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0章 打她一巴掌
    在这种事情上,云画当然不会客气。

    她立刻就跟着陈恩年去监控室看监控。

    只是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跟季长卿和谈郑越说,他们先找找看。

    在紫荆大酒店这种地方,又是在今晚这个重要时刻,安保绝对会非常严格,兜兜不可能随便丢了。

    如果是迷路了,也肯定是在楼上,甚至就是在这一层,不会走远,去看看监控就知道了。

    然而,云画和陈恩年才刚到监控室,谈少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兜兜找到了!”谈少宁道。

    云画立刻就松了口气,赶紧跟身边的陈恩年说,“不用看了,人找到了。”

    交代了这么一句之后,云画才又对着电话说,“你说话不方便,我这就过去,你现在哪儿?”

    “在化妆间。”

    化妆间?

    云画立刻就皱眉,看向了陈恩年,“化妆间在什么地方?”

    陈恩年显然也是一愣,“兜兜跑去化妆间了?怎么过去的?”

    “不清楚。”云画说。

    陈恩年点点头,“我带你去化妆间,化妆间的位置距离我们刚才所在的位置有些远,兜兜只是去上个卫生间,怎么跑那么远。”

    云画沉默着,她也觉得奇怪,又有些担心。

    兜兜这小家伙从来都不爱给人添麻烦的,更不会胡乱跑,尤其是在这个不熟悉的地方,又是来参加宴会的,他肯定不会胡乱跑的,那他怎么会跑到远处的化妆间?

    化妆间,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化妆的地方,而在订婚宴这种场合,需要用到化妆间的肯定不是前来参加订婚宴的嘉宾,而是订婚宴的主角,男女新人。

    难道说兜兜是看到薄司擎,所以跟着薄司擎去的化妆间?

    云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多费脑子了,反正过去就会知道。

    云画和陈恩年一起过去的时候,薄司瑶就在门口等着,看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瑶瑶。”陈恩年叫了一声。

    薄司瑶立刻抬头,看到云画和陈恩年并肩走来的时候,薄司瑶赶紧快步上前拦住了他们。

    “怎么回事瑶瑶。”陈恩年问。

    薄司瑶皱了皱眉,看向了云画,“你别担心,兜兜没什么事。”

    “那出了什么事情?兜兜人呢?”云画问。

    薄司瑶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兜兜他不小心把李小姐的裙子扯坏了。”

    云画愣住了。

    陈恩年也难免皱眉,“怎么会?”

    薄司瑶摇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跟谈少宁一起找兜兜,找到这边来的时候,正巧听到化妆间里有动静,就过来看……李小姐很生气,她专门为订婚宴定制的礼服,裙摆的蕾丝被兜兜扯坏了。”

    “真的是兜兜扯坏的?”云画问。

    薄司瑶摇头,“我没看到,李小姐说是兜兜扯坏的,虽然我也有些怀疑。现在的关键是,李小姐很生气,她的礼服这会儿修补也来不及了,更换也不太可能……”

    云画抿唇,她绕过薄司瑶走向化妆间。

    “画画,你等一下,别冲动。”薄司瑶赶紧抓住了云画的手腕,“事情可以解决的,礼服……也有备用的其他款式的,我去跟李小姐商量一下换一件,毕竟……毕竟订婚宴才是最重要的。再说了,就算是兜兜扯坏的,兜兜也肯定不是故意的,她没有必要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云画看着薄司瑶,摇头,“不,小孩子并不是可以用来推卸责任的借口,就算兜兜是小孩子,他也不应该扯坏别人的礼服,如果真是他做的,那么作为他的监护人,这件事情我必须负责,我必须郑重向李小姐道歉。”

    “没有必要……”薄司瑶的脸色很难看。

    云画却很坚持,“非常有必要。但如果不是兜兜做的,我作为兜兜的妈妈,也一定会保护他,不会让他被冤枉。”

    薄司瑶沉默了,最终,她默默让开,让云画过去。

    陈恩年走上前来,握住薄司瑶的手,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苦笑。

    “走吧,别担心那么多。”陈恩年道。

    薄司瑶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陈恩年一起,也在云画的身后进了化妆室。

    化妆室内,谈少宁拉着兜兜的手,李清容身上依旧穿着那件被扯坏了裙摆蕾丝的高定礼服,一脸怒容。

    云画走了进来,第一眼先看向兜兜,确定兜兜没事。

    而后,她走到兜兜的跟前,看着兜兜:“谈天野,我希望你能说实话,李小姐的衣服是你扯坏的吗?”

