔声道:“睡吧。”

    洛神闭目片刻,忽又睁开眼睛,望着还在俯视着自己的他,眼眸里,慢慢泛出了一层朦胧雾气。

    “郎君,我好害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她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

    “莫怕,我在的,在的……”

    李穆手掌抚她后背,仿佛在哄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

    她伸出一只小手,轻轻抚摸他冒了一层胡渣的瘦削脸庞,忽然一头钻进他的怀里,玉臂紧紧缠绕,胡乱地亲他。

    “郎君,你不想要阿弥了吗……”

    她一边掉泪,一边含含糊糊地哀求他,百般地祈怜。

    世上男子,谁人能抵得住如此一个磨人的可人儿。

    李穆抱了她柔软的身子,要了她。

    坚实的身躯,熟悉的气息,终于驱散了洛神心中的阴影。

    被他占有的一刹那,她又哭了。

    她不是做梦,他终于还是收到了她发给他的讯息,来到了她的身边。

    “郎君,郎君——”

    她娇喘着,不停地唤他郎君。

    李穆用自己的身体回应她,服侍她,终于叫她筋疲力尽,闭着眼睛,在他臂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睡去后,李穆凝视着臂弯中女孩儿那唇角微翘,仿佛终于得了心满意足的睡容,双目泛红,久久难眠。

    ……

    次日清早,李穆燃起三堆地火,至午后,陆续召回随从。

    追踪慕容替果然无果。

    他眺着北向茫茫旷野,伫立了片刻,只道:“回吧。”

    一行人便准备踏上返程,侯离却还不回,带着灵犬,说要继续留下,捉那只小白虎。

    李穆知他爱好此道,遇到了心仪神兽,倘若不捉,想必回去也不会安心,便也不阻。感激他此次出力相助,留了部分随从助他捕兽,自己带着其余人,踏上了归途。

    回去的路,坦荡顺利,五六日后,便回了义成。

    围城之战,早已结束,城民也都在数日之前,迁回了城中。

    此战,几乎不用义成军动手,城里的西金军队,便自相残杀,结束围城。

    军队里的底层士兵,约有半数是为汉人。

    找不到任何能吃的东西,开始宰杀当时未留城外,随了步军冲入城中的几百头骑兵的战马,数日之后,在最后一只老鼠也被抓光之后,红了眼的鲜卑将领和谋士便密谋,想出了一条突围的计策,暗中召集队伍中的一千汉兵,集体屠杀,随后打算趁着天黑,将尸体抛下城池,堆叠成山,以此强造人桥,踩踏着冲杀出去。

    李穆早有防备。在城头丢下第一具尸体开始,守军便立刻发觉,以号角迅速召人,将尸体搬开。

    城头丢一尸,下面收一尸。

    城头丢百尸,下面收百尸。

    人桥落空,西金将领屠杀底层汉兵的消息也传开了。

    军中其余的汉兵,如今虽个个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厮杀凶器,但从前,要么是被抓来被迫当的兵,要么是乱世无以为生,为混饭吃投的军,得知消息,暗中商议,全部反水,冲入营中杀了上级,又和鲜卑士兵相互厮杀。

    那两日,城中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到了围城第七日,杀了最后一个鲜卑人的剩余几千西金汉兵,爬上城墙,请求投降,发誓从此做回汉兵,效忠李穆。

    至此,封死的城门,才又重新开启。

    这一战,对于西金而言,并非大战,但西金皇帝想的,却是势在必得。第一立威,第二,也是为即将到来的攻长安鼓舞军心,讨个利好。故随军同行的,除了足够的粮草,其余配备也无不上等,甚至还有两千骑兵,可谓兵精器利,却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收场,不但损兵折将,更是便宜了对手。

    义成缴了足数的辎重,刀、枪、剑、戟,弓箭、够全城军民食用一个月的粮,以及两千匹战马,战果丰厚。

    为报侯定先前借粮之惠,李穆选了其中一千匹战马,送去仇池。

    战马珍贵。从某种意义来说,甚至远贵于士兵。

    侯定早已收到西金军队攻打义成的消息,知这是谷会隆给自己的一个下马威。

    他本对义成能否守住信心不大。虽然李穆并未开口求助,但已做好随时发兵援助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不但不用自己发兵就传来义成大获全胜的消息,而且,数日之后,竟又凭空得了一千匹健马,大喜过望。

