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加忙添乱
    罗小米就是冲着陆宸来的,罗建国早就猜到了。

    这会儿,罗小米哑口无言,也就更没必要说了。

    “去喊知了过来,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好好休息吧!”

    罗建国说完,伸手替罗小米擦拭了两下泪痕,又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就转身准备出去了。

    “你怎么还不休息?”罗小米又冲着罗建国喊道。

    “我一会儿就去休息,你们几个……不能再闹了哦,都赶紧给我去休息,这条件你也都了解了,不适应,就自己克服一下,坚持到天亮就可以出发回去了……”

    “嗯。”罗小米带着一点儿小情绪,应了一声。

    她爸真不愧是老干部了,她作为闺女本来想关心一下自己老爸,没想到,先被他来了一通艰苦岁月的说教。

    等罗建国离开,罗小米就又出去找知了。

    还没走出去几步,罗建国就又拐了回来,并且后边跟着一个人,等快走近了,罗小米才认出来是她二叔罗建华。

    “二叔,你怎么会过来的?”

    罗小米惊讶地走了过去。

    “你们这一个个都往这儿跑什么?嫌我不够忙还是不够乱?”

    这下,罗建国可就彻底不愿意了,没发脾气陆算是给自己闺女和自己兄弟面子了。

    “你这话我可就不愿意听了,什么叫嫌你不够忙不够乱?我们是来添乱的吗?”罗建华都没顾得上跟罗小米打招呼,顾先怼起自己大哥来,“我是代表企业来慰问灾区群众,来捐献物资来了……”

    “行,那我还真是得谢谢你了。”罗建国两手掐腰,看看罗建华再看看自己闺女,又思量着说道:“你来的正好,明天,赶紧给她给我领走……”

    “我干嘛等明天啊?我现在就给小米领走。”

    罗建华凑着灯光,就看到罗小米那脸上还未消失的泪痕,再看看那红通通的眼睛,这明显就是刚哭过。

    他不用想都知道,罗小米跑来肯定是被她爸爸刚骂过。

    他真是最看不惯他大哥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地批评教育人了。

    “你说说你,她一个孩子就是太善良了,看到这边的新闻,就想着过来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你说你不夸奖她也就算了,你至于将她骂成这样?”

    罗建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也不管不问,直接对着他大哥就是一通的埋怨。

    说完,罗建华一转身,拉起罗小米就要走。

    “小米,跟我回去,想做好事也不知道挑个地方,跑来挨骂舒服是吗?”

    罗小米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罗建华拉走了。

    罗建国也直接有些无语了,也不知道他这一通机关枪一般的脾气是冲着谁。

    谁又骂他闺女了,这不了解情况就乱开枪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等罗建华走出好远了,罗建国才反应过来,走了也好,要不然,明天罗小米真就撅着脾气不跟叶果与顾政霖一起走,他还真是没办法。

    可这刚放松下来的心情,突然就揪了起来,转身就又追了过去。

    知了那孩子还在这儿呢,既然要走那就一起走好了。

    可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罗建华已经启动了车子,并且已经从他前面开了过去,显然是来不及了。

    倒是车里的罗小米,关键时刻没想到知了,倒是想到了陆宸。

    “爸,记得让陆宸给我回个电话。”罗小米半个身子爬出窗外冲着车后边的罗建国喊道。

    罗建华有些气恼地说道:“你可真有出息,为了陆宸一个人跑到这里来,这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考虑过后果吗?”

    “我不是一个人来的……”罗小米这话顺口一说出来,这之前发生的一切大大小小、好的不好的事情就全想起来了。

    “还有知了呢,我把知了忘在这里了……”

    “你刚才怎么不说?不会叶果也来了吧?”

