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3章我们重新开始吧
    最强 ,最快更新独家蜜宠,老公请淡定最新章节!

    “何晟!”钱朵儿不悦的蹙起了眉。

    “我不管,我就要你回来我身边。”

    “如果我说不呢?”

    何晟抿了抿嘴唇,“那我就一直烧下去好了。”

    钱朵儿气急败坏,掏出手机直接就拨打了120,“电话我帮你打了,至于去不去医院,就是你的事情了。”

    语落,钱朵儿便毅然转身离开。

    “朵儿!”何晟伤心欲绝的喊道。

    听着他悲痛欲绝的呐喊,钱朵儿离开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迈开步子离开。

    门关上,钱朵儿的心也疼成了一片。

    张若寒看着她一脸阴郁的出来,就知道事情一定没解决,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钱朵儿抬眸,冷眼看他,“走开。”

    “钱小姐,晟少有些事不让我跟你说,但我觉得,这事不跟你说,他就太憋屈了。”

    钱朵儿凝眉,“什么事?”

    “当初你父母故意拆散你们,还百般羞辱何晟,只要是个人,都会有怨言,何况你父母编造了你死亡的消息,何晟有多爱你,相信你比任何都清楚,当时他知道这个消息,基本就已经疯掉了。”

    语落,钱朵儿的身体僵了一僵。

    “所以他才会想要报复你父母,但是,他从未想过要逼死他们,当时社团里有个叫猴子的男人,个性嚣张霸道,是他背着何晟,暗地里逼得你父母无路可走,最后才选择了死亡。”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父母的死,不是何晟逼的,但他觉得是自己的错,所以要担起全部的责任,但这件事根本就不能说是他的错,你父母的死,他也一直很内疚。”

    钱朵儿咬牙,这消息对于她来说,太爆炸性了!

    “你有证据?”

    “这事没证据,但我不会骗你,猴子那家伙和何晟不对盘,让他出来认错作证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何晟还把他送进了监狱,在里面坐了几年牢,他对何晟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所以,一定不会给他证明。”

    “所以,你就是让我相信空口无凭的你?”

    张若寒听到这话,莫名的就有些来气了,“那我只能说抱歉了,这话你爱信不信,我只是替何晟感到悲哀,怎么会爱上你这种铁石心肠的女人,他为了你不要命不要尊严,你特么的为他做过什么?对他从不信任,一有问题就玩消失,他就跟个二缺一样满世界去找你!”

    “够了!”钱朵儿愤怒的打断他的话。

    “够什么够!我跟你说啊,如果何晟哪天真的转身,真的把你彻底给抛到脑后了,你才要哭!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像他这么爱你!”

    “闭嘴!”

    钱朵儿又吼了一声,放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她想要立马走开的,但是,腿突然像灌了铅一样,怎么都抬都不起来,难受!

    “好好好,我闭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钱大小姐,哦不,应该叫你一声上官大小姐!”张若寒阴阳怪气的说完,就侧身走开。

    他不是何晟,对女人也从未用过什么感情,所以这会儿,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想让她滚的远远的,没心没肺没肝还没脑子的女人,看着就讨厌!

    钱朵儿也想走,可是走不动!她的心不愿意她走!

    身后,猛地响起一道开门声,然后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紧接着,钱朵儿就听到张若寒鬼哭狼嚎的声音了!

    “张若寒,谁给你的狗胆,够这么和朵儿说话!”

    何晟怒目圆睁,吼得孔武有力,一点都不像一个发烧四十度的柔弱病人。

    钱朵儿猛地转过身,便见到何晟气冲冲的站在门口,一双深邃的眸子狠狠的瞪着张若寒,眼里一片黑沉犀利的冷光。

    张若寒特么被抱枕砸中头部,还是用很大的力气给砸了,这会儿他特么就愤慨了!

    “何晟,枉我对你如亲兄弟,你居然为了个女人打我!你脑子烧糊涂了是不是?这女人不爱你!她肚子里装着别人的种!你以为人家还惦记着你啊!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人家惦记你!你若真特么是个男人,上官晴儿就不会跑去和别的男人生猴子了!”

    “张若寒......”

    “吼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你特么不会是不行吧?这女人从上官晴儿被你/干/到现在的钱朵儿,特么居然都没怀上,南卓尔那男的就厉害了,半年不到就她肚子里有了种,我看你就是不行......啊——”

    张若寒还没骂完,头发猛地被钱朵儿给扯住了!

    “谁不行了!你特么才不行!枉你还是何晟的兄弟,说话都不留点口德,你这种人就该车门被撞!走路踩狗屎!王八蛋......”

