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9 第 169 章
    二月,大同破, 刘建和残余部众往北向匈奴世居之地逃亡, 被追击至颓当城, 死于乱军。

    李穆统军入城, 满城匈奴人匍匐于地,战战兢兢,莫敢直视。

    凉国就此覆灭。

    这也是继羯夏、西金、北燕等国之后,胡人侵入中原而建的最后一个建制称帝的政权的覆灭。

    自虞朝偏安南方以来, 中原四分五裂, 沦陷陆沉。

    多少年来,包括大虞朝廷在内, 南朝虽也不乏有志士相继北伐, 却始终无克竟其功者。直到李穆横空出世, 今燕然勒功, 一统中原。

    这个消息宛如插翅,很快传到长安, 传到洛阳, 越过长江,传入建康, 传遍了南朝的八州百郡。

    萧室依旧冠有皇室之名, 却犹如寒冬枯枝上最后一片死抱枝头的黄叶, 已是名存实亡。

    新朝将立, 此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建康城中, 如今人人都在翘首等着李穆的渡江南归。

    二月底,李穆南下,在经过凉国旧都大同之际,停留了几日,安排北方边境的布防之事。

    刘建在此称帝之后,曾耗费巨资,效仿汉宫,建造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以供自己享乐。先前逃跑之际,纵火焚烧,殿宇毁坏过半。李穆这趟回来经过,命人清理废墟,拟将旧宫改建为粮械仓库。

    占了这片土地多年的匈奴人,如今虽已被驱逐,但雁门之北,依旧杂居着许多胡族。

    刘建虽死,匈奴未绝。为防后患,他拟以大同为中心,在各个要塞戍筑军镇,以长久防御。

    夜幕降临,他站在城头的垛口之后,遥望着千里之外的南方,往事一幕幕地浮上心头。

    失了家园的少年,随母亲南渡过江,身后乱兵追赶,箭矢如雨,他眼睁睁地看着同行之人被射落水中。滚滚江水,瞬间将沉浮其间的所有的挣扎和呼号无情吞噬。

    多年之后,此时此刻,倘若能够叫他再遇当日之少年,他终于能够说上一句,当日你所立之誓愿,今日,我已代你实现。

    河山虽多疮痍,所幸万古不废,而今,一切从头收拾。

    李穆思绪起伏,情不自禁地摊开手,视线落到自己掌心之上,那个被铁钉穿过而留的陈年伤疤。

    一个军中执事过来,见他低首凝望摊开的手掌,神色凝然,不知他在看什么,更不知在想什么,一时不敢开口打扰,停在了近旁。

    李穆问他何事。

    执事这才回报,清理宫殿之时,在一座冷宫之中,发现有异样情况。

    凉宫西北之角,几个士兵路过一处少有人过的废殿之时,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女子压抑的哀哀哭声,循声入内,在一片布着蛛丝尘霾的帐幔之后,看到一个老宫女在低声饮泣,近旁的卧榻之上,躺着另个女子。

    女子看起来还很年轻,小腹高高隆起,即将临盆的样子,又蓬头散发,面容枯槁,目光呆滞,仰面躺着,盯着黑洞洞的殿顶,起先一动不动,如同死人,见士兵闯入,那张木然的脸上才露出惊恐而羞耻的表情,将身子紧紧缩成一团,整个人瑟瑟发抖,嘴里不停地喃喃重复着什么,说的仿佛是鲜卑语。

    士兵不懂,问老宫女。老宫女也非汉人,言语不通。士兵疑心这妇人是刘建后宫的遗留之人,便去通报执事。执事找来通鲜卑语的人,这才听懂,少妇口中念的是“不要碰我”,再盘问老宫女,终于弄清楚了女子的身份。

