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8 这顿饭贵了
    “别问,知道多了存在心里反倒是病。你不是怀疑队里有人暗中搞小动作吗,把这些号码的主人搞清楚,我就能继续查下去了。还别说,你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案子没破几个,警惕性还挺高。好好保持吧,关于我和赛瑞科技的事情一个字也别和你们队里人透露。再熬两个月,你说不定就是京城公安战线上一颗冉冉升起的老星星了。顶住压力孤胆破大案,为国家挽回巨额损失,打击了境外敌对的嚣张气焰,维护了国内经济秩序和人民财产……啧啧啧,不给个副局实职也得往部里挪动挪动,以后再想见到你就得先和秘书预约喽!”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次见到孟津,洪涛都忍不住想挤兑挤兑,哪怕是真想夸人,可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道,又馊又臭,比隔夜的豆汁还难闻。

    “你要是实在闲的没事儿做就到院子里把我车擦擦,或者回家该干嘛干嘛去,烟没有、借车也没有、饭卡还没有,死心了吧?”

    孟津和洪涛的感觉应该差不多,替自己查了半天潜在的敌人,怎么也该说句热乎话吧。可是话到嘴边真说不出来,倒是把一脸腻歪、一嘴厌烦表达的淋漓尽致,还得加上动作,拉开抽屉拍拍兜。

    “这是搞坚壁清野了啊,成,把我当小鬼子扫荡防着,真有出息!那你吃饭咋办啊?总不能怕我蹭饭自己就饿着吧!”

    这一招还真把洪涛难住了,以往每次来不顺手抄点好处走就浑身难受,可抽屉里确实没货了,衣兜里不光没饭卡,连钱都没有,总不能拔了警服自己穿。

    “嘿嘿嘿,时代进步喽,分局技侦的搞了一套刷人脸的东西,怕技术还不成熟就先在队里装上试试。你还别说,挺好使的,去了把脸往摄像头前一凑,饭就有了。以前队里经常因为饭卡吵架,大家工作都忙,还总出差,生活没个规律,不是你借我忘了还,就是我借你忘了要,丢三落四的。哎呀,科技改变生活,这话说的针对……哎,别着急走啊,一会儿开饭了跟我去食堂看看呗。你不是会摆弄电脑电器嘛,要不也给小院里弄一套,进门都刷脸……哈哈哈……”

    说起这个事儿,孟津忍不住就摇头晃脑的得意,尤其是看到洪涛那张越来越大便干燥的脸,更爽到骨子里去了。我让你蹭饭,有本事就拿脸蹭,看看人家给你不!

    不光这里要装,孟津还打算向市局领导着重推荐推荐这套系统,省得自己回到原单位上班之后,这个家伙再跟踪过去。现在不是咱小气,是系统真不认识你,规矩就是规矩,谁来了也没辙,治不了你个赖皮赖脸的玩意!

    没在孟津这里蹭到饭,还挨了一顿挤兑,令洪涛万分难受,不成,今天这顿饭必须要蹭到手,吃不着孟津没关系,咱还有小舅舅,上他店里去视察视察,顺便蹭顿饭,外甥蹭舅舅,应当应份的!