    礼尚往来。他又准备了五十车粮,得知李穆夫人拿钱向本地人购麻的消息,下令民众大量收割,没几日,便收集到了几十车,和粮食一并叫人送来,以此回报李穆的馈赠。

    李穆收到后,留出军粮,其余全部按人头,发放给各家各户。

    全城庆祝,大人小孩,喜笑颜开。

    ……

    洛神回城当日,快到城门之时,消息传开,几乎全部城民都涌出家门来到街上,夹道迎她。

    高桓更是亲自给阿姊驾驭马车,送她回了刺史府。

    洛神进了刺史府,发现本已被她渐渐收拾出来的这地方,因为七八天的围城,又遭了一番新的劫难。

    前堂不必说了,围墙倒塌,房子又被烧了几间,刚刚修补完毕。后头,这些天虽已收拾好了,但后来,据阿菊和侍女们讲,她们刚回来时,亦是一片狼藉,洛神先前在院子里种的那片花,也被践踏坏了。

    阿菊这些天,整日都是在自责、懊悔和担忧中度过的,终于等到洛神回来,见她平安无事,抱住她便哭,哭过,带着一众仆妇侍女,跪在地上,说全怪自己,太过疏忽,先前没有觉察那盲女异样便罢,竟还会放任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如此接近她,是她失职,辜负了长公主先前对她的信任。

    阿菊从前,不是如此不讲规矩之人,相反,对上下等级,看得极重。

    若是从前,还在建康,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叫一个外头来的人,和洛神如此接近的。

    只是到了这里之后,事事都和建康不同,有时为了方便,难免权从。洛神又最是心善怜弱,对着下头的人,毫无架子,城中城民,对她也极是敬爱,人人亲善,日子久了,阿菊渐渐也就放开了些从前规矩,加上那几日情况特殊,一起全都混居,那日她又忙着带仆妇侍女们做事,一时疏忽,才酿出如此祸事。如何不自责,不后悔?

    洛神怎忍心让她如此自责。急忙扶她起来,又让众人也都起来,说是自己的疏忽,叫她们不必过于自责。

    阿菊拭泪,起来后,领人服侍洛神安顿。等安顿完毕,叫琼树留她跟前随听使唤,随后将所有人都召到另间屋里,说道: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方才小娘子说是她的疏忽,那是她心善,给我们这些下人脸面。我们却不能自己不要脸面!”

    众人鸦雀无声,气氛凝重。

    “自打来这里后,也是我怠慢,从我开始,就把从前的一些规矩都给丢掉了。这回的事,若论错,最错是我!你们也都跟着我,忘了自己来这里,首要之事,是先伺候好小娘子!”

    她目光严肃,扫过面前的一堆人。

    “别的事,小娘子吩咐下来的,不是说不重要,我们也要去做,但你们给我记住了,无论何事,都比不过伺候好小娘子一件事!”

    “从今日起,我给你们安排轮班,轮到的人,就是外头天塌了,人要死了,也不用你管!不论白天还是晚上,有事无事,出了这个院子,小娘子的跟前,决不能没人!更不能再让来历不明之人,随随便便就能靠近于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回幸好小娘子无事,平安归来,否则,不是我吓唬,你们自己也知道的,从我开始,一个一个,全都别想活了!

    “听见没有?”

    她声音异常严厉。

    “听到了。谨遵嬷嬷教诲!”

    众人齐声应是。

    阿菊微微点头:“记住就好。都去做事吧。”

    ……

    后院,阿菊痛定思痛,教训仆妇侍女,以杜绝隐患,当日,刺史府前庭,李穆才送洛神回屋,出来,便看到蒋弢樊成等人,也是跪了一地,叩头请罪。

    李穆沉默了半晌,叫人都起来,说道:“此次出了疏漏,错自我始。亡羊补牢,查漏补缺,吸取教训,才是正道。”

    樊成羞愧无比,自责当日失职,带着身后之人,迟迟不起。

    蒋弢亦面带惭色,道:“还是我办事不慎。义成如今名气渐渐传开,往后,流民涌入只会越来越多,探子细作,怕也是少不了的。这回是鲜卑人慕容替,叫他钻了个空子,下回还不知是何方来的。刺史营救夫人的这些日,我已将全城城民全部重新排查过了,但凡孤身前来,无有亲友相识者,全部另外登记造册。往后所有新入城者,亦如此行事。”

