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番外)
    深秋清晨,天色熹微。

    穿粗布短褐衣裳的小苏堂,牵着妹妹的手,走在金陵城的街道上。

    清晨时的小商贩最是繁忙,他们匆匆忙忙地占了摊位,又将自家货物摆出来,各自吆喝叫卖。

    苏堂寻到一处空摊位,欢喜地放下竹篾背篓,“卖完鱼,给小酒买糖吃!”

    说着,在小杌子上坐了,又把妹妹抱到膝上。

    四岁的小姑娘,扎两个小团子,破旧的小袄子上打满补丁,因为不合身的缘故,袖口卷了三四道,才堪堪露出握成拳的小手手。

    她生得玉雪可爱,一双圆眼睛水泠泠的,瞧见路过的人朝她笑,便也露出甜甜的酒窝,十分招人喜欢。

    苏堂的鱼是黎明时捉的,新鲜得很,再加上兄妹俩讨喜,没一会儿就卖了大半篓。

    苏酒嗅了嗅小鼻子,望向远处的包子摊位。

    刚蒸熟的大肉包子,揭开蒸屉的刹那,香味儿扑鼻。

    她咽了咽口水,抬起小手指过去:“哥哥,想吃包包……”

    苏堂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头数了下卖鱼得来的铜板,温柔笑道:“走,咱们买包子去!”

    他抱着苏酒来到包子摊位前,老板吆喝道:“大肉包五枚铜钱一个,豆沙包三枚铜钱一个!”

    苏堂问道:“小酒吃什么馅儿的包子?”

    苏酒咬了咬小嘴巴,不舍地望了眼大肉包子,小声道:“豆沙馅儿的……”

    拿到大包子,她犹豫片刻,小心翼翼掰开一半,递到苏堂嘴边,“哥哥吃……”

    苏堂咬住,笑容憨憨:“好吃!”

    他还要卖鱼,便叫苏酒坐在旁边自己玩,叮嘱她千万别跑远。

    小姑娘抱着半只豆沙包子,乖乖坐在别人家门口的台阶上。

    她呼呼热包子,爱惜地咬了一小口。

    红豆沙好甜呀!

    她晃悠着小脚脚,看苏堂卖鱼。

    一个瘦瘦高高穿着破烂的小孩子抱着鸡崽,要跟哥哥换鱼,哥哥嫌弃他的鸡崽太小,不肯换,那小孩子便哭着喊着求他,说什么要攒钱去书院求学,还说什么将来科举入仕,当了丞相会回报他。

    哥哥还是不肯换,推搡之下,那小孩的鸡崽子飞跑了,闹得整条街鸡飞狗跳十分热闹。

    苏酒看着,忍不住弯起眉眼,两靥娇甜。

    “喂。”

    旁边忽然传来沙哑的声音。

    苏酒望去,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穿桔梗蓝棉袍,正蹲在旁边盯着自己。

    少年容貌昳丽,眉眼却十分狠戾。

    她有点害怕,抱住豆沙包,小声道:“坏人……”

    少年似笑非笑,从怀里摸出一枝桂花,“花花香不香?”

    苏酒点点头,“香的……”

    “用花花换你的包子,好不好?”

    苏酒睁大眼睛,紧张地把包子塞进袖袋,拼命摇头:“不换的,不换的!”

    少年嗤笑,瞥了眼远处的苏堂,忽然不管不顾地捂住苏酒的嘴巴,直接强抢!

    他抢走了半只豆沙包,三两口就吞下了肚。

    小姑娘泪盈于睫,脸蛋粉扑扑的。

    她好生气,颤巍巍站起身,举起稚嫩的小拳头要去打他,“坏人,包子!坏人,包子!”

    少年侧身避开,展眉一笑:“味道还不错,赏你花花!”

    他把那枝蔫儿吧唧的桂花丢给小姑娘,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长街。

    小姑娘哭得伤心极了,也饿极了。

    正抱着膝盖掉眼泪时,一包东西忽然被丢在自己面前。

    她抬起泪兮兮的小脸,五六个小孩子正骄傲地看着她。

    为首的小少年,色若春晓,锦衣靴履,瞧着十分富贵锦绣。

    他挑着丹凤眼,语调很有些得瑟:“我们是金陵城的侠客,最爱打抱不平、接济穷人!这些包子,赏你啦!”

    小姑娘怔怔地捡起那袋包子。

    她好奇地打量这些少年郎,有涂脂抹粉的,有互相打闹的,有背着药箱的,应当都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她还没来得及道谢,他们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她捡起那袋热包子,想了想,又捡起那枝桂花。

    她垂首嗅了嗅桂花。

    ……

    “在想什么?”

    萧廷琛忽然开口,拉回了苏酒的神思。

    正是年底,两人才回金陵城不久,今日是出来置办年货的。

    苏酒眼底掠过尘封多年的记忆,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

    她轻轻依靠在萧廷琛的肩上,宛如撒娇,“突然想吃豆沙包子。”

    “我当是什么,豆沙包子而已,买给你就是了。”萧廷琛不以为然。

    苏酒接过热乎乎的豆沙包子,轻轻掰开,分了一半给他,“你也吃。”

    凛冬天寒,长街一色。

    萧廷琛订购了几坛桂花酒,亲自驾了一辆拉货的马车,要运回萧府。

    苏酒坐在马车后面,晃悠着双脚,一边小口小口吃豆沙包,一边欣赏沿街景致。

    到了年底,自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她看着那些年岁尚幼的孩子们欢呼着跑过街道,忍不住扬起笑容。

    长街繁华,细雪飘零。

    她伸手接住雪花,小声道:“哥哥。”

    萧廷琛慵懒地回眸看她。

    苏酒歪头一笑:“豆沙包,好甜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