    原来这少妇,便是当日和亲西凉的北燕公主慕容喆。

    当日在紫荆关,慕容替不告而去,刘建本就战败,又得知慕容喆逃跑,大怒,抓回来后,百般凌辱泄愤,随后发现她有了身孕,便带回大同,投入冷宫。

    两个月前,大同破,刘建逃走之时,丢弃了当时已是大腹便便的慕容喆。

    经历如此一场非人折磨,慕容喆大病,人更是如同行尸走肉,在这个没有逃走的老宫女的照顾之下,挺着肚子,苟延残喘,直到今日。

    慕容喆曾是北燕公主,而如今,鲜卑慕容部的头领慕容西已臣服于李穆。执事自己不能做主,遂来通报,请李穆定夺。

    李穆感到些微意外,没有想到,昔日那个诡计多端,行事不择手段的慕容家的女子,今日会被遗留在此,沦落到了这等地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沉吟了下,说道:“传信给慕容西,叫他派人来此处置吧。”

    执事应声而去。

    李穆低头,再次望向自己手掌中的钉痕。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从不相信所谓一饮一啄,莫不前定,但冥冥之中,他却真的是何其幸运。

    那一年,也是那个渡江而来的少年,被钉在庄园门外,正当绝望之际,那辆乘着小女孩儿的牛车,从面前不疾不徐地走过,留下一路悠扬的牛铃之声。

    许多年后的今日,回想那日,倘若牛车走的是另条道,或早些、迟些走过,或许他便那样死去了。

    又或许,他即便侥幸依旧活了下来,但他的人生之中,再不会有她的出现。

    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人生,他将会是何等模样。

    上天是如此眷顾于他。那一日,没有早一刻,没有晚一刻,不早不晚,就是那一刻,女孩儿从他的面前经过,自牛车望窗的一角,转脸看向他,投来一望。

    便是那一望,将他的两世和那个名叫洛神的女孩儿系在了一处。纵然前世终于遗憾,今生也已全然弥补。

    他的眼前浮现出了她曾捉住自己的手,将她柔软双唇贴在他掌心伤处,印下了怜惜一吻的情景。

    他慢慢地握紧了手掌,仿佛如此,便能再次感受到当日她留在自己掌心之中的唇吻的温度。

    事已毕,尘埃定。

    他是如此地想念她,恨不得能够两肋插翅,尽快回到她的身边。

    ……

    李穆是在这一年的三月底,渡江南下,回到建康的。

    高胤、前些时日已南归的蒋弢、朝廷官员、各地郡守等,不下千众,悉数出城。

    百姓更是竞相涌出家门,夹道相迎。一张张脸上,写满了敬畏和对即将到来的新朝新政的期待和憧憬。

    李穆遇到了来接自己的高桓,第一句话,便问洛神。得知她不在城中,这些时日一直住在白鹭洲上,立刻调转马头,要去往白鹭洲。

    “姐夫!”

    高桓叫住了他。

    李穆转头看向他,问他还有何事。

    “阿姊她……”

    他话说一半,觑了眼显然是连夜赶路而回的李穆,想象着等他自己见到阿姊之时可能会有的反应,又强行忍住了,笑嘻嘻地道:“阿姊她很是思念姐夫。知道姐夫你快回来了,这几天怕是连觉都睡不好。姐夫快去吧,莫叫我阿姐等久了!”

    李穆直觉高桓有事瞒着自己,只是急着想立刻见到洛神,也不再和他多说什么,狐疑地盯了他一眼,纵马便去。

    他放马疾驰,不过半炷香的功夫,便赶到了渡口,乘舟渡水,渐渐靠近白鹭洲,惊动了守卫,见是他回了,惊喜万分,纷纷上前拜见,又要奔去通报,被李穆拦下,命不必惊动夫人,自己走了进去。

    建康城中,今日几乎所有的人都走出家门,街道上熙熙攘攘,热闹得犹如过节。而在此处,洲上却是静谧一片。

    暮春三月,樱瓣烂漫,蜂蝶穿花,江渚之上,远处一群白鹭振翅飞翔,不时发出几声清越的鸣叫之声,入耳,更添几分幽静。

    那扇大门,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这几年间,时光就在这般和她分离又相聚,相聚又分离的反复之中,不知不觉地过去。