    兜兜抿唇,看着云画,“是。”

    听到这个回答,云画的心惊了一下,但她相信兜兜,相信自己养大的儿子。

    “有原因吗?”云画问。

    兜兜攥紧拳头,小脸也绷得紧紧的,他的声音很生硬,“我不是故意的,我听到她在说妈妈坏话,我生气了,就反驳了她几句,然后我要走,她不让,非要拽着我,硬把我从卫生间那边拽到了这里,我想要挣脱,想要逃跑,挣扎之间,就不小心扯到了她的裙摆。”

    云画立刻抬头,看向了李清容。

    李清容倒是淡定的很,听了兜兜的话,她直接冷笑,“小小年纪就学会说谎,真是没有一点儿教养。”

    “我没有说谎。”兜兜紧抿着唇,一字一句语气坚定地说。

    李清容呵呵一笑,“你没说谎难道是我说谎了?真看不出来,你才这么大一点儿,谎话就能说得这么溜,平时没少练习吧,还是说今天这事儿,根本就是你在家里已经练习许久蓄谋已久的?”

    “你胡说。”兜兜气得满脸通红,“我从不说谎!”

    李清容勾了勾唇,“真巧,我也从不说谎。”

    云画的眼神很淡,看向李清容,“李小姐,刚才兜兜说了事情的经过,如果你觉得兜兜在说谎,不如你也说说事情的经过好了。”

    李清容终于正眼看云画了,“没什么好说的,他是小孩子,就算说谎了我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不过呢,你作为他的监护人,他做出这种事情来,你是不是有责任?故意扯坏我的衣服不说,还满嘴谎言,这样吧,你给我道个歉,今天这事儿就算完了,我穿备用礼服。放心,我也不会吧这事儿宣扬得人尽皆知的。”

    “道歉?”云画挑眉,“怎么道歉?”

    李清容笑了,“也不用多麻烦,给我鞠躬道歉,说对不起,说你没有管教好孩子,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简单?”

    云画笑了,“那请问,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李清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怎么,你也想跟你儿子一样耍赖?不过也是,18岁未婚生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都没有办法以身作则,又怎么能教育好孩子,他没教养也很正常。”

    “李小姐!”薄司瑶的脸色难看极了,“李小姐请你说话慎重一点。”

    李清容看着薄司瑶,微微皱眉,“瑶瑶,你到底站那边的?我跟你哥哥马上就要订婚了,以后我们才是一家人。”

    薄司瑶的脸色很黑,“我们是一家人,但你也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说画画。”

    “为什么不能?看看她教出了什么好儿子,我凭什么不能说她?”李清容趾高气扬。

    “砰!”

    谈少宁直接一脚,踹在了化妆台上。

    “哗啦!”

    化妆台上一大堆的化妆品,被震得全都倒下,瓶瓶罐罐的,尤其是细高的瓶子,倒下又滚落,一时之间,到处都是,相当乱。

    “你干什么!”李清容尖叫。

    谈少宁冷冷地看着李清容,“我嗓子不舒服,懒得跟你废话。你以为兜兜是小孩子,就能随便污蔑他?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想要调查清楚,容易的很。正巧,陈哥也在,这种调查对于陈哥来说不过是小意思,如若不然,淮一哥和凌南哥也都来了,他们正统刑侦出身,经验丰富。我叫他们过来。”

    “……”李清容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她还是嘴硬着说,“随便你爱叫谁叫谁,不管你叫谁过来,都是他在说谎,是他扯坏了我的礼服,他跟他.妈必须向我道歉!”

