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一山不容二虎
    乡下的老牛通人性,大车拉的稳稳当当,专门挑平坦的道路走,和上次那个老倔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痛痛快快就走到了镇上,和上次一样,赶集的人们已经开始摆摊子了,最好的位置都已经被人占了,村里人纷纷从牛车上下来,一头就扎进了市场上。

    苏宏坤带着孩子们从牛车上下来,回头瞅瞅正在拴牛的喻杰,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拉的下老脸,拎着篮子就走到了人群里面。

    这次赶集的人比上次多了不少,苏宏坤一来到上次摆摊的地儿,就皱了皱眉头:那个位子已经被人占上了,人家连东西都已经摆上了。

    这时候的集市就是这样儿,没有啥固定的摊位,谁抢到了是谁的,还有直接就在路口摆摊的,前明坡村距离镇上有段距离,上次来是运气好,这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在集市上溜达了一圈儿,凡是神色惊惶站在路中央的,都是和镇上离得比较远的村民。

    日头慢慢爬山了头顶,苏宏坤才找到了一个摊位,这位子在最边上,格外的不起眼,看看旁边愁眉苦脸的邻居,苏宏坤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觉得今天可能要无功而返了。

    苏君缘倒是不急,这个位子,苏宏坤觉得不好,其实也相当不错了,虽然在最边边上,可是凡是要回村的都要经过这边,城里人先不说,农村的,一年到头就十斤油,根本不够吃,就算是本来不想买的,看到竟然有卖油的也会上来问问,卖了一天的东西了,这些人身上绝对也有些油水,一斤油要六毛,这鱼油她就要五毛,她带来的鱼油一共有四瓶,一瓶六斤,还有足足三十斤的鱼糕,一斤糕两毛,不愁卖的。

    她显得淡定自若,苏乐和苏腾飞这两个小跟班也就觉得有底气,反正他们两个对苏君缘格外的有信心。

    唯一一个着急的就只有老爷子了,在这边蹲了一会儿,根本就没有啥人过来的,老爷子两道眉毛拧成了一股绳,从地上站了起来左右瞅了瞅,到底是不死心:“你们几个在这边等着,我进去瞅瞅,看看还有没有空位,别走啊,要是我回来看你们不见了,哼!”

    老爷子说完这话就走远了,他的背影才刚刚消失在人群里,原本一直躲在一边的喻杰就猛地蹦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三串糖葫芦和三串山药蛋:“哎,正巧,是你们啊,叔叔正好买了几串糖葫芦,来。”

    苏乐和苏腾飞到底是小,顿时欢天喜地就接了过去,喻杰自然而然就站在了孩子们旁边,才刚刚老实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忍不住了:“你是叫君缘吧?哎呀长得真可爱,我是你妈妈以前的朋友,你妈妈现在还好吗?”

    苏乐本来就自来熟,现在正好又啃完了一个糖葫芦,顿时就接话了:“小姑现在可好了,盖了新房子,和君缘一起住在里面,还有一张好大的炕,我妈说了,以后等我长大了也有这么大的炕,我要在上面翻跟头。”

    “呸!”苏腾飞也不甘示弱,“你比我还小呢,就算是盖房子也是先给我盖,等你有那么大一张炕了,我已经连老婆都有了。”

    “胡扯!就你这样的一定到了三十也找不到老婆!”

    “你才到了三十还找不到老婆呢!”

    “你!”

    “你!”

    快要三十了还没有老婆的喻杰:……

    苏君缘:……

    “叔叔你别生气,他们两个就是这样的,其实没有什么坏心思,”心里面把两个臭小子骂了一顿,苏君缘还是蹦出来替他们擦屁股,“现在妈妈每天都过得可好了,脸上都带着微笑,还说要带着我好好过日子呢。”

    喻杰的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看的出来是真的很关心苏珍了,要是当初许秋湘没有棒打鸳鸯,这两个人应该是一对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只是天意弄人。

    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人虽然离婚了,还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可是仍然过得很开心,喻杰也就放心了,往地上的篮子里面瞅了瞅:“你们这次带了什么东西来卖的?我和其他生产队运输队里面的人都熟悉,要是卖不出去,我帮你们吆喝吆喝。”

    送上门来的宣传机会,往外面推是傻子,酒香不怕巷子深,可是多宣传也不是坏事,苏君缘立刻给了喻杰一个灿烂的微笑,还拍了拍他的手:“谢谢叔叔。”

    “没啥没啥,我这就去他们车队那边问问,对了,你们卖的是啥东西啊?”

