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第 72 章
    蒋弢转头,看见洛神忽然入内, 一愣, 旋即起身相迎。

    洛神见李穆亦转头看向自己, 这才惊觉自己失态。

    不但偷听, 还这般沉不住气,不禁羞赧,脸微微地红了。

    但人都已经冒出来了,便在二人注目之下, 继续走了过去, 说道:“胡琵琶本传自西域,和直项琵琶不同。六相十八品之胡琵琶, 虽更少见, 但我亦略知一二。宫中从前有一龟兹乐师, 善雅胡琵琶, 技极高,阿娘见我倾心, 曾将他邀至家中教我。你们若是信我, 我可试去调音,修复琵琶。”

    蒋弢面露惊喜之色, 不住地点头, 赞叹:“听闻夫人素有才名, 果然名不虚传。若真能修复侯定妻之遗物, 则此行事半功倍,如虎添翼。”

    他转向李穆。

    “敬臣, 你以为如何?”

    洛神亦看向他,双眸亮晶晶的。

    不料他却道:“不必了,此为节外之枝。不过是侯离过虑,病急乱投医罢了。此行我去便可,你安心留下。”

    蒋弢一怔,瞥了眼李穆。

    洛神不禁大失所望。

    她方才口中只说自己“略知一二”,“试去调音”,实则对自己的技艺,信心十足。

    被他如此拒绝,便如同当头浇下一盆冷水。心下却还是不甘,迟疑了下,又道:“方才我话未说全。我熟知胡琵琶音律,叫我上手,必能修复。你放心便是,我绝不会坏了你的事!”

    她极力地强调。

    李穆不语,只从座上起身,来到她身畔,接过她手中那只食盒,打开,看了一眼,笑道:“回来还没吃饭,正有些饿了。还是你想的周到。”

    “我……”

    “前头也没灯火,万一看不见路摔了。下回不必自己亲自送了,叫个人拿来便是。”

    李穆望着她。

    “你先回去可好?我这里还有点事。”

    他语气极是温柔。

    却分明是在下逐客令了。

    洛神心中失望无比。

    看蒋弢的反应,分明是相信自己,并且也很是赞同。

    他竟一口拒绝。

    她看向蒋弢。见他亦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无可奈何,只得转身,闷闷地去了。

    ……

    李穆亥时归房。

    洛神早上床了,却没睡,勾着两边帐子,腰后叠着数枕,靠坐在床头,就着烛火,手中握了一卷。

    见他回,也没迎,也没开口,只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翻着手中书卷。

    李穆默默自去沐浴,换衣毕,出来站在那里,朝洛神的方向看了过来,似乎犹豫了一下,走来,轻声道:“阿弥,你若觉不便,我去睡别的屋。”

    那夜他道,她可凭心意取舍。当时洛神尚未来得及答他,便遇到侯离兽兵袭击,这些日又事情不断,他频频奔波,他再没逼问于她,她更不会主动去提。

    李穆说完,等了片刻,见她恍若未闻,微微咳了声,道:“灯暗,你早些睡吧,莫看坏了眼睛。”

    说罢,转身朝门而去。

    “我何时说不让你睡这屋了?”

    洛神忽开口。

    “本就是你的地方。倒似我赶你走。”

    她抱怨了一声,抽出腰后一只枕,丢回在床头,放下书,自己便躺了下去,翻身朝里。

    片刻后,他放下帐,上了床,躺在外头。

    洛神闭目,一动不动。

    起先他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听他道:“晚饭很是好吃。我吃了三碗。多谢你了。”

    “不是我做的。你去谢厨娘吧。”洛神淡淡地道。

    他一顿。

    “阿弥,回来我便想先来看你的。只是事情一件接一件……”

    “我非三岁孩童,要你看什么。”

    又被她抢白了一句。

    他沉默了片刻,终于说道:“阿弥,非我不信你的话。此行我虽不惧,但侯定态度模棱,摇摆不定。我不欲你随我以身犯险。”

    今晚从前堂回来之后,洛神心情便很是差劲。回想他当时的语气和态度,越想,越是气闷。

    终于听到他如此向自己解释,闷气才稍稍散去了些。

    不语,继续闭目。

    忽却忆及从前有一回,自己向阿菊打听父母不和的缘故,她虽不讲,却叹息了一声,道天下男子,哪个不喜女子对自己伏低做小。长公主在相公面前,若肯稍稍放下些身段,相公又何事不会应允,不禁心中一动。