    罗建华一听说还有知了也就想到了她们这三个铁三角,可不就爱什么事都要凑在一起。

    罗小米一看罗建华这是要准备回去接了,提到知了还好,她二叔没有那么冲动。

    可他都想到叶果了,那就肯定是非掉头回去不可了。

    所以,罗小米得及时拦住,今天晚上叶果肯定不会走的,应该是肯定不会跟她二叔走的。

    她二叔就这么回去了,那肯定就会很尴尬了,到时候受伤的肯定还是她二叔,关键是,很有可能又会给她爸惹来一场打乱。

    罗小米只想想都觉得可怕,她必须拦着才行。

    “没有,就知了跟我在一起,不过,她跟着李根跑了,还是算了,她就没打算走。”

    “你确定?”

    “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们直接走吧,回去碰到我爸,可能又少不了一通没完没了的说教……”

    “你知道还要来,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个,你就不怕我担心?”

    话题就这样成功转移了。

    罗小米心里真是一阵隐隐作痛,替她二叔心疼。

    “我都这么大了,都要二十岁了,又不是小孩子,我能照顾我自己了,你不要用担心我好吧?”

    “小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嫌弃二叔管你管得多了是吧?”罗建华这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

    罗小米就直直地看着车灯打向前方的亮光,也不敢去看罗建华。

    她单单听语气就知道二叔肯定是心凉了。

    于是,罗小米还是马上改口反驳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长大了,也不能让二叔总是操心我的事,其实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也可以照顾二叔的……”

    “小米,你今天……还真是让二叔感觉你真的长大了……”罗建华多少还是听得出来罗小米哪里有些不对的,“是不是你爸爸今天骂你骂得过分了,受刺激了?”

    “没有,我爸爸才没有骂我呢,我都这么大了,他哪里还会像以前那样训人,我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了……”

    “傻丫头,你多大在二叔眼里你也是小孩子。”罗建华只转头瞧了一眼罗小米,便安心开自己的车,毕竟道路并不那么好走,而且连路灯都没有。

    但只那一眼,要眼中流露的却像是父爱一般的欣慰与宠溺。

    “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罗小米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问道。

    “哪句话?”罗建华也不知道罗小米要说的是哪句话,毕竟开车也分散了他一些注意力。

    “就是……我记得有一句话是说,不管你多大,在父母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我与你爸爸有区别吗?还是说你爸爸对你就比二叔对你好?”

    这一点儿,罗建华可是有绝对的自信,他从小对罗小米的疼爱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我不是说二叔跟我爸谁对我好,我是说二叔以后是不是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罗建华被罗小米这莫名其妙的话突然就逗笑了。

    “你今天这是受什么刺激了?”罗建华笑道。

    罗小米的情绪瞬间就低落的很,今天可不是受刺激了,受了很大的刺激,所有美好的一切都被破坏了。

    可她这个可怜的二叔,竟然还都蒙在鼓里,这会儿还能因为她笑得灿烂。

    可等到他知道一切真相后呢?

    他又该怎样面对?

    到时候,她又能为她二叔做什么?

    一想到这些,罗小米就觉得她心里简直比她二叔受到的伤害要严重。

    “怎么又突然不说话了?”

    罗小米突然的安静,又让罗建华很不习惯,总觉得今天的罗小米很奇怪。

    “没什么,就是有些困了。”

    罗小米假装自己有些困了,往后调了一下靠背,又侧了侧身子,做出要躺着休息的模样。

    她怕再跟她二叔聊下去,她会说漏嘴了。

    罗建国听着罗小米低沉又没什么力气的声音,真的以为她就是累了困了。

    他知道罗小米要去灾区的时候,跑去部队问了,说是罗小米跟着部队的车走了。

    跟着一群糙兵蛋子坐了一路的大卡车,能不累吗?

    罗建国往后座看了一眼说道:“后边有一件衣服,你伸手就能拿到,自己盖上,夜里还是有些凉的……”

    “哦!”