    但这一次,对李穆而言,和往常却有些不同。

    取代前朝,登基建制,做这天下的皇帝。一切如同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但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想要有她伴在自己的身边,和她一道进入建康,受这来自万民的敬拜,做这天下的帝和后。

    没有她,便没有今日的自己。

    “夫人还是进去吧。李郎君便是今日回来,建康那边那么多的人事,等他来这里,想必也不会早了。”

    “……我不累。屋里有些闷,在这里站一会儿,也是无妨……”

    忽然,一阵说话之声,隔着前头那片花墙,隐隐约约地传入耳中。

    李穆心情一阵激动。这些日,行路所积的所有疲劳,在听到她声音的这一刻,全都离他而去。

    他知她出来,是在盼着自己的归来,正要加快脚步现身和她相见,侍女的笑语之声又传了过来,听她说:“如今真是喜事不断啊。长公主前些日来信,道大家的伤已痊愈,很快便能回来了。家中多了七郎君不说,再过几个月,等夫人也生了,便愈发热闹。更不用说,李郎君也归来了。今日城中,不知正如何热闹呢……”

    李穆的脚步顿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一时竟呆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然想起方才高桓叫住自己说话之时那略带促狭的神色,终于明白了过来,心跳骤然加快,砰砰地跳个不停。

    他的妻,腹中孕育了他的孩子!

    他就要为人父了!

    李穆被这种奇妙的感觉给紧紧地攫住,心情激荡,欣喜之情,无以复加。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朝那声音的方向继续快步而去,迫不及待地转过花墙,抬起视线,望向前方。

    一个丽人在侍女的的陪伴之下,正倚门而立。

    她穿了一袭浅白色的春衫,襟袖绣了几朵应这时景的樱花,衣衫很是宽大,却也遮不住小腹的微微隆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正在笑,颊边露出浅浅一双笑窝,犹如一道温纯而安谧的风景,叫人看了,便感安心。

    李穆的目光,从她的小腹,慢慢地转到她的脸上,凝望着她,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

    洛神正瞧着建康城的方向,遥想和父母阿弟的聚首,李穆归来的盛景,心中无比骄傲,忽然感到有些异样,下意识地转过头,视线定住了。

    李穆不知何时已是归来,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过十数步外的那道花墙之畔。

    这个男子,他的身上还带着行路的风尘,望着自己的目光,却是如此明亮有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郎君!”

    洛神没想到,日思夜想的李穆,这么快就出现在了这里,惊喜不已,叫了他一声,下意识地朝他奔去。

    李穆笑着,大步向她迎去,几步跨上台阶,张开臂膀,一下将自己的妻拥入怀中,紧紧地抱住。

    ……

    夜幕再次降临,铺天盖地,笼罩了整座城池。

    建康宫中,一座后殿之中,灯火惨淡,映照出殿中那一张张透着沮丧和绝望的脸。

    刘惠傍晚时接到高雍容的密诏,命他入宫。本不欲去,奈何诏令不断,沉吟了片刻,终还是出了门,从偏门入宫,悄悄来到此处。

    高雍容已经卧病许久,先前据说一度病得人都糊涂了,但今夜,除了面容苍白,人削瘦了许多,精神看起来很是不错——甚至可以说,好得异乎寻常。

    她穿戴整齐,脸色阴沉,一双眼睛,闪烁着光芒。

    到了的人里,除了刘惠,还有几个宗室亲王。几人相互看了几眼,便向高雍容行拜见之礼——毕竟,只要李穆一日未登基,她一日不退位,便还是南朝的太后。

    刘惠草草行礼过后,便问高雍容诏令自己前来的目的。

    高雍容的目光扫过一圈众人,咬牙切齿地道:“你们这几人,一向得我重用。如今朝廷危如累卵,李穆反贼,咄咄逼人。你们这些人,须得尽忠,助我除去李穆,不得推脱!”