    犹豫了片刻,实是压不住心底那种渴望能加入到他的事里,而不是总被排除在外的蠢蠢欲动之感,暗暗地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转回身子,面向着他,轻声地道:“我不怕。你和蒋二兄的话,我在外头都听到了。倘你此行笃定事成,我不过雕虫小技罢了,怎敢献丑?正是因你此行风险,我才想随你去。侯离既如此说了,倘若咱们能帮侯定了却心愿,他也算是欠下一个人情。”

    “我知你不惧。但,哪怕我能帮上微不足道的一点小忙,我也想尽力。”

    “郎君,我真的想帮你。你就答应了,好不好?”

    她朝他靠了些过去,慢慢地伸出手,指尖轻轻扯住了他的一片衣袖,拉了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人额对着额,中间不过半肘之距,呼吸热气,彼此可闻。

    洛神一双美眸凝视着他,眸光之中,满含了恳求期盼之意。

    两人对望了片刻。

    他双眸一眨不眨,眉宇目间,渐渐满出了柔色。

    落入洛神眼中,心里不禁开始雀跃。

    就在以为他要答应了的时候,不料他却说:“阿弥,你不可随我去。此为男人事,我不想让你卷涉其中。”

    语气十分坚决。

    洛神竟听不出半点可以商榷的余地。

    “听话……”

    仿佛捕捉到了她迅速黯淡下去的眼神儿,他又低低地哄了一句。脸再凑过来了些。

    似是想亲她了。

    洛神瞬间翻脸,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足尖踢开了他方才不小心碰到自己的那条腿。

    “罢了!你下回便是求我,我也不去了。”

    她翻了个身,再次背向着他。

    听到身后,他仿佛苦笑了下。

    洛神又等了良久。

    灯肚里的油渐渐耗尽。灯火越来越暗,越来越暗,忽然熄灭了。

    屋里陷入了一片昏暗,再没听到他开口说话了。

    她悄悄地转回脸。

    身畔那个男子侧影,朦朦胧胧,一动不动。

    他应已睡了过去。

    ……

    第二天,又是照旧的一天。

    李穆一大早就走了。

    他是个大忙人。

    毕竟,刚来这里,名为刺史,实和开荒没什么区别。说百废待兴,等着他要处理的事情千头万绪,也是丝毫没有夸张。

    洛神也没想过要他陪自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反正白天,她也不是真的没事情做。

    不管她最后决定跟他,还是抛弃他,等高桓伤一好,他应该就会送她走了。

    虽然洛神心知肚明,这里不过只是自己暂时的落脚之地。但还是想把地方收拾得好一些。

    她把没事干的仆妇侍女都叫来,发动了,一起收拾起这个当初刚到时,曾被入目的荒败景象给暗暗吓了一大跳的院落。

    荒草全部铲除干净,用卵石铺平甬道,又从外头寻来形状适合的石头,填好了凉亭断裂的台,剩下多余的平整石头,则摆在清除杂草后的空地上,正好用作石桌石凳。仆妇侍女无事坐那里,可以一边纳凉,一边做针线。