    “先前城民少,也未有规矩。如今人越来越多,拟每十户定一户长,负责管事,再拟颁令,叫城民警惕身边举止异常之人,有情况,立即上报,若抓到奸细,便有奖赏,以杜绝再混入奸细。”

    孙放之亦道:“那几千降军,我亦分散编入各伍,交由郭詹戴渊等人训用。军中每日切口,随时变换。刺史放心,这一块,决不会出纰漏的。”

    李穆起身,抱拳道:“当初你们毅然随我同来此地,一年不到,这不毛之地便有今日人气,军队亦顺利扩张,胜名远扬。我李穆便是有三头六臂,以我一人之力,也是决计不可能有此成果。还有樊将军,亦是辛苦。全仰仗诸位,才有义成今日,有我李穆这个刺史之实。如今一切只是开始。强敌更在后头。从今往后,更需诸位鼎力。”

    他看向蒋弢和樊成。

    “我来之时,夫人特意叫我告诉你们,此次意外,她本人疏忽,占大过错,她已归来,安然无恙,叫你们不必再为此事负疚。你们都听她的吧。此事过去便罢。往后不要重蹈覆辙便是。”

    樊成感激万分,叩头道谢。

    李穆扶他起来,转头,看向蒋弢:“我不在的这些日,可有何新的消息?”

    蒋弢点头:“我正想告诉你。杨将军前日派了一人前来送信,道许泌和陆光决议联合出兵,趁着西金北夏争夺长安,出兵攻打豫州。他已接到许泌之命,正预备出兵。”

    说着,递上一封信。

    李穆接过,展开信,看了一遍,沉吟不语,只将信,递给了蒋弢。

    蒋弢忙和孙放之一起看。

    孙放之咦了一声:“陆光派他儿子镇军?他不是去交州当太守了吗?陆光这是想趁新皇帝登基之际,打个大胜仗,好让陆家翻身?”

    “这个陆大公子,我人是没见过。但听闻先前,也是建康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倘若这回,他真能取胜,从北夏手里夺回豫州,那可真是立下大功,风头无两了。”

    孙放之话刚说完,忽然想起刺史夫人从前和陆家大公子的渊源,自知失言,急忙改口,笑嘻嘻又道:“自然了,他再怎么风头无两,当初也是李刺史你的手下败将。何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北夏未必就束手就擒,把占了几十年的豫州乖乖交出。此仗最后能不能赢,我看还未必呢。”

    李穆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

    半个月后,消息传来,陇西爆发了战事。

    西金皇帝谷会隆,亲自统领二十万人马,大举进攻西京长安。

    北夏派重兵应战,双方在距离长安百里的霸城附近相遇,开战。

    随着战事不断扩展,连日,从陇西方向举家携口投奔义成请求收容以躲避战乱的流民,越来越多。最多的一天,人数竟有上千。

    义成正处在迅速扩展的阶段。垦荒打仗,靠的就是人。

    流民不能不让入城,但有前次的教训,蒋弢对流民的身份审查,加倍谨慎,特意在城中划分出一块区域,专门安置那些刚入城的人,周围以士兵分隔,出入登记,夜间实行宵禁,严禁城民无故擅自外出,若有违令者,便驱逐出城。

    制度执行,严格之余,有条不紊,故城中人口如今虽然大增,但秩序井然,丝毫不见乱相。

    洛神这边,也并未因噎废食。她依旧如从前那样,教孩童们读书写字。又组织妇人,用侯定送来的那几十车原料纺线,织布,忙着替军队制鞋做衣。

    和从前唯一的区别,就是阿菊如今谨慎异常,绝不让她一个人刺史府,更不让陌生人靠近一步。

    李穆更不用说了,加强刺史府的安防,白天黑夜,皆轮班守卫,不允再出任何的纰漏。

    只是事情,哪怕防范得再周密,有时,总还是会出个众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这日午后,洛神在屋里,正在阿菊和几个侍女的陪伴下,亲手做着一件穿里头的男衣,打算是做给李穆的。

