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初入仙界 二百五十六章 风起
    第二日,雨已经停了,但是天还是灰蒙蒙的,感觉随时都会在下起雨来。

    蒙谦终于在今日赶回到了中州,皇城之内都未来过之后,便直奔蒙府。

    ‘爷爷,我爹爹回来了。’蒙谦的三子带着蒙谦向蒙博的房间走来。

    蒙博此时整个人萎靡不振,双眼紧闭,躺在床上,没有了昔日那般凌厉的神态,此时犹如病入膏肓,随时可能撒手人间。

    蒙谦一进入屋内,看到蒙博此时的样子,整个人瞬间双膝跪在地上,向床边跪着走来,边走边哭喊着‘爹,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病的如此严重,爹!’

    蒙博呼一口没一口的,慢慢睁开双眼,看到蒙谦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儿,你,你可回来了,哎~’

    蒙谦听到蒙博如此一言,心中顿时一惊,老父原来不是恶病缠身,而是心病所致!蒙谦知道,有病,可以对症下药,但是心病,若不知对方心中所想,该如何医治?便回头吩咐随身进来的众人,说道‘你们都出去,这里有我呢,我要与老太爷单独说话!’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向外走去,一瞬间屋内只留下了他们父子二人。

    ‘爹,爹,你说吧,是何事,为何能让您老一瞬间病的如此垂危!’蒙谦跪在蒙博床前,说道。

    ‘儿啊,我们蒙家,世代尽忠,为赤水国上下效仿之家,无论从那一方面讲起,都是无可挑剔,你一生戎马,为父很是欣慰,便告老,为何你做了几年将军,便,便忘记了我蒙家,家风了!咳咳~’蒙博越说越来气,说完之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蒙谦见状,赶忙将蒙博扶着转过身来,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蒙博的背部,一脸冤枉之色的看向蒙博,说道‘爹,你这是听何人胡搅蛮缠!我的为人父亲又不是不知,我怎会做出有辱蒙家家风之事!爹,你说,是谁,我去找他!’

    ‘哼,蒙将军好大的官威,怎么,是想去找到那人,将他全家杀了吗?’蒙博生气的想要爬起,但是努力了几次没有起来,便愤然的说道。

    ‘爹,你这说的什么话,如果是对我蒙家好的话,他就是打我都行,但是败坏我蒙家家风,以讹传讹,我定不轻饶他!’蒙谦听后解释道。

    ‘人,我已经见到了,你若想纳妾,可以说出来,蒙家如今是你掌事,为何要做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人家女子肚子都那般大了,你让那名女子如何见人!’蒙博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生气的拍了蒙谦一掌,这一下咳嗽的更加厉害。

    蒙谦一听,站起身来,将蒙博扶起,一只手在前面胸膛从上至下慢慢的捋着,另外一只手在蒙博的后背慢慢轻轻拍打着,然后说道‘我以为是何事,原来是因为你听信他人谗言误会了。’

    ‘什么误会,怎么,难道我老糊涂了吗,连真假都听不出来了吗?’蒙博一听此言,顿时脸色涨的通红,怒目圆瞪的看向蒙谦。

    ‘爹,您别生气,别生气,你不能在生气了!’蒙谦见蒙博突然气成如此模样,顿时吓的他不敢再反驳了。

    ‘我老糊涂了,那名女子再其父亲带领下来见的我,他,他连你大腿内侧的胎记都能说出,这还能有假?你大腿内侧还能有几人看到?’蒙博越发生气了,涨红的脸已经窜到了脖子处了。

    ‘爹,您先消消气,有什么事好说,我不与您对峙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蒙谦赶忙起身拍打着蒙博的后背,安抚道。

    ‘我当真是老了,尽然需要你来糊弄了!’蒙博一生气,一巴掌打开了蒙谦的手,随后,两眼一翻,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晕死了过去!

    ‘爹!’蒙谦一见蒙博突然口吐鲜血晕倒了,便惊吓的高呼道。

    顿时,整个蒙府陷入一团混乱中......

    ‘相辅,相辅,北玄城那边的探子来消息了,此前一名少女进入了北玄城城守府内,他们好像在密谋着什么,而且其他三城一部分驻军已经被调遣至北玄城外了!’在中州城相辅闻多的府上,一名身穿官服之人来到闻多所在房屋内,说道。

    ‘听闻蒙谦回到了中州,身后无忧了,想要趁机动手了吗,果然眼光独到。’闻多听后眯着眼睛,看向屋外灰蒙蒙的天空,说道‘一会去通知霍恩,让他做好四乾的守卫增援,我要起身去一趟皇城内。’

    说完,闻多起身向皇城走去。

    另外一边,霍恩正在自己那残破的房内为李师擦着额头。

    ‘你为何这么傻,答应了此人,若是此人将来威胁你,你怎么办?’李师躺在阴暗的房间内,看向霍恩,一脸心疼之色。

    霍恩的房子一眼就能看出,霍恩为人清廉,根本没有什么结余,连一间像样的房屋都没有。

    ‘师师,你好好躺着,此事暂先不谈,你要先把你的伤养好,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好。’霍恩心疼的看着李师额头红肿的大包,说道。

    ‘若是为了我让你背负骂名,做了错事,我定不会绕过自己。’李师看向霍恩,说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二人历经如此千难万险才得以重聚,怎可所如此晦气话,明日,明日我还要与你成亲呢。’霍恩说完,一个大老粗突然脸红了起来。