    至于那一丛枯竹,洛神叫人留下了,不要砍去。

    院落收拾整齐后,墙角缀了如此一丛半黄半绿的枯竹,略加修剪,非但不显荒凉,反而别有一番野趣。

    其实京口的家里,阿家曾提及的屋子窗外那丛被他铲掉了的老芭蕉,洛神想起,就觉可惜。

    落雨天,少了雨打芭蕉之声,不知失了多少意趣。

    想他也是不懂。

    不止他住的这院,收拾好后,洛神又开始着手整理起刺史府的整个后院。

    如此,她终于也忙碌了起来,加上每日伴着高桓。一转眼,又过去了几日,侯定的寿日,便临近了。

    从义成出发,到侯定所在的仇池方城,若不急赶,需一两天的路程。

    李穆备好寿礼,带了一队不过数十的人马,还有蒋弢,提前一日出发。

    出发这日,洛神早早地起了床,一改这几日的态度,对他颇是殷勤,不但替他拿衣,还亲自给他捧了早饭过来,又在一旁送水递巾,很是殷勤。

    李穆知她在为自己不叫她同行生他的气,这几日对他爱理不理,晚上回来,他和她说话,她也不大搭腔。

    今早要动身了,忽见她态度大变,对自己竟如此殷勤,颇有点受宠若惊。

    用完早饭,仆从说蒋弢等人在外头等着了。

    洛神送他,坚持送到了通往前堂的那扇门前。

    李穆停下脚步,环顾了一眼渐渐变得干净的庭院,感激地道:“阿弥,辛苦你了。你来此还没几日,这里便整齐了不少。”

    洛神双手背后,抿嘴一笑:“反正我也无事,闲着也是闲着。再说,那么多人帮我。”

    李穆望着她,这一刻,是如此可爱的模样。前几日因她不理睬自己,也没碰过她,此刻不禁手心发痒,想摸下她,奈何她身后不远之外还站着侍女,只得强行忍住,道:“那我先去了,你今日起的早,若困了,再回去补一觉吧。放心,我三四日后便回。”

    洛神嗯了一声:“你去吧。”

    李穆转身去了,转弯之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她还立在那里,脸上带笑,目送自己。心里不禁一暖,情不自禁停了脚步,冲她拂了拂手,示意她回去。见她冲自己灿烂一笑,方转身去了,身影很快便消失于门后。

    李穆出了刺史府大门,蒋弢满面笑容地迎上,两人说了几句,各自上马,带着随从出了城门,纵马朝着仇池而去。

    次日傍晚,一行人入了侯定所在的方城。

    侯定一亲信执事,来城外迎接,将李穆等人迎入,先送至驿舍稍作休整,随后接去侯氏府邸。行至大门之外,下马抱拳,为难地道:“李刺史,实是对不住了,你这些随从,可否暂时于另地歇脚?另,佩剑可解否?非我王不信李刺史,乃向来如此规矩。还请李刺史见谅。”

    李穆简单吩咐了一声,留了人,又解下佩剑,方笑了一句:“执事可否还要搜身?”

    那人讪讪笑道:“李刺史言重了,我王自然相信李刺史。不必,不必。”说着躬身,急忙命自己的人抬了李穆所携的贺礼,引人入内。

    李穆见蒋弢望向自己,神色间略带隐忧,便道:“你带兄弟们小歇片刻。不必过虑。我去会会仇池王。”

    蒋弢点头,目送他背影入了大门,立刻转身,匆匆离去。

    ……

    执事引着李穆,穿过燃满庭燎的前堂,到了一座宽敞的大厅之外。

    里面已坐满了人。侯定居中,左右两列,皆为仇池臣属和侯氏贵族。

    仇池人受汉化很深,不但兴学认字,早也一改从前席地抓食的习惯,人人面前设一筵案,摆着猪头羊腿,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忽见厅外来了一汉人男子,长身而立,英姿挺拔,磊拓不俗,全都望了过来,默默打量,喧笑声渐渐停止。

    侯离坐在席间,正不住地朝着厅外张望,终于见到李穆被执事引来,双目一亮,面露喜色,立刻起身,跨步而出,将他迎入,引到侯定座前,笑道:“父王,他便是义成刺史李穆。李刺史乃当世之英杰!今日特意来此,为父王贺寿。”

    大厅里鸦雀无声。

    李穆看向侯定,见他长脸狭目,一双眼睛,微微眯着,正在打量自己,见了一礼,叫人抬上贺礼,笑道:“李某奉朝廷之命来此牧民,恰与老英雄为邻。闻老英雄之名,原本早想来拜访,奈何诸事羁绊,迟迟不得成行。所幸老英雄非但不怪,今日逢天命大寿,反邀我前来做客,李穆不胜荣幸。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请老英雄笑纳。”

    箱盖打开,一箱织锦丝帛,一箱金器器具,皆贵重之物。

    侯定哈哈笑道:“诚如我儿所言,李刺史乃不世出之英杰,又所谓后辈可畏。老夫不过一山野老朽,仗着祖上之功,占了这一块地方。老夫今日过寿,承蒙李刺史瞧的起,肯来,就是赏脸了,何必如此抬举。”

    说着,叫侯离引客入座。

    侯离笑容满面,引李穆坐到了预先留在自己近旁的一张空席之上。

    李穆才入座,先便向侯定和众人敬酒,自饮了三杯,豪气满怀,令人侧目。

    侯定谈笑风生,和李穆讲着仇池的风土人情,看起来心情极好。

    宴饮气氛,渐渐随之热烈之时,忽然,对面传来一个声音:“李刺史,我听闻,你来义成之后,招兵募民。开荒也就罢了,你广募居民,你我两地为邻属,岂非是在分我仇池之民,夺我仇池之利?”