    她话音落下,几个宗室缩了缩脑袋,沉默不语。

    刘惠想起白天等待李穆入城之时的情景,心中对高雍容又是鄙夷,又是厌烦,推脱道:“他兵强马壮,又立了北伐巨功,莫说民众拥戴,就连太后你的本家兄弟,不也转投于他了?太后叫我等来,又有何用?大势已去,不如顺着他,太后日后不定还能保住荣华,何必多此一举?”

    高雍容仿佛大怒,猛地拍了一下案面,脸上血色失尽,嘴唇发青,哆嗦着叱道:“刘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忤逆于我!陛下是我的亲生儿子,平日最听我的话了!只要我在他面前说一句,要你的脑袋,易如反掌!你当我不敢杀你吗?”

    几个宗室面露讶色,又飞快地对望了一眼,头愈发低了下去,一声不吭。

    刘惠见她双目光芒闪烁,也渐渐觉她有些不对劲,便敷衍道:“臣之罪……但不知太后有何能够克敌制胜的法子?”

    高雍容脸色这才稍缓,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芒,压低声道:“我要你去见李穆,就说我自愿退位,你哄得他高兴了,趁他不备,你替我一刀杀了他!只要他死了,我便叫陛下让你做宰相。冯卫那个蠢货,半点用处也无!”

    刘惠试探着道:“陛下不是已然驾崩?太后何以能让陛下再封我为宰相?”

    高雍容脸色一变,怒道:“胡说!谁说我的登儿驾崩了?你敢诅咒陛下,莫非你也活腻了?”

    刘惠终于确定,眼前这个高雍容,怕是已经神志错乱。当下口中一边敷衍,一边转身,拔腿就走。才走几步,听见身后一阵脚步脚步声近,还没来得及回头,竟被高雍容一掌狠狠给推到了地上。

    “刘卿,你是不听我的话了,要去告密,讨好李穆不成?”

    他转过头,见高雍容俯视着自己,双目幽幽,语调阴恻恻的。

    昏暗的烛火被殿角涌出的风掠动,晃荡了几下,照得她的模样愈发瘆人。

    刘惠今夜之所以还肯来这里,确实是存了想要探听她的意图,再去李穆那边告发,以求新君信任的念头。见目的被她戳穿,又被推倒在地,再无顾忌,骂道:“你这疯婆,如今还在做你的春秋大梦!当初若不是你无能,怎会害我险被活埋,家财尽散?如今还逼我去刺李穆?你当李穆那么好刺?你自撒疯,我告辞了!”

    说完,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朝殿外走去。

    谁知还没走几步,后背突然一凉,接着,一阵钻心般的疼痛之感,从方才那部位传来,迅速传遍了全身。

    刘惠僵在了原地,慢慢地回头,才知一把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后背。

    高雍容手中死死握着那把匕首的柄,冷笑道:“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却不替我做事,背叛于我。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去死吧!”

    她猛地拔出匕首,又咬着牙,朝着刘惠继续戳刺。一边刺,一边大笑。

    血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地从刘惠的身体里流出。

    刘惠拼命挣扎,终于从高雍容的匕首之下逃脱,跌跌撞撞,逃往殿门,逃了几步,又被追上,刺了一刀,再次扑倒在地,撞倒了那排烛台。

    烛火落地,烧着了帐幔,火舌迅速蔓延上升。

    高雍容咬牙切齿,继续挥刀,胡乱刺杀。

    刘惠在地上爬着,身下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在场的几个宗室,被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给惊呆了。见高雍容目光狰狞,挥舞着匕首,一下下地刺着地上的刘惠,状若疯狂,突然转头,两道目光,仿佛射向自己,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哪敢再留,纷纷拔腿逃跑。

    刘惠发出的痛苦嚎叫之声,充斥在起火的大殿之中,久久不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