    ‘霍恩。’李师说完,伸出双手,霍恩会意的身子向前探去,李师将他环抱身中,说道‘我总觉得此事有蹊跷,为了我,也为了你,你去找叶大人吧,将此事如实交代,在让叶大人带着你,秘密进宫,面见圣上,将来如若有事,你也不会有多大事的。’

    ‘师师,不要如此害怕,我不会有事的,这事我有分寸!’霍恩听后抱着李师,心中很是温暖的说道。

    ‘你要现在不去,我就立马,立马苦,哭瞎为止!’李师一听霍恩还是如此态度,将抱着他的手抽回,一脸生气的说道。

    ‘好,好,我答应你,我去找叶大人,将这件事告知他。’霍恩见李师生气,心中瞬间一化,满脸微笑的答应着。

    ‘嗯。’李师看到霍恩亲口答应了,心中顿时欢喜起来,她知道,霍恩是一个说一不二之人,答应自己,那他肯定会去找叶大人,说明一切。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霍恩听后眉头微皱,李师见状,知道霍恩得到自己后对一切事物没有以前那般尽职,便说道‘你如今身居要职,若是整日准备躲在温柔乡内,将来我与,我与你的孩子吃什么。’李师说完,红着脸将头低了下去。

    霍恩心中真是恼火,自己好不容易与心爱之人终成眷属了,缺一件接着一件烦心事而来,让他讨厌至极,如今听到李师的话语,心中顿时高兴起来,也瞬间犹如当头棒喝,让自己惊醒了起来,是啊,如果自己不好好尽职,这点微薄银响也没有了的话,将来拿什么养活他这一家子。

    霍恩想通之后站起身来,很是欣慰的看了看李师,二人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但是此时他们心中都知道对方心中在想什么,然后,霍恩便让李师自尽躺下休息,自己大步走出了房门,但是不知是不是他平日里习惯了行走如风,尽然在出门时,门口处放着的一根木棍被一脚踩断了,他看了一眼那根木棍,是他以前闲来无事在自家中练习的棍棒,如今被自己一脚踩断,突然觉得很是晦气,但是又没多想,一脚将其踢开,打开了院门。

    ‘霍司长,相辅大人得到急报,北疆四城已经被长公主夺得,她趁蒙将军回到中州看望其老父时调遣了北疆四城的兵力,准备南下,相辅请大人回去主持四乾的部署。’一名衙差之人站在霍恩府前,急促的汇报着。

    霍恩听后知事态严重性,便看了一眼屋内,随后出了门,将门关好,跟随那名衙差向四乾司府走去。

    与此同时,中州皇城内。

    ‘禀报圣上,微臣得到确切消息,长公主,回到了赤水国了,并且不知何时已经将北疆四城夺取了,如今她趁蒙谦将军归来探望病种老父,纠结四城大军南下攻来了。’相辅闻多站在殿前,拱手一拜,向小皇帝禀报道。

    ‘哼,我当初念其为朕的皇姐,对其网开一面,免其死罪,如今尽然又潜逃回国,尽然夺取城池,带领朕的兵马前来攻打朕!岂有此理!’小皇帝听后一脸愤怒的说道。

    ‘皇上息怒,微臣已经开始着力调兵遣将,然后第一时间便赶来皇城向圣上禀明,如今还请圣上明示,接下来该如何应对。’闻多听后拱手问道。

    ‘朕执掌朝政尚浅,一切事由一直都是相辅为朕安排妥当,如今也一样,为了让相辅对于这次因对的更加应心得手,朕现在就办法圣旨,令相辅一人主管此事,各司必须全力听从,如若不然,定当欺君之罪处罚。’小皇帝说道。

    ‘微臣岂能担当如此大任,御掌司叶倾樊叶大人一直是军政主司长,微臣举荐此事由叶大人主司为好。’闻多听后跪拜于地,说道。

    ‘爱卿不必如此推脱,朕知朝政中许多大员对相辅不满,明暗中都与相辅相对,如今是国难当头,朕只敢相信相辅,其他之人朕不得而知,唯有相辅,相辅不必推推,朕颁发圣旨便是要让与相辅相对之人在这件事上必须从听相辅之言。’小皇帝稚嫩的声音回想在大殿内。

    ‘微臣谢过皇上......’俯首于地的闻多此时露出了一丝深不可测的微笑。

    傍晚时分时天空中又下起了毛毛细雨,整个中州城一瞬间进入了一种压抑感,所有城防人数增加了数倍有于。

    而此时的蒙府中上下担忧而起,蒙谦摔众跪拜在蒙博所在的屋外,淋着微微细雨,寒风瞬间吹拂了过来,而此时,医治蒙博的郎中走了出来,蒙谦连忙起身走了过去与郎中不知交谈着什么......

    在一间客栈的客房内。

    ‘这天又下起了雨,不知要下到何时。’孙二看着窗外,滴答滴答的落雨声不绝于耳。

    ‘我们也该动手了,一起都已经进入到地利人和的阶段了,就看这一次天和占不占我们这一边了......’袁纤纤也坐在孙二身旁,看向窗外灰暗的天空,此时一股微风吹过,不知在想什么。

    而在此时,突然门外有人敲了敲门,说道‘请问,孙二先生在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