    李穆抬眼望去,见说话的是个结辫的中年男子,一双三角眼,面颊一道疤痕,便知他是仇池大族甘氏首领甘祈,亦是侯离之弟侯坚的妻家。

    甘祈突然发难,原本热烈的气氛,顿时凝固。

    大厅里又安静了下来,人人都盯着李穆,神色各异。

    侯定不动声色,慢慢地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李穆气定神闲,不过一笑,看了对面一眼:“你应是甘氏族首甘祈吧?我听闻侯老英雄这些年来,兴办学堂,教化民众,对治下羯、汉,皆一视同仁,仁义广传。仇池民众安居乐业,又怎会舍现有之家园而就我李穆?我李穆所募的,皆为无处可去之流民。既是流民,又何来夺你仇池利益之说?族首此话,恕我直言,实不知从何而来。”

    他话音落下,众人面面相觑,无一人能应对,更无论反驳了。

    甘祈脸色很是难看,冷笑道:“说得再好听,也掩不住你狼子野心。我听闻你竟意欲和西金为敌。我也是奇了,凭你区区这两千人,就算日后叫你再拉些人马,你又如何和西金为敌?简直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侯离面露怒色:“甘祈,你以为人人都对着鲜卑人卑躬屈膝,恨不能自降为奴?李刺史当日曾以六千人马,击败袁节十万人,巴郡之战,天下谁人不知!怎就不能和西京人一决高下?”

    甘祈哼了一声,望了眼一言不发的侯定,从座上站了起来,高声道:“天王,非我对天王不满,乃李穆此人,实为祸患!西京皇帝有意与我仇池结好,诚意可鉴,既如此,我仇池为何还要和这汉人多费口舌?不如趁了今日,将他拿下,送入西金,则往后,我仇池不但去一邻患,亦得以能和西金结盟,从此再无兵凶,太平无事,岂非上上之策?”

    侯离怒道:“甘祈!李穆乃我父王邀来之贵客,你敢无礼?你为将我逼退,暗中和鲜卑人勾结,你以为我不知道?鲜卑人名为结盟,实是威逼。此次那使者来我仇池,趾高气扬,对我仇池无半分敬重,何来你口中的诚意?谷会隆更是豺狼虎豹,当年挑唆叛乱,我母之耻,犹未雪清,你今日竟还唆使我父王投敌,你居心何在?”

    他转向侯定,噗通一声下跪,道:“父王,你怎能甘心咽下当年耻辱,听凭鲜卑人驱策?”

    大厅里的气氛,陡然变得剑拔弩张,紧张无比。

    侯定脸色阴沉,闪烁不定的两道目光,投向了一语不发的李穆,道:“李刺史,我的儿子和臣下,因你之故,于我寿堂之上,公然如此争执,你有何话说?”

    李穆跽坐于案后,姿态洒脱,笑道:“老英雄既让我开口,李某便说几句。只是开口之前,还有一礼,方才交给执事,未曾送上。请老英雄先过目。”

    他拍了下手掌,那执事疾步入内,双手举起一只以黑布裹住的包袱。

    李穆起身上前,解开包袱,笑道:“请看。”

    众人看去,见包袱里裹着的,竟是一只用石灰扑洒过的人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人面高额隆鼻,双目圆睁,脖颈处血痂凝紫发黑,瞧着应该已是死去多日,但却面目栩栩,那种临死前的极度惊恐之色,如扑面而来。

    众人一眼便认了出来,皆大骇。

    这人头,不是别人,正是数日前,才刚离去的鲜卑使者谷会武!

    捧着人头的执事,更是惊骇万分,猛地缩手,那只人头便掉落在地,皮球似的,滴溜溜地滚个不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