    何晟从未见过钱朵儿这般彪悍的模样,冷不防被吓懵了,就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张若寒被钱朵儿又是抓头发又是踢又是揍,看着看着还不厚道的笑了。

    “姑奶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张若寒被打得抱头鼠窜,钱朵儿是个孕妇,他没胆子反击,只能一个劲儿的躲,内心大呼:

    得罪谁都都好,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太恐怖了!

    “......混蛋,你立刻给我老娘开口道歉磕头,不然我废了你!”钱朵儿一个劲的骂。

    何晟突然想到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很瘦弱,经常被欺负,那个时候的上官晴儿就是这样,像个小泼妇一样把那些人赶走了,有时候甚至还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才肯罢休。

    他以为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发生了变化,却不曾料到,无论是以前的上官晴儿,还是如今变成钱朵儿的上官晴儿,都还是她,还是那个不愿意他受到一点点诋毁的她。

    “何晟,你个王八蛋,我要被你媳妇打死了,你还笑!笑毛啊笑!卧槽!”张若寒被打得疼了,抱着头哇哇大叫。

    钱朵儿也打得累了,喘着气,侧眸恶狠狠的瞪向在一旁看好戏的何晟,“以后这种人给我少来往一点,听到没有?!”

    何晟勾唇,乖巧点头,“好的,媳妇。”

    张若寒:“......”

    何晟你丫的没心没肺没肝没肾没义气的小孙子!爷我记住你了!以后有难等着爷我见死不救吧!

    “还不走?”钱朵儿抬腿踹了他两下。

    张若寒哎哟了两声,可怜兮兮的走,边走还不忘回头控诉何晟,“你丫的给我记着!我不会原谅你的!”

    这画风,怎么有点像原配暴打小三,小三狼狈哭泣离开?

    然后,在张若寒愤怒委屈的眼神下,何晟又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张若寒:“......咱兄弟情到此为止,再见。”

    语落,门被关上。

    客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何晟和钱朵儿两人各站一边,谁都没有先开口。

    钱朵儿一冷静下来,就觉得自己刚才实在太冲动了!怎么就......就打出手了呢?

    看来习惯这种东西真的很可怕!一听到何晟被张若寒那么骂,她心里就窝火!

    她可以骂何晟,可以打他,但这不代表她同意别人这么做!

    “朵儿。”

    最后,还是何晟先打破了沉默。

    钱朵儿快速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不自在的别开眼睛,“别误会,我只是心里有火,想找人发泄而已。”

    何晟看着她闪烁的眼神,眼底一片温柔的笑意,他走过去,伸手将人揽入怀里,刚开始钱朵儿还挣扎了一下,但并没有真的将人挣脱开。

    见她不挣扎了,何晟勾了勾唇,轻声道,“朵儿,我们重新开始吧。”

    钱朵儿身子一僵,鼻子一酸,眼泪就涌了出来。

    -

    一个星期后。

    光子咖啡厅。

    靠窗最后的位置,南卓尔和钱朵儿面对面坐着,两人相坐无言,气氛有些尴尬。

    “你确定要重新和他在一起?”

    许久后,还是南卓尔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钱朵儿微微弯了下嘴角,点了点头,乌黑的眼里闪过一抹歉意,“南卓尔,抱歉。”

    语落,南卓尔嘴角浮起一抹苦笑,“感情的事,向来就是无法勉强的,只是我不明白,他是怎么打动你,让你重新选择和他在一起的。”

    听到这话,钱朵儿不由得叹了口气,“可能,我中了他的毒。”

    这毒无药可救,所以,钱朵儿的心这辈子只装得下一个何晟,他在,心是满的,他若离去,心便也不在了。

    这句话的意思,南卓尔自然也明白了,“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只能尊重你。”

    “谢谢。”

    对于南卓尔,钱朵儿还是觉得很抱歉的,毕竟人家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她仍旧无法回应他的感情。

    “如果哪天后悔了,随时可以回来找我。”

    钱朵儿刚想回答,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抹熟悉的人影,她下意识的侧眸,便看见何晟从不远处走来,神色紧张焦急,脚步很快。

    南卓尔也注意到她的目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嘴边勾起一抹无奈的笑,“这家伙估计是担心你被我勾搭走了。”

    钱朵儿笑,眼里却是幸福的神色,“我也这么觉得。”

    “为什么还不告诉他,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昨天跟他说,今天要告诉他一件事,刚好你约了我,就先过来了。”

    “那我估计明白了,他为什么看着好像老婆要跟人跑了一样。”

    钱朵儿勾唇,看着从门口推门进来熟悉的男子,头发凌乱,却仍旧帅得一塌糊涂,乌黑如水晶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幸福的笑。

    真好,何晟还是钱朵儿的何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