    罗小米乖乖地应下罗建华的话,伸手就从后边座位上将罗建华的一件衣服拿了过来,直接就半盖在自己身上。

    接着就是,身子一侧,睁着眼睛,静静地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发呆发愣,然后,就是前前后后地回想着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

    然而,在罗建华的眼里,背对着他一动不动的罗小米,就是在睡觉在休息。

    ……

    而此时,在灾区的临时安置区,知了被罗建国直接通知了一声,罗小米已经被她二叔接走了,明天让她跟着顾政霖一起回去。

    随后,知了就跟在李根身后,像个小跟班一样,进行了一遍的安置排查工作。

    等李根重新回到车上的时候,知了竟然也跟着他上了车。

    可在李根眼里,这可是作风上的错误,而且还是在他执行任务的时候,这要是让这里的群众看到,这孤男寡女的,就有点儿不像话了。

    “你……你跟着上来干什么?”李根拧着眉毛,黑着一张脸问道。

    “那你上来干什么?”知了抬着下巴,趾高气扬地反问李根。

    “我们这是作战所需,就地休息。”李根硬着头皮说道。

    知了倒也是同样的口气,说道:“我也需要休息。”

    说完,知了就是直接两手一抱,爱咋咋地,我就在这休息了。

    “你这不是胡搅蛮缠?这是我们的部队的任务车,临时休息的宿舍,你一个女孩子,还在这儿添什么乱?赶紧下车,刚才我们罗军长的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让你去刚才的帐篷休息,如果害怕就去乡亲的帐篷凑合一夜,你跑这儿来像什么话?”

    李根看着知了,这脸上可是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全程,这脸可都黑着。

    知了听见了也全当没听见,继续胡搅蛮缠道:“我不认识什么乡亲,我就认识你,我也是坐这个车来的,我就要坐在这个车里休息。”

    “知了你……”李根差点儿就被李根气得吐血了,这哪有这么不讲理的人?

    “我怎么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休息,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知了说完,直接就闭上了眼睛,她可真没打算下车。

    李根气得,有胡子直接就翘起来了。

    “行,你不下我下车行了吧?”李根果然是愤然下车,车门甩的那叫一个响啊!

    知了直接被吓得身子一抖,睁开眼睛就看到李根站在车门的地方。

    李根背对着她,双手掐腰,知了甚至都能看到李根的肩膀随着他的气息一抖一抖的。

    知了也是恨恨地嘀咕道:“这是有多气?至于吗?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一点儿不懂得怜香惜玉……”

    知了也是觉得憋屈着,便也学着李根下车的气势,“嘭”地一声也甩上了车门。

    “你可真够小肚鸡肠的。”知了双手环抱,站在李根面前,一双眼睛就像冰冷的小刀子一样,直直地凝视着李根。

    李根本来还气势挺足,但看到知了投射过来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怂了。

    大概是因为他想到了那天,知了莫名甩给她的那一巴掌吧。

    他就怕有些人会打人上瘾,然后再给他来一巴掌,他不还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但是,怂归怂,可是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小肚鸡肠是从何说起?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就随意污蔑人的。

    “你说谁小肚鸡肠呢?”李根有些理直却气不壮地问道。

    “谁问就是说谁?”知了抬头挺胸,样子也确实很凶。

    “我哪里就小肚鸡肠了?”李根很是郁闷地问道。

    “你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写着小肚鸡肠,你就是在因为上次我们学校舞会的事在跟我记仇。”

    “我跟你记什么仇?那天的事我早就忘了,姑奶奶,咱别总是这么没事找事行吗?这大半夜的,你不休息,大家还需要休息呢,明天大家还都有事情要做,不能跟你比……”李根到底还是服软了。

    不退步不行啊!

    知了这一副气势汹汹,随时都能伸手一巴掌呼过去的架势,李根瞧着,还真是心生胆怯。

    “你这个人不但小肚鸡肠,还自高自傲地很。”

    知了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大半夜,她更知道明天一早李根就会跟着这一车的战士就要进山里了。

    她跟着他又不是为了吵架斗气的,她也只不过是想陪着他好好休息一下,不就是站了他身旁副驾驶的位置,至于恼她恼成这样?

    .。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