    因知自己针线功夫有限,虽然穿里头的,别人看不见,知道李穆也不会嫌弃,却还是做得格外认真,一针一线,丝毫不敢马虎。正聚精会神,冷不防外头跑进来一个侍女,一下打开帘子,面带慌张之色,嚷道:“夫人,不好了,家里头跑进来老虎了!樊将军说,侯离抓的一只老虎脱笼跑了,还跳进了家里头!叫我赶紧来告诉夫人一声,先闭好门窗,人千万不要出来!他正带人捉拿,等抓到了,再来通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侍女话音落下,一屋子的人,便都大惊失色。

    阿菊如临大敌,立刻起身,匆忙叫全部的人都回自己屋里,将院门关闭,随即入内,门窗也紧紧反闩,随后带着一群人,将洛神挡在了身后。

    洛神起先亦是吓了一跳。

    实在想不到,青天白日的,竟然会有一只老虎跑进刺史府里。

    再转念一想,突然想起半个月前,那日在草荡中和对自己对望了半天的小白虎。

    当时自己实在是太过害怕了。事后回来,再回忆当时的场景,倒确实有几分像那侯离说的,小白虎当时应当没有伤己之心。否则,当时早就已经扑上来了。

    一眨眼,也半个多月了。就昨日,她还刚想过,侯离当时留下说要抓那小白虎的,也不知他如愿了没有。没有想到,这么巧,今日,家里竟就进来了一只老虎。

    难道这只,便就是那日追过自己的那只小白虎?

    不知为何,或许是知道刺史府里人多的缘故,她倒不似阿菊她们那么紧张,仔细侧耳,听着外头的动静。

    起先,隐隐传来的呼喝之声,杂音似在前堂。

    渐渐地,呼喝声越来越响,竟似朝着这边后院来了。

    “快,发箭!射死它!决不能叫它跑到后头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守卫的声音,已是清晰入耳。

    突然,一阵长长的虎哮之声,响彻整个刺史府的上空。

    屋里众人,脸色无不惨白。几个胆小的侍女,吓得瑟瑟发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洛神心跳忽然加快,急忙跑到窗口,捅破窗纸,从窗格子里看出去。

    “小娘子,莫看,莫吓到了!”

    阿菊跟了上来,死命往回拽她。

    就在这时,洛神看到一团白色的影子,突然从墙头跳了进来,落地。

    她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先前那只和自己对峙过的小白虎,脖颈生了一圈黑毛,宛如戴了项链。

    只不过,它再也不似当初跑出来吓唬她时的威风凛凛了。

    脖颈上吊着一根断了的锁链,屁股上,一左一右,插了两只箭,后足流着血,蹿进院子,便跟无头苍蝇似的,一瘸一拐地朝着墙角奔去,奔到前头,见没了路,纵身又要跳墙。

    只是这回,仿佛是力气耗尽了,墙头又高,前爪扒了上去,挣扎几下,只扒掉了几块砖,嗷呜一声,整只摔落在地。爬起来,突然看见那丛竹子,似乎教它想到了躲藏的地方,正要奔过去,院门已被人一脚踹开。

    洛神看见李穆手持一根长棍,飞奔而入,几步到了白虎面前,挡住它的去路,一棍便横扫过去。

    伴着一声惨叫的“嗷呜”之声,小白虎整只飞了起来,重重地撞到墙上,又掉落在地。

    它的一条腿骨,仿佛被李穆这一棍给打折了,挣扎着,爬了起来,又无力地跌倒在地,嗷嗷地叫着,望着朝自己走来的李穆,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

    “阿弥,你没事吧?”

    李穆喊了一声。

    “我没事——”

    洛神急忙应了一句,推开窗户,探出头来。

    小白虎听到了她的声音,转头看见她,仿佛认了出来,突然改成呜呜的叫声,缩在地上,两只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这畜生凶悍,弄出去,打死它!”

    李穆用木棍牢牢压住仿佛试图爬起来的小白虎,回头喊了一声。

    守卫应声,拿了铁链上来,一下套在了它的身上,几人七手八脚,很快便将它缠得严严实实,拖着就要拉出去。

    “呜呜——呜呜——”

    小白虎挣扎着,爪子在地上不停地刨,所过之处,一坨的泥巴,两只眼睛看着窗台口的洛神,叫声凄惨无比。

    洛神心一下软了,急忙道:“郎君,不要打死它,好不好?它好好的被捉了,也是可怜,放它回去便是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