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0章 袭击
    感谢曾经的训练,身体在条件反射之下做出的动作比刻意的还要标准,程嘉懿一个飞脚,电锯擦着她的眉眼直立过去,尖叫声简直铺天盖地般,藤蔓的枝条好像感受到剧痛般疯狂纷飞。

    整个树洞仿佛群魔乱舞一般,藤蔓缩回的,逃避的,断掉的,寻找机会的,程嘉懿一只手臂重获自由,立刻接住了电锯,在身前一个旋转,身前几乎所有的藤蔓全都被波及锯断。

    尖叫声音细细碎碎的,碰撞到树洞周围再反射回来,电锯颤动的锯刃猛然重新对准地面先前的缺口,再次猛然扎了进去。

    这一扎直接到底,程嘉懿立刻拽了起来,再顺着边缘再猛插下去。

    又一道黑色的藤蔓从地下窜了出来,这一条藤蔓足有手臂粗细,程嘉懿早有提防,藤蔓才一露头,电锯已经横靠了过去。

    这电锯真是个法宝啊,无坚不摧,连藤蔓这般柔韧的东西也可以摧毁,那根藤蔓似乎有额外的感知,枝条倏地扭动,就要避开。

    可电锯的目标不是缠住程嘉懿胳膊的部分,而是贴近地面才钻出来的位置,程嘉懿这一下是目标明确,蓄谋已久的,当下,在纷杂的尖叫声中,再突兀出一声格外刺耳的伤痛尖叫。

    电锯的顶端贴着地面横推过去,一股艳红的液体再次飞溅。

    忽然,整个树洞晃动了下,仿佛这一电锯之下触怒了什么巨人,想要将这个巨大的树根从地下完全拔起来,程嘉懿跟着晃动了下。

    只是她身体晃动,双脚却还稳稳地落在地上——还有细小的藤蔓从身后缠住她的身体,她的重心也一直稳稳地落在地下。

    开弓不容有回头箭,程嘉懿的习惯也是动手之后就不再容情,不达目的不会罢手。树洞晃动,她拖着电锯就将电锯直立起来,这一次的目标,是那根藤蔓钻出来的位置。

    电锯带着可怕的怒吼钻了进去——程嘉懿无意中再按了一次电钮,电锯被强行推了一挡。

    这个位置本来就是藤蔓先后两次钻出来的地方,而藤蔓被割断之时还有鲜红的血般汁液冒了出来,电锯强行推进,刹那,一股红色液体仿佛泉水一般喷溅出来,在一道似乎绝望的惨叫声中。

    树洞的晃动忽然停止,所有缠绕着程嘉懿身上的藤蔓也忽的失去了力量,树洞内刹那只剩下电锯运动的声音。

    就好像两个拼命的人中的一位忽然死掉了,而另一方的战斗还没有停止。

    程嘉懿扭动了下身体,藤蔓还缠绕着,只是失去了指挥。脚下,大股的红色汁液还在往外涌着,鼻端里全是血的味道。

    程嘉懿将电锯再往下按动,直到电锯到了尽头。跟着拎上来,也不管身上的细小藤蔓,只绕着中心那股喷溅红色汁液的地方,将电锯再转了几圈。

    这些这棵藤蔓精是死透透的了吧。

    电锯的声音都弱下来,也快要没电了。程嘉懿关掉电锯放下,将缠在身上乱七八糟的藤蔓都扯下来。

    树洞内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还甜腻腻的,程嘉懿抿了下嘴唇。这味道和新鲜的血液真的相似,难不曾这个藤蔓真的变身成了藤蔓精,有了血肉?

    心里嘀咕着,程嘉懿手脚动作却不慢,将电锯锯开地方的碎屑全扒拉到一边,双手抓着断口摇晃了下。

    纹丝未动。

    意料之中。

    四周断掉了,底部应该还扎根在泥土中,或者与大树的跟梢缠绕在一起。

    程嘉懿有些心急。这么浓重的血腥味道也不知道还会引来什么东西,在这地下树洞里,她想要跑都费点力气的。

    拎着电锯,斜对着中间冒着血红汁液的部分,再次按下按钮。木屑飞溅,在电锯的电量耗尽之前,一大块树根被斜着锯断。

    搬开树根,便在剩下树根的中心部位看到一团纠缠在一起的东西,其中一部分被割断了,渗着红色汁液。

    也顾不得嫌弃了,程嘉懿稍微费点力气扒开这乱糟糟的一团,果然,在这一团的中心,看到一颗鸡蛋大小的翠色晶体。

    程嘉懿形容晶体的词汇翻来覆去就是一个:晶莹剔透。因为实在找不出比这个词更贴切的了,此刻心里忍不住将这个词再冒出来一边,也再附加了一个:翠色欲滴。

    实在实在是太翠绿太透明了,水汪汪的。在一团乱七八糟的藤蔓中,更显出纯粹的美出来。

    虽然,这枚晶体让藤蔓显示出来的并非那么美的行为。

    程嘉懿立刻就将晶体掏了出来,在地上断掉的藤蔓上擦了擦,来不及细看就先放在裤兜里——工装的上衣兜不深,裤兜容量还是足够的。

    背上电锯,抓着树结,几下就爬了上去。

    才要露头,忽的又停顿下来,倾听了下。

    外边安安静静的,就好像她来之前。

    程嘉懿放心下来,手脚用力,将自己往上一送。

    忽的,一道劲风飞过来,程嘉懿只恍惚看到了个黑影,脖子就一紧,她心里“咯噔”一下,手脚忽的同时用力,随着收缩在脖颈上的绳索一起用力,人被拽出去的同时,双手也用力揪住了勒着自己脖子上的绳索。

    绳索紧紧地扣在脖子上,呼吸被强行制止,程嘉懿双手抓着绳索向回用力一拽,身体却顺着绳索的力道往前冲去,眼前忽的出现一道反光,刀!

    双手猛然加重力道,身体带着脖子上的绳索用力后仰,双脚飞踹了出去,眼睛里那一片雪亮的反光却仍然冲了过来。

    右脚先踹到身体,程嘉懿只听到一声闷哼,相反的力道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程嘉懿没有与对方拉开距离,反而贴着对方撞了上去。

    说不清是程嘉懿撞上的对方,还是对方撞了过来,电光火石间,程嘉懿唯一还能做到的就是用双脚隔开她与那人的距离。

    是的,那是一个人,一个双眼带着阴狠的毒辣的男人!

    “噗通”一声,两人一起侧身倒在地上,程嘉懿双腿一蹬,就想要绞住那人的脖子,可那人也是狠辣之徒,一手紧抓着绳索,另一手持刀,手起刀落,就扎在了程嘉懿的小腿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