    “鱼油,还有蒸的鱼糕。”苏君缘把篮子上面的茅草拿开,让喻杰看了看里面金灿灿的鱼油,同时暗中观察这个汉子眼里面的神色,结果让她非常满意。

    这个汉子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的嫉妒和贪婪,倒是满满的都是震惊和欣慰,看得出来是个实诚老实的。

    要是苏珍以后真的想要再嫁了,这个男人要是也一直没有结婚,两个人仍然互相喜欢,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当然,这一切都要看他们两个自己的选择。

    喻杰风风火火去找其他生产队的打广告去了,苏君缘继续在这边蹲着,冷不丁从旁边伸过来一支冰凉的奶油雪糕,直直的戳在她脸上,那冰凉的温度让她直接蹦了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好久没见的沈子桉。

    这小不点的脸色难看的好像被人抢了老婆一样。

    看到她蹦起来了,苏腾飞和苏乐立刻不吵了,两个人一把把君缘护在了身后,直直的盯着沈子桉:“你干嘛?”

    沈子桉脸色臭臭的,不过还是拿起来了手里的四个冰棍儿,两根奶油的,两根红小豆的:“吃不吃?

    “不吃,你肯定不给,我又不傻。”苏乐仰着头,一副清高的样子。

    沈子桉就觉得郁闷了。

    明明刚才他好不容才找到君缘的时候,那个大高个给他们吃东西,他们很快就接受了,君缘吃完了还对大高个笑了来着,他也想看君缘对自己笑,还专门卖了四只不同口味的冰棍,打算自己和君缘吃雪糕的,那两个吃红小豆的,结果人家根本就不吃自己的。

    仔细在脑海里面回忆刚才喻杰做的事儿,沈子桉自以为找到了关键点:“其实我和君缘妈妈是好朋友,所以,吃冰棍吗?”

    苏君缘:……

    行了,知道你是想要过来一起玩儿又不好意思,这冰棍她吃还不成吗,不用这么秀操作了。

    奶油冰棍一根一毛钱,苏君缘可做不出来这种事儿,只是拿了一根红小豆的:“谢谢。”

    她没有拿奶油的,沈子桉有些失望,不过还有一根红小豆的,他也能和君缘吃一样的,心里面还是很高兴,摆摆手说了声不用谢,正打算伸手拿剩下的那根红小豆的,苏乐从旁边横插一脚,一把抢了过去。

    “奶油的太贵了,我吃红小豆的就好,谢了啊。”

    看看手里的两根奶油的,再看看旁边膀大腰圆的苏腾飞,沈子桉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

    四个孩子排成一排在这边吃冰棍,这时候的冰棍带着纯天然的味道,真材实料,奶油味道足,红小豆也能吃到真的红小豆,口感还沙沙的,大夏天吃上一口,格外的舒爽。

    苏君缘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微风吹起她的几缕秀发,格外的可爱,沈子桉在旁边红了脸,正打算偷偷伸手牵一牵喜欢的女孩子的手,地面上窜来了一阵震动,七八个膀大腰圆浑身汗臭味儿的汉子把摊位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鱼糕咋卖的?”

    “俺听喻杰说还有鱼油?能炒菜不?好吃不?是不是特比腥啊?”

    “咋就你们这几个小孩的?也木个大人跟着,这家子大人还真放心来,咱卖完了也先白走,在这儿看看能不能帮点忙,就这么几个小孩的,万一有人想占他们便宜恁。”

    这些汉子都是附近村子的运输队里面的,这可是个肥差,他们都不差这点儿钱,苏君缘把其中一瓶鱼油打开让他们看了看成色,闻了闻味道,找了块鱼糕蘸了一点让他们尝了尝味道,这些汉子就把两瓶子鱼油买完了,连鱼糕都买了十几斤的,苏君缘收钱收的满头大汗,脸上的笑容却根本就没有下去过。

    这些汉子们买完东西以后也没有离开,真的就站在孩子们不远的地方看着,有了这几个汉子撑门面,被鱼油的味道和颜色吸引过来的人也都老老实实的,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苏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那个叔叔真是个好人啊,下次看到了得多谢谢他的,要不是他,咱们这鱼油得卖老半天的。”

    沈子桉翻了个白眼儿:

    那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是给你们吃了点糖葫芦和山药豆子吗,明明他也请吃东西了,现在还帮着数钱称重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夸他的?

    这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