    “我靠,不至于吧,知道我要来,把店都砸啦?不愧是小舅舅啊,一身是胆雄赳赳,这么狠!”想法挺好,可事不如意,车还没停稳呢,洪涛就傻眼了。

    眼下正是饭点时间,本来应该人头攒动的饭馆里面空空荡荡的,倒是门口聚集了不少人指手画脚,再详细的情况在车里也看不清,反正有一块大玻璃窗像是碎了。

    在马路对面把车停好,洪涛背着手叼着烟溜溜达达的在人群外先看了看、听了听,好像是饭馆里有两拨客人打起来了,打得还挺热闹,要不是警察来的快,损失怕是还得更多。

    饭馆里打架不能说很普通,但也不算啥太稀奇的事儿,俗话讲酒壮怂人胆,赶上几个不喝正好一喝就高,高了之后总拿自己当军区司令的主儿,打打闹闹骂骂咧咧难免。

    之所以被称为勤行,除了干活勤快之外,还有眼力见勤快的含义,一个照顾不到就容易出事儿,再赶上嘴笨点、脾气直点,那就别干了。

    可洪涛属于歪心眼子比较多的,经常能从很平常的事情里看出不平常。樊小虎派人盯梢,就是被他看出来的,真不怪那几位经侦干警盯梢技术次,谁知道他走路、开车都喜欢观察前后左右的人和车呢,就算把007派来,总盯着看也得露馅。

    “老钱,是不是得罪周围同行了?”这不,现在他又开始联想了,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附近的饭馆,同行是冤家嘛,你家生意好了就容易遭别家嫉恨,假装喝多了打架,把你店砸了,也算是一种捣乱的方式。不图能造成多大损害,只求坏一坏你的气运。

    “哎呦,洪哥啊,吓我一跳……来的正好,您舅舅说了,让您给店里装几个摄像头,免得出了事之后谁也不认账。今天这事儿是凑巧了,两桌外地客人因为说家乡话互相听不懂,声音还有点大吵起来了。损失倒是不大,就是这块玻璃怕是明天换不上,大冷天的,实在不成我先找块塑料布贴上凑合凑合吧。”

    钱德利正在门口指挥着服务员赶紧收拾碎玻璃和桌椅,打架的两桌人被派出所带走了,可别的桌还没吃完,这饭啊,还得继续吃。被人在身后一捅吓了一哆嗦,转头看到是洪涛,立马又笑了。

    “成吧,这两天抽空我再过来……”听到不是有人故意捣乱,洪涛就没什么兴趣了。眼看店里店外的乱成一团,自己也就别再进去给人家添乱了,走吧。

    唉,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晚饭没蹭上,这下还得陪进去几个摄像头和至少一台硬盘录像机。指望小舅舅给自己明算账,得等到天荒地老。

    回家?自己出来的时候和刘婶打了招呼别留饭,这个点回去再让刘婶忙活也不合适,干脆,找刘文宇去吧。不就是蹭顿饭嘛,东边不亮西边亮,洪老鼠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今天这顿饭还必须吃上,否则睡觉都不踏实。

    “呦,这不是美女琪琪嘛,今天怎么想起来和你爹一起上班啦!”脚刚迈进店门洪涛心里就是一沉,最里面的桌边坐着个小姑娘,十四五岁大小,圆乎脸白白净净,长得挺可爱,但嘴却撅得挺高,一脸的不高兴。

    这位谁啊,刘文宇的闺女刘宇琪是也,她必须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从一两岁抱在怀里往人家嘴里塞沾过辣椒的筷子头开始,到眼下快初中毕业都没离开过视线。

    为啥要心里一沉呢,因为自己太了解这丫头了,她学习不错,谈不上年年第一,也从来没让家里人操过心。但她有个毛病,性格太倔,和她妈一样,一旦生气了,就好几天不搭理她爹,冷暴力!

    今天自己来的显然不是时候,这丫头又和她爹闹脾气呢,小嘴撅的老高。想快速有效的化解父女俩的矛盾,没别的办法,只有满足她的要求。看来这顿饭的成本又得再提高一截,除了摄像头和硬盘摄像机,还得加上点什么了。

    “哼……”小丫头看到洪涛进来也没给好脸色,重重的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不过眼神还往这边瞟着,显然是等着大人主动关心。

    “哎呀,长脾气了啊,还敢和我甩脸子。本来我还说过节的时候封个大红包呢,这下省了,总不能热脸贴冷屁股吧!来来来,小张,肉串、鱿鱼、蒜、馒头片上着,琪琪,吃了没啊,用不用和我一起吃?”

    
为您推荐