    谈少宁点头,“很好,希望你能一直嘴硬到底。”

    此时,薄司瑶拉了拉陈恩年的胳膊,陈恩年终于开口了:“李小姐,今天是你和阿擎的订婚宴。”

    “正是我们的订婚宴,我才处处都追求完美,费尽心思订了这套礼服,可现在订婚宴就要开始了,我的礼服却被他给撕坏了!我要求他道歉有错吗?”李清容的声音很是尖利。

    陈恩年点头,“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今天是你和阿擎的订婚典礼,请到的宾客都不是一般人,这一点我相信你很清楚。这样的一场宴会,首先要确保的就是安保。安保是我布置的,你可能想象不到,在这种场合的安保有多严苛。”

    “所以呢?”李清容皱眉。

    陈恩年道,“所有公共场所都有摄像头,无死角覆盖。”

    “你什么意思?”

    “李小姐是聪明人,还不明白吗?”陈恩年笑笑。

    李清容的脸色却瞬间就白了,“不……不可能,走廊里怎么可能有摄像头……”

    陈恩年目光很淡,“不光走廊里有,这化妆间的外间也属于公共区域,这里一共又6个摄像头,需要我为你一一指出来吗?”

    李清容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

    她盯着陈恩年看了几秒,那眼神简直了。

    最终,她一咬牙说:“今天是我的订婚典礼,我懒得计较那么多,你们都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李清容这是服软了。

    事情的结果也不言而喻。

    云画冷冷地看着李清容,“李小姐,刚才你给我的话,我也同样奉送给你,满口胡言颠倒黑白,随意污蔑一个小孩子,我看你的家教太不怎么样了。既然不是兜兜扯坏你的裙子,那请你给兜兜道歉!”

    这一次轮到李清容涨红脸了,她咬牙,“我就不道歉怎么了?无论如何,我裙子就是他扯坏的!”

    云画简直被气笑了,“李小姐,你这样的家教,薄爷爷知道吗?”

    李清容的脸色瞬间惨白,“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还想跟薄爷爷告状是吧,你也就这点儿能耐了,我告诉你,我就是不道歉怎么了?有本事你去外面告诉所有宾客我冤枉你儿子了,让今天的所有来宾都知道,你18岁就未婚生子……”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

    李清容的声音戛然而止。

    云画甩了甩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的手掌都要被震麻了。

    李清容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云画,“你……你打我?”

    云画冷笑,“这是你欠我儿子的。看在薄爷爷的份儿上,我不同你计较,这一巴掌,我们就算两清,你要是再招惹欺负我儿子,信不信我会把你这张脸打成猪头!”

    说完之后,她直接拉着兜兜,又看向谈少宁,“哥,我们走吧。”

    谈少宁点头,一只手抱起兜兜,另一只手牵着云画的手,走出了化妆室。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化妆室里就响起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像是很多东西都被摔在地上的声音,至于是谁摔的,那就随便了。

    “妈妈……”兜兜有些愧疚地看着云画。

    云画偏头看着儿子,“兜兜,不好意思,妈妈没能让她向你道歉,是她冤枉你了,我们兜兜没错。”

    兜兜咬了咬唇,“妈妈你手疼吗?我给你吹吹。”

    云画笑了,“有点儿疼,但是她肯定比我更疼。”

    “对不起妈妈,是我惹事了。”兜兜有些愧疚,“我……我不该跟她吵的。”

    云画点头,“确实,你不应该跟她吵什么,人呢,只能跟同类讲理,你非要跟她讲理,岂不是在为难自己?以后听到就当没听到,犯不着和她一般见识。就好像是,狮子会在乎兔子骂他吗?”

    兜兜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知道就好。还有啊,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别放在心里,也别生气别难过,否则就得不偿失了,懂吗?”

    “懂。”兜兜说着,又有些迟疑,“可是妈妈,薄……薄舅舅真的要娶这样一个女人吗?”

    .